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超級霸主

第九百七十章 她們,幹的不賴!

【掠痕也想多寫,但掠痕這兩天都輸了五瓶液了!掠痕忍著虛脫堅持碼字……掠痕隻希望大家靜下心來,容掠痕把身體弄好好不?】

將近四個月的時間,呂石耽誤下的事情,非常非常多。

現在診所掛號的病人數量,已經積累到了六百多人,申請呂石出診的次數,也達到了十八次。

不過,呂石發現了一個比較怪異的,讓呂石微微沉思的現象。

這十八次申請呂石出診中,有八次,竟然都是來源於日本!

將近一半的數量,來源於日本,而且,這八次申請的日期,都很集中,前後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而具體的時間,是呂石離開日本的一個月後。

“難道他們懷疑上我了?”呂石微微皺眉。不過,呂石仔細想了想,也沒想到自己哪方麵露餡了。這有點不可能啊!

呂石把安琴百靈子、珍珠子、美玉子和安琴百惠叫了過來。

因為呂石失蹤,和四人有著直接的關係。所以,這造成了四人很是自責,然後,在麵對現實和等待消息的煎熬當中,四人表現出來的不是不知所措,而是盡可能的提升自己。

現在全部都是天級七階頂峰,算是神忍三階的層次。這樣的進步速度,堪稱神速了。看來,人在有壓力和動力的情況下,所能爆發出來的潛力,跟在平常情況下,這是完全不同的。

“主人!”安琴百靈子四人,還帶著愧疚。

“好了,別這副表情,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都給我笑一笑!”呂石板起臉來,嚴肅的說道。

“主人!”安琴百靈子四人卻笑不出來。

“別說了,事情過去就過去了,你們還能左右我不成?”呂石擺擺手,嚴肅的說道。

“主人,我們不敢!”安琴百靈子四人慌忙的說道。

“你們看看這些信息,能想到什麽?”呂石把這個話題岔開,說起來,在某種程度上,安琴百靈子四人,還都是有點死心眼的。

“主人……”安琴百靈子臉色稍稍有點蒼白的看著呂石。

“說!”呂石嚴肅的說道。

“根據我得到的消息……我們潛伏起來的人員,有人被發現了……”安琴百靈子輕聲的說道。

“呼……”呂石終於證實了心中的猜想。

“看來,日本方麵,基本上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已經確定了是自己所為!而邀請自己前往日本出診,恐怕……就是想把自己吸引到日本之後再動手吧!”

呂石暗暗的想著,基本上肯定了這一點。

以東京這樣的混亂,日本政府和三口組絕對會在事後好好的查探。這是毫無疑問的。而安琴一脈潛伏的人員,活動又那麽頻繁。留下一些線索,並且被對方抓住,這也算比較正常。

察覺到了這一點,呂石就肯定不會去日本了。明明知道是圈套,還去上鉤,這不是傻子嗎?

但呂石的心卻不會輕鬆,相反的,甚至還越發的沉重起來。

因為呂石很清楚,自己在東京的所作所為,已經算得上是無差別的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別人的報複,也可以用無差別的來計算。而小日本……是有名的陰險,不要臉。可以想見的是,呂石還有呂石身邊的人,以後都要在這方麵多加注意才行。

而從在日本的這一次破壞來看。呂石發現,小日本雖然國家麵積不大。但高手還是不少的。雖然從整體上來看,根本和中國沒辦法相比。但根據呂石的估計,小日本的所有力量相加在一起,跟一個聖地的力量,應該是差不太多的。

麵對這樣一個要采取無差別報複手段的對方,可比麵對天山聖女宗這樣真正的聖地要危險的多了。

也許,對呂石唯一有利的就是,沒有任何一個達到修真金丹期這個層次的高手,膽敢輕易的進入中國。這是看似一盤散沙的中國修煉界所有人的共識。

“主人,對不起!”安琴百靈子知道給主人帶來麻煩了。

“說什麽對不起?別想太多……不過,如果你們真的心中有愧的話,就努力提升自身的實力吧,我希望有一天,你們四人聯合在一起,能夠把日本方麵的問題,給我獨自的抗起來……至於現在嘛,你們主人我,還站著!就輪不到你們來操心!”呂石看著安琴百靈子四人,沉聲的說道。

“是!主人!”呂石一嚴肅,就激發了四人心中的那種臣服因子。

經過這麽長時間的觀察和接觸。呂石對安琴百靈子四人的忠誠,已經沒有了任何一點懷疑。

讓安琴百靈子四人離開之後,呂石仔細想了想,還是想進一步確定日本方麵對付自己的決心到底有多大!

而想要確定這一點,那首先就要先確認日本方麵的損失到底有多大!

