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四百五十九章 挑撥離間

劉星和金燕之間相互的看著,兩人的臉上都帶著一抹笑容,不過笑容的含義卻不盡相同!

金燕的笑容是因為見到劉星不說話,以為對方被她的話嚇怕了,怕到笑了。她把劉星的笑容當成是一種強做鎮定的表現。也難怪,誰聽見要有百八十個人圍攻自己,心理都會害怕。

不過劉星可不是一般人,一般人也對付不了劉星。

劉星的笑容則是因為見到眼前這個女人屢教不改,上次被自己打了一頓,今天還敢在這裏囂張。劉星正在考慮是不是在替她的父親教訓一下這個女人。

“你哥哥呢?”劉星突然問道。

“我哥哥?”金燕聽見後愣了愣,“什麽哥哥,我家隻有我自己!”

“金彪難道不是你哥哥嗎?”劉星笑著說道,很得意的欣賞著金燕臉上惱羞成怒的表情。嗬嗬,劉星就是不怕金燕發火,而且希望這火燒的越大越好,最好把這個咖啡廳燒成灰。

“傻B,他是我弟弟!”金燕衝著劉星狠狠的說道,兩隻眼睛死死的瞪著劉星,恨不得要把劉星撕成碎片一樣。不過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她並不是眼前這個男人的對手。

劉星聽見後笑了笑,金彪本來就比她的歲數大,卻因為私生子的緣故變為了一個小屁孩兒的弟弟。此時的劉星不禁對金彪起了同情之心。

金彪呀金彪,你……你真是活該倒黴。

說起來劉星其實還應該感謝一下金燕,如果不是她用了劣質的水泥和磚塊兒等材料,劉星也不會從金彪那裏大撈一筆。

想了想感覺金彪還是很可憐的,竟然遇到個這樣的‘姐姐’,不知道他上輩子幹了什麽壞事,竟然惹到了金燕這個女人呢。

“好吧,你弟弟最近怎麽樣?”劉星笑看著金燕問道,這也算是他今天來的主要目的。金昆那裏劉星不怕,有老爸頂著,劉星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金彪,連一丁點兒的消息都沒有,當真象人間蒸發了一樣,連骨灰都沒留下。

“嗬嗬,可笑。我為什麽要告訴你?”金燕笑著說道。

“我是在為你擔心呀!”

“為我擔心?”金燕聽見後微微一愣,她可不相信劉星會有這樣的好心。

“是呀,你想呀,金彪落在現在這樣的地步怨誰?如果讓他知道是你用劣質的建築材料來騙他的,他會怎麽辦?”劉星笑著說道,“別看你是他的‘姐姐’,我估計要是讓他知道這件事情,強殲你也是有理由的!”

“他敢!”金燕聽見劉星的話後大聲的說道,引起周圍人的目光。不過在說完以後,金燕臉上的笑容卻消失了,秀眉微微的皺起,小眼睛滴遛亂轉。這女人雖然嘴上那樣說,不過看的出來,她的心理也沒底。

劉星一直注視著金燕,從對方的表情上,劉星可以猜的出,至少金彪現在還活著,而且身體並沒有大礙。如果有,那麽以金燕的姓格,肯定在聽見劉星的話後會大笑兩聲,然後傲慢的說道:就他?先把傷養好在說吧!

“你就這麽肯定金彪不會強殲你?如果不強殲你,我想他也會把你關在一個小黑屋裏麵,用皮鞭、蠟燭、鐵鏈三大樣來伺候你。如果他不這樣做,他就不是男人了!”劉星笑著說道,又是添油又是加醋,“在那來臨之前,用不用我向你展示一下?你放心,我會輕輕的,溫柔的……!”

“閉上你的烏鴉嘴!”金燕狠狠的瞪著劉星說道。

劉星聽見後笑了笑,拿起杯子喝了口咖啡,眼睛一直停留在金燕的臉上。這女人肚子裏麵擱不住事,內心的感受全部反映在她的臉上。

想了半晌,金燕抬起頭看著劉星,微微的皺著眉頭,一副懷疑的樣子眯著眼睛對劉星說道,“你是在挑撥離間?破壞我和金彪之間的關係,你想讓我對金彪產生疑心,然後幫助你幹掉他對吧?好一招借刀殺人!”

“嗬嗬!”劉星聽見後笑了笑,這一根勁兒的女人什麽時候變的聰明了,“挑撥離間?你和金彪的關係,還用得上我挑撥嗎?你想想你自己以前是怎樣對待金彪的?你覺的金彪死裏逃生之後,還會象以前那樣忍耐嗎?或許仇恨已經充斥了他的心和大腦。和他有仇的人很多,但是,能排的上號的,也就是你我!又因為你欺負他這麽多年,所以把你安排到金彪抱負的第一位,我想這是很正常的吧!”

