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二百六十五章 看見一個不想看見的女人

當劉星再次醒來,已經不知道是什麽時候了,一睜眼感覺這房間這麽的熟悉,想了想才知道,原來這裏竟然是自己在酒吧最頂層的臥室。哎,很長時間沒來了,差點兒忘記了。

可是自己怎麽會在這裏呢?劉星直起身子,卻看見張靜茹趴在床邊。劉星搖了搖頭,看樣子自己還是沒成熟,這幾天似乎光被女人照顧了,難為她們了。

劉星身子剛剛一動,張靜茹就已經醒了過來。

“你醒了?”張靜茹看著劉星問道,一邊揉著眼睛。

“恩,吵醒你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看了看時間,已經一點半了,“對了,關婷婷呢?還在嗎?”

“她一早就離開了,說是去上班!”張靜茹看著劉星說道。

“什麽?去上班?”劉星聽見後愣了愣,“她沒事吧?”

“很清醒的樣子,還問我你去哪裏了,我告訴她你有事離開了!”張靜茹說道。

“哦!”劉星聽見後點了點頭,關婷婷這就去上班了?她到底怎麽樣了?劉星心理不解,現在關婷婷的事情已經成為劉星的心病了。兩塊兒心病,一塊兒是夏雪,另一塊兒是關婷婷。哎,當男人真難。

“對了,早晨的時候你的電話響了,我幫你接的。說是你姐姐!”張靜茹道。

“老姐?她找我幹什麽?”劉星不解。

“她說今天讓你早點兒回去,不要象去年那樣,生曰宴會開到一半在去!”張靜茹道。

“生曰宴會?”劉星聽見後愣了愣,“糟了,你不說我差點兒就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這就快兩點了,不行,得趕緊去,要不然又要被老姐整了!”劉星說道。

“不知道我穿什麽衣服合適?”張靜茹問道。

“哦,我們就這樣去就行了,那裏有更衣室,什麽樣的禮服都有!”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然後立即穿好衣服,拉著張靜茹離開。

一路上張靜茹不停的問這問那,想要了解劉星父親的喜好,可是劉星也不太了解。自小開始,在劉星的印象中,老爸除了做生意似乎什麽都不喜歡。

一問三不知,劉星被張靜茹一頓埋怨,什麽當兒子的不知道老爸的愛好是不孝順呀,劉星無奈了,誰讓自己碰見張靜茹這個孝女了呢?

劉星和張靜茹來到酒店門口,五星級酒店,劉氏企業,燕京、上海、深圳三點一線一共三家。

由於劉星並沒有來過幾次這裏,又加上他現在這身淩亂廉價的衣褲,蓬亂的頭發,與酒店格格不入,幾個服務員都不禁皺著眉頭。

“劉星……!”張靜茹有點兒不解的看著劉星,顯然,一個大少爺竟然被人這樣看,太丟臉了吧?

“媽的,又被誤會了!”劉星小聲的念叨著,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劉震淩的生曰宴會在那裏?還是二號宴會廳嗎?”

“你是誰?敢直呼我們董事長的大名?”一個門童對劉星說道。

“我是來……!”

“哎呀,老弟,你怎麽才來呀。”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傳了過來,接著就看見一個身著職業裝的美女從電梯的方向走了過來,“快快,衣服都給你準備好了!”

“不好意思,睡過頭了!”劉星一邊抓著頭一邊說道,然後拉著身邊的張靜茹走了過去,“姐,這是張靜茹,你聽過她的名字的!”劉星介紹道,“靜茹,這就是我姐,劉月!”

“你就是張靜茹?”聽見劉星的話,劉月愣了愣,劉星高中被人甩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而女主角的名字她也是知道的,沒有想到時隔這麽多年,這個女人竟然會成為自己這個弟弟的女朋友。

“你好!”張靜茹禮貌的伸出手。

“你好!”看見貌美大方的張靜茹,劉月笑著說道,然後伸出手與對方的手握在了一起,至少這個女人給她的第一印象還是很好的。同時對這個女人感到好奇,她真的想知道到底是什麽樣的女人能另自己這個老弟發生這麽大的變化。

“別在這裏客氣了,你們倆都很好。去宴會廳吧!”劉星道。

“去什麽去,衣服還沒換呢,先跟我上去。”劉月對劉星說道,然後拉著張靜茹向上麵走去。劉星跟在後麵,突然想到了什麽似的,又走了回來,來到先前那個門童的身前。

“劉震淩是我爸,謝謝!”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然後緊跟著老姐進入電梯。

聽見劉星的話,又看見了大小姐劉月,服務員全都離開了,隻留下先前質問劉星的門童在那裏傻傻的站著。

劉月帶著張靜茹進入了一個房間,卻把劉星排除在了外麵。

“哎……我……!”

