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兄弟

1730 眼神複雜

1730 眼神複雜

王龍就站在一邊看著,叼著煙,很快,他一支煙抽完了,地上各種慘叫的聲音也停止了,六個男子都躺在地上,滿身鮮血,一言不發,橫七豎八的躺的到處都是,周圍兩邊站滿了穿著一身黑衣的暴徒,手上都拿著家夥,虎視眈眈的看著地上躺著的人。

王龍這個時候站了起來,他走到了其中離他最近的一個男子邊上,他看了眼地上的男子“你們是誰的人,來我這裏做什麽?一直盯著我們幹嘛?”

男子看了眼王龍,衝著王龍笑了,一個字都不說,王龍眉頭一皺,緊跟著,他特別平靜的笑了笑“給我打,往死打”他話音剛落,就看見邊上的淩洋,手上拎著大鐵棍子往前大跨一步就跨到了王龍的邊上,緊跟著他一下就把棍子舉了起來,照著躺在地上的這個男子,一鐵棍子就給掄了下去,這一下非常非常的結實,就聽見“咣”的就是一聲,之後淩洋表情凶狠雙手一下又把棍子舉了起來,舉得老高,衝著地上的人,非常用力的一棍子又招呼了下去,就又聽見“咣”的一聲巨響,男子躺在地上抽搐了兩下,腦袋殼都變形了,緊跟著,口吐白沫,眼珠子睜得老大開始翻白眼,很快,他就沒有了動靜。

淩洋轉頭看了眼邊上的人,點了點頭,很快,就過來了兩個狂徒,直接就把地上的人給拖走了,王龍看著剛才的那個人給拖走了,又走到了第二個男子的邊上,他蹲了下來,衝著男子笑了笑“來,告訴我,你們是誰,幹嘛來了。”

男子有些恐懼的看著王龍“我們,我們,我們是路過的,大哥,你們,你們抓錯人了。”

王龍笑了,之後,他直接就從兜裏麵把匕首拿了出來,衝著男子的脖頸,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輕輕的一劃,就看見一道鮮血噴了出來,男子開始瘋狂的抽搐,王龍咬著牙,緊緊的把這個人的脖子摟在了自己的懷裏,很快,到處都是鮮血,濺了王龍一臉,男子慢慢的停止了呼吸,王龍鬆開了男子,男子躺在地上,周圍好多好多的鮮血,他的眼睛睜得老大老大,王龍笑了笑,很平靜的就把男子的眼睛順手給捂上了。

之後,王龍又站了起來,滿手的鮮血,手上的匕首在燈光的照射下反射著道道寒光,有些慎人他,他走到了第三個人的邊上,也蹲了下來,他先是把自己的手從這個人的臉上蹭了蹭,好多好多的鮮血,男子一臉的恐懼,看著王龍,身上都有些發抖。

“嗬嗬,別怕,別怕”王龍這個時候笑了起來,表情陰森恐怖“來,我問你,你告訴我,別和他們一樣,你就不會有事,對吧”他又把自己滿手鮮血的手從男子的臉上抹了抹“告訴我,你們是誰,來到這裏,做什麽的?”

“我們,我們是曲爺的人,來到這裏,是,是為了監視關誌敏,我們,我們都是給上麵的人辦事的,求求大哥,你饒了我們,我們都是為了混口飯吃啊,大哥,求求你們,求求你們”男子已經一點心理防線都沒有了,已經被王龍完全摧殘了,他瘋狂的開始求饒,一臉的恐懼,王龍笑了“你看你看,你乖乖的,就不會有事情了”王龍鬆開了男子,自己站了起來,看著地上的男子“你們曲爺是什麽人?為什麽要跟蹤關誌敏?”

“曲爺,曲爺就是一個很恐怖的人,是我們組織的大哥,他,他親自安排我們幾個來跟著,要我們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然後給他報告。”

“哦,這樣啊。”王龍笑了笑“那這樣,你告訴我,你們組織叫什麽,老大是誰,有多少個人,為什麽要對付我兄弟,你最好說快點,大家時間都不多。”

男子楞了一下,然後看著王龍,連忙磕頭“求求你了,別問了別問了,曲爺會要了我的命的,我橫豎都是死了,我都告訴你們了,求求你們,放過我,放過我。”

“別,別這樣”王龍連忙站了起來,他走到了男子的邊上“你告訴我,我問的那些。”

“不,不,我能說的都說了”男子一臉的驚恐,剛想繼續說話的時候,王龍笑了笑,手上的匕首已經頂到了他的脖頸上“你再說一句不知道,給我聽聽。”

男子一臉的惶恐,使勁搖頭,一臉的鮮血,話都不敢說了。

“廢物”說完之後,王龍一匕首就招呼上去了,直接就把這個人的脖頸給劃開了一道大口子,這個人一下就倒在了地上,到處都是鮮血,王龍就像是一個地獄的惡魔一樣走到了下一個男子的麵前“該你了,你告訴我不告訴我?”

男子咬著嘴唇,使勁搖頭“你別想,你個畜生,你會後悔的,你”王龍沒等他說話,上去一把就耗住了他的頭發,這人頭發挺長的,王龍使勁一耗,然後一把就甩到了一邊,之後淩洋一行人手上的大棍子衝著地上的人就招呼上去了“咣,咣,咣”的一點都不帶猶豫的,這大鐵棍子把那個人的腦袋都快拍扁了,場景非常的血腥。

王龍這個時候又走到了另一個男子的邊上,他蹲了下來,看著這最後的兩個男子“這樣,還有一個機會,你們倆誰告訴我,誰自由,然後,我給他錢,讓他走,也不會擔心被別人舉報,可以隱姓埋名,要是不告訴我的話,那我就讓你們全都歸西”王龍的聲音很是冷酷“我說到做到的,我從來不嚇唬人,也不騙人”

王龍說完之後,自己笑了笑,站起來,看著地上兩個渾身發抖的人,然後坐到了一邊,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然後看著滿地的鮮血“給你們兩個一分鍾時間考慮,誰先開始說,誰拿到的好處就多,我說道,做到。”之後,王龍抬頭,看了眼一邊的關誌敏。

他發現關誌敏也一直再盯著他看,眼神很複雜,一股子說不出來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