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460章 表白

第四百六十章 表白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路人丁的修仙生活》更多支持!

糊弄住藺姝,楚揚送她出門,在門口看見一臉鬱色的洛玉跨入門中,心中一喜,正要上前,卻被身旁的女人拉住了袖袍,笑容頓時僵在臉上。

看著洛玉的紅唇一張一合,胡言亂語地糊弄藺姝,腦海中卻閃過**那一幕,耳尖有些發熱,當時他便是被這紅唇蠱惑了,所以才會不顧她的意願強吻了她,而那一刻他也明白了白雲口中的“雄性本能”是什麽,隻是,三息之後,雄性本能完全消退。

想到這,他的下腹隱隱疼起來,臉色有些發青,那一膝蓋頂得可真夠狠的,而他也終於明白男人‘要害之處’的含義。不過,這一膝蓋能換得洛玉同意結成道侶的提議,卻是太值了……

就在他臆想之際,洛玉一臉笑意的朝他問道:“去見姐姐的母親,我去合適嗎?”

可還沒等他做出回應,洛玉又上前拉住藺姝的胳膊,嬌笑道:“姐姐盛情相邀,嶽郎便是不同意,我也是要去的。”

話一出口,她明顯感到藺姝的身體一僵,洛玉心中暗笑,我正發愁如何進入城主府了,你自己送上門,我豈能不成全?

將皮笑肉不笑的藺姝送走,洛玉徑直往前走,卻沒有去之前的客房,而是選了另一側的客房,推門,進門,可關門的時候卻被一隻手掌抵住了。

“洛玉,我們談談好嗎?”楚揚輕聲哀求道,看見洛玉另選了一間房間,他便心慌起來,事情或許並沒有他預料中那麽好。

“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讓開!”洛玉冷著臉,猛力一推房門,但楚揚卻是用上靈力,死死抵住了房門。

洛玉氣急,將門猛然往裏一拉,猝不及防,楚揚直接撞了進來,而幾乎同時,洛玉打開一旁的窗戶,翻身躍向窗外——

可就在她躍出的瞬間,腰間一熱,她被楚揚抱住,拉了下來,一陣風起,窗戶房門瞬間緊閉。

“你到底要如何?”就這麽站在窗台邊,被楚揚從身後抱住腰肢,雙臂緊緊勒著她,洛玉深吸了口氣,努力壓製怒氣開口問道。

這一切變化完全超出了楚揚的預料,仿若間,他又看到了八年前那時時刻刻想要離開的他的洛玉,他後悔了,他後悔之前那麽衝動的親吻她。

可事情已經發生,如何才能挽回洛玉?楚揚心中慌亂不已,此刻聽到洛玉隱含怒氣的問話,他瞬間做出了決定,既然已經這樣了,他要賭一把!

“我心悅於你。”楚揚雙手抱著她,唇瓣靠近那晶瑩的耳尖,輕聲呢喃,就在說出口的一刹那,懷中之人身體微微一顫,楚揚心中頓時湧起喜悅,他賭對了,洛玉果然對他有感覺……

“你對我可有一絲心動,你可曾心悅於我?”洛玉耳邊再次回蕩著少女天真而又隱含著某種情愫的聲音。

“我心悅於你。”時隔三十多年,天真少女終於等到想要的答案,但這個答案太遲了,這不是此刻的她想要的。

水霧湧起,瞬間蒙住了她的雙眸,如果三十八年前她在雲水天橋等到了他,或許她就不會與玄空結伴去無崖山探險;如果十八年前她沒有去無崖山冰湖,她便不會身受詛咒……

但世上沒有如果,所以她運轉靈力,眸底水霧瞬間蒸發,輕吸了口氣,淡淡的回道:“對不起。”

對不起?楚揚僵住,手臂垂落,喜悅從心頭瞬間消退,心一點點空蕩起來……

勒在腰間的手臂鬆開,洛玉沒有回頭看他,一步邁至房門前,打開房門,衝了出去。

院落空寂,新月懸空,洛玉茫茫然進了一間房間,直到看見那飄蕩的紫色床幔,她才明白這正是他們今日上午呆過的房間,望著那淩亂的床單,眼前閃過一雙炙熱的鳳眸,唇瓣上似乎還殘留著他的氣息……

洛玉歎了聲氣,走至床邊,將淩亂的床單一一撫平,而後盤坐於床,閉目打坐,卻始終如法入定,她幹脆躺下來睡覺。

滔天大浪,黑色巨怪,張嘴一吸,子熠楚揚六人被吸力裹挾,朝著黑洞一般的大嘴而去。

緋衣少女衝向前去,卻被宋寧抱住了雙腿,上身砸進碧水中,而這一瞬間,旁觀的洛玉眼前一黑,她進入了少女體內,不,她本就是那緋衣少女。

待她睜開雙眸,碧水上翻,倒懸的樓台殿宇下旋,懸空的六人腳踏天,頭朝下,她看見楚揚衝她揚起笑容,粉唇一張一合。

“我心悅於你。”天翻地覆之時,轟隆聲蓋過一切聲音,但那聲音卻仿若穿透時間和空間,直接傳入她的心間……

洛玉從夢中醒來,倏地睜開雙眸,驚覺床邊有一道身影。

“是我。”低啞的聲音讓洛玉心中一安,迅速從**坐起,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開口說什麽,於是抿唇垂眸,沉默不語。

