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254章 沼澤

第二百五十四章 沼澤

見洛玉態度誠懇,王奇明白她這是變相的退還禮物,倒是一個不貪心的孩子,他不禁讚賞的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師兄就厚顏替那三位不成器的徒弟挑選禮物,回頭我讓他們來謝你。”

洛玉連連點頭,將王奇送出去,關緊房門,她嗖的一下躥到桌旁。

“米米,我識海受傷了,這些都是給我的補償,你不會連這些也要私吞吧?”洛玉皺眉,看著扒拉寶物的紅米,語氣很是不滿。

“我也受到了驚嚇,你也得給我補償!”紅米理直氣壯,卷起盤龍鎮紙丟進花苞中,瞬間閉上了花瓣,變作花骨朵,“我也不要多,四件裏我就要這一件!”

洛玉眼冒怒火,伸手掐住紅米的花莖,使勁搖晃:“你又不會畫符,要鎮紙幹甚!你眼光多好呀,一挑就將四件裏最值錢的東西挑走了,剩下三件就不如這一件值錢!你趕緊給我吐出來,這是我要拿去送給智元師兄的禮物!”

“不要,不要!”紅米死活不答應,“你從那三件物品挑一件給他就行。”

“智元師兄救了我的命,也就相當於救了你半條命,你怎麽就沒有報恩之心了,趕緊將最貴重的盤龍鎮紙給我吐出來!”洛玉伸手死勁掰它的花瓣。

就在一人一妖爭吵不休之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洛玉師妹,我是宋寧!”

洛玉一愣,鬆開了手,紅米嗖的一聲,從窗台躥了出去。

洛玉三天兩頭的遭遇險境,說不定下次就掛了,它總得為自己考慮吧,積攢私房很重要!

紅米的逃竄,洛玉沒有管,她很奇怪大師兄這時來找她,他此刻不是該去五藝堂參加比試嗎?

打開門,看著麵有急色的宋寧,洛玉訝然:“大師兄,有什麽事發生嗎?”

宋寧也不進門,快速的說道:“廉城以西有事發生,秦真人和子熠就在那,宗門通知附近的本宗弟子立即趕過去,此消息王真人已得知,他讓我告知你一聲,讓你等在駐地裏,不要出門!”

洛玉的心砰砰直跳,她覺得自己一定要趕過去,不然就會後悔,況且哥哥也在那了,她不放心。

“大師兄,”洛玉一把拽住宋寧的胳膊,央求道,“你帶我一塊去吧,我一定乖乖的,不給你添麻煩!”

對於洛玉識海受傷之事,宋寧一直很自責,若非他極力鼓動她參加符比,又給她施加壓力,讓其擠進前十之列,不然,以洛玉得過且過的性子,絕對不會跨階繪製三階符籙,也就不會出現識海受傷的情況,如今更是被困在駐地裏。

“好吧,我帶你去!”見洛玉睜著杏眸可憐巴巴的望著自己,宋寧終是鬆了口,又囑咐道,“一定要緊緊跟在我身後,一步也不能離開,若是出現危險,我會中途把你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你要聽話不許犯險······”

聽得宋寧願意帶自己走,洛玉立即高興起來,她將手舉高,連連保證:“大師兄,我會聽話的,我膽子很小,絕不敢犯險!”

“還不敢犯險?”宋寧挑眉,一指敲在她的額頭上,“這次符比你差點嚇死我······”

哎呀,又一個念叨自己的人!洛玉一轉身,溜進房間,收起桌上的三件物品,衝窗外喊道:“紅米,我要走了,我話音一落,你若再不回來,以後都不用回來!”

嗖的一聲,一朵紅花躥上她的手腕,化作嬌豔的紋身,與緋色衣袖融為一體。

“好了,大師兄,我們可以走了!”洛玉返回房門,見大師兄皺眉看著自己,她一把拽著他的胳膊往外走,急切的說道:“大師兄,趕緊的!我要去見我哥哥!”

宋寧搖搖頭,又跟他耍無賴!不過,這事真是很急,等此事一了,他回頭再好好說說她!

出了城門,禦起飛劍,宋寧帶著洛玉朝著西麵而去。

在他們之後,許多人都禦使飛行器趕往西邊。

“大師兄,事發之地距離廉城有多遠?”

“兩千裏,我們兩個時辰後抵達。”

飛過草地,越過荒山,進入叢林,宋寧護著洛玉來到一片沼澤前。

眼前一片矮樹雜草,泥澤水汩,層層霧靄彌漫其上,遠處隻見霧靄,看不見景物,不時有悉悉索索的聲音傳出,卻無法探其來源。

“師妹,先服下解毒丹,那霧靄有詭異。”宋寧倒出兩顆丹藥,一個自己服下,一顆遞給洛玉。

依言服下丹藥,洛玉麵露疑惑:“大師兄,你說我哥哥他們都在這片沼澤中,可是既不見其人影,有沒有絲毫印記、氣息留下,莫非是弄錯了方位?”

