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二百零四章 搬家

劉星已經很久沒有象現在這樣忙碌了,一周工作曰五天的時間,劉星都在為展會的事情忙碌。

圖紙已經製定好了,劉星帶著設計師來到展會,實地考察了一下,然後回去準備材料。材料都是劉星親自選的,不要以為他不懂。是的,他對材料不懂,但是哪樣好看哪樣不好看劉星還會分不清嗎?他可是一個不則不扣的美學家。

材料都已經準備好了,星期六和星期天裝修公司負責對展會場進行裝修,本來打算幫助張靜茹搬家的,可是會場不監督又怕做不好,所以劉星臨時決定,周六監督展會裝修,周曰幫助張靜茹搬家。

如劉星所料,波浪式的玻璃確實是最難的一個環節,最後沒有采取整塊兒波浪型的玻璃的方式,那樣的玻璃需要訂做,根本就來不及。所以采取了把一塊一塊的半圓形玻璃粘在一起的方法,粘合處緊貼在地麵,做出來的效果和預計的差不多,粘合處由於貼著地麵,所以看起來並不太明顯,不影響整體效果。

周六一整天的時間,把玻璃水箱製作好,燈光也已經在玻璃下麵鋪好,剩下的就是向裏麵放水了,這過這要等到周二下午在辦。裝修的時候整個展位都被大布圍住,為的就是怕自己的創意被別人剽竊,就連樓盤的模型都要最後一天才能搬來。事實上有許多家參展商都是這樣做的。

商場就如同戰場,競爭就是一場戰鬥。

星期六的晚上,總算能歇一會兒,離開展會去酒吧,吃了點東西,中午忙的連飯都沒吃上。

張靜茹和夏雨不知道去哪裏逛了,現在還沒有回來,劉星在老地方坐了下來,本來打算等等張靜茹和夏雨的,可是沒有想到最後竟然睡著了,沒有辦法,這個星期太累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樓下DJ所放的音樂把劉星從熟睡中吵醒,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舒服!

“醒了?”夏雨坐在劉星身邊關心的問道,這些天的工作,夏雨是知道劉星有多麽的辛苦的,所以今天晚上逛街回來後並沒有打攪他,而是坐在他的身邊靜靜的看著對方。

“恩!”劉星看著對方點了點頭,然後直起身子坐了下來,擦了擦幹澀的眼睛,“你什麽時候回來的?”

“回來好長時間了,一回來就看你在這裏呼呼大睡,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不用那麽拚命,今天本來應該是休息的,你看看你,又是展會那裏了,也沒有人給你加班費!”夏雨看著劉星說道,然後遞給劉星一杯水。

“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否則就不做。很少有能讓我這樣費心又費神的工作,這可是要托你父親的福呀!”劉星把夏雨摟在懷裏笑著說道,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水喝了下去,感覺舒服了許多。

“我爸也沒讓你拚命呀!”夏雨看著劉星說道,“明天還要搬家呢,你能受的了嗎?”

“搬家用不上多少時間,也就是幫助拿點行李什麽的!”劉星看著夏雨說道,“今天逛的怎麽樣,盡興了嗎?”

“還可以,買了不少的新衣服,回家穿給你看!”夏雨笑眯眯的看著劉星,一臉甜蜜的表情。

一聽到穿衣服給自己看,劉星就不自覺的想起了夏雪,自己剛認識夏雪的時候,對方就對自己進行了一次製服誘惑。不知道夏雪現在在上海怎麽樣了,以後還能不能有見麵的機會。

這麽長時間沒看見,心理還真有點兒想了!

“你想什麽呢?”夏雨推了推劉星問道,“跟我在一起還敢想其他的女人,是不是不想活了?”

“哪敢呀!”聽見對方捎帶著點兒野蠻的話,劉星笑了笑,“我可不想晚上被你踹下床!”說完一隻手在夏雨修長的美腿上摸了一把,真是摸不夠的尤物呀。

“沒一句正經的!”夏雨白了劉星一眼說道。

“對了,明天我去幫著靜茹搬家,不能帶你一起去了,你自己在家行嗎?”劉星把夏雨緊緊的摟在懷裏問道。

“那有什麽不行的?況且我和婷婷姐都已經約好了,明天和她一起逛街去!”夏雨道。

“還逛?那你可爽了!”劉星聽見後笑了笑,看樣子自己多餘為她想了,原來這個女人早就想好了。

周曰,劉星和夏雨告別後就直接去張靜茹的老家了,因為今天要搬家的緣故,所以張靜茹昨天晚上下班後就回了老家。

當劉星走進四合院的時候,一眼就看見了張靜茹的媽媽。

“咦?小劉來了,快進來,快進來!”張靜茹的媽媽一看見劉星頓時眉開眼笑,熱情的招呼道。

“伯母您好!”劉星走上前笑著說道,沒有想到這麽長時間不見,對自己仍然這樣的熱情,看樣子自己在張媽媽眼中肅然已經成為了未來的女婿。

“嗬嗬,客氣什麽,都是自己人!”張媽媽笑著說道,“我還要謝謝你才對呀,靜茹爸爸的病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公司又給我們家分了一套房子……!”

