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超級霸主

第一百四十三章 卸磨殺驢!

“怎麽?小林沒告訴你?”陳偉賢不知道林友塵和呂石到底是什麽關係,原本還以為是很要好的朋友呢。同時也尋思著看看能不能把呂石這樣的人吸收進特別行動組來。要知道,林友塵可是差一點就被安全局那邊的人劫走,幸虧當時陳偉賢下手快!這個呂石能夠打敗林友塵,那麽,絕對是一個古武者了!如果能再把呂石吸收進來。那麽,特別行動組的實力就會有著一個質的提升。也能夠和安全局稍稍叫板了。

“嗬嗬,二姐告訴我需要幫忙,我才來的。”呂石笑嗬嗬的說道。點名了,林友塵的推薦不推薦,跟呂石沒什麽關係,如果不是看到鄧玲萌的麵子上,小爺根本就不會來。當然,也是暗暗的告訴陳偉賢,小爺我跟林友塵的關係,並不像你想象的那般友好!

“哦,原來是這樣!”陳偉賢看了看鄧玲萌,一副恍然的樣子。林友塵追求鄧玲萌,在特別行動組甚至是整個刑警隊都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那麽,看看現在呂石的樣子,貌似這個呂石和林友塵是情敵的關係!這事整的!不過,陳偉賢也是祈禱著,以前怎麽樣以後怎麽樣,陳偉賢都不管,隻要求今天晚上的行動能順利就成了。

“陳組長,你的意思我聽明白了。到了目的地,我和林友塵一起上去,看看能不能生擒那個孟廣訊是吧?”呂石雖然尋思著林友塵有什麽陰謀,但想來也就是想借助孟廣訊出出氣而已。畢竟,他可是特別行動組的一員,轉過來幫助孟廣訊的可能性實在小的可憐。

“呂先生……我們特別行動組也隻有小林和你具備這樣的實力了。”陳偉賢訕訕的說道。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嗬嗬,陳組長,其實我很早就想和林友塵合作一下了。現在有這麽好的機會。那當然是最好。這樣吧,你們研究你們的,先給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等出發的時候叫上我就成了。怎麽樣?”呂石笑嗬嗬的說道。既然自己的任務這麽簡單明了,呂石也沒有必要再去關注什麽具體情況了。

“沒問題,小鄧啊,你帶著呂先生下去休息吧!”陳偉賢看呂石這麽好說話,也是鬆了一口氣!如果陳偉賢早知道林友塵和呂石有可能是情敵關係的話,恐怕還真不怎麽同意找呂石前來了。別到時候幫手沒找到,卻是找來一個內部混亂。

“你先在這裏休息吧,我還要去開會,研究研究案件背後的情況。”鄧玲萌把呂石帶到一個休息室,笑著說道。鄧玲萌也看的出來呂石給足了自己麵子,所以,也不好意思給呂石擺什麽臉色。而且,鄧玲萌感覺,呂石這個人雖然很讓人討厭,但有的時候,還是不錯的。

“案件背後的情況?二姐,你這話我有點不怎麽明白了。案件不是很清楚了嗎?而且,抓捕方案也出來了,背後還有著什麽情況?”呂石叫住鄧玲萌疑惑的問道。

這一次麵對的畢竟是一個地級五階層次的高手,而還有著一個地級一階層次的林友塵不知道是敵是友!呂石雖然進步很大,但萬事還是小心一些為好。

“根據我們的調查和研究,得出了一個很恐怖也很讓人疑惑的結論。孟廣訊在三年作案的時間之內,雖然沒一起案件好像都沒有關聯,案件之間的跨度也是比較大。但在深層次上,孟廣訊所有的案件都有著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錢!所有的孟廣訊的作案,都是衝著錢去的。但讓我們疑惑的是,孟廣訊還一直在堅持著這個方案。那麽,孟廣訊弄來的那龐大的資金,到底跑哪裏去了?為什麽孟廣訊對錢這麽熱衷?我們一直都在考慮這個問題!”鄧玲萌也不跟呂石隱瞞什麽。現在呂石已經參與到這個案件當中了。如果還隱瞞什麽的話,這不是對呂石的不信任嗎?

