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兄弟

1583 深藏不漏的屠夫

1583 深藏不漏的屠夫

“李磊的父母,謝天的父母,高宇的父母,他們全都在OP市,你是不是覺得我屠夫在OP市混了那麽多年,再不夜城一點後手都沒有,是不是?你來吧,你看看我屠夫今天從這裏出不去了,那些人能不能活下去,我屠夫不用霍霍你王龍,你自己的命你自己都不看重,我就霍霍你身邊這些人,你看著我能不能做到。”說到這,屠夫衝著王龍就笑了“嗬嗬,嗬嗬嗬,你知道嗎,每個人都有弱點的,所有人都一樣,你王龍也一樣,當初你知道那個紅軍重情義,你讓人綁了他的女朋友,讓他就範,那就是你抓住了他的弱點。”

“那你的弱點呢,你王龍的弱點就是這個,你自己能豁得出去你自己,但是你霍不出去你身邊的人,同樣的事情你沒有辦法威脅我的,先不說你查不查的到,但是你敢當著我的麵說要霍霍我屠夫身邊某些人,我屠夫眼都不眨一下“你隨便霍霍。”

屠夫“嗬嗬”的笑了起來,然後他慢慢的走到了王龍的邊上,看著麵前的王龍“你還是太嫩了,不過你確實有些本事,成長的挺快的,好好的練習練習,別再這拚命了,我屠夫不是怕死的人,但是我不能和你拚死在這裏,我還有我的事情要做,我有我的理想抱負,你在我眼裏是一個小角色”屠夫一邊說一邊,就抓住了王龍的手,他把王龍的手上的槍,慢慢的拿了下來,大鍾在邊上早就鬆手了,剛才王龍的行為把他都嚇著了,王龍對於他來說,那就是精神支柱,他們這群人,王龍都是精神支柱,而且,他們兄弟這麽多年一起,他肯定是霍不出去的,他和王龍都一樣,豁得出去自己霍不出去別人。

屠夫把王龍手上的槍拿了起來,然後順勢扔到了地上,之後,屠夫抓住了理會的手“咱們還有很多大事情沒有做完呢,你別因為他把自己也豁出去,這麽多年兄弟了,可以死,但是不能為了這點事情死”說完,屠夫把李輝的手也拿到了一邊,之後,把李輝和王龍手上的這把槍,也給摘了下來,扔到了地上。

屠夫拍了拍手,看著王龍“你最好趕緊通知雲豹,最好安安生生的把我兄弟褚越送到醫院,然後保證他的安全,你要是不保證他的安全的話,我也不能保證上麵我說的那些人的安全”屠夫衝著王龍笑了笑“這次的事情我記住你了,王龍,你記好了,咱們倆之間的這梁子,就算是結下來了,以後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討回來這些的,還有,你不用謝謝我,估計不僅是我,暴君那些人肯定也都有了李磊啊,謝天這些人的父母的地址,因為他們要抓你的弱點,要抓你,就隻能靠著這點抓,你的弱點太明顯了,你豁得出去自己,霍不出去別人,所以說,我現在用了,提醒你了,你可以趕緊準備準備,以後不要在用同樣的事情,在被人威脅了,好了,事情就到這了,王龍,咱們後會有期,你記好了我屠夫的話,好勇鬥狠的人,一輩子隻能屈居人下,有想法的人才能當老大,你可以豁出去,但是要分為了什麽事情豁出去,我屠夫不是怕死,我隻是不會因為你這點事情豁出去,因為我還沒到非豁出去不可的地步,總之,王龍,你記好了,咱們以後的日子還長,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你還是太嫩了”說完之後,屠夫蹲了到底,把地上的一個大漢背了起來“兄弟,對不起了,放心,你這仇,哥哥會給你報的。”緊跟著,李輝也背起來了一個人,兩個人轉身就往出走,把王龍一行人全都留在了房間裏麵。

王龍就這麽呆呆的站在原地,眉頭緊鎖,誰都不知道他到底再想什麽,但是能看得出來,王龍的臉色很不好看,大鍾從邊上歎了口氣,走到了王龍的邊上“龍哥,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咱們接下來怎麽辦,你別想了,屠夫這種人物,如果那麽好做掉,他早都死了多少次了”

王龍深呼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安排人去找高宇,帶他換個地方,改名易姓,然後,OP市那邊派人回去,想辦法說服謝天他們所有人的父母,不能在用同樣的事情被人威脅第二次了,龔明堂那邊沒事,他們也不敢如何了龔明堂,然後通知雲豹,留褚越一條命,就這樣,然後讓兄弟們都小心點,我想自己安靜安靜,兄弟們都累了吧,讓大家休息休息,我要把所有的事情好好的整理整理,我現在是真的有點亂了,屠夫為什麽要給李輝帶手銬進來?”王龍自言自語了一句,長出了一口氣“不過有些事情他說的對,我確實還是太嫩了”說完,王龍自己一個人轉身就離開了,把大鍾淩洋他們都留在了原地。

“鍾哥,咱們接下來怎麽辦?要不要去看看龍哥”淩洋從邊上問了一句。

“不用,他不是第一次了,誰都別理他,讓他自己想吧,想明白了就行了,把他剛才說到話,咱們都做好了就行。”大鍾也歎了口氣,緊跟著,房間裏麵的人都開始往出走。

地上的兩把槍,也被邊上的人撿了起來,偌大的包房,恢複了平靜……..

王龍與屠夫的矛盾挑明以及激化,不知道通過何種渠道,第二天的時候就已經鬧得滿城風雨,人盡皆知,成為了許多人茶餘飯後的聊天話題,都知道王龍殺了屠夫兩個兄弟,還是兩個屠夫團的精銳,屠夫關門上善若水,給兩個兄弟開了追悼會,不顧周圍所有圍觀的人,發誓時機未到,時機一到,血債血還,這也挑明了王龍和屠夫的徹底敵對狀態,然後具體是怎麽回事,誰都不知道,也誰都不清楚。

今天的太陽光挺好的,就在伏龍的頂樓,王龍,大鍾,雲豹,淩洋,賈夢龍,一行人都坐在大廳裏麵“這種事情藏不住是正常的,就算咱們這邊的人都保守住秘密了,那屠夫那邊的人也不會保守秘密的,屠夫都在上善若水門口擺放靈堂了,當著那麽多人的麵立誓了,這想到咱們這邊也是挺正常的,管他呢,這些日子也沒出啥問題啊,而且,本來早晚也是要和他撕破臉的,那又有什麽的,誰怕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