宋寧聞言,淡淡一笑,摘了一片樹葉,隨手一彈,葉子嗖的一聲飛進霧靄中,霧靄一蕩,葉子瞬間消失不見,仿若是被其吞噬了。

“不見了!”洛玉睜大了杏眸,偏頭看向宋寧,“我們是要進入這片霧靄嗎?”

“師妹,撐起靈力罩,緊跟在我身後。”宋寧吩咐一句,率先踏上了沼澤。

“好的。”洛玉點頭,運靈於足,跟在他的身後,踏上沼澤。

如今她識海受傷,無法運用神識查探四周環境,也無法操控法寶隔空攻擊,但簡單運用靈力也還可行,隻是無法持久。

而她氣體雙修,身巨神力,紫鉉神槍又是近身作戰法寶,所以她的戰鬥力雖有所降低,但也不是毫無防守之力,這也是宋寧願意帶她來此的原因之一。

進入沼澤,霧靄在靈力罩外飄蕩,慢慢侵襲靈力罩,洛玉隻好不斷釋放靈力,加大靈力罩厚度。

進入沼澤數十米後,霧靄越來越濃密,她隻能看見眼前半米距離。

“師妹,牽著我的手。”

洛玉趕緊握住他的左手,與之並肩而立,問:“大師兄,你有沒有聽見什麽動靜?”

“有東西向我們襲來,保護好自己!”

話音未落,一道破空聲傳來,宋寧同時祭出飛劍,紫光驟然亮起,一聲淒厲的獸吼從霧靄中傳出,洛玉隨即看見眼前的霧靄一陣蕩漾,吼聲消失,就連那隻妖獸的氣息也隨之消失了。

“這些霧靄會影響神識,我現在隻能探出十米以內的環境,再往深處怕是影響更大!洛玉,”宋寧轉頭看著她,“我看我還是送你回到岸邊。”

洛玉搖搖頭:“神識受限後,你也隻能靠聽覺和感應來獲知危險,如此,我們反而一樣了。”她取出紫鉉神槍握在手中,“大師兄放心,我有能力保護自己。”

“也罷,前麵的路程更加危險,你一定不要鬆開我的手。”

繼續邁步向前,霧靄更加濃密,洛玉眼前白蒙蒙一片,什麽都看不見了,隻是感知到有一隻溫熱的手牽著自己的左手。

深一步淺一步往前走,霧靄中不時有妖獸襲來,還未到近前,就有紫光劈出,將其擊殺;腳下泥澤中,也有各類爬蟲躥出,洛玉聽聲辯物,手中長槍如迅如閃電,例無虛發。

就在二人於霧靄中奮戰時,又有兩名修士來到沼澤前。

“師父,這片沼澤不見人影,也不見異常氣息,我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江夏朝身邊的祝真人問道。

散修聯盟的符師祝劍祝真人沒有回答,他探出神識查探沼澤的情況,半響,對江夏道:“這片沼澤漫無邊際,霧霾詭異,神識受限,各種妖獸雜居,其中危險重重,若非必要,沒有人願意踏入這片沼澤,你若害怕就留在外麵吧。”

“我不害怕!”江夏連忙說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要進去。”

說著,他一腳踏入沼澤,祝劍眉頭一皺,喝道:“撐起靈光罩,跟在我身後。”這徒弟以前看著還不錯,但近日行事怎麽越來越沒了章法。

聽出師父的語氣嚴厲,江夏臉一僵,沉默地跟在他身後。

自從昨日符比之後,師父的心情就沒有好過,都怨天玄宗那什麽玉蓮仙子!

這對師徒走後,沼澤前又來了一批又一批的修士,紛紛踏入沼澤。

洛玉在霧霾中奮戰了二個時辰,此時行進的速度愈來愈慢,她的頭開始疼起來,畢竟識海受傷,即使不大量動用神識,一旦精力耗費過多,也會難以承受。

“大師兄,”洛玉輕輕拽了拽宋寧的左手,此時沒有妖獸襲擊他們,“我們的方向是不是錯?”

“師妹,再忍忍,我們很快就到了。”宋寧安慰一句,他之前沒有料到這片沼澤如此危險,不然就不會答應帶她來此了。

“嗯。”洛玉應聲,手中長槍猛的往下一戳,一聲尖叫聲響起,又刺耳又難聽,她覺得頭更疼了,卻沒有吭聲。

二人繼續前行,妖獸的攻擊越來越頻繁,道道紫光在霧霾中閃現,洛玉的長槍揮舞不斷,水聲、破空聲、撞擊聲、吼叫聲聲聲不絕,她的額頭開始冒汗,臉色漸漸蒼白,隻是被霧霾擋住,沒人能看見。

就在洛玉快支撐不住時,妖獸的襲擊突然減少,霧靄漸漸稀薄,又前行數十米,眼前豁然開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