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兄弟

2054 青紗與蝴蝶

2054 青紗與蝴蝶

“行,那你和我說吧。”王龍站在原地“我還得祝福你們白頭偕老,永結同心,是吧?”

“金秀鍾結婚了嗎?”肖夏雯的聲音不大“過的怎麽樣啊,好不好啊?哪兒找了個女人結婚了啊?還是那個叫什麽李媛媛的嗎?看起來不怎麽滴啊,嗬嗬”

“是,誰都不如你好,我也是這麽覺得”說完之後,王龍轉身就要往上走,肖夏雯從後麵拉了王龍一把,沒有拉住王龍,王龍往上走,就聽見了肖夏雯從下麵“王龍,告訴金秀鍾,我詛咒他一輩子都不會幸福!一輩子!一輩子!!!”

王龍挺窩火的,也懶得理會肖夏雯,金秀鍾當初的離開,對於肖夏雯來說,永遠都是一個賣不過的坎兒,也永遠是一個好不了的疤。

王龍再次走到了肖慶的房間門口,他敲了會門,這次打開門的,是一個中年婦女,中年婦女看著王龍,眉頭一皺“請問,您找?”

“您好。”王龍對中年婦女很有禮貌“我找一下肖書記。”王龍微微鞠躬。

中年婦女連忙把位置讓開,很有禮貌,伸手一指“來,你進來吧”之後他轉身“肖慶!”

王龍沒有往裏走,笑了笑“我從這裏就好了,不往裏走了,還有別的事情”,一會兒,肖慶穿著睡衣拖鞋就出來了,他本來挺樂嗬的,看見王龍的時候,臉色就拉下來了。

“肖書記,今天是您的生日,這是我們巍爺送您的生日禮物”王龍手上出現了一個U盤,沒有任何包裝“您可以和您的夫人一起欣賞一下。”

肖慶的臉色當即就變了,他看著王龍,身體明顯的微微一顫,他瞅著王龍,直截了當“蝴蝶”

王龍笑了笑,什麽都沒有說,他也不知道肖慶說的這個蝴蝶,是什麽,他隻是把手上的U盤遞給了肖慶,自己慢慢的轉身就下樓了。

王龍回到奧迪車上麵,二十多分鍾以後,他開車行駛到了另外一個高檔小區,這小區與肖慶住的小區離得還真的挺遠的,停好車子,王龍上了其中一幢樓的頂樓,他敲了敲門。

很快,房間的大門就給打開了,青紗穿著一身睡衣,出現再了王龍的麵前,白皙的皮膚,豐滿的胸脯,若隱若現,兩條修長的大長腿,披肩長發,簡直就是一個人間尤物,直勾勾的眼神,魅惑的神態,勾人心魄,直到看見王龍之後,她才深呼吸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也趨於平靜,再也沒有剛才那副勾人的表情,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也沒有在把自己的肌膚漏出來,她特別平靜的開口“終於結束了,我還以為又是肖慶來了”

說完之後,青紗呼啦了呼啦自己的腦袋,轉身就進了裏麵的房間,就聽見了洗手池裏麵的聲音,青紗這是再洗臉,或者說,是再卸妝吧。

王龍關好門,進了房間,這是一個複式樓層,一層大廳,二樓是臥室,裝修的挺漂亮的。

王龍坐在沙發上麵,自己看了眼桌子上麵擺放著的高檔香煙,順手拿起來了一支就點著了,另外一邊還扔著一盒避孕套,在邊上地上的垃圾桶裏麵,還有一隻看起來用過沒多久的。

王龍四處瞅了瞅,心裏麵也琢磨了個差不多,一邊抽煙,一邊等著青紗,衛生間裏麵很快就傳來了淋浴的聲音,青紗開始洗澡了。

王龍坐在外麵就開始抽煙,過了十幾分鍾的樣子,青紗**著身體,濕漉漉的就從衛生間裏麵出來了,豐滿傲人的身材,王龍瞅著青紗,下意識的咽了口口水,他低下了頭,不在讓自己去看青紗,絕對的人間尤物。

“還把頭低下了,有什麽不好意思了。”青紗白皙的皮膚,**著身體就坐在了王龍的邊上“我這輩子已經被柳程毀了,你們也看見他是怎麽對待我的了,所以對於你們,我覺得我沒有任何必要的隱瞞,對吧。”她一邊說,一邊笑嗬嗬的就從邊上拿出來了一支煙,她自己也把煙點著了,一邊抽煙,一邊開口“巍爺說我來接你的時候,就是這次任務結束的時候,他說你會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我和你說說吧。”

王龍沒有轉頭“你還是穿上點吧,別再弄的感冒了。”

“沒事,肖慶這房子裏麵其實還是挺暖和的。”青紗笑了起來“我前些日子急性惡補了不少知識,這些知識我本來當初被柳程奴役的時候,就沒少學,伺候男人嗎,我覺得我是一等一的了,現在又學了不少上層社會的禮儀。”

青紗笑了笑“我知道一切都是在巍爺的安排下的,我就是一個棋子,大概一個月以前吧……”

一個月以前,夜深人靜了,OP市,一輛帕薩特轎車快速行駛,肖慶躺在車子後麵,坐在駕駛位置處的,是肖慶手下的一個司機,司機名字叫李金洋。

他開車行駛的速度挺快的,肖慶喝的迷迷瞪瞪的,坐在副駕駛“金洋啊,你跟了我多久了?”

“十年多了吧,肖哥。”李金洋一邊開車,一邊開口罵道“今天那龔明堂和張大中就是故意的,故意想灌你酒,把你灌多,他們就沒安什麽好心思,操他媽的。”

“行了,何必和他們一般見識呢,哈哈哈”肖慶滿身酒氣,說話都有些口齒不清了“我,我,你看,你看我,我到底把他們兩個都喝倒了吧,我告訴你說,金洋,我肖慶,這一輩子,從來不知道什麽叫做輸,和我拚,嗬嗬,我玩死他們!”

李金洋點了點頭“那是,肖哥這酒量我比誰都清楚,他們還真不是對手”說到這的時候,李金洋抬頭看了看路邊的建築,眼神很詭異。

“哈哈哈,那是必須的嗎!”肖慶坐直了身體,然後順手點著了一支煙,搖晃著腦袋,橫著小曲兒,明顯的有些飄飄然了。

這個時候,帕薩特的車速,明顯的也放慢了,肖慶把車內的音樂打開,正聽著音樂,突然之間,就看見前麵,猛然之間衝出來了一個女子,女子紅色的大衣,這個天氣穿著****,隻有一件小杉,還帶著大耳環,長發披肩,她是從馬路邊上突然之間就出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