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636章 煉化鬼火

第六百三十六章 煉化鬼火

日落月升,灰霧下亮起一片佛光,玄空腳步一頓,他聽到一陣詭異的聲音,嘎吱嘎吱……

“主人,那是什麽聲音?”佛音立即貼近玄空,但她並沒有太過害怕,因為有公子在,從來沒有誰能傷害她。

隻是自從化成人形後,他便以男女之別為由拒絕她的靠近,而此時貼在他的胸膛,聞著他身上獨有的氣息,她心中無比歡欣。

“不用怕。”玄空話音剛落,前方出現一片幽藍的鬼火,映照出森白的骨架,嘎吱嘎吱地朝他們奔跑而來。

這一幕惹得紅米好奇的彈出一根藤條,想要試試那鬼火的溫度,而一旁的佛音被嚇得驚叫起來,玄空看了她一眼,她立即捂住了嘴,示意自己會很乖。

目露無奈,玄空抬手彈出一道道佛光,佛光所至,鬼火熄滅,嘭嘭--,骷髏接連倒地。

突然,紅米的藤條伸入骷髏的頭骨中,刺溜卷起一朵鬼火,鬼火吱吱尖叫掙紮,卻隻在碧葉上留下一點痕跡,旋即被卷入花苞之中,啪的一聲,花瓣合攏。

“你在幹什麽?”一旁抱著洛玉的佛音驚呼一聲。

紅米沒有理會她,花瓣鼓動,而後猛然吞入花柱之中,花莖猛然扭曲,似痛苦似享受。

這邊的動靜自然引起了玄空的注意,他停止攻擊,緊緊盯著紅米的變化,隨時準備出手幫忙,而頭頂的缽盂落下一縷縷佛光,將他們護得嚴嚴實實。

那些骷髏不斷撞上來,卻仿若來送死一般,鬼火觸及佛光,仿若水入沸油中。茲茲聲響,鬼火不斷熄滅,骷髏倒地。

這般過了片刻,剩下的骷髏隱隱覺察到佛光的危險,便不再來攻擊,但又抑製不住對活物的渴望,於是圍在四周彷徨著。伺機再動。

紅米張開了花瓣。而那鬼火早已消失,它激動得藤葉亂抖,興奮地說道:“我知道主人為何要來破碎大陸了!”

“因為什麽?”佛音立即接口。

“為了這鬼火!”紅米咻的躥了出去。很快就卷了一朵鬼火回來,遞到玄空身前,“這鬼火能增強神識,主人必定知道此事。所以來囑咐我們帶她來這裏!”

玄空望著在綠藤中掙紮的鬼火,眉頭微微一蹙:“黃道友識海傷勢過重。若是貿然讓這鬼火進入,怕是是得其反。”

紅米自然知道若是如此做,極有可能讓這鬼火鳩占鵲巢,紅米直接將鬼火拋給玄空。笑道:“所以這事就交給你了,和尚的本行可不正是祛邪祛穢嘛?”

“我試試。”玄空抬手抓住鬼火。

掌心中佛光閃耀,鬼火在佛光中茲茲亂叫。黑絲不斷冒出,陰寒的氣息被剔除。鬼火越來越小,掙紮越來越弱,顏色越來越淺,最後化作一點白光,就在玄空目露喜色之時,那點白光消失在佛光之中。

“我說和尚,你的控製力也太差了!”紅米抱怨一句,卻也知道靈魂之類的東西本就最怕佛光,一個不慎,那最後一點純淨神魂就會被佛光消融,玄空第一次沒能成功也情有可原。

玄空沒有在意它的嘲諷,隻朝它說道:“我會在淨化的最後,收回佛光,你則將純淨的神魂之力引入黃道友的識海之中。”

“行。”紅米自然不會反對。

一人一妖分工合作,隻佛音在一旁瞪著大眼睛望著,幽藍的鬼火在佛光下化為一點微弱的白光,而後被妖藤用綠光裹住,快速引入懷中之人的眉心之處。

也因此,那些來襲擊他們的骷髏由狩獵者變成了獵物,骷髏慌忙逃散,但依然有十來朵倒黴的骷髏被紅米卷走了鬼火,最後化為零星的光點進入洛玉的識海。

月落日升,骷髏消失不見,玄空給洛玉查看身體後說道:“這些神魂光點雖有效但不明顯,我們今晚尋找更強的骷髏試一試。”

昨夜的骷髏神智弱,實力僅僅相當於築基修士。

紅米立即讚同道:“好,那我們往裏走走,我有預感,灰霧越深的地方,出現的骷髏等階越高。”

商定之後,他們順著灰霧的變化行進,整個白日也沒有任何異常,到了晚上,果然遇到鬼火顏色更森的骷髏,煉化鬼火後得到的光點也大了少許,引至洛玉眉心後,她緊皺的眉頭微不可見的舒展了一下。

時間流逝,玄空越來越力不從心,因為他白日要給洛玉輸入佛力,還要禦使缽盂抵禦灰霧的侵襲,加之煉化鬼火也需大量佛力,他的臉色開始發白,這是佛力即將耗盡的表現。

玄空就地盤坐,取出靈石吸取靈氣,佛音有些擔憂地望了他一眼,而後低頭看了眼懷裏依然昏迷之人,不由得歎了一口氣。

一年了,他們獵取的鬼火足有數千朵,煉化後得到的神魂之力的總和,怕是比築基期修士的神魂都不弱,但她還是沒有醒來。

紅米悉悉索索的爬到洛玉身上,一根綠藤伸至她眉心的上方,猶豫著要不要繼續。

這時,玄空睜開了雙眸,開口道:“她現在情況讓我們捉摸不透,你是她的靈寵,你來查看對她的傷害會少一些。”

“好。”玄空的話讓紅米終於下定了決心,綠藤落下,藤尖貼至她的眉心,但旋即閃電般地撤離,藤尖出現一點焦痕,疼得紅米吱吱亂叫。

“怎麽了?”佛音驚得差點將懷中的洛玉拋出,玄空立即從她手中接過洛玉,但目光也轉向紅米。

但紅米隻‘看到’一片紫光,上方縈繞著紫電,紅米想了一會,說道:“主人的情況有些特殊,我也無法探明情況,但主人臉色好轉,可見這煉化過後的鬼火光點對主人還是有好處的,隻要數量足夠多,主人總會醒來的。”

“嗯,我們繼續前行。”紅米葉子上的焦痕明顯是電擊所傷,玄空隱隱猜到什麽,但他沒有問,隻應答後,抬腿朝前方如同墨汁一般的霧氣中走去。

佛音望著玄空的背影,欲言又止,並沒有第一時間跟上。

ps:你們的訂閱是我的動力,親們,訂閱一章隻要一毛錢,如今一毛買不了一塊麵包,買不了一個冰激淩,但可以買來快樂,也是對兔兔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