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帝國

第766章 沃倫來了

第七百六十六章 沃倫來了

浦江邊,一幢摩天大樓的頂層,德國沃倫公司中國代表處新任首席代表伯尼斯站在窗邊,俯瞰著整座城市,感慨萬千:

“真沒想到,短短20幾年的時間,中國竟然能發展到了這樣一個程度。”

“伯尼斯先生,您過去就來過中國嗎?”代表處的行政主管賓德曼站在他身邊,恭敬地問道。賓德曼早在幾年前就已經被派駐中國了,是一位中國通。

“不,我是第一次到中國。”伯尼斯說道,接著又補充道:“不過我一向很關注這個國家,我曾經看過早年德國攝影記者在中國拍攝的照片,那時候的中國……滿街都是黑螞蟻和藍螞蟻。”

“螞蟻?”賓德曼有些不解。

伯尼斯哈哈笑了起來:“這隻是一個比喻,賓德曼先生,你應當有點幽默感。當年的中國人穿的衣服隻有黑色和藍色這兩種顏色,從現在這個高度看下去,不就像是一群黑螞蟻和藍螞蟻嗎?”

“原來如此。”賓德曼點了點頭,“不過現在他們的穿著已經非常講究了,中國的化纖消費量已經連續三年排名全球第一位了,塑料的消費量也是如此。”

“這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市場。”伯尼斯鄭重地說道,“誰占領了這個市場,誰就能夠在化工行業中占據上風。集團已經決定了,要把未來的發展重心轉移到中國,這也是集團委任我擔任中國代表處首席代表的原因。”

屁!誰不知道是因為集團裏其他的中層都不願意到中國來,所以才把你派來了,還顯得你有多重要似的,賓德曼在心裏鄙夷地想著,嘴裏卻是另外一套說辭:“是的,伯尼斯先生,我相信中國代表處的工作在您的領導下一定會做得更加出色的。”

伯尼斯聳了聳肩膀。沒有把賓德曼的恭維放在心上。他知道包括賓德曼在內的中國代表處的這些職員對他並不看好,要想贏得眾人的信服,隻有拿成績來說話。

“賓德曼先生,請你通知所有的人,10分鍾後在會議室開會。我要布置下一階段的工作。我們近期內主打的產品是。rx!”伯尼斯吩咐道。

與此同時,千裏之外的安河平苑,大秦集團的高管們也在談論著這個詞匯:rx。

“rx是一種基礎化工產品,是生產化學纖維、透明塑料及薄膜包裝材料的原料,在製藥領域也有廣泛的應用。2000年之前,我國的rx年消費量不足100萬噸,供求基本平衡。進入新世紀以來。隨著工業生產的增長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國rx消費量急劇攀升,今年預計總消費量將達到500萬噸,而國內的產能隻有不足300萬噸,需要大量進口。”

集團信息部負責人許曉琪一邊給眾人放著幻燈片,一邊娓娓道來地介紹著。

“是啊,這幾年rx的需求量增長太快了,簡直讓人目不暇接。原來我們預計每年增長20%就不錯了,誰知道實際的年增長率已經超過40%了。”化工產業集團總工程師夏揚傑插話道。rx的生產屬於化工產業集團的業務範圍,現在他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都是在關注rx的事情。

經過十幾年的發展。大秦集團的觸角已經深入到了幾乎所有的材料領域。不久前,集團進行了業務重組,將材料業務劃分為四大版塊,分別為高分子材料、無機材料、金屬材料和功能材料。

高分子材料包括各種化工產品,涵蓋了基礎化工產品、聚合物和專用材料等,乙烯、聚氯乙烯、聚氨酯、高聚纖維、化學膜材料、石墨烯等都包括在內。

無機材料包括了陶瓷、玻璃、水泥等產品,其中曲武的陶瓷刀具、漢屏的微晶玻璃等都已經享譽世界。

金屬材料的大頭是鋼鐵,得益於頭一年的鐵礦石談判風波,大秦集團現在不僅擁有5000萬噸鋼材的產能,還在全球擁有了十幾處礦山。集團的薄板、厚板、特種鋼材等業務都做得風生水起。除了鋼鐵之外,金屬材料集團對有色金屬也並未忽視,銅、鋁、鎢等方麵都有所涉足。

至於功能材料,就更是琳琅滿目了,磁性材料、超導材料、敏感材料、電性功能材料、化學功能材料、光學功能材料等等,可謂應有盡有。早些年秦海為了秦玲而提出的音響材料,現在也已經做到一年10億美元的銷售量,在國際音響產品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

