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四百八十四章 問罪

夏雨看著劉星,她當然明白幫助別人變成太監的含義,但她也知道,事情絕對不會象劉星說的那樣簡單。

幫助別人變成太監也是需要一個過程的,而夏雨,就想知道其中的過程!

“太監?不會那麽簡單吧?”夏雨看著劉星問道,雖然劉星說話時顯的比較輕鬆,但是夏雨也知道劉星並不是一個衝動的人,他做什麽事情,肯定有他的理由的。

劉星看著夏雨,今天想要瞞過去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而夏雨,不達到目的似乎不會罷休的。

“跟我來吧!”劉星看著夏雨說道,然後離開浴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今天靜茹並沒有在房間內‘陪護’,看樣子是輪換到了夏雨,而孫媚依然在房間裏麵,此時已經躺在了**。不過對於孫媚,劉星也沒有什麽好隱瞞的,有些事情,不能和老婆們說,卻能和她講。

看見進入房間的劉星,孫媚笑了笑,似乎知道有故事可聽,所以把枕頭墊在床頭,然後直起身子靠在枕頭上,側身看著劉星,也不管劃落的被子。

好久沒和孫媚**了,她的身材依然是那樣的‘妖’。

劉星平躺在屬於他自己的那一畝三分地兒,中間的‘大山’依然橫在那裏。和美女同床卻什麽都不能做,這是多麽痛苦的一件事情呀。

“你想知道什麽?”躺在**的劉星問道,突然覺的把事情告訴夏雨也沒有想象中那麽難。對於常在槍林彈雨中穿行的夏雨來說,刀光劍影的事情對她來說應該不會造成什麽心理上的影響。

“你剛才出去做什麽了?”夏雨趴在床中間的‘大山’上麵看著劉星問道。

“殺人!”劉星道,雖然他也不知道他那幾腳到底有沒有踢死人,不過總的來說今晚死的人不少,而發生的一切都是劉星的一句話。

“死了多少?”夏雨聽見後愣了愣,然後問道。看她的樣子,應該也殺過人……!

“不知道。也許幾個,也許幾十個,又也許百多個!”劉星閉上眼睛說道。

神呀,我會不會下地獄?

神:孩子,來吧,地獄歡迎你,其實地獄比天堂更好!

草,更好老子也不去!老婆們都上了天堂,就他媽的自己在地獄,幹屁呀?

“哦!”

“我早前已經說過了,金家與我們劉家已經開戰,而金家與一個幫派的老大是親戚,所以在他們還沒找我們麻煩之前,我們先去了。我想,這應該是幾年來燕京最大程度的黑幫活動,直接參與人數應該過千。”劉星解釋道。

“警方……”

“警方巴不得所有的黑社會都被砍死呢,而且這件事情必然會如同石沉大海一樣,畢竟死個百來人,如果真的傳上去,市局的幾位老大都得下崗,而且對社會的穩定不利。最多也就是說個火災而已!”劉星道,然後看著一邊的夏雨,“所以,你們要小心。”

“哦!”夏雨點了點頭,這個時候的她顯的異常的乖。

“用不用我回去調一些保鏢來?”一直靜靜聽著的孫媚突然說道。

“暫時不用吧,先看看形勢,以我們三個的能力,再加上老姐布置在我們身上的幾個保鏢,應該沒有問題。當然,前提是你們都得在我身邊!”劉星聽見後說道,孫媚做為劉家未來的管家,對劉星和靜茹等女的安全都得負責。所以剛才在聽見劉星的話後,想要回劉家雕一些保鏢來保證大家的安全。

今晚過的很平靜,一方麵是因為時間確實很晚了,另一方麵劉星暫時還沒有‘鬧’的心情。剛剛接觸過火拚的場麵,劉星的心理總是覺的有些壓抑。

……對於劉星來說,沒有什麽能比睡覺更能調節他的心情的方式了。

當第二天劉星醒來的時候,又恢複到了往常的他,昨天的事情就讓它徹底的過去,劉星向來沒有回想壓抑的過去的習慣。

“昨天晚上的甲魚呢?”來到餐桌前的劉星問道。

“怎麽,你還想吃?”關婷婷看著劉星問道,其他幾個女人之間相互遞了一個眼神,要知道昨天晚上的燉甲魚完全是一個惡作劇,沒有想今天早上劉星還能想起。

“我還沒吃過生甲魚呢!”劉星看著眼前的幾個女人說道,顯然,對於昨天晚上的生甲魚,劉星已經感覺出來了。至於幾個老婆之間傳遞的眼神,當然也沒有逃過劉星的法眼。

“嘿嘿……嘿嘿……!”聽見劉星的話,眾老婆均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有一種做壞事被抓到的尷尬。

劉星笑了笑,然後繼續吃著早餐,對於昨天晚上的‘優待’,劉星暫時記在了心理,以後有機會定要一一算帳!

