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帝狂妻:至尊控魂師

112 極品騷年抵達景竺

112 極品騷年,抵達景竺

那廂慕輕風三人深藏功與名,這廂風雲港灣兩大勢力殺氣凜凜,大刀闊斧,頗有唯一方生存之勢!

風雲港灣越亂,狐青和陰無法就越興奮,隻等最佳時機,趁亂再掀風雲!

此時,慕輕風、藍非諾和田璐三人租了輛馬車,正悠閑在車廂中吃著點心。

田璐小口咬著點心,想了想自己的一番作為,不禁感歎:“要是這兩大勢力知道真相,不曉得會不會想拍死我們。”

“那也得有那個本事。”藍非諾涼涼的接話道,“況且這次最大的可能是黃龍府要栽了。”

慕輕風讚同的點了點頭:“估計狐青他們會和雲鵬居聯手的。”

“話說輕風,你這一手玩的霸氣。”田璐朝慕輕風豎了豎大拇指,“居然把狐青和陰無法派來風雲港灣。”

慕輕風攤了下手:“都說大樹底下好乘涼,咱沒有大樹,還不能自己種一棵了?”

“哈哈,的確是種樹啊。”田璐愣了一下,旋即笑出聲,從小樹苗茁壯成長至參天大樹,他們追求的,不正是這個過程嗎?

藍非諾輕輕微笑,血眸瀲灩,妖孽無雙。

咯噔。

馬車突然一個磕絆停了下來。

慕輕風眉頭一皺:“師傅,怎麽了?”

“對不起,小姐。是一個孩子攔住了馬車。”趕車老伯有些歉意的說道。

慕輕風掀開了簾子,見到一個穿著黑衣麵色嚴肅的白皙俊秀少年,微挑眉:“少年,有什麽事嗎?”

俊秀少年嚴肅而認真的目光看著慕輕風,說:“吾輩盤纏用完,閣下可否捎帶一程。”

慕輕風一愣,這說話方式,這平靜無波的語氣,也忒怪異了吧?

田璐饒有趣味的看著這俊秀少年,嘴角一翹:“你知道我們去哪兒?就讓我們捎你一程?”

俊秀少年像是絲毫沒有感覺到田璐的興味,而是一臉認真的說:“閣下的路與吾輩相同,年齡與吾輩相同,自然目的地也與吾輩相同。”

田璐嘴角抽了抽,想再說什麽,可看著那人認真漆黑的眼睛,到嘴邊兒的刺話又咽了回去,聳了下肩,示意慕輕風和藍非諾看著辦。

藍非諾定定看了看那少年,眯了眯血眸,直接半闔上了眼:“輕風看著辦吧。”

慕輕風無奈的看著這兩人,最後落在少年的身上:“如果你的目的地是聖光學院的話,就上來吧。”

“多謝閣下,吾輩感激你一輩子。”俊秀少年那雙琉璃般的黑眸幹淨而認真,隻是這話在慕輕風三人耳裏一過,怎麽的就有種怪怪的味道。

騷年,你確定你真的是在感激嗎?!

慕輕風微微咬牙,她是不是該慶幸這少年是感激她一輩子而不是感激她八輩祖宗?

“吾輩有說錯什麽嗎?”俊秀少年正準備上馬車,瞅見慕輕風的表情,頓住動作,認真的問道。

慕輕風扯出一個笑,蹦出兩個字:“上車。”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俊秀少年突然蹦出這麽一句話,就在慕輕風疑惑看著他的時候,又聽他那認真平靜的語氣道,“吾輩做錯事,就得改。莫不是吾輩感激的方式不對?可是吾輩現在身無分文,吾……”

“騷年!”慕輕風驟然眯起眸子,咬牙切齒,“你再說下去,我就把你扔出去!”

俊秀少年定定看著慕輕風那雙眯起的危險目光,最後率先移開目光,邁上了車廂到一個角落裏坐著,從坐姿到神態,一絲不苟,嚴素認真。

慕輕風按了按太陽穴,為毛她有種後悔的感覺……

藍非諾和田璐兩人閉眼裝透明人,隻是那滴溜的眼神時不時落在慵懶而坐的慕輕風和一絲不苟的少年身上,明顯的看好戲狀態。

馬車再次行駛在路上,車廂內一片寧靜,慕輕風也閉著眼睛假寐,隻是不到一刻鍾她就忍受不住了,放誰被一個人一絲不苟的目光一直盯著還能假寐的下去啊!

慕輕風睜開眸子,銳利的視線掃向俊秀少年:“有什麽事?”

