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帝狂妻:至尊控魂師

113 靈宗榜首報到聖光

113 靈宗榜首,報到聖光

看著慕輕風的笑容,八八隻覺一股冷風從背後刮過,毫不猶豫的說:吾輩想吃肉。

噗,小八,原來你這小子還會轉移話題啊!田璐撲哧笑了出來,她還想看這小子死磕上背後百花齊放的輕風呢,誰知道這小子突然就這麽上道了。

慕輕風眯起眸子,含笑看著田璐:璐璐,你也想吃肉?

田璐輕咳一聲,默默退後一步,望了望天:唔,是有點兒想吃呢,諾諾,還不上前請客?

藍非諾雙手環在胸前,聞言挑了挑眉,笑道:璐璐,想讓我請客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田璐心中暗罵一句,這一個兩個都這麽難招惹,抿了抿嘴:本小姐請客,總可以了吧,哼!說完直接邁著大步朝那精致典雅的酒店而去。

慕輕風三人心滿意足的跟在身後,雖然除了某個騷年他們兩人都不缺錢,但俗話說不坑白不坑,所以能坑誰一頓就坑誰一頓,尤其對摯友才不能手軟!

一行四人進入酒店,此時正是晚飯時間,酒店裏縱然清幽雅靜,但也抵不住人滿為患的擁擠,小二哥掛著親切的笑容到四人麵前,微微有些歉意的道:四位貴客,小店現在雅間和大廳都滿了,幾位怕是要稍等一會兒了。

那便等一會兒吧。慕輕風禮貌笑了笑,整個景竺城都是人滿為患,現在恐怕不論去到哪個酒店都是這個擁擠程度吧。

小二聞言便笑著道:那便請幾位稍等片刻,樓上有一桌客人應該快吃好了。

多謝小二哥了。慕輕風淡淡笑道。

小二搖了搖頭,隨後便去招呼客人。

慕輕風側身站在原地,剛進一樓大廳就發現了幾道強勁的氣息,眯了眯眼,斂去眸中神色,看向還在扁著嘴的田璐:璐璐,你兜裏錢夠嗎?

田璐瞥眼看了一眼慕輕風,哼哼道:不夠怕啥,還有你們呢嘛。

慕輕風白了一眼田璐:不夠你就留下來刷盤子。

田璐咬牙瞅著慕輕風,張牙舞爪:老娘絕對夠本了。

慕輕風抿著嘴偷樂,卻是不再多說什麽,藍非諾這一刻是直接作壁上觀了,雖然很想幫著自家親親愛人,但思考了一下他們兩人加起來的戰鬥力也不如輕風後,就默默的看向天花板了。

八八始終麵無表情的站在一旁,微闔著眼簾,一張精致可愛的娃娃臉在夕陽下泛出一圈光暈,小孩兒不開口,就跟個白淨漂亮的娃娃一樣。

然而一開口,就是能氣死人不償命的,尤其再配上他那副認真嚴謹的神情。

那慕輕風也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以前可分明從來沒聽說過這號人物啊。

不遠處一道聲音讓慕輕風幾人陡然愣住,皺起了眉頭,剛剛沒有聽錯的話,有人說了慕輕風三個子?

誰知道呢,不過能一躍至靈宗榜首,可絕不是簡單人物。

嘿,你說這個,我還聽說被突然壓下靈宗榜首的皇天野一直在找這個慕輕風呢!

他占據榜首也有兩年了,突然被一個陌生人壓了下去,會尋找也是正常的吧。

……

在那一桌以外,竟然還有不少人都在談論著這個話題,其中主角的名字赫然就是慕輕風。

靈宗榜首?什麽東西?慕輕風這句話自然是問向八八的。

八八睜開眼,迷茫了一瞬,誠實的搖頭:吾輩不知道。

田璐愣了下:你是聖天大陸的人嗎?

八八不知道田璐問這個做什麽,但還是點頭:吾輩當然是。

看這大廳裏討論的興頭,應該表示著這勞什子靈宗榜在聖天大陸應該很出名吧,但小孩兒你不知道就算了,能不要這麽理直氣壯的說你是本土人嗎!

田璐嘴角抽啊抽,她覺得碰上八八的這幾天,她都快抽筋了!

就在這時,剛剛那位小二去而複返:幾位客人,抱歉讓你們久等了,樓上空出了一張桌子,現在上去嗎?

