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兄弟

2253 不分高下

2253 不分高下

黑虎看著那邊火拚的走勢,黑斧的人越來越少,李詮釋和黃俊先兩個人身先士卒,後麵的路貝還有剛才的那個領頭的男子,跟在身後瘋狂的砍殺,他們的人數本來就多,氣勢上也旺盛,盛雪嵐一行人逐步的敗走,越來越往後退,黑斧的氣勢也是越來越低。

“咱們這個時候上去澆一把火,黑斧就完了。”紅軍這個時候從邊上開口道“可是梅誌康怎麽辦?李詮釋這兩個混蛋,他們一開始就是想要把黑斧的人引出來,然後一網打盡,操他媽的,他們根本就不顧及梅誌康的死活。”

黑虎眉頭緊鎖,看著那邊的火拚,好一會兒“就算是咱們不動手,我覺得用不了多少時間,黑斧他們這邊也會抵擋不住了,他們已經身心疲憊了,士氣上麵還落了下風,現在完全是靠著斧獅幾個人給撐著這一口氣兒,不過他們還有一個沒露麵的。”

黑虎四處看了看,緊跟著,就看見不遠處,一個明顯的上了年紀的男子出現了,他走在前麵,身後跟著四個西裝革履的人,在後麵,還跟著二十多口子人,出現的人呢,正是斧蠍!

黑虎看見斧蠍之後,臉上的表情當即就變了,伸手一指“把斧蠍做掉,還有他身後的那四個人,四護法,做掉他們,之後我們立刻離開,不要管別的,把所有的人都帶去圍剿他們!”

“那梅誌康怎麽辦?”紅軍從邊上問了一句“真的不顧及他的死活了?”

“放心吧,我心裏麵有數,上!”黑虎伸手一指,大鍾和謝天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後二話不說,奔著那邊就過去了,紅軍思考了一下,伸手一招呼,衝著那邊也上去了。

李詮釋和黃俊先他們這邊的人占著上風,打的盛雪嵐他們節節敗退,就在斧蠍和他的人快趕到的時候,謝天,大鍾,紅軍,三個人,伸手帶著一群人,也已經趕到了,直接擋在了斧蠍他們的身前,斧蠍眉頭一皺,還沒說話就看見大鍾上去一拳就照著斧蠍的臉上掄了上去,斧蠍連忙往後退了一步,他身後的四個穿著黑西裝的男子就衝了上來,他身後的人也都衝了上來,兩撥人瞬間就交匯到了一起,直接火拚了起來。

謝天站在了一個黑西服的男子麵前,他上去一拳就照著這個男子的臉上論上去了,誰知道這個男子的反應速度極快,一個側身,一下就躲了過去,同一時間,往前一衝,一把就抗住了謝天的腋下,之後一個用力,一下就把謝天給周了起來,重重的就給摔懂到了地上。

謝天從地上一個翻身爬了起來,這個男子又衝了過來,上去一腳照著謝天胸口就踹上去了,謝天一側身,躲了過去,手上的匕首衝著這個人的脖頸就招呼上去了,這個男子反應速度極快,他一個側身,一把就抓住了謝天的手腕,然後,另一隻手上麵,出現了一把匕首,衝著謝天的手腕就要往上招呼,這要是給他招呼上了,謝天的手就廢了。

謝天一看這個情況,猛的一用力一下就把手抽了回來,接著另一隻手上的匕首,衝著這個男子的胸口就紮上去了,這就是一副以命搏命的架勢,男子的一個側身躲開了謝天,緊跟著他的匕首一下就劃開了謝天的胸口,之後他上去一匕首照著謝天的脖頸又上去了,謝天猛的伸手一擋,匕首劃開了謝天的手背,差一點就要了謝天的命,謝天的速度也快一匕首衝著那個人的脖頸也招呼上去了,這個男子一側身又給躲開了,緊跟著他一把就抓住了謝天的脖頸,他用力一掐,謝天雙手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使勁往自己身前一拉,他的嘴一下就張了起來,最裏麵的獠牙看著恐怖猙獰,他拉著這個男子想拉到自己的麵前,可是就在他拉的這一下,男子一下就跳了起來,抬腿衝著謝天的胸口一腳就踹了上去,這一下就把謝天給踹倒到了地上,順勢借著力氣,自己也掙脫了出去,男子甚至都沒有倒地,一個側空翻,一扶地上,一下就站了起來,手上拿著匕首衝著謝天又過去了,他兩步就跑到了謝天的邊上,手上拿著匕首,上去照著謝天的胸口一下又紮上去了,這就是奔著要謝天命去的。

謝天連忙從地上打了一個棍兒,緊跟著男子又是往前一衝,好像就是看準了一樣,上去一腳就踢到了謝天的肚子上麵,這一腳非常非常的用力“咣”的就是一下,謝天捂著自己的肚子,一口鮮血就吐了出來,一臉痛苦的表情,整個人都被踹的岔氣兒了。

緊跟著這個男子彎腰一把就按住了謝天的額頭,接著手上的匕首,衝著謝天的脖頸處就紮了下來,這個人表情凶狠,一言不發,下手狠毒,這一匕首馬上就要紮到謝天脖頸的時候,邊上突然之間出現了一個人,這個人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讓他沒有辦法繼續往下紮,緊跟著這個人轉頭,看了眼邊上的男子上去一拳就照著他的臉上招呼上去了。

順著一個側身,躲開了這一拳,緊跟著邊上另一個男子上來一拳就掄倒了這個黑西裝的男子臉上,順子跟著一用力,一下就把他的匕首從他的手腕上麵卸了下來,之後一腳就踹倒了他的肚子上麵,把這個穿著黑西裝的男子踹的往後退了兩步。

緊跟著,順著和另一個男子站到了謝天的邊上,這是楊栩兒的兩個保鏢,這個時候出現了,算是救了謝天一條命,順從看著對麵的男子,笑了笑“你們幾個都挺有功夫啊,來,試試”

他攥緊了拳頭,衝著對麵的那個男子比劃了一個挑釁的動作,那個穿西裝的男子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啊”的大吼了一聲,衝著順子這邊就衝了上來,他衝上來一拳就照著順子的臉上掄了上來,順著一個後退,他的另一個朋友也衝上來了,這一下,楊栩兒的兩個保鏢就與這個男子打鬥到了一起,三個人打的難解難分,不分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