“吾輩能再說一句話嗎?”疑問句也被這少年講得平靜無波,一如他那麵無表情的臉龐。

慕輕風嘴角抽了下,這少年盯著她看這麽久就為了講一句話:“我又沒有封住你的嘴。”

少年頓了下,麵無表情的說:“閣下說吾輩再開口,就把吾輩扔下去。”

老天作證,慕輕風竟然在少年眼底看到了一絲絲的委屈,輕咳一聲:“你說吧。”

少年認真的點點頭:“吾輩想說,你們是好人。”

慕輕風:“……”

藍非諾:“……”

田璐:“……”

被發了好人卡的三人這一刻要怎麽形容自己的心情,恐是唯有這省略號才能詮釋了。

慕輕風無力的靠在車廂上,她果然收留錯了,是吧,是吧!

藍非諾和田璐已經不是眼皮子跳了,太陽穴都跳起來了,隻能遞給那俊秀少年一個你贏了的眼神。

這時,一道咕嚕嚕的聲音打破了車廂內的寂靜。

慕輕風三人順著聲音看去,目光從少年的肚子上轉移到少年的臉上。

隻見少年臉不紅心不跳,依舊一絲不苟的陳述:“吾輩兩天沒有飯吃。”

慕輕風在心裏翻了個白眼,直接抬手扣上少年的腦袋:“少年就要有少年的樣子,怎麽養成這麽老成的性子的。”

少年被頭頂的溫暖觸感愣住,呆愣愣的看著慕輕風,對上了一雙幽深銳利卻帶著暖笑的黑眸,讓他有了短暫的失神,不由自主的輕輕蹭了蹭頭頂溫暖的掌心。

慕輕風微愣,隨即笑出聲,揉了揉少年的頭,取出點心和水果遞給少年:“先吃東西吧。”

不得不說,少年那一愣一蹭,幾乎是瞬間萌到了慕輕風和田璐,就連藍非諾也淡淡勾起一抹笑意。

縱使聞到點心的香味後肚子咕嚕嚕叫得更厲害了,少年也先對三人認真的說道:“謝謝你們,吾輩叫夏子旭,你們可以叫吾輩八八。”

慕輕風眼底的疏離漸漸散去,看著少年幹淨認真的目光,笑道:“慕輕風。”

“藍非諾,小八,你好。”藍非諾抬手揉了下八八的頭,果然軟軟的手感不錯。

“田璐。”田璐瞅著這張粉嫩嚴肅的正太小臉,再看他老成的表情,問道,“小八,你多大了?”

“吾輩十七。”八八認真的回答,仿佛在回答一個十分嚴肅的問題。

慕輕風瞪了瞪眼,看著這最多十五歲的正太小臉:“你十七了?”

八八頓了下,默默的開口:“不能在吾輩長相上打擊吾輩。”

慕輕風:“……”

“八八,你神了。”田璐忍笑很辛苦,這八八也實在太有感了,哈哈哈,誰家養出來的極品小正太啊!

看著八八要開口,慕輕風眼皮跳了跳,忙道:“八八,你快吃東西吧。”

八八點點頭,雙手把衣袖往上一擼,帶著點不拘小節的豪邁,低下頭專心對付麵前的點心和水果,雖然很餓,但一舉一動也沒有絲毫失禮之處。

安靜的車廂內隻剩下八八小口細嚼慢咽的輕微聲響,直到小八吃飽喝足,才用絲巾擦了擦嘴角,定定看著三人:“吾輩吃飽了。”

慕輕風摩挲著光潔的下巴,問道:“吃飽就好,八八也是去聖光報道的?”

八八點點頭,依舊麵無表情:“吾輩是去報道的。”

“那你怎麽把盤纏給用光的?”慕輕風換了個問題,八八身上的衣衫看似樸實無華,實則是上好的天蠶絲製成,再加上少年不經意透出的貴族氣息都證明著這小少年出身定然不俗。

所以對這個問題非但慕輕風,就是田璐和藍非諾都很好奇。

“哦。”八八哦了一聲,然後頓了頓,像是在找合適的語言組織,半晌才古板無波的說,“街頭碰上三個人找吾輩要盤纏。”

慕輕風、藍非諾、田璐:“……”

這小孩是碰上搶劫了?

