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478章 扒不?

第四百七十八章 扒不?

就該像上次一樣擊暈他,再將他的衣服扒下來!洛玉恨恨地想著,但空間此時還無法打開,除了等楚揚回來,此刻她無計可施。

她有想過,將被麵拆下來做衣服,但實在是手藝太差,又怕楚揚突然闖進來,所以她放棄了這想法,一邊等待,一邊神識探查體內經脈。

很快,洛玉鬆了一口氣,雖然快速吸收赤殼的效果差點,但經脈的傷勢穩住了,隻要近日不動用靈力,再養上三月,不但恢複如初,而且強韌度與寬度都比之前更強上一倍,真是禍福相依。

“主……人。”突然,識海中傳來一聲軟軟糯糯的聲音,就像剛學會說話的嬰兒一般。

洛玉聞言一愣,旋即狂喜,是紫鉉神槍,是槍中的器靈!

數日前,她找回紫鉉神槍之時,便發現紫鉉神槍從中品真器晉級為極品真器,而且靈性極佳,甚至隻需一步就可以跨越至寶器。當時她便驚喜異常,隻是當時體內危機沒解除,所以她沒有探查便將它收回識海之中,而後忙著清除詭異力量之事。

不想,紫鉉神槍竟還有更大的驚喜等著她。

據她所知,法寶若要擁有器靈,級別最低也得是下品寶器,而且通常都是通過特殊手法將獸魂煉化為器靈。至於自主生成器魂的法寶,有記載的就有一件無限接近中品的下品寶器,出自中央大陸的丹鼎門,此門的煉丹與煉器技藝在玄黃界首屈一指。

所以,器靈雖然還很弱,弱得隻有一個虛影,而且不能離開槍體,但洛玉依然很驚喜,來回打量著槍體裏半透明嬰兒身的器靈,急切的問道:“你是怎麽生成的?”

問完這話,洛玉就有些窘了,一般自主生成的器靈,不是法寶成型之日在雷電下生成,就是被其主人孕養而成。隻有她這個做主人的,在法寶遺失十幾年後,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器靈產生了,想想真是有些羞愧,同時也有些不安,這器靈產生得有些詭異。

器靈並沒有覺察到其主人的心情,隻用軟軟糯糯的聲音緩慢地答道:“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麽出生的,隻是在三年前,突然有了意識,四周還有許多夥伴,隻是它們沒有身體,隻能飄在我的四周。”

“你聽得懂它們的話?”洛玉杏眸大睜,眸中滿是驚喜。

“聽得懂,可是它們基本上沒說什麽有意義的話。”器靈在槍體裏撅了撅嘴,“跟它們呆了三年,隻知道它們喜歡雷電,得到足夠的雷電後,便可以化形,但我從未見過化形的夥伴。”

器靈這一番話,倒是與她這一年裏在赤海中得到的信息是一致的,看來赤海的原著居民太過懵懂,隻循著本能行事,怕是得不到更多的信息了。

“醒來後,我本想去找主人的,隻是我不知道你去哪了,又怕我離開後,你回來找不到我,所以我就呆在原地等你。果然,你來找我了。”器靈說話越來越順暢,聲音裏透出歡快,聽得洛玉一陣汗顏,她是過了十幾年才來找它的。

不過,若是來早了,器靈恐怕還無法成型,因為她隱隱覺得,器靈的生成,一方麵是因為槍體的主體材料紫鉉神鐵本身具備可成長性,相對其他材料而言,比較容易孕育器靈;另一方麵,則是因為赤海。

畢竟,極品真器便生成器靈,除了將之歸功於神秘莫測的赤海外,洛玉找不到其它理由。而她兩次從赤海中得到好處,更是佐證這一猜測。

或許她該去找那些已經化形的小家夥,從它們口中獲得想要的信息。

思及此,洛玉突然想到另一件事,向器靈問道:“我昏迷之後應該是沉入海底,如今我又怎麽會在……”洛玉咬了咬牙,“在他的房間裏?”

“是我把你送來的呀。”器靈邀功的說道,“我見那惡人欺負你,所以號召夥伴們一塊圍攻他,而後冒出一個人來幫忙,再然後又來了一個厲害的,將那惡人打跑了。”

“之後,你就把我送給了那人?”洛玉的聲音猛然提高,嚇得器靈瑟縮了一下,洛玉連忙安撫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做得很好,我很感激你為我報仇,隻是敵人太強,這次若非有人幫忙,你可不一定能逃脫。所以,你以後不可再這麽莽撞。還有,以後遇到這樣的事情,不要隨意將昏迷的主人送給不認識的人。”

“我沒有將主人送給不認識的人。”得到安撫的器靈本來高興起來,隻是聽到最後一句話時,不由得有些委屈,“那人我認識的,你之前不是經常和他在一起嗎?”