老子就是要挑撥離間,怎麽著?你咬我?

“真的?”金燕狐疑的看著劉星說道,感覺劉星剛才說的話似乎很有道理。金燕仔細的回想了一下,自從她知道父親在外麵有了個私生子之後,就開始拿那個倒黴蛋兒出氣。嘲笑、譏諷也隻是家常便飯,扇耳光也有那麽幾次。一個堂堂七尺男兒被一個女人打耳光,更重要的是那女人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男人會甘心嗎?放在誰身上誰不急?金燕不禁有點兒擔心。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金燕仔細的回想了一下,雖然沒有欺負金彪十年,但是五年還是有的。金彪會不會在此時報仇呢?正如眼前這個可惡的男人所說的,金彪能落到現在這番田地,確實她有很大一部分的責任。

金燕手中端著杯子,她想事情想的出神,杯子中的咖啡已經灑了出來。

“喂?”

“幹嘛?”

“咖啡灑了!”

“恩?啊~~!”金燕這個女人神經線還真夠長的,熱熱的咖啡灑在了她的身上,這個女人竟然還要劉星提醒才知道。聽見劉星的話,金燕這才意識到,尖叫一聲之後,立即把手中的杯子扔到一邊,然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雙手不停的擦著衣服。看見這個女人慌忙的樣子,劉星笑了笑,突然有點兒後悔了,不告訴這個女人就好了!

“啪~~!”杯子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接著就看見從二樓湧下一群人。人數太多,劉星沒數的過來,隻知道各個五大三粗、凶神惡煞的,他們的突然出現與咖啡廳顯的格格不入!

“小姐,是不是這小子……!”

“小姐個屁呀,誰讓你們下來的?給我滾回去!”還沒有等帶頭的人把話說完,金燕已經不客氣的開罵了。生氣的樣子把這幾十個男人嚇了一跳,瞥了瞥劉星,然後灰溜溜的回到了樓上。

整個過程中劉星一直笑著,也並沒有因為這幾十個人的出現而害怕。即使交上手又能怎麽樣?就算打不過,跑出去還是很輕鬆的。更何況他知道這些人並不會找他的麻煩,因為金燕不會允許的。同時劉星對樓上充滿了好奇,突然湧出來那裏多的人,不禁讓劉星懷疑樓上是不是黑社會老窩!

金燕先是用餐巾擦著衣服上的咖啡,最後幹脆把外衣脫了下來扔到一邊,裏麵黑色的緊身毛衫把她的身體秀的玲瓏凸透!

這丫頭發育不錯嘛!劉星看著對方胸前鼓囊囊的地方心理想到。看歸看,不過劉星對這樣的女人並沒有興趣,就是一個紈絝子弟,這丫頭做的事情劉星在初中高中的時候就開始做了,這樣的女人根本就提不起劉星的興趣。

家裏有了美如天仙的四位老婆和一個情婦,劉星的審美水平一下子就提高了,金燕這樣的女人在外麵看還湊合,如果扔到自己的老婆中央,她就是個醜八怪!

又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半晌的金燕突然抬起頭看著對麵的劉星。

“你的挑撥成功了!”

“與其說我是在挑撥,倒不如說我是在點撥。點撥你小心謹慎,你還這麽年輕,有很多的路要走。曰防夜防,家賊難防呦!”劉星笑著說道,“你想想,隨著金彪現在受到你爸的重用,以後你在你爸那裏的地位會越來越低。你要記的,你隻是他的女兒,總有一天你是別人的,而金彪才是金家傳宗接代的根本。如果要是在古代,你就不能姓金了。等到你嫁人,比如嫁給一個姓黃的,你就改名叫做黃金氏,如果嫁給姓白的,就叫做……!”

“閉嘴,我沒有心情聽你在這裏胡說八道!”金燕狠狠的看著劉星說道,“對了,你怎麽知道金彪受到我爸重用的?”

“嗬嗬!”劉星聽見後微微一笑,金燕這丫頭,成天就知道玩,處世太淺,劉星也隻是一個小把戲就從她的嘴裏套出了話。

“嗬嗬,我想知道,我就能知道!”劉星笑著說道。

“雖然我知道我上了你的當,但我還是要問問你,我現在應該怎麽辦?”金燕看著劉星說道,劉星剛才的每一句話都說到了她的心坎中。

早在金彪被子彈擊中頸部,奄奄一息的時候,金燕在得知消息後,就回家在她的爸爸身邊不停的嘮叨著,‘別救了別救了,野孩子一個,趕緊死了算了’。但是疼她的父親卻沒有說話,等到一段時間過後,她知道金彪被爸爸救了,而且現在還活的很好,父親竟然還怕他去做一些事情。從那個時候開始,她的心中就很不平衡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