“你什麽你?這裏是女休息室,男人禁止入內!”

“那我去哪呀?”劉星問道。

“自己家的酒店不知道換衣服的地方在哪?誰讓你不回家幫爸的?連服務員都不認識你。自己去找!”劉月沒有好氣的說道,明明告訴他早點兒到了,現在卻來的這麽晚,弄的她現在這麽忙。

劉星站在門外咬著嘴唇兒,真叫什麽事兒呀?今年來的已經夠早的了,去年來的太晚劉星還記的是在車裏麵換的衣服,要不劉星怎麽會不知道換衣室在哪呢?

‘對了,去宴會廳,未來姐夫一定在宴會廳,找他!’劉星的心理想到,二號宴會廳的位置他還是知道了。

遠遠的就看見二號宴會廳門外放著許多的花籃,兩個服務員站在外麵,不停的有西裝革履的人向裏麵走去。男的都是一身的正裝,女的都是晚禮服。劉星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破爛衣服,有點兒不好意思進去找人了。

這叫什麽事兒呀?自家的地方都不好意思進!

“劉……劉星,你在哪站著幹什麽?”這個時候,宴會廳的門打開,王震從裏麵走了出來,正好看見站在不遠處猶豫的劉星。

“咦?姐夫,姐夫呀,我可找到你了。”劉星趕緊走了過去,緊緊的拉著王震的手,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呀,“姐夫,我的衣服放在哪呀?我姐不告訴我!”劉星道。

“自家的更衣室裏沒有嗎?”王震問道。

“我……我不知道在哪了!”劉星道,感覺有點兒丟人。

“什麽?行,你小子真牛!”王震看著劉星說道,“我帶你去,今天人來的可不少,政界和商界都來了很多人,你可不能給你爸丟臉!”

“你還沒成他女婿呢怎麽就幫他說話了?你說我人品不行我不建議,你說我長相不好我可是要罵街了,難道我長的很丟臉嗎?”劉星道。

“行了行了,別跟我貧了,快點兒跟我走吧!”王震道。

“未來姐夫,謝謝你。結婚後我一定讓我姐好好對你的,多給你點兒零花錢!”劉星緊緊拉著王震的胳臂說道,不停的在對方的衣服袖上蹭來蹭去的。

“哎,你小心別把鼻涕……!”王震狠狠的把劉星向後麵一推,以擺脫對方的‘鼻涕’。

劉星的身體本來就是傾斜的,身體依附在王震的胳臂上,被王震這樣一推,劉星一個後仰,踏著小碎步,“啪……啪……!”踩著步點兒,劉星倒退三步。

本能的伸手向一邊扶著,正巧服務員把門打開迎接兩位賓客,劉星的手一空,結果踏的迷蹤步直接進了宴會廳。

看見此景後王震一愣,伸出自己的雙手,有那麽大的力氣嗎?然後狠狠的拍了一下腦門兒。

‘完了,小月非得找我算帳不可!’王震的心理想到。

生曰宴會廳中此時已經聚了許多的人,他們來這裏的目的一方麵是為了巴結劉震淩,另一方麵也是因為這裏今天聚集了大量的社會名流,多認識一個人,不管是在官場還是在商場,或許都能夠得到幫助。

生曰宴會在晚上六點舉行,現在下午三點,在這個時候,那些爺爺輩和爸爸媽媽輩的大都在宴會廳裏麵的偏廳貴賓休息室中談天說地,而宴會廳裏麵大都是年輕一輩的天下。五點之前,他們才是這裏的主角。

宴會廳中的氣氛因為有鋼琴的伴奏和鮮花的擺設而顯的溫馨,因為這裏大多數是年輕人所以也顯的輕鬆。但畢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即使聊天的人聲音也不大,也許會有三三兩兩的小集團,也許在這個集團中你可以炫耀,但是在大廳中卻沒有人敢張狂。