什麽叫經常在一起?洛玉差點噴出一口血來,隻是這事跟一個初生的孩子無法解釋清楚……嗯,這事不對啊。

“你不是三年前才生出意識嗎?怎麽知道我之前經常跟他在一起?”洛玉驚愕。

“我生出意識後,便有了記憶,”器靈理所當然的說道,“所以,我一醒來就知道自己有主人,而且記憶是從我被主人煉化後開始的,所有的事情我都記得,包括那個喜歡用金扇的男人。主人,那金扇也是有器靈的,不過,它還在沉睡中。”

“器靈都是有記憶的嗎?”洛玉有些驚訝,不過她見過器靈隻有兩個,一個是杜軒那柄青劍中的青龍,另一個就是眼前這器靈。

“其它的器靈沒有記憶嗎?”半透明的嬰兒器靈咬了咬手指。

“嗬嗬,這不重要。”洛玉立即拋開了這個問題,而後鄭重地對它道,“以後,若是再遇到這樣的情況,不要將我送給任何人,男人尤其不行,就是那柄金扇的主人也不行。”

被洛玉反複提及的楚揚,此刻正站著船頭,手攥著船舷,心髒急速跳動,俊顏上一片潮紅,呼吸急促……

“你怎麽了。”身後傳來一道沒有起伏的問話。

“沒什麽。”楚揚立即轉身,臉上的潮紅已經褪去不少,但那飛揚的眉宇,還是讓對麵之人看出了些許端倪。

“船上多了一人?”黎戈臉上浮現一絲笑容。

“嗯,我同門師妹,在繁海城時,你曾見過她。”楚揚實話實說,他知道,這靈船上,任何一絲動靜都瞞不過對方,他又何必說謊?

“我不介意她同行,但你還是去問問她有沒有別的想法。”黎戈點點頭,似乎明白楚揚口中的‘師妹’是誰。

見黎戈並沒有詢問洛玉為何會出現在船上,而且不反對她同行,楚揚很是鬆了一口氣,立即應了聲“好”,隨即臉一紅,道:“我過一會再去問她。”

這過一會就過了一晚上,黎戈也不催他,靈船卻是急速前行,等到楚揚去敲響房門之時,靈船已經駛出了上萬裏,好似二人之間達成了某種默契,心照不宣。

進了房間,看見洛玉保持著他離開之前的姿勢,攏著被子貼牆站著,隻那雙杏眸盯著自己,隻那眸底怒火升騰。

“給我一套衣服,或者我將你扒光,你選一個!”洛玉咬牙切齒,居然讓她等了整整一晚上!

鳳眸一挑,楚楊勾起一抹壞笑:“我選擇第二個,連底褲都不用留,我等你來扒。”

洛玉被噎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恨不能咬他一口,深吸了一口氣,她緩緩道:“你自己扒,扒完後立即滾出去。”

哼,我看你光著身體如何走出去?

“哈哈……”楚揚聞言大笑,鳳眸中閃過流光,魅.惑得洛玉心跳慢了半拍,那人卻壞壞地道,“你若是肯負責,我便扒光自身。”

洛玉扭頭,不再理會這厚顏無恥的男人。

“就知道你不會負責,所以我就不扒了。”一旁傳來那人的笑聲,“反正我不準備娶妻,若是你什麽時候想要我負責了,隨時來找我。”

隨時找你負責麽?洛玉心頭一震,一種難以言表的情緒湧向心頭,有些酸有些甜……

等她回頭之時,門已經重新關上,桌麵上擺放著一套衣裙,便是連中衣小衣都一並齊全。

手指挑起一件精美貼身衣物,峨眉顰起:“身上居然有女人的衣物……莫非是要送給那藺姝的?你倆假戲真做了?”

衣物簇新,沒有異樣氣息,所以她確認這是新的衣物,但想到他為別的女人買衣物,心中就有些不爽。

但她也不是矯情的人,抖開身上的被子,將衣物一件件套在身上。

房門之外,楚揚有些後悔。當初,他為了套問辛彌的消息,與藺姝虛與委蛇之時,曾陪藺姝逛街,見到這套衣裙,便覺得洛玉穿上一定很美,所以買了下來。至於藺姝,他隨意拿了一套應付她。

隻是,洛玉見到衣裙,會不會想到四年前的告白,進而對他更疏離?

就在緊張之時,嘎吱一聲,房門打開,洛玉走了出來,鳳眸一亮,淺紫色衣裙穿在她身上,大氣又飄逸,果然很美!

見楚揚等在門口,洛玉微微一愣,想了想,最終還是將之前在房間裏的疑問咽了下去,就算是為藺姝買的又如何?她隻需等空間開啟,就可以換回自己的衣物。

“你怎麽會出現在赤海上,不怕死嗎?”洛玉蹙眉,這膽大妄為的男人!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