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超級霸主

第三十九章 親密接觸

(祝大家春節愉快,合家快樂!大年初一,掠痕休息一天,就此一更!嗬嗬。)

良久,周柔哭聲漸漸低沉不可聞。

呂石就像是拍打著嬰兒一般輕輕拍著周柔的後背。每一次的拍動,都讓周柔感覺仿佛有著一股巨大的力量灌注到體內一般,讓周柔感覺很溫暖,很溫暖……

慢慢地,等周柔的情緒平複下來,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躺在呂石的懷中!頓時,一陣羞澀讓周柔不敢抬起頭來。甚至,周柔生平第一次的發現,原來男人的懷抱,應該如此溫暖!

“柔姐,等身體好了之後,回去看看你爸爸吧,也給你媽媽打個電話,告訴他們,其實你一直都愛著他們呢。以前的一切都過去了。何必想這麽多?人,可不能一直都生活在回憶當中。活著,就要活的瀟灑一點,活的快樂一點,就像我,我的親人在哪裏,甚至到底有沒有親人存在,我都不知道,但這又有什麽呢?我現在不還是一樣的快樂?柔姐……放心吧,應該放下了。”呂石輕聲的說道,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讓呂石看上去就像是他所說的一樣,很快樂!那個啥,能不快樂嗎?呂石現在可是真切的感受到了周柔身體所散發出來的魅力。話說,下麵的JJ都已經表達出一種非常非常歡迎的姿勢了。

“石頭,謝謝你。”周柔輕聲的說道。哭出來之後,周柔感覺心中舒服的多了。十幾年壓抑的感情一朝得道了宣泄,讓周柔整個人都猛然輕鬆了下來。而且,仔細想一想呂石的話,周柔真正的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家雖然重要,特別是對一個孩子來說。但是,父母的感情是能夠強求的嗎?

周柔一直都在對抗著爸爸媽媽,這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不是時時刻刻都在折磨著爸爸媽媽嗎?周柔現在才發現,原來這十幾年來,自己和爸爸媽媽都在受著折磨,而這種折磨還是來自於自身!這讓周柔心中的那種委屈馬上消散,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種愧疚的感覺!

換位思考一下,周柔才發現,自己以前實在是太任性,太自我了一點。

“柔姐,說謝謝的話,那不是太見外了嗎?”呂石大膽的嚐試著用手摟抱住周柔的腰肢,輕輕撫摸著周柔柔順的頭發。

周柔渾身一震,接著安靜了下來。甚至……用力的在呂石懷裏擠了擠!

呂石心中一樂,有戲!

不過,欲速則不達,這個道理呂石還是明白的,這已經算是不小的進步了。所以,暫時還是不要得寸進尺為好。畢竟,呂石留給周柔的印象一直都是那種正人君子形象!現在可不能破壞掉這種形象!

“來,坐好了,我去熱一下藥,趕快吃了藥,身體要緊。”呂石微微一笑,轉身出去熱藥了。

周柔看著呂石的背影,臉上帶著舒心的微笑!

不能再折磨自己!也不能再讓自己違心了!

對待父母是這個樣子,那麽,對待呂石也應該是這個樣子!

周柔不打算掩飾對呂石的感情了。因為……周柔能夠感覺的出來,呂石也是對自己有著好感的。至於其它的方麵,根本不在周柔的考慮範圍之內,周柔隻要能夠確定這一點,那麽,其它的一切都不用去管。

“咯咯……你,你太壞了吧?”聽著呂石講述讓劉慶林出醜的事情,正在呂石的服侍下喝藥的周柔,差一點被嗆著!

呂石溫柔的替周柔擦拭著,輕笑的說道:“對待那樣的老師中的敗類,這算什麽?況且,他還對柔姐你動了歪心思。我早晚要讓他身敗名裂!”

“石頭,這些事情我會處理,你就不要插手了,好嗎?”解開了心結的周柔,當然對背後的那個父親沒什麽反感了。而依靠父親的力量,想收拾劉慶林這樣的角色,實在是太簡單了。周柔不想讓呂石去冒險,畢竟,呂石是學生而劉慶林是老師。

“不好!柔姐,我不能看著你被人欺負了還無動於衷。那個什麽周泰還有他那個手下我已經收拾了。後續你想怎麽處理他們,我不管,但劉慶林!我要定了!”呂石堅定的說道。

周柔沒有再說什麽,隻是默默的喝著藥,心中也打定了主意,如果一旦劉慶林要找呂石的麻煩,自己就……

“好了!現在感覺怎麽樣?”看周柔喝了足足兩大碗的藥,呂石關切的看著周柔問道。

“感覺好多了。”周柔感覺身體暖洋洋的,也沒有那種無力的感覺了,微微一笑的說道。

“這樣治療效果雖然也不錯,不過,想早一點恢複的話,我還有另外一種辦法。”呂石微微一笑,很溫柔的說道。

“什麽辦法?”周柔好奇的問道。周柔現在對呂石的醫術充滿了信心。

“泡澡!不過不是簡單的泡澡,而是用一些藥材來泡澡!你的體內,極樂散的藥效還沒有消失殆盡,隻要讓殘留的藥力完全消散掉,那麽,你就會完全恢複了。”雖然現在隻要和周柔XXOO就完全可以解除殘留下來的極樂散,但很顯然,呂石不可能這麽做。就算周柔同意,呂石也不能提槍上馬啊!

