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超級霸主

第八百六十二章 神醫的廣泛影響【第六更!

從這保羅·加裏出現的第一時間,呂石大腦當中就開始了分析。

“看來,史密斯家族的處境。真的很不好。非常非常的不好。雖然消息被公布,沒散播。雖然在外人眼中,史密斯家族還是一個龐然大物。但是,在真正騎士聯盟會內部,史密斯家族,已經沒有了讓人尊敬的任何條件!”

“也許,隻是因為一些保護規則,讓像保羅這樣的人,敢諷刺,敢挖苦甚至敢在一定程度上,給史密斯家族難看,或者沾點小便宜。但應該,還不敢真正的撕破臉皮!”

“這保羅,絕對不可能知曉我跟史密斯家族的合作。也絕對不可能知曉史密斯家族付出了怎麽樣的代價!”

“保羅知曉那些古董被運到了飛機上。這一點並不稀奇。但從中也能看出,這保羅,應該隻是為了這個而來。”

“也許,他的目標是史密斯家族的那些真正的收藏。但卻隻能一步一步來。”

“那麽,這個保羅真正知曉的,應該不多!還能應對的來!”

“不管其它的,現在保證的是安全。隻要把這些東西運送回去。其它的,都可以暫時放一放!”

呂石心中電轉一般的閃動著諸多的念頭。

在看到保羅看向自己的時候,呂石隻是淡然一笑,沒有任何要跟保羅說話的意思。甚至……微微皺眉,來表達著自己的不高興。

“這位,就是呂石先生了吧?”保羅看向呂石的目光,瞬間便的柔和起來。連忙伸出手說道:“呂先生您好,我是保羅·加裏。很高興能夠認識您!”

保羅的漢語,說的也很不錯。從英語轉換成漢語的過度,也非常的自然。很顯然在漢語上,是有著一番很深研究的。

“你好,保羅先生!”呂石伸出和保羅握了一下就鬆開了。還在表達著自己的不滿意。

保羅卻好像沒看到一般的。笑嗬嗬的說道:“呂先生,你的大名,我是早有耳聞。隻是無緣相見。一直都是一個遺憾。卻沒想到在這裏,彌補了這一遺憾。”

“保羅先生,您應該早就知道我在這裏了吧?”呂石微微一笑的說道。

“呂先生,我知道這個消息,不到兩個小時。”保羅苦笑一下,攤開雙手說道。

“那吧,保羅先生,我東海那邊還有病人。亞當先生也需要我的治療。那些古董,我很喜歡。我非常感謝約翰先生的慷慨。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呂石淡淡的笑了笑。但語氣中的那種不耐煩,卻沒有掩飾。

呂石的態度,讓亞當眾人心中一喜。看來,呂石這人,立場倒是很堅定啊!在知道保羅身份的情況下,還能有如此表現。看來,應該是有所依仗才如此的。

保羅眯縫起眼睛。心中念頭電轉一般閃爍。

“史密斯家族保密的工作做的還真他媽的好。竟然把消息封鎖的那麽嚴密。”

“我呂石還真不愧是神醫之名,竟然把亞當都給治療好了。看來,傳聞並沒有多少誇張之處。這樣的人,不能得罪!”

“關鍵是,呂石此人,在中國那邊,絕對屬於很強大的勢力。中國那邊的大勢力。除了騎士聯盟會,一個單體的騎士家族,是根本招惹不起的。我不能得罪這呂石。”

“可惜了,那些古董歸了這呂石。那件東西,看來也被呂石拿走了。可惡……我應該更果斷一些的。”

“隻是,我怎麽感覺,呂石和史密斯家族之間,有著一些不同尋常呢?難道史密斯家族想找呂石幫忙去‘那個地方’尋找史密斯家族的傳承盔甲?哼……想的倒是美……隻是,如果真的如此,那麽,呂石憑什麽幫史密斯家族?史密斯家族會付出怎麽樣的代價?”

“父親說了,以前史密斯家族可是藏著不少好東西的。難道會拿出來給呂石?”

“隻是……現在隻是猜測。是不是如此還不好說。而呂石的態度又是如此……爺爺們的身體也不是很好,父親從不是騎士之後,身體也有點頑疾。這呂石……不能得罪啊!”

保羅心中分析著這一切,臉上卻是笑著說道:“呂先生,實在對不起。我並不知道那些古董現在已經歸您所有了。您不知道,我很仰慕中國文化,也非常喜歡中國的古董。所以,這我有點激動。希望呂先生您能夠諒解!”