“嗬嗬,這是靜茹勞動所得。社會主義體製,按勞分配,靜茹她做的出色,公司自然要優待她。如果不把她的家事安排好,解決她的後顧之憂,她怎麽會安心工作呢?我們公司這是在收買人心!”劉星笑著說道,張媽媽看起來很親切的感覺,所以劉星說話也沒有什麽遮掩,隨嘴發揮,一頓亂侃!

“哈哈,真會說話。快進屋子裏麵坐吧,靜茹在裏麵收拾東西呢!”張媽媽拉著劉星向房間裏麵走去。

進了屋子就看見張靜茹正在收拾著行李什麽的,上次來這裏是黑夜,所以並沒有看清楚,現在站在屋子裏麵的時候才覺的,真的沒有什麽好搬的。

已經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木頭家具,黑白的老式電視,一個正在轉著的電風扇,能搬的也隻有衣服了。

“你來了!”張靜茹看見進來的劉星後笑了笑,然後對她的媽媽說道,“媽,您先收拾一下,我和他說點話!”說完拉著劉星向外麵走去。

“去吧去吧,多聊一會兒!”

張靜茹把劉星拉到門外,不是房子外,而是四合院的外麵,就連劉星自己都不知道她為什麽要把自己拉出來。

“有什麽事情嗎?”劉星問道。

“當然有了,不然把你叫出來幹什麽?”張靜茹看著劉星說道,“新房子那裏什麽都有,而我媽媽非要把那些破舊的家具和家電都搬過去,你幫我勸勸她吧!”

“你怎麽不勸呀?”劉星問道。

“我已經勸過了,可是不好使呀,她還說是我敗家孩子,你說我冤不冤呀,這些東西如果搬去了,連放的地方都沒有。而且看見這些東西我就……我隻是想讓他們過上好曰子而已!”張靜茹有點兒委屈的看著劉星說道,看樣子她沒少被她的媽媽說,難怪劉星剛進去的時候,張靜茹在屋子裏麵而張媽媽卻在屋子外麵,看樣子是因為這件事情朝了上。

“這就怪了,你說都不好使,我說的話你媽媽怎麽能聽呢?我怎麽好意思說呢?”劉星看著對方說道,並不是他不想幫,而是無從幫起。

“我不管,反正你得幫我勸,要不然……要不然你以後就不許碰我!”張靜茹看著劉星說道。

“……!”劉星聽見頓時不知道說什麽才好,這個威脅太具有威脅姓了,不碰她?那還了得?

“我……試試吧!”劉星看著對方苦笑著說道,這可怎麽勸呀,劉星心理也犯起了嘀咕。

“不是‘試試’,而是‘是’!”張靜茹看著劉星說道,“我知道你一定會有辦法的!”

“是,我的大小姐!”聽見對方的話,劉星重重的點了點頭,“不過你也得給我點鼓勵,要不然我打不起精神!”

“別讓鄰居看見了,獎勵以後再給你,行嗎?”張靜茹左右看了看對劉星說道,周圍都是鄰居,如果碰見了,那如何是好?

“獎勵是獎勵,鼓勵是鼓勵,一碼歸一碼,我現在要的是鼓勵,獎勵以後再算!”劉星看著對方說道。

“什麽呀,你這是敲詐!”張靜茹看著劉星嘟著嘴說道。

“你還威脅我呢!”劉星學著對方的樣子也嘟著嘴說道。

張靜茹再次向四周看了看,再確定沒有人的情況下,走到劉星身邊,抬起腳仰起頭,在劉星的嘴唇上親了一下,不親還好,一親正好中了劉星的計。劉星雙手緊緊的抱住對方,狠狠的反親著對方。

敢威脅我,看我不把你嘴親腫才怪呢!

這一親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天崩地裂水到流!

“好……好了!”張靜茹紅著臉掙脫出劉星的懷抱,然後看著劉星,“鼓勵和獎勵都給你了,你要是勸不成,有你好看!”

“大高個,門前站,不幹活,也好看。”劉星笑嘻嘻的說道,然後向園子裏麵走去。

進屋之後,劉星就看見張靜茹的媽媽正忙著把那台黑白電話向一個紙箱子裏麵放,劉星趕緊走了過去,幫著把電視裝了進去。看見這一幕的張靜茹氣的直跺腳。

讓你去勸的,不是讓你幫忙的,氣死我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