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兄弟

1148 她到底是誰

1148 她到底是誰

“這一下日子難辦了,你們說程華可靠麽。”雲豹這個時候又開口了“現在咱們這邊什麽情況咱們兄弟幾個心裏麵都有數,王誠那邊傾巢出動了,過來找程華的麻煩了,就已經夠程華難受的了,現在又多了輝旭。”

“我覺得輝旭會為了閃風,也傾巢出動的,如果這樣的話,那程華肯定承受不住。”雲豹從一邊把煙叼了起來“王誠想要的是程華的命,輝旭想要的是咱們的命,若是程華扛不住這麽大的壓力,把咱們交出去怎麽辦?這種事情是沒準的,就算是不把咱們交出去,陰咱們一下,和輝旭達成一個什麽協議,也夠咱們受的,命就一條”

“對,程華是一個不顯山不露水的人,看著他平時對咱們這好那好的,不一樣給咱們的車裏麵放跟蹤器,竊聽器麽。”大鍾看著王龍“龍哥,要麽咱們兄弟跑吧,如果現在還不跑的話,那以後更沒有機會跑了,畢竟是在人家的地頭。”

“跑?”王龍轉頭盯著大鍾“你告訴我你往哪兒跑,你能跑到哪兒去?而且程華未必就會把咱們交出去,竊聽器和跟蹤器的事情是一碼事,但是我覺得程華就不像是那樣的人,我內心就對他有一種信任感,我也說不出來為什麽,而且,程華也不是傻子,咱們怎麽說,名義上也是他的人,他的馬仔,輝旭過來要人,他說給就給了,這程華這麽多年在BS市混的這麽大,這麽有頭有臉,如果就因為輝旭來要他的人,他就給人家,把自己小弟給人家,讓人家殺,以後誰還敢跟程華,以後他還怎麽混?你們說是不是?”

“這種時候了,我覺得不能靠感覺來決定咱們兄弟的命運了,就算程華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但是被形勢所迫,做點什麽出來,那也是說不好的,對不對?再或者,他們兩個私下達成個什麽協議,或者兩個人私下演個戲啥的,把咱們兄弟交出去,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麽,隻要你死了,輝旭的目的就達到了,這樣其實也挺簡單的。”

“我覺得雲豹說的對,龍哥,要麽咱們就走吧,以防萬一,你和他程華的整個程氏集團比起來,還是差許多吧,不對,應該是沒法比,輝旭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咱們不走,那等待咱們的實在就太危險了。”

“走不走?”雲豹也抬頭,看著王龍,另外一邊的大鍾,幹脆就站了起來,很明顯,這兄弟三個人裏麵說話好使的是王龍,一直以來,也都是王龍拿主意,大鍾和雲豹瞅著王龍,就等著王龍點頭,然後三個人再開溜。

王龍臉上的表情也是非常非常的糾結,整個人都沉默了,就這樣,沉默了好一會兒,他看著大鍾和雲豹,特別特別的平靜,也非常的肯定“沒啥說的了,不走,就在這裏呆著,我們哪兒都不去,如果程華真的要把我交出去,那就認了,反正交也是交我一個。”

“龍哥!”“龍哥!”雲豹和大鍾兩個人剛要開口“行了,就這樣。”王龍站了起來,一個手摟住了雲豹,另一隻手摟住了大鍾“我不會走的,我們也沒有地方可去,輝旭他能動用官方的力量查咱們,躲到哪兒,也會被他們發現的,現在這社會沒有身份證什麽事情都做不了,咱們也躲不了,我現在隻能賭了,賭程華不會把我賣出去。”

“如果他真的賣了你怎麽辦?他來陰的怎麽辦?他絕對不是一個光明正大的人,否則的話肯定不會往車下麵放竊聽器跟蹤器一類的東西,王龍,你可想好了,這不是鬧著玩的。”

“嗬嗬”王龍微微一笑“沒事,我都想好了,若是他真的那樣做了,那就是命,咱們留在這裏,至少還有一半的機會,如果離開這裏,那一定就是死路一條,咱們在程華物流裏麵,輝旭他們至少不敢追進來,若是咱們出去了,那保不準從哪兒就變成他們的槍下鬼了,輝旭這次人沒來多少,但是都是狠人,他們之間也很默契,現在估計程華物流門口都是他們的人在守著,咱們不能出去,就從這裏呆著,我看看程華怎麽辦,聽我的,咱們沒得選,這是對於咱們來說,最好的選擇。”

房間裏麵的人都沉默了,沒有人在說話,這個時候,外麵有人敲了敲門,大鍾順手把門打開,就看見白靜端著一盆水,然後手腕處還挎著一個藥箱就進來了,她走到了王龍的邊上,看著在**坐著的王龍,她把水就放在了一邊,她慢慢的擰了擰毛巾,開始給王龍擦臉,擦手腕,輕輕的擦洗王龍渾身是傷的身體,王龍是光著膀子的,白靜也不說話,擦完之後,把藥箱打開,開始給王龍換身上的藥,然後,拿著紅藥水,給王龍搓揉身上青紫的痕跡。

“我有些事情想和王龍說,你們給我點時間好嗎?”

一邊的雲豹一直就盯著白靜看,表情很壓抑,這個時候,大鍾走到了雲豹的邊上,他一拉雲豹,雲豹沒反應,沒動,就盯著白靜看,白靜依舊在給王龍衝洗傷口,換紗布,用紅藥水揉擦王龍的身上,大鍾力氣也大,猛的又是一拉雲豹,這一下倒是把雲豹拉了起來,雲豹抬頭看著一邊的大鍾,盯著大鍾看。

大鍾衝著雲豹笑了,摟住了雲豹的脖頸“我們是兄弟嘛”接著他摟著雲豹就往出走,走到外麵門口的時候,大鍾順手就把大門給關上了,這一下,房間裏麵就剩下了王龍和白靜。

白靜慢慢的給王龍揉搓他身上腫起來的痕跡,好一會兒,白靜緩緩的開口“她是誰。”

“什麽她,你說誰?”王龍下意識的開口問了一句。

“你帶進賓館的那個女人,現在還把她關在賓館的那個女人,那個臉上有疤的女人,她是誰。”

王龍轉頭看著白靜,眉頭一皺“你是怎麽知道的?這麽快你就知道了?誰告訴你的?”

“我就想知道她是誰,你們在房間裏麵做了什麽,做了那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