“保羅先生客氣了。其實,我很驚訝您漢語的流利程度。但我現在時間真的很緊張。如果保羅先生沒什麽事的話,我就先走?”呂石微微笑了笑說道。一起也緩和了一些。

心中卻是狂呼……奶奶的,我怎麽不知道現在我的身份如此有影響力?看來,走醫生這條路,算是走對了。要不然的話,今天事情會發展到什麽程度,還真是不好說。

“不敢耽誤呂先生的時間。隻是,我的長輩們,身體都有點不好。呂先生您有沒有時間來看看?”保羅笑著說道。

“哦!這是沒問題的。隻是,現在恐怕是不行。這樣,您是要家裏的長輩去東海接受治療,還是我來英國,都可以從網上進行資料等級和報名掛號。沒辦法,現在業務多了。必須要走一些程序!不過,我會讓人多關注一下保羅先生的信息的!”呂石笑嗬嗬的說道。

“那就太感謝呂先生了。這樣,不打擾呂先生了。”保羅很客氣的說道。

“那好,再見!”呂石也沒多客套。直接擺擺手,率先帶著孫東南和駱雲清上了飛機。

亞當和查爾也跟著上了飛機。

然後,在大家的注視當中。飛機慢慢滑行,飛向了天空。

“林克伯父!”看到飛機從視線中消失,保羅笑嗬嗬的對林克說道。

“保羅先生!”林克很客氣的說道。

“距離百年期限……還有十三年。你們還有兩次進入‘那個地方’的機會!我已經說了,我們加裏家族,願意幫助史密斯家族尋找傳承。現在,林克伯父能不能給我一個答複呢?”保羅笑嗬嗬的說道。保羅心中一直感覺呂石和史密斯家族之間不怎麽對勁。隻是,卻不能肯定什麽。

“保羅先生……”約翰這個時候走了過來,說道:“皇家那邊已經找到了我們。也是跟你有著同樣的想法。所以,我們現在很猶豫!特別是前後八次的失敗。讓我們看不到任何希望。大哥也……幸好,幸好大哥現在有著康複的希望。”

“約翰爺爺,亞當爺爺的身體,讓我驚訝、驚喜。呂先生的醫術,還這是舉世無雙。隻是,我還是希望約翰爺爺早點做出決定為好。畢竟,騎士傳承是大事!”因為規則原因,保羅必須要客氣,也必須要含蓄。不能露骨。

所以,現在保羅隻是暗示再暗示。保羅已經放棄了無意中得知約翰那些收藏中有著好東西而獲得的想法。那已經屬於呂石。不可能追回了。除非得罪甚至是對抗呂石。而這條路。實在太不明智了。以呂石這樣的醫術,能號召起來的人太多了。保羅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

“謝謝保羅先生的關心。我們會盡早做出決定的。您看這樣可好?”約翰敷衍的說道。隻等,隻等把答應呂石的給呂石。那麽,也就不用隱瞞什麽了。也就是真正開始借勢的時候。

“約翰爺爺,我加裏家族,是非常有誠意的!”保羅暗示的說道。

“保羅先生,我明白的。”約翰微微點了點頭。

半個小時之後,約翰和林克,這才算是送走了保羅的車隊。

爺倆對望了一眼,什麽也沒說。上了車,離開了機場。

“呼……應付保羅,還真不容易。”林克長舒一口氣說道。

“再忍耐一會兒。呂先生的威懾力還是很大的。最起碼,我們會獲得三年的平靜也說不定呢!”

“至於保羅……雖然得到了他們加裏家族的騎士傳承。但此人,到底還年輕,心性還不成熟。總算是暫時應付過去了。下麵,就是完成呂先生的條件了!”

約翰微微笑了笑說道。

“父親,咱們這是在瘋狂的冒險。我斷定,雖然呂先生的事情公布。會使得我們獲得三年的平靜。但在內部……我們的處境也許更堪憂!”林克無奈的說道。

“哪裏有什麽兩全其美的呢?”約翰無奈的笑了笑說道。

林克沉默……

飛機起飛。

看著已經上升到了雲層之上,開始加速。

呂石長舒了一口氣!

“還好,雖然橫生波折,但總算是有驚無險!”

“那和保羅,知曉的並不多。也許他有所懷疑。但還是不敢過火!再加上我的身份。總算是應對了過去!”

“隻要回到中國,那麽,一切擔憂也就不存在了。”

呂石心中暗暗的想著。

“呂先生,謝謝您了!”亞當坐到呂石身邊,誠懇的說道。

“亞當先生,這也是咱們合作的一部分,不是嗎?最起碼,我要保證在尋找回騎士傳承的時候。不至於沒有接受傳承之人!”

“不過,亞當先生,恕我直言……那保羅有點過度了啊!”

呂石看著亞當說道。

“呂先生,這還不算嚴重的。”亞當苦笑的搖搖頭說道。

呂石歎息一聲,拍拍亞當的肩膀說道:“相信我,會好起來的!”

亞當認真的點了點頭……

PS:終於完成了,詛咒下午停電的電工……掠痕不習慣熬夜啊。嗚嗚,困死了。求下收藏、鮮花,閃人,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