不等他們提問,八八繼續說:“吾輩不給,就打架,打傷了他們。”

慕輕風三人暗自點頭,這小孩還算不傻。

隻是八八接下來一句話又讓他們險些嗆住,隻聽他平靜的語氣說:“吾輩送他們去治療,就把盤纏花光了。”

慕輕風撫了撫額:“八八,就是打死了也是他們活該。”

八八搖頭,一本正經的道:“沒有打死,所以要負責。”

“那就是打死就不用負責了?”田璐突然覺得自己對這小孩的腦回路有點兒跟不上趟。

八八點頭,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打死了自然不用負責。”

慕輕風和藍非諾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他們該說這小孩兒善良還是不善良?

“吾輩是大男人,男人做事男人當,所以吾輩盤纏沒有了。”八八說起大男人三個字的時候,平板無波的語氣竟然出現了幾分自豪,而且對於自己盤纏沒有的事情覺得是理所當然的。

慕輕風三人同時沉默,半晌藍非諾才幽幽蹦出一句:“你沒有被人賣了,真是幸運。”

聽到藍非諾的話,八八非但沒有生氣,還用非常肯定的語氣說:“爹爹說,誰買吾輩是他的噩夢。”

田璐嘴角抽搐,隻想吼一聲:騷年,收留你也絕對是個噩夢啊喂!

還有,養得出這種極品兒子的爹爹應該更極品吧啊喂!

田璐深深覺得自己已經吐槽無力。

轉眼三天過去,馬車越過鬱鬱蔥蔥的山脈,經過三座城池,在一座水上拱橋上行駛將近一個時辰,才終於抵達了聖光學院所在的景竺城。

景竺城在聖天大陸上屬於一個獨立的城池,城池北臨黑落山脈,東西南三麵環水,因為大陸三大學院之一的聖光學院坐落在此,而逐步發展成為聖天七大城池之一。

慕輕風一行四人走下馬車,一眼入目的便是氣勢恢宏高達百米的黑金城門,城門外兩根紫玉通天柱左右矗立,左邊通天柱上雕刻著一條尊貴霸氣的巨龍,右邊通天柱上則雕刻著一隻張牙舞爪的猛虎,龍騰虎嘯,栩栩如生,威風凜凜!

城門左右兩邊為高達七十米長達一千八百餘米的高大城牆延至天邊,在血色殘陽照耀之下,更顯森嚴磅礴。

“夠氣勢!”田璐嘖了一聲,景竺城,一個精致優雅的城池名字,沒想到城門是如此霸氣和令人震撼。

慕輕風看著周圍來來往往的人群,微微眯了眯眼,聖光學院的招生今天正式開始,眼前人來人往,各色豪華馬車靈獸車不斷,視線所過之處都是三三兩兩的年輕子弟一起進入城門。

慕輕風收回目光,看向身邊三人:“走吧。”

走到城門處,慕輕風視線觸及到左右兩邊站著兩排氣勢沉穩的士兵時,瞳孔驟然一縮,兩列共二十名守門士兵,實力皆在天玄靈尊巔峰,而在守門士兵前方那一身銀色盔甲的冷厲男子,實力赫然是天玄靈帝!

慕輕風深吸一口氣,景竺城僅僅是守門士兵和領隊的實力竟然就強悍到如此地步。

慕輕風和藍非諾、田璐交換了下眼神,均看到彼此眸中的震驚之色,震驚過後卻隻餘下期待,還有看向城門內時一抹隱藏極深的狠戾。

“雖然城門很震撼,但吾輩深感憂傷。”八八扯了下慕輕風的衣袖,平靜無波的聲音,清澈認真的目光,訴說著憂桑的話語!

啊你真的是憂桑麽喂!

經過幾天相處慕輕風大致能搞清楚這貨的腦回路,腹中默默吐槽一句,無奈的問:“然後呢?”

八八極其認真的仿佛在說一件極為神聖的事情:“吾輩七天沒有肉吃。”

慕輕風眼角抽了一下,深吸一口氣,在藍非諾繳納了入城費後拉著八八的衣袖走進了景竺城,繁華熱鬧的街道,精致奢華的店麵,彬彬有禮的人群,無一處不彰顯著這景竺城的尊貴和大氣。

“走,姐帶你吃肉。”慕輕風一眼掃過,目標鎖定在一家別致典雅的酒店,隨後笑眯眯的對八八說道。

八八那平板無波的黑眸中明顯閃過一絲高興,卻很快頓住,定定看著慕輕風:“吾輩十七了。”

而你才十六,所以吾輩應該是哥哥才對。

慕輕風看著八八,突然露出了一個溫柔的微笑:“八八,你有什麽意見啊?”

------題外話------

夏子旭,我們滴小八八由粉絲榜第八名的星期八客串,吼吼吼~這樣的八八有愛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