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兄弟

2489 婚禮火拚

2489 婚禮火拚

“我們先走,不管那麽多。”**直接就發動了車子“都準備點,如果門口他們有人守著,咱們就硬衝,如果沒人守著,咱們正好離開,不指望特警了。”

**話音剛落,就聽見了整個飯店裏麵都傳出來了廣播的聲音“**,王龍,大鍾,你們躲著吧,現在你們的好朋友高宇,還有你們的新娘,你們的嫂子,都在我手上,限你們三分鍾以內,回到大會宴廳,如果不回來,一切後果,你們自己承擔,現在還有不到三分鍾了!”

喇叭裏麵傳出來的聲音是季東亮的“你們可以想想,看看我們現在敢不敢這麽做,告訴你們,我們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了,我們什麽事情都敢做!還有兩分半!”

車內的幾個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緊跟著“操他媽的”王龍大吼了一聲“你們等著我”接著他推開車門自己拎著衝鋒槍就下車了,他下車以後是用跑的,他跑的速度很快,就聽見了喇叭裏麵季東亮的聲音“還有一分鍾了,還有三十秒,最後十秒,我要殺人了!”

“十,九,八,七,六”就在數到六的時候,王龍從舞台後麵出現了,他站到了舞台上麵,這個時候的大廳裏麵,已經沒有什麽人了,有的隻是剛才被誤殺的人的屍體。

王龍站在舞台上,看著對麵的季東亮,季東亮手上拿著一個話題,就在他的身後,是那十幾個狼兵,在他的身前,一男一女兩個人,高宇和韓妃雅,兩個人都站在那裏,高宇這個時候整個人都是一臉茫然的表情,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他也不清楚,王龍和快活林這些人之間的恩怨,韓妃雅也出現在了高宇的身邊,她就站在那裏,眼圈紅紅的。

很快,**,夕念,大鍾,謝天,四個人也都跑了過來,五個人,手上都拿著槍,站在對麵季東亮這群人的身前,雙方對峙了起來,季東亮身後所有的狼兵都把武器對準了王龍一行人。

季東亮這個時候看著王龍“草泥馬的,你們他媽怎麽不跑了,不是牛逼嗎!”說完之後,季東亮自己順手就把槍拿了起來,衝著王龍這邊“嘣”的就是一槍,這一槍打歪了,打倒了**的胳膊處,鮮血緩緩的流出,邊上的韓妃雅“**”大吼了一聲。

“你別亂動!”**衝著韓妃雅說了一句,接著,他把目光看向了季東亮“放開他們兩個。”

“嗬嗬 ”季東亮笑了笑,接著他把槍口直接對準了邊上的高宇“一起去死吧。”

就在這個時候,就聽見“嘣,嘣,嘣,嘣”的槍響聲音傳了出來,王越和殘廢兩個人一人叼著一支煙,防彈衣從外麵套著,一人手上拎著一把軍用的衝鋒槍,兩個人出現在了季東亮一行人的身後,也就是同一時間“拚了!!!!”王龍大吼了一聲,與大鍾一行人瞬間都把武器拿了出來,王越他們在後麵,王龍他們在前麵,季東亮一行人站在中間。

王越和殘廢兩個人手上的槍瘋狂的掃射,不停的有人倒下,一邊的阿水,百威,安辰,一行人手上都拿著武器,衝著這邊就開始橫掃,同一時間,王龍,大鍾,謝天,一行人也把手上的武器都拿了起來,統一的衝著對麵開槍。

整個大廳裏麵頓時之間到處都是槍響的聲音,狼兵們都開始還擊,**一個人擋在了王龍一行人的最前方,就看見他的胸口處不停的中彈,整個大廳裏麵頓時之間就亂了。

“啊!!!和他們拚了!!!”王龍瘋狂的大吼了起來,使勁扣動了扳機,夕念就在對麵開槍的同時,猛的往前衝了一杯,他和**一樣,兩個人擋在了王龍他們的身前,這兩個人的胸口,小臂處不停的中彈,身後王越一行人更是瘋狂,拿著武器就開始掃射。

“拚了!!!”大鍾和謝天也都吼了起來,所有的人都是眼圈血紅,把季東亮還有他的這群狼兵就夾在了中間,整個大廳裏麵到處都是槍響的聲音,王越他們衝的快,阿水一行人,沒有任何猶豫的都衝了進來,整個大廳裏麵到處都是槍響的聲音。

夕念的胸口不停的中彈,小臂處也中彈了,他和**兩個人抗住了大部分的子彈,身後的王龍大鍾一行人打完了手上的子彈“草泥馬的,拚了!”接著王龍一把就把手上的槍扔到了邊上,他拿起來了自己的匕首,衝著下麵就衝了過去,邊上的大鍾和謝天兩個人也都衝上去了,**滿身鮮血,直接坐在了地上,靠到了一邊,另外一側的夕念捂著自己的胳膊,手上也有不少血跡,兩個人都沒在往前衝,渾身上下劇痛,雖然穿著防彈衣,但是子彈打倒身上還是非常痛的,對麵的狼兵基本上子彈也都打完了,阿水他們也都衝了進來。

很快,剛才的槍戰變成了現在的白刃戰,殘廢手上拎著一把大片兒刀,看著一個狼兵的後背“草泥馬的”他一片刀就招呼了上去,這一下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氣,直接就砍掉了一個狼兵的胳膊,緊跟著殘廢往前一衝一把就把這個狼兵給舉了起來衝著邊上,一下就給甩了出去。

季東亮腿上也被打中了,他在人群當中,還沒來得及跑呢,大鍾和謝天王龍三個人已經衝到了季東亮的邊上,三個人都是一身鮮血,看著季東亮“去死吧!”王龍大吼了一聲,上去一匕首就照著季東亮的身上,一匕首就招呼了上去,季東亮猛的往邊上一躲,閃開了這一下。

“草泥馬的。”大鍾也到了季東亮的邊上,他卯足了力氣,衝著季東亮的臉上,一拳就招呼了上去,這一拳非常非常的用力,一下就給季東亮掄的飛了起來,就在半空中的時候,謝天一下就衝了上來,衝著季東亮的心口處,一匕首就招呼上去了,同一時間,季東亮還沒有落地呢,王龍從後麵一把就耗住了季東亮的脖頸,猛的一耗,接著一匕首就劃開了季東亮的脖頸,鮮血濺到了他的臉上,季東亮的身體緩緩的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