就在這樣一個環境下,突然出現搞笑的一幕,一個二十多歲和大廳中所有年輕人年齡都差不多的男人連推帶撞從門外‘衝’了進來,然後坐在了地上。更重要的是這個年輕人在這樣一個正式的場合卻穿著一雙運動鞋、一條牛仔褲、一件體恤,而且還頂著一個鳥巢的頭型,很可笑。人們都不知道這樣一個傻忽忽的人為什麽會出現在這樣的場合。

也不能怪劉星,他已經五六年沒有在這個圈中混了,原來的那幫弟兄不是在外地當領導就是在國外做生意。原來那些上不了場麵的這個時候卻都出現了。

當然,其中可能有幾個見過劉星的,但是劉星現在的這一身裝扮,變化的太大,他們也有點兒不敢認人。俗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身穿名牌家世還算雄厚的他們怎麽也不會和這樣一個身穿幾十、一百塊衣服的人站在一起。

麵子呀~~!

劉星可是見過大場麵的人,比這更丟人的事情劉星也幹過,所以他知道,現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鎮定,心穩才能處理任何的事情。而且眼前這些人,劉星還並沒有放在眼裏,他們這些人也隻能算是上流社會年輕人當中的第二梯隊!劉星可是第一梯隊的佼佼者。

劉星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不過地上的紅地毯似乎要比他的衣服還要幹淨。

‘如果自己就這樣開門走回去,那肯定會被認為是精神病成為這些人的笑柄,還不如就這樣做點兒什麽,好歹也要讓這些人知道咱是一個有風度的人。’劉星的心理想到,同時心理詛咒著,‘未來姐夫,你完蛋了,竟然敢讓我出醜,我要讓老姐整死你!’

劉星挺直了身子,裝做什麽也沒有發生的樣子,左右看了看,然後神情自若的在一邊的桌子上拿了杯果汁喝了下去。昨天酒喝的太多了,剛剛睡起來口幹的很。

“撲哧~~!”看見劉星這個樣子,在場許多的小姐笑了出來。

沒有辦法,先是看見一個傻忽忽的人從外麵撞進來倒在地上,又看見這個男人拿著杯子猛灌果汁。雖然這個男人長的還不錯,但是這舉動在這種場合顯然是非常不合適的。

喝完後用手擦了擦嘴向周圍看了看,自己現在已經成為這個場合中的焦點了,不過看樣子是反麵教材,被人取笑的對象。不過劉星卻不在乎這些,要是在意,他也不會離開本家而去外麵住了,而且還在一個小公司當個什麽銷售員。

喝點兒水舒服多了,咦?還有糕點?正好早上和中午都沒有吃,劉星也不客氣,反正都是自己家的,不吃白不吃。從一邊拿來一把椅子,然後來到桌子旁邊坐了下來,一口糕點一口果汁的吃了起來。也幸好沒有幾個人認識自己,要不然那可就真是丟臉了!

“他是誰呀?怎麽這樣的無禮?”眾人開始紛紛的小聲議論著。

“無禮不無禮是一回事,讓人最奇怪的是象他這樣的人怎麽能進到這裏來呢?”其他的人心理也都不解。

“洗馬桶的吧?”

“我看是收垃圾的,哈哈哈哈!”

“收垃圾的也能進這裏?有意思~~!”一群男人開始不停的貶低著劉星,在女士們麵前好襯托她們的形象。

切,裝比!劉星對這些人非常的不屑,老子出來混的時候,你們還在家中吃奶呢!劉星的心理想到。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止,依然不顧形象的大吃著。

“啪~~!”一盤子糕點放在劉星的桌子上。

“我可以坐下來嗎?”一個動聽的女聲傳進劉星的耳朵裏麵。

“如果我說不行,你是不是就會離開?”劉星說道,頭也沒有抬起來,因為當他剛進宴會廳的時候,早已經把所有人的反應看在了眼裏。當然,有幾個熟人劉星也認的出,同樣她們也認出了劉星,那眼神就能看的出來。

“你還是老樣子!”女人微笑著說道。

“你不也是一樣嗎?告訴你別纏著我,你卻還出現在我的眼前。怎麽說來著?陰魂不散,對吧?”劉星抬起頭看著對方說道,“你怎麽來了?”

“劉叔叔過生曰,我當然要來了!”女人笑著說道,“讓我嫁給你吧?”

“衣若馨,你別得寸進尺,和你說話已經很給你麵子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然後低著頭繼續吃。

“難道我還不如這糕點嗎?好歹咱們曾經也是……!”

“閉嘴!”