除材料業務之外,集團還有其他一些衍生業務,其中最主要的是材料機械和電動汽車。前者是由原來的青鋒農機廠發展而來的,目前主要是為各個材料版塊提供專用裝備。後者是一頭實實在在的現金牛,一年近百萬輛電動汽車的銷售量,能夠產生出上千億的現金流,為集團的各項業務提供源源不斷的資金支持。

夏揚傑現在負責的就是高分子版塊,除了原有的金塘化工基地之外,在國內還有好幾處新建立的化工園區,其中位於赤源市和宜坪市的兩個園區正在動工興建兩座百萬噸級的rx裝置。一開始,夏揚傑對於集團同時建立兩座百萬噸rx裝置是頗為不理解的,擔心會出現產能過剩的情況。現在看來,這種擔心有些可笑了。

“我們的動作還是太慢了,兩套裝置最早也要到明年才能夠竣工,正式投產要到2006年了。”夏揚傑懊惱地說道。

“老夏,這可不怪別人,秦海早就提醒過你們了,是你們自己不相信,現在被動了吧?”寧默笑嗬嗬地調侃著夏揚傑。他們倆曾在金塘共事多年,習慣於互相開玩笑了,他說這話,其實並沒有什麽指責的意思。

擔任集團化工設計院院長的秦珊插了一句,說道:“寧哥,這事可不能怨夏工,主要是rx裝置的國產化耽誤了一些時間,國外拒絕向我們轉讓rx的專利技術,我們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研發出了具有完全知識產權的國有裝置。”

“小秦他們辛苦了。”夏揚傑讚了一聲,他這回說的小秦是指秦珊,作為一名化工專業出身的專家,他當然知道開發自主的rx裝置有何等難度。也就是秦海舍得砸錢,從國外高薪聘請回來十幾位有研發經驗的工程師,這才縮短了研發周期,沒耽誤設備的生產和安裝。

總經理宋洪軒道:“德國的沃倫集團,日本的新塚化工,都在國內加大了公關力度,推銷他們的rx產品,老夏,你們那邊的確是得抓緊一點,別等人家把市場全部占滿了,你們就隻能喝西北風了。”

秦海在一旁點頭道:“是啊,這兩年國外公司對中國市場的開拓力度明顯提高了,我聽說新塚化工在海東省建了一個研發中心,專門為海東的那些企業提供技術支持,這在過去是無法想象的。過去中國企業想讓國外巨頭提供一些技術幫助,簡直比西天取經還費勁。”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也輪到咱們享受一下當客戶的感覺了。”田如芝笑著評論道。

眾人跟著一起笑起來,夏揚傑道:“秦總、宋總,你們放心,要論服務,日本人、德國人都無法和我們相比,我們的產品肯定能夠把他們擠出去。”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秦海笑嗬嗬地應道。

這些年,大秦集團和海外巨頭爭奪市場的鬥爭從未中斷,在集團上下都已經形成了一種風氣,那就是但凡大秦集團要進入的領域,目標一定是把國外競爭對手擠出去,然後再乘勝追擊,占據國際市場。

倒也不是沒有人質疑過大秦集團的這種觀念,曾經有好幾位來集團參觀的磚家向秦海提出過,做企業要有國際視野,不要總想著什麽都自己做,中國人把市場全占了,讓外國人吃什麽去?對於這種理論,秦海當麵點頭不迭,表示深受啟發,一轉身就是一句怪話:外國人吃什麽,關勞資屁事!

在rx方麵,沃倫和新塚化工都是老牌企業,技術先進,生產經驗豐富,大秦集團在他們麵前隻是一個新兵。不過,這並不妨礙夏揚傑放出豪言,而且在場的高管們也都沒覺得夏揚傑的目標有什麽不妥。

接下來,眾人對rx項目的建設、生產運營、銷售等問題進行了深入討論,敲定了若幹重要事項,有一些是需要集團層麵進行協調的,擔任集團大內總管的田如芝一一記下,準備會後逐項落實。

最後,話題轉到了原料供應方麵,rx是石油化工項目,主要的原料就是原油。田如芝看著秦海,說道:“秦總,赤源和宜坪這兩個百萬噸rx項目如果投產,原油供應可不是小事,必須要明確下來。弗蘭丁王子已經發過好幾次邀請,請您去沙特麵談,您看您是不是得安排時間親自去跑一趟了?”

“沒錯,我正有此打算。”秦海點頭道,“去年忙著鐵礦石的事情,顧不上石油的事,現在也到了去拜訪一下弗蘭丁的時候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