“麻煩嗎?”周柔心動了!雖然被呂石這麽服侍著,讓周柔感覺很溫馨,但周柔實在有點受不了那種全身無力的感覺了。

“一點也不麻煩,你等著,我去買一些藥材。”呂石輕笑的說道,站起來就要往外走!

但瞬間,呂石愣住了,靠,貌似自己身上沒錢的吧?

“柔姐,你身上有錢嗎?我身上沒帶錢!”呂石訕訕的笑著,沒錢!現在已經成為呂石的心病了。呂石怎麽也沒想到,以前根本就沒在乎過的金錢,現在倒是處處為難著自己。這讓呂石迫切的想要開始自己的賺錢大計!

“這是錢包,你看看裏麵的錢夠不夠,不夠的話裏麵有張卡,密碼是wr0623,用多少你取多少就是了。”周柔很自然的把錢包遞給呂石笑著說道。

“嗬嗬,柔姐的生日是六月二十三啊,好了,你等一會吧,我一會就回來了。”呂石沒有絲毫遲疑的接過了錢包,現在隻要有少少的遲疑就會被周柔認為是做作!

看著呂石走出房門,周柔長舒了一口氣!雖然剛才感覺真的很溫馨,但是……周柔一直都在避免提及到彼此的身份,周柔怕,怕失去這樣的感覺!

“自己這樣,錯了嗎?”周柔喃喃自語的說著,但從周柔臉上的微笑和甜蜜來看,這個問題,貌似根本不需要什麽答案!

呂石不到半個小時就回來了。在東海大學附近就有著一家中醫藥合璧的藥店,裏麵的中草藥在呂石看來,雖然不是特別的齊全,但呂石想要的幾種藥材倒是有。呂石要了三天的量就返回了。根本就沒有動那張卡裏的錢。

“柔姐,你先躺好,閉上眼睛,不用怕。對我的技術難道還不放心嗎?”呂石招呼著周柔躺下,為了達到更好的效果,呂石準備用銀針刺穴的方式加速康複的進程。

周柔很聽話的躺在**,當然了,現在也難免羞澀……

雖然呂石不會對自己怎麽樣,但一個女人在一個男人麵前躺在**之時,說沒有絲毫的羞澀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呃……當然了,如果躺在**的女人對這個男人沒有絲毫好感的話,那就不是羞澀,而是緊張了!

周柔穿著的是一套棉質睡衣,不是連體的那種。

看著周柔高聳的xiong部,呂石還是暗暗吐了下口水!誘人!實在是太誘人了啊!

李興輕輕掀開一點點周柔胸前的睡衣,一針紮在了天突穴上。

呂石能夠真切的感受到周柔渾身一震,眼睛上的睫毛更是一震顫動,但到底還是沒有睜開眼睛。

接下來,呂石不斷的出針,而剩下所要刺激的穴道並沒有什麽需要**的地方,倒是讓呂石心中一陣的遺憾。

對周柔那雄偉的部位,呂石還是很懷念的。說起來,那裏,真的很柔軟的說!

足足八針,看上去周柔身子貌似都有點密密麻麻的意思了。而還剩下一針則是腳上!

呂石輕輕抓住了周柔小巧的腳丫,周柔下意識的一縮!

“別動!”呂石沉聲的說道,呂石現在的心思還真沒在欣賞上麵,因為如果長時間不刺激腳部的湧泉穴,那麽,前麵的那八針就要給周柔帶來負麵的影響了。

倒是周柔被呂石這麽一喊,真的不敢動了。隻是,腳麵上傳來的那種癢癢的感覺,實在讓周柔臉紅的厲害。

周柔的心裏莫名的湧現出一個念頭!自己的腳丫,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握在手裏的吧!

“好了!柔姐,別動,我抱你到浴室!”呂石輕聲的對周柔說著,輕輕把周柔抱起來。

周柔現在乖順的一點點彪悍的樣子也沒有,任由呂石抱著。

呂石倒是很想把周柔扒光的放進浴缸當中。但很顯然這是根本不可能!所以隻能輕輕的把周柔就這樣穿著衣服的放進浴缸當中!

周柔心中長舒了一口氣!周柔還真的擔心呂石讓自己把衣服脫光呢!沒想到是穿著衣服來泡澡,這對周柔還是第一次呢!但心中莫名的倒是有種失落!

但就在呂石遺憾周柔遺憾的當頭,低頭輕輕放周柔進浴缸的呂石,竟然和周柔的嘴唇來了一個親密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