※ ※ ※ ※ ※

擁抱著鄧雪瑩,撫摸著鄧雪瑩光滑的肌膚。看著鄧雪瑩臉上的紅潮,呂石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

鄧雪瑩依偎在呂石懷裏。

雖然現在渾身無力的隻剩下的手指頭能動,但鄧雪瑩還是用僅僅能動的手指,在呂石的胸膛上畫著圈圈。

“雪瑩,說一下在日本的收獲吧,另外,日本整體的損失到底有多少?”相思之苦,相思之焦。這些情緒,都已經在瘋狂的運動當中宣泄完畢。感受到愛的味道,呂石渾身充滿了無窮的力量。呂石沒忘記自己最核心的目的。守護自己最心愛的人!

“有什麽變化了?”鄧雪瑩詫異的看著呂石。在鄧雪瑩看來,呂石不應該對這方麵產生什麽興趣的。現在……這是怎麽了?

不得不說,在商場打拚的鄧雪瑩,已經把自己的嗅覺鍛煉到了一種極致。敏銳性實在是厲害的很。

“有點變化,日本方麵,好像有點確認這一切都是我所為!當然,現在還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但不管怎麽說,我都要做一些準備。先了解一下日本方麵的損失,我也要用一個應對的猜測和力度!”呂石沒對鄧雪瑩隱瞞,很坦誠的說道。

“怎麽會這樣?”鄧雪瑩擔憂的看著呂石。鄧雪瑩當然很清楚日本方麵在那次事件當中的損失到底有多大。也知道日本人性格當中的那種因子。會給呂石帶來多少麻煩。

“別擔心……我能把日本鬧成那個樣子。我就不怕他們的任何報複。你放心就是了。”呂石捏了捏鄧雪瑩的鼻子,輕笑的說道。

“日本這一次的損失,真的很大很大!不說實體上的損失,單單在金融方麵。單單我們一家,就在那一次事件當中卷走了他們三千七百億美元的資金!”鄧雪瑩昂著頭,驕傲的說道。

“這麽多?”呂石對這個數字很是詫異。按照呂石的想法,弄個上千億美元,已經算是大的收獲了。但現在看來,呂石想的太低了啊!

“多嗎?日本總共被蒸發掉的資金,達到了一萬四千億美元呢!一些大的金融機構,比我們賺的還要多的多。如果不是最後時刻,呂石聯合了幾大投資機構,弄出個反戈一擊,套牢了不少人,日本的損失,絕對要在三萬億美元以上。但就算如此,對日本的打擊也非常大了。想要恢複到以前的狀態,沒有個兩三年的時間,那是想也別想!”鄧雪瑩微微搖頭的說道。看來,鄧雪瑩對這個數字,還並不是那麽滿意呢。

“如此大的損失……”呂石微微沉吟,本來,還有點擔心的,但一想到,自己在把這個消息告訴鄧雪瑩的時候,不已經在期望日本的損失越大越好嗎?現在損失大了,怎麽反而有點擔心了?是因為日本方麵已經知曉了自己的存在嗎?呂石微微搖搖頭……把這種雜念徹底的驅除掉。不管日本方麵是怎麽個情況。呂石的態度都不會發生任何一點變化。來就來吧,來多少,我留下多少也就是了。

鄧雪瑩沒有說話,隻是緊緊抱住呂石。

鄧雪瑩是一個聰明的女人,知道自己在戰力上幫不上忙。但這並不代表著鄧雪瑩在其它的方麵也幫不上忙。比如說,給呂石以溫暖的支持。這就是鄧雪瑩的方式……

“說說集團現在的情況吧!”呂石微微笑了起來,把日本的問題放到了一邊去。這樣的變化確實是呂石所沒預料到的。但這又如何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而已。沒什麽大不了的。

“集團現在的情況很好呢!”鄧雪瑩輕聲的把集團的情況細細的道來!

清雪美容院是整個集團的核心產業。而現在已經走出了中國,跨入到了亞洲地區。

而在長達一年多的積累當中,不僅僅讓清雪美容院積累了大量的高素質人員,更關鍵的是一個一個事實,在告訴著全世界所有人,清雪美容院的美容效果到底如何!

而這個市場到底有多大,也在不斷增長的數字上,彰顯的很清楚。

再加上一個綜合性的財團的形成。讓整個集團的資源形成了很好的互補!這在某種程度上,額加快了整個集團的飛速發展。

集團現在的總資產,已經超過了六千億美元!

這還隻是內部的一個計算,如果上市的話,保護估計,這個數字還會翻上七倍到八倍左右。

而上市,隻早晚要走的一步,因為有著金融產業,不上市,怎麽能算金融?

反正呂石對這些不了解,一切都交給鄧雪瑩她們。

呂石隻想知道,鄧雪瑩她們幹的怎麽樣而已。而現在來看,她們,幹的不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