“錢?孟廣訊要那麽多錢做什麽?”呂石也是一愣,為了錢?這可是一個讓呂石有些意外的消息。

“我怎麽知道?”鄧玲萌攤開雙手苦笑的說道。做刑警就是這樣,整天就是和一個又一個的謎團打交道。必須要從看似沒有關係的紛雜信息當中,選擇出對自己有利和有用的信息,並且把這些信息歸納總結下來,找出那麽一點點的蛛絲馬跡,然後順著找到的線索追查下去。有的時候,線索還會無限度的中斷,或者快接近成功的時候,卻發現這根本就不是一條正確的路。追查案件的過程中,真的很複雜。但是,鄧玲萌卻是很喜歡這種感覺。這種在萬千事物當中選擇出最正確的那一點的成功感。是鄧玲萌很享受的一種感覺。

“難道,孟廣訊其實是一個大俠,他做的是殺富濟貧的道義?那些錢都被他捐給窮人了?”呂石嚐試著分析說道。

“切……你也不看看孟廣訊的案件。像是殺富濟貧的大俠嗎?搶劫銀行、綁架、強奸,你以為這樣一個人,是什麽大俠所為嗎?”鄧玲萌不肖的說道。當然,鄧玲萌不肖的目標並不是呂石,而是孟廣訊。

“那他需要這麽多錢做什麽?難道說……孟廣訊的背後,還有著什麽組織?”呂石沉思的說道。

“看不出來,你的分析能力還是很強的嗎?我們現在已經想到了這種可能性。而且,也調查了孟廣訊的一些情況。發現,孟廣訊的案件,有些地方還是很可疑的。好像有著什麽人在配合他一般!但這太模糊了,我們沒有任何特別有價值的發現。所以,想要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隻能生擒了孟廣訊之後才能知曉。”鄧玲萌笑著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好吧,二姐,你去忙吧,我休息一下,出發的時候,叫我一聲。對了,好像林友塵對我很不爽的嘛,這一次貌似沒安什麽好心。如果我在對付孟廣訊的時候,出現什麽意外。你可別驚訝啊!”呂石笑嗬嗬的說道。

鄧玲萌皺眉的看著呂石,略有所思的走了。

呂石微微笑了笑,林友塵,你的盤算打的很不錯嗎?不過,最壞的情況不也就是你跟孟廣訊合作把小爺我做掉嗎?隻是,林友塵,好像,你並不知道小爺還是一個異能者的吧?而且,你地級一階的實力,實在是太弱小了一些……

“嗯,我知道了。”孟廣訊掛斷了手機,隨手把手機電池卸下來,把不記名的手機卡捏碎仍掉。

看著外麵的夜空,孟廣訊的臉上一陣的陰沉!

孟廣訊感覺到了不對勁!

以前,孟廣訊從來都沒有在一個地方連續作案三起的記錄!雖然以前來過東海,但哪一次都最多連續兩次,就會馬上轉移另外一個地方。但這一次,組織卻是要求孟廣訊繼續留在東海!如果繼續的話,這可已經是連續第三次了!

外麵警察已經盯到了什麽程度,孟廣訊很清楚!組織不可能不知道現在的情況已經危機到了何種程度!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要繼續作案。並且目標金額還不是很大,隻有足足幾千萬。值得冒險嗎?

三年來,孟廣訊粗略的算了算,已經為組織籠絡到了三十億人民幣的資金!想必現在組織已經不為錢的事情發愁了吧?那麽……是不是,組織已經放棄了自己?認為沒有必要再怎麽冒險了?或者……幹脆的想滅掉自己,從而讓組織安然無恙?

三年的磨練,讓孟廣訊看清楚了很多以前看不清楚的事情。就像現在,孟廣訊雖然隻是猜測,但已經有七成的把握,認定了組織這是要滅口了!

但是,對組織為什麽要借助警察的手,孟廣訊實在是不怎麽明白。組織的實力孟廣訊還是清楚的。雖然經曆了大變,但高手還有著不少。收拾掉孟廣訊基本上還是沒多大問題。那麽,為什麽要讓警方參與進來呢?他們就不擔心一旦孟廣訊落到警方的手中,孟廣訊什麽也不管什麽也不顧的把一切都交代出來嗎?

孟廣訊皺著眉頭……說不傷心那是不可能的。為了組織,孟廣訊三年來如同一個喪家之犬,逃到這裏,又逃到那裏,全國各地都留在了孟廣訊的身影。因為孟廣訊知道組織需要錢!孟廣訊也從來沒有埋怨過。但怎麽也沒有想到,到頭來,自己的下場會是這樣!孟廣訊原本還想著結束任務,回到組織之後會上位呢,現在想來,這一切,都太天真了。組織的狠辣孟廣訊很清楚。卻是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成為組織狠辣的目標!

難道……

孟廣訊皺起了眉頭,難道組織在警方也有人?如果借助警方的力量除掉孟廣訊,那效果可是比組織出手除掉孟廣訊要安全保密的多。這樣一來,組織曝光的可能性就更小了。而且,也可以完全斷了警方的線索。讓警方不得不把注意力從這個案件上轉移出去。

“哼……你不仁,也別怪我不義!你們以為我還被蒙在鼓裏?什麽也都不知道?你們錯了!既然你們想讓我死,我怎麽也不會讓你們好受!”孟廣訊陰沉的拿出一個U盤,臉上滿是冷笑!這年頭,誰能相信誰?不留一手,這命怎麽能保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