“我們這麽長時間沒見,對我怎麽這樣的冷漠?”衣若馨看著劉星笑著說道。

宴會廳中女人很多,各種類型,小家碧玉和大家閨秀,保守的和開放的,不過在場的人卻沒有一個能及的上眼前這個女人衣若馨。

畢竟是練舞蹈的,現在又是舞蹈教師,舞蹈能培養人的氣質,使人形體健美、美化人的儀態。受過舞蹈訓練的人具有與一般人不一樣的形體和儀態。衣若馨的身材以及氣質無疑是美麗的,加上這白色的禮服,就如同高傲的白天鵝一樣。

說起來劉星和衣若馨的第一次見麵也是在一個宴會上,當時衣若馨看起來象是一個傻忽忽的女人,帶著一個大眼鏡,後來劉星在高中的時候又見到她了。劉星學習不好,她的學習非常好,有了玩弄好同學的念頭,想看著這些老師眼前的乖乖女和自己一起墮落的樣子,沒有想到這女人為了自己變化了那麽多。又是練舞蹈鍛煉身材和氣質,又是做手術拿掉了眼鏡。劉星真的拿她很無奈,他從來就沒有看見一個女人象她這樣的執著!

衣若馨的家境也是相當的好,她的爸爸也是一個商界有名望的人,而她的媽媽年輕的時候就是舞蹈演員,後來在總政歌舞團當個什麽輔導員主任之類的,好象還是個什麽大校,衣若馨的外公是個什麽少將,反正也是一個很牛的女人。沒辦法,在這個圈中的每一個都是有背景的,那個年代時興強強聯合,現在似乎也是講究門當戶對!

“對了!”劉星擦了擦嘴然後笑眯眯的看著對方,“我得告訴你一件事情,我有女朋友了,而且我還帶來了,嘿嘿嘿嘿,你該死心了吧?當初可是你親口說的,我要是找到女朋友你就不纏著我的。”

“是嗎?我忘記了!”衣若馨看著劉星說道,然後伸手把劉星嘴角邊的糕點渣拿掉,放到她的嘴裏,這樣曖昧的動作在餐廳中無疑猶如一個晴天霹靂,許多追求衣若馨的男人都愣住了。

“你……你這個女人怎麽能耍無賴呢?”劉星看著對方說道。

“跟你學的呀!”衣若馨笑眯眯的看著劉星說道。

“我告訴你,你可不能不講信用!”

“有女朋友就有唄,不過我得看看,如果能讓我服氣,我自然會離開,如果不能讓我服氣,我還是不會放手的!”衣若馨看著劉星說道,“對了,你現在在幹什麽?我問過劉叔叔,他也不知道你在幹什麽。”衣若馨一臉的好奇,從三亞回到燕京之後,衣若馨就沒有見過劉星,雖然打聽了很多次,但是依然沒有任何的結果。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肯定比你好!”劉星撇了撇嘴說道,“聽說過張靜茹吧?”

“張靜茹?誰呀?”衣若馨說道,不過這個名字似乎有點兒耳熟,“張靜茹?你是說咱們高中的校花,把你甩的一塌糊塗、一蹶不振,害的你把我也給甩了的那個女人?”

“這你倒是挺明白的!”劉星看著對方說道,“你完了,她現在就是我的女朋友!”

“是她?那還真是……!”

“決定放棄了吧?”劉星笑看著對方說道。

“放棄?不是我的風格。我隻是覺的有點棘手而已,如果真的是她,那還真要和她比比,高中因為她你把我甩了,我現在一定要讓你因為我給她甩了!”衣若馨狠狠的說道,一副自信的模樣。

“不可理喻!”劉星白了對方一眼說道,然後站了起來換了個位置繼續吃。這女人,跟神經病似的!

衣若馨顯然不準備就這樣放過劉星,站了起來又來到劉星的身邊。

“她在哪裏?我想見見她!”衣若馨對劉星說道。

“去換衣服了,宴會正式開始的時候,自然會見到。”劉星說道,“還有,你那麽遭風,能不能離我遠一點兒?”

“暫時不行!”衣若馨道。

“……!”

“嗬嗬,我就是喜歡你對我不理不睬的樣子!”衣若馨笑著說道。

“真夠賤的!”劉星小聲的嘟囔道。

“衣若馨小姐,能否給我介紹一下,這位先生是……?”這個時候,一個男人走了過來微笑著對衣若馨說道,一副很紳士的樣子,而周圍的人目光都集中在這裏,顯然是在等著看好戲!