而算帳,當然是在**!

不知道為什麽,靜茹眾女對劉星又恢複到了以往的態度,似乎對昨天的那束玫瑰花忘的一幹二淨。也許昨天晚上生甲魚的惡作劇頂替了劉星玫瑰花的罪過吧!不過一到公司,夏雨就當著劉星的麵把那九十九朵玫瑰扔到了垃圾桶裏。

哎,浪費了!劉星看見後心理感歎到,似乎忘記了他是怎樣對待別人送給靜茹等人的花的時候了。

人生第一次收到的花就被夏雨無情的扔掉了,真是罪過!不過能改變老婆們對自己的態度,這花扔的也值。

年輕的生命並不是用來慪氣的,相信眾老婆們也知道這一點,所以見好就收,否則誰知道慪氣會演變成什麽事情呢?如果為了這一點點兒的小事,就鬧的家庭不合,那也太不值得了。況且老婆們,既然能夠容納彼此,就說明她們還是有一顆寬容的心的。所以在通常情況下,都是由劉星先說好話的,給她們一個台階下。

男人嘛,就應該有個男人樣兒,讓讓老婆不是什麽丟人的事情,不過這與妻管嚴卻是兩碼事!王震那才叫妻管嚴,劉月一說話,王震從來都不反對。劉月說什麽就是什麽,王震就是不停的點頭同意,就差搖尾巴了!

“鈴~~!”劉星看了看來電,如果沒有記錯,這應該是金燕那女人的電話。劉星向周圍看了看,然後走出辦公室,來到樓梯口,劉星接通了電話。

“劉星,你個混帳王八蛋,竟然敢挑我舅舅的場子,你想死是不是?”剛一接通,電話一端就傳來金燕的大罵聲。

“你說什麽呢?”劉星平靜的問道,對付這樣的女人,根本就不用智商!

“你還敢在我麵前裝蒜?你敢說昨天殺人燒場子的那些人不是你派的?”金燕大聲的吼道。

“我敢說,怎麽了?”

“麻辣個B的,你還敢耍我?”金燕生氣的說道,連罵人的髒話都吐了出來,不過這樣的話從她的嘴裏說出來也是很正常的現象,“周州好心告訴你,讓你注意安全,你可到好,直接來殺人了。你想怎麽樣?你是不是想把我舅舅和周州都抓去然後幹掉?”

“請問,我跟你很熟嗎?”劉星問道,這個女人似乎還不笨……!

“放屁!”金燕再次大聲的罵道,哪有一點兒淑女的樣子?簡直就是一個潑婦。不對,她本來就是個潑婦!

劉星聽見後沉默不語,一方麵他確實不知道怎麽回答金燕的問題,另一方麵,劉星感覺這樣做確實有點兒對不起周州。雖然劉星沒看見,但是他能夠感覺的到,手機另一端的金燕,周州一定就在她的身邊。在金昆不在國內,而周家就遭到襲擊的情況下,兩個女人一定會在一起的,至少周老大在這個時候還沒有心思去管兩個小輩,恐怕酒吧的事情就已經夠讓他焦頭亂額的了。

酒吧少說也要上千萬,卻讓一場大火燒的幹幹淨淨,又有許多兄弟在昨天晚上的襲擊中死亡,警察現在沒有找上門,已經算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了。

“你怎麽不說話了?是不是默認了?”手機另一端的金燕問道,嗓門兒小了許多。

“我一說話你就說我在放屁,我還有什麽好說的?”劉星道。

“你……!好你個劉星,周州怕你有危險,瞞著舅舅去給你通風報信。我還把金彪回來的消息告訴你,而你卻連一句實話都不說。你有種,以後什麽事情也不跟你說了,去死吧你!”金燕大聲的說道,‘啪’的一聲把電話關掉。

看著出現盲音的電話,劉星露出一絲苦笑。有的事情,知道了比不知道更痛苦,還不如給別人的心理留下一絲希望。特別是象周州那樣純潔的女人,兩人的相遇本來就是一個錯誤。

金燕狠狠的把電話摔在桌子上,一副要吃人的模樣,看樣子劉星確實把她氣的不輕。可是劉星明明沒說幾句話,大部分時間都是她在罵劉星。她之所以這樣生氣,也許是因為劉星的態度吧!

“或許真的與他沒有關係!”坐在一邊的周州看著金燕說道。

“老妹,都什麽時候了你還在替他說話?你中午把事情告訴他,晚上舅舅的地盤就被人砸了,不是他會是誰?”金燕道,“還有,舅舅都說了,挑場子的是MIX酒吧的老大,而劉星就是MIX的幕後老板之一,事情都已經很明顯了,你為什麽還不相信呢?”

周州聽見後莫不做聲,她其實比誰都清楚這件事情,隻是她逼著自己不想去知道而已。她和金燕的關係很好,但這並不等於金燕能了解她的心。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