慕輕風點點頭,笑著道:帶我們上去吧。

小二笑著彎腰帶著慕輕風四人朝著二樓而去,剛好空出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四人落座後,點了酒菜。

小二即將離去時,慕輕風帶著些好奇的問道:小二哥,我剛聽說這靈宗榜是怎麽一回事啊?

小二愣了一下:幾位不是聖天大陸的吧?靈宗榜是年齡在二十五歲以下的年輕子弟的一個榜單,屬於天機榜之一。

雖然天玄靈宗的實力不算強者,但靈宗榜代表著的卻是年輕一輩天才的領軍人物,登上榜單的都是一些絕世天才。

小二說道絕世天才的時候,眼底明顯的是幾分炙熱和欣羨。

慕輕風一副原來如此的神情:那靈宗榜首出了問題?

小二哥顯然對這個是很了解的,聽到詢問就露出了一個你問我就對了的表情,笑道:前幾天靈宗榜首突然發生了變化,問題就出在這新人榜首的身上,從未在大陸上有過名聲,就好像是突然出現的一樣。不過能成為靈宗榜首,這位慕輕風應該定然是天賦和實力極強的吧。

小二哥可知道這榜單是怎麽排的?慕輕風不掩飾眸中的疑惑,這榜單也忒玄乎了吧?

小二哥搖了搖頭:玄機榜是聖天永遠的謎題,沒有人知道他們怎麽出現又怎麽排名的,但隻要踏上聖天大陸的土地,就會自動被玄機榜收錄和排名。

慕輕風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謝謝小二哥了。

小二哥微笑著道:那我下去為客人報菜單。

小二離開後,慕輕風頗有些心有餘悸:這勞什子的榜單也忒恐怖了點兒吧?

按照這種說法,不就好像整個人都處於一種被監視的狀態嗎?

慕輕風心有餘悸完,眉頭緊緊鎖起:這下麻煩了。

按照小二的說法,再聽著周圍人對於這個榜單的關注,這一次到聖光學院報名,怎麽著好像都麻煩了。

吾輩最不怕麻煩。八八麵無表情的說道。

就是,怕什麽,嘿,不過這榜單倒是挺有眼光的嘛。田璐邪邪一笑,他們家小輕風本身就是天才,十六歲的天玄靈宗巔峰,不愧是她家的!

藍非諾倒是讚同的看了一眼田璐,血眸微斂:輕風,敵來我擋,難道擔心了就不會有麻煩了?

慕輕風撲哧一笑:是我想太多了。

上菜速度很快,不消片刻眾人點的酒菜就被端了上來,吃了幾日的幹糧,看著桌子上可口的飯菜,四人直接把煩惱都拋到腦後,食指大動,大朵快頤。

吃過晚餐,直接在這個酒店找了四個房間住下,洗個熱水澡一覺酣睡到天亮。

四人吃過早餐便走出酒店,一路上隨著人流朝聖光學院而去。

四人還未抵達報名處,就被人山人海給徹底擋在了外麵。

聖光學院每年報名人數高達幾十萬,可想而知這場麵整個是人頭攢動,頭皮發麻。

慕輕風望著人山人海,頭疼的撫了撫額:這排隊要排到什麽時候了。

八八思考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爹爹說吾輩好像不用排隊。

慕輕風挑了下眉:哦?

八八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份黑金色的邀請函:這個不用排隊。

嘿,這個真不用排隊?田璐看到那邀請函一下就樂嗬了,這邀請函可不就跟他們三個的一樣嗎?

八八肯定的點頭:吾輩從不撒謊。

可問題是這也擠不進去吧?藍非諾無奈的看著麵前人山人海,毫不留情的吐槽。

八八輕咬了下唇瓣:好像,擠不進去。

精致的正太臉,輕咬下唇的動作,要不要這麽萌態十足啊!

慕輕風和田璐同時眼睛一亮,有同時抬起了頭望天,不能被這小子煞到,她們可都是有家室的啊喂!

藍非諾嘴角抽了下,這兩個妹紙又發什麽神經。

藍非諾十分無奈的覺得,自從遇上八八,他們一行人就沒有正常的時候了。

咦。慕輕風望天的時候,看到了一處地方倒是人數不多,但站在那一處地方的年輕男女們卻是各個氣勢不凡,眸中一轉,可能是那裏,走,去瞧瞧。

既然八八說拿著邀請函可以不用排隊,那麽自然也應該有特殊通道的吧?