“切~~!”劉星不屑的笑了笑,剛才這個男人的舉動一直被劉星看在眼中。這個男人最開始在一邊與其他幾個人在嘟囔著什麽,對劉星和衣若馨這邊指指點點的,看他的樣子一定不是什麽好貨。

“他就是……!”

“我就是迷倒萬千少女、維護世界和平、玉樹臨風、人見人愛,傻X總是喜歡在我麵前裝X的牛X之人。”劉星一邊吃一邊說道。

“撲哧~~!”坐在一邊的衣若馨笑了出來,花枝招展另有一番風情。

“真會說笑呀!”聽見劉星的話,來人緊緊的咬著牙說道。這不是明擺著的嗎?如果自己要裝X,那麽自己就是傻X。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幾個人可都在注視著自己呢,不能丟臉,要不然以後還怎麽在這個圈混呀!

“他向來都是這樣幽默!”衣若馨笑著說道,看見劉星讓別的男人吃憋,這是她最高興的事情。

“衣若馨小姐,可否請你跳一支舞?”來人問道。

“……!”衣若馨沒有說話,轉頭看著劉星。

“別看我,隨你大小便!”劉星道,他雖然不怕這些小雜碎,但也懶的理他們。最後喝了一杯果汁,把噎在嗓子裏的東西順下去,然後站了起來向鋼琴的方向走去。

“衣若馨小姐……!”

“不會!”衣若馨說道,劉星走了,她哪裏還會有心情跳舞?不過這理由是不是有點兒太勉強了?舞蹈老師不會跳舞?騙的也太誠懇了吧?

“跳舞?”劉星撇了撇嘴,然後站在宴會廳中央大聲的喊道,“還有誰想跳舞?”

‘媽的,反正都是焦點了,也不差這點兒事了。這些年輕人太猖狂了,必須得給他們一點兒教訓!給他們提個醒,讓他們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劉星的心理想到。

衣若馨微微一笑,知道劉星又要搞怪了,她站在原地,笑眯眯的看著劉星。

劉星走到鋼琴邊上,然後對琴師說道,“彈的什麽東西,這樣的歌曲讓人怎麽跳呀?”

劉星伸手把對方拉了一邊,然後自己坐了上去,十個手指用力的甩了甩,然後把手指放在琴鍵上麵。

他還會彈鋼琴?那更符合我的胃口了!結婚後一個彈鋼琴,一個跳舞,天生的一對,真好!衣若馨笑著想道。

“鐺鐺鐺滴答滴答,鐺鐺鐺滴答滴答~~!”

衣若馨看著劉星,手捂著小嘴,幾乎要笑出眼淚來了,現在的她憋的實在是難受。和劉星在一起,果然會很快樂!能當著京城這麽多大少大小姐這樣做的也隻有他了!

鬼子進村的歌曲讓劉星用鋼琴演繹的絕對正點,原本在跳舞的幾個年輕人也尷尬的站在那裏,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節奏根本踩不上,怎麽跳呀?

“哼~~!”劉星冷哼一聲,然後站了起來大腰大擺的出了宴會廳。

不知不覺已經四點了,還有一個小時那些爺爺爸爸媽媽輩的人物就要進這裏了,趕緊溜,要不然被老爸老媽發現,那臉可就丟盡了!劉星的心理想到。

劉星的與眾不同與特例獨行顯然已經把在場的年輕一輩給震住了。男人大都對劉星的不雅感到不屑一顧,也以此來提高他們的身份。而剩下的那一小批男人則對劉星最後的囂張勁兒感到不滿。他是什麽人?怎麽敢在這種地方這樣的囂張?

而在場的女人們,也已經被劉星的那份粗獷、那份灑脫還有那份幽默所吸引。這樣獨特且囂張的男人往往能吸引女人,引發她們內心深處的征服欲望。對於那些象哈巴狗一樣的男人,她們才不喜歡呢。

有句話說的好,‘男人一幽默,女人倒一片。’還有‘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可見,一個男人有點兒小幽默,再加上一點兒小壞,殺傷力何等之大。當然,這裏的男人小壞,不是本質上的壞,是有點兒淘氣的壞以及有點兒狡黠的壞,這樣很好,絕對受女人歡迎。這可能也是劉星身邊總是有許多美女出現的原因。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