“之前的話你不必放在心上。”楚揚微微撇開臉,咧嘴一笑,“你知道的,我畢竟是男人,之前衝動之下冒犯了你,我想負責但又怕你拒絕,於是說了之前的話,想著這樣你或許就會答應了,而我對子熠也有了交代……”

聽著楚揚低啞的聲音,洛玉猛然抬起頭,望著他的側臉道:“你的意思是說,你之前的話是哄我的,你從來都隻是把我當……師妹?“

“不是,”楚揚回過頭,在洛玉的心提到嗓子眼之時,勾唇一笑,“是兄弟,生死與共!”

“兄弟,生死與共。”重複著楚揚的話,洛玉的眼圈有些泛紅,抬手狠狠擊中他的肩膀,“說那麽煽情幹什麽?我可不會死,你這妖孽更死不了。”

“哎喲!”誇張的慘叫一聲,楚揚捂住肩膀,又將臉湊到她麵前,“打完了可是不生氣了?”

“不生氣了,你可以滾了!”洛玉伸手將他湊過來的臉推開。

“既然是兄弟,當然是要同睡一張床……”說著,楚揚作勢往**滾,卻被洛玉一腳踹了過去,“滾,不然我讓你變成偽娘!”

腳影生風,朝著楚揚的小腹直踢過去,驚得他閃身避開,大喊道:“洛玉,你太狠了吧!”

“再有下次,你絕對沒有躲開的可能。”洛玉冷哼一聲,“你現在趕緊出去,把門帶上,以後沒我的允許,不準進我的房間。”

說完,放下床幔,往**一倒,閉眼繼續睡覺,但在聽見房門被關上後,雙眸倏然睜開,望著頂上帷幔,及至天明。

天一亮,洛玉便整理了妝容,圓潤的杏眸變得又長又媚,白皙膚色被抹成了蜜色,嘴唇被塗得又紅又厚卻不失性感,最後又用光影之法將瓊鼻生生降低了幾分,整個人看起來與本來麵目大相徑庭,便是楚揚都沒能第一時間認出她。

商議一番後,二人來到城主府,藺姝親自領著他們進了內院,而後歉意地對洛玉道:“妹妹,我母親想單獨見見嶽郎,所以……”

“我明白,你們去吧。”洛玉善解人意的點點頭,“不過幹等著也無聊,姐姐能否派人帶我在貴府轉轉?”

“自然可以。”藺姝立即應下,指著身旁的侍女道,“這是我的貼身侍婢綺羅,妹妹且隨她在府中好好轉轉,若有什麽需要,直接吩咐她便是。”

洛玉自是答應,目送二人遠去後,便隨著綺羅在偌大的城主府轉悠起來。

行至一高大院門前,洛玉想要跨進去,卻被綺羅攔住了。

“雨姑娘,前麵是城主的院子,非城主召喚,外人不得進入。”綺羅麵無表情的說道。

城主的院子?洛玉目光一閃,衝綺羅笑道:“既然如此,我便不進了……我累了,去一旁亭子坐坐,你去給我拿些茶點來。”

“好的。”綺羅猶豫了一下,還是依言退走了。

洛玉坐在石亭中,此亭距離院門不過三十餘丈,神識蔓延,避開行人,延展至院門前,卻在觸及院門那一刹那撞上一麵無形的牆,她立即將神識收回。

就在她收回神識的瞬間,一道不弱的神識從院牆內掃了過來,而此地人來人往,人數卻是不少,所以那道神識也隻是在洛玉身上一掃而過,並沒有太過關注。

洛玉暗自歎了一口氣,看來今日是白來一趟了。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她隻當是綺羅回來了,便頭也不回的說道:“放下吧。”

說完卻也不見綺羅應聲,也沒有茶點出現在身前的石桌上,洛玉立即覺察不對,扭頭一看,頓時驚得跳起來,朝那男子躬身行禮:“前輩,請恕晚輩無禮。”三次見麵,兩次都以這句話開場,洛玉暗道今日出門又沒看黃曆。

“你想進那院子?”依然是沒有起伏的聲音。

卻將洛玉驚了一跳,她明白,她剛剛的舉動已被此人瞧得一清二楚,便沒有狡辯,隻道:“晚輩隻是好奇。”

“你跟我來。”無頭無尾,男子突然說了這句話,隨即向前邁出一步,方向正是那院門。

洛玉驚愕不已,她不明白這位到底是什麽意思,但此時不是計較這事的時候,而且她的直覺告訴她,此人不是藺家之人,所以她立即跟了上去。

剛剛行至院門前,院內傳出一聲厲喝:“抓住他(她)!”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