四人從人海中退出,朝著那人煙稀少的一處地方走去,果不其然,那裏也是一個報名點,但外圍有四個天玄靈帝守著,當四人走進的時候,恰好看到一名少年拿著黑金色邀請函走了進去。

慕輕風四人取出邀請函走了過去,八八那麵無表情的臉在看到慕輕風三人也拿著相同的邀請函時依舊平板無波。

藍非諾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八八,他甚至懷疑是不是隻有說到吃肉的時候才能看到這小子不同的表情。

雖然當時聽到吃肉時,八八眼中的高興也僅僅是一閃而逝。

藍非諾、田璐和八八三人前後在守在外麵的天玄靈帝檢查完邀請函之後,走了進去。

慕輕風走在最後,當她拿出邀請函遞給其中一個天玄靈帝後,那人翻開一看,頓時驚呼出聲:你是慕輕風?!

……

慕輕風三字一出,周圍瞬間寂靜,所有人的目光一下集中了過來。

擦。

慕輕風在心中咒罵了一句,麵上卻是帶著禮貌的微笑:閣下有什麽問題嗎?

那人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不過隨即便有些不可思議的打量了一番慕輕風,這麽看起來柔弱似水的少女真的是那個慕輕風?

慕輕風對這位天玄靈帝的打量隻是噙著淡淡的微笑,隻是眼底卻微微帶著些許寒冰。

那人莫名的打了個寒顫,微微眯了下眼,笑了笑:沒什麽,你可以去報名了。

慕輕風接回邀請函,道了聲謝,便抬步走了進去。

藍非諾和田璐皺著眉,八八一如既往的麵無表情,不過在周圍寂靜消失後,那一句句的嘰嘰喳喳讓三人周圍的空氣越來越冷。

慕輕風?真的是那個慕輕風嗎?!

她手上拿著的是黑色邀請函,我看不假,肯定是那個靈宗榜首慕輕風!

靠,她居然是個女的?!不過,真他娘的漂亮啊!

切,這年頭沒有背景的天才夭折的最早,被人硬壓一頭的皇天野會善罷甘休才怪了!

……

亂七八糟的一言一語都充滿了譏誚嘲諷的意味。

輕風。田璐沉下了臉,看向慕輕風。

慕輕風淺笑著垂下眸子,嘴角勾起一絲若有似無的弧度:以後的日子不無聊了不是嗎?

藍非諾眸中閃過一絲血光:自然。

八八也說道:知恩圖報是吾輩家訓。

你是慕輕風?淡淡的聽不出情緒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慕輕風轉眼看向來人,一身青衫,俊秀溫雅,眸中卻沒有絲毫溫度,淡淡的道:閣下有什麽事情嗎?

來人定定看了一眼慕輕風,微微勾起了唇角:不,隻是確定一下而已。說完便已經轉身離去。

慕輕風眯眼看了一眼來人的背影,隨後和藍非諾三人走到了報名處,一張桌子後麵坐著兩個老神在在的老者,微閉著眼。

您好,我們前來報到。藍非諾上前一步,禮貌的說道。

兩個老者倏地睜開了眸子,兩雙寒冷無比的眸子突然攝住四人,淡淡的卻令人窒息的威壓在四人身上蔓延開來。

這等威壓雖強,卻還不足以讓慕輕風三人承受不住,脊背挺直,目光銳利的對上兩個老者的眼睛,沒有絲毫示弱。

而八八看似瘦弱,卻在這一刻周身爆發出了驚人的氣勢,是一種淡淡的神聖的尊威,甚至隱隱壓過麵前兩位老人。

慕輕風輕鬆有餘的擋開威壓,看著八八眼底閃過了一絲詫異,這小孩兒給他們的驚喜是越來越多了。

兩個老者不動聲色的收回了威壓,其中一人冷聲道:進去開始第二關考核。

四人淡淡斂去了眼底的神色,禮貌向兩位老者道別,在一個天玄靈帝的帶領下進入了一個黑暗的房間。

四人一進去,那天玄靈帝便直接關上了門,瞬間擋住了所有的光線,整個房間伸手不見五指。

啪。

突然一道聲響,整個房間驟然亮了起來!

慕輕風瞳孔驟然一縮,這諾大的房間裏竟是隻剩下了她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