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帝狂妻:至尊控魂師

152 八八的飼主理論

152 八八的飼主理論!

窩心。

慕輕風看著這群掏心窩子的朋友,隻覺得窩心,那種感覺從心髒順著血液蔓延到全身上下,暖洋洋的。

隻不過——

慕輕風曲起手指敲了八八一個爆栗:“臭小子,再敢提什麽飼主飯票,信不信斷你一星期的肉?”

八八眼鏡一滑,義正言辭道:“爹爹說,飼主就是飼主,不能改變。爹爹還說了,合格的飼主不會不讓八八吃肉的,所以輕風肯定不會當不合格的飼主,吾輩不擔心沒有肉吃。”

慕輕風太陽穴砰砰跳著,還未放下的手指按住這小子的腦袋,凶神惡煞的道:“信不信我讓你一個月都吃不到肉?!”

八八揚著腦袋,一副英勇就義的神情:“吾輩堅決不向惡勢力低頭!”

“噗……”

“哈哈哈哈……”

皇天野、蘇沐和橘子再也沒忍住捂著肚子大笑起來,惡勢力……居然說輕風是惡勢力,這小子果然是他們小隊的開心果。

藍非諾微微睜開狹長的血眸,勾唇一笑,可謂妖邪百媚,田璐一手搭上他的肩膀,笑眯眯的對八八道:“八八,真正的惡勢力在你身後呢。”

八八身子一僵,梗著脖子回頭看去,隻見某個笑得邪魅的男人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八八扶了下滑落的眼鏡,幹巴巴道:“惡勢力,是吾輩在說自己……”

雲夙夜撲哧一聲樂了,敲了八八一個爆栗:“小子,這次要是敢給哥丟人,以後都別想吃肉了。”

八八垮下小臉,他敢在輕風跟前鬧騰,但對上雲大惡魔他連呼吸都得放緩,但八八緊了緊拳頭,昂首挺胸:“吾輩不會辜負雲老大的教導!”

慕輕風把這小子的腦袋揉進懷裏,憤憤道,“怎麽不見你個臭小子對我這麽乖巧。”

八八感受著波濤洶湧和某道瞬間幽暗下來的目光,身子一顫連忙從慕輕風懷裏逃出去,艱難的扶了扶眼鏡:“吾輩還小,吾輩什麽都沒感覺到。”

皇天野幾人又爆出更大的笑聲,而慕輕風直接石化了,雲夙夜似笑非笑的神情著實危險懾人,不由分說的攬住慕輕風的腰把人帶進了船的隔間裏。

慕輕風背靠著牆壁,看著麵前笑得危險的雲大少,摸了摸鼻子:“夙夜?”

雲夙夜看著這無辜的小臉,方才升起的怒氣化為無力,伸手捏住那精致的小鼻子,聲音低沉無比,眸光幽暗:“小輕風,你現在長大了。”

慕輕風輕咳一聲,主動湊上去親了雲大少一口:“八八還是個孩子嘛。不過,我很高興。”

雲夙夜挑了挑眉:“高興什麽?”

慕輕風抿嘴一笑,看著那雙令人著迷的鳳眸,眸光閃爍著點點光芒:“你在乎我,我怎麽能不高興。”

“小輕風,你太狡猾了。”雲夙夜看著這小東西,鳳眸愈發幽邃,低下頭吻住那柔軟的紅唇,唇齒廝磨,有力的懷抱緊緊將懷裏的寶貝擁住,遇上她,就他的劫,一生的劫,甘之如飴。

雲夙夜的吻,一如他的人,溫柔而不失霸道,一如他的眼,深情而繾綣纏綿。

吻不醉人,人自醉。

一吻過後,慕輕風臉頰微紅,趁得本就絕色的容顏愈發迷人,瞪了一眼笑如偷腥之貓的雲大少:“下次不準亂吃飛醋。”

雲夙夜鳳眸一轉,帶起一抹促狹的笑意:“剛剛是誰跟哥說很高興來著?”

慕輕風噎住,隻能繼續瞪著這個妖孽的雲大少。

雲夙夜暢快一笑,一把將人攬在懷裏,大手放在慕輕風的腦袋上直把柔順的長發給撲棱的亂七八糟才得意洋洋的揚起鳳眸:“嗯,還是這樣順眼多了。”

慕輕風他戲謔的瞳孔中看到自己亂糟糟的腦袋,一腳踹上某人的腿,咬牙怒道:“雲、夙、夜!”

船艙內的眾人在這聲怒吼下停頓了一瞬,又各自繼續各自的事情,嗯,雖然掩蓋不住嘴角幸災樂禍的笑容。

船隻行駛到兩千米後,慕輕風立在船頭甲板上,神念一感知到小島的位置,立刻轉身回到船艙,拍了下手吸引來眾人的目光,沉聲道:“前方一千米外有一座小島,不出意外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你們水下功夫怎麽樣?”

“沒大問題。”皇天野和橘子異口同聲的答道,他們兄弟姐妹幾個從小就在海岸邊長大,在水下基本不影響正常發揮。

藍非諾和田璐搖了搖頭,表示沒問題。

蘇沐抓了抓後腦勺,有些尷尬的道:“我有點兒問題,我身子承受不住海底的壓力。”

雲夙夜鳳眸轉向蘇沐,幽幽的目光讓蘇沐挺直了僵硬的脊背,雲老大您別這樣看著他啊,這比下海還讓他亞曆山大。

就在蘇沐快承受不住的時候,雲大少開口了:“心理原因?”

蘇沐臉色有些不太好看,還是點了點頭。

“小沐子,少爺幾個都在,還怕個屁啊,拿出你那中二病的囂張態度來!”皇天野狠狠一拍蘇沐的肩膀,學著他曾經的模樣雙手往腰上一插,“大海什麽的,就應該臣服在少爺的腳下跪舔才對,啊哈哈哈。”

蘇沐眉毛一抖,頭發都快豎起來了:“靠,少爺那麽瀟灑的動作居然被你學的這麽猥瑣!”

被這麽一鄙視,皇天野這個性格真暴躁的大少爺也瞪眼了:“擦,論猥瑣本少爺比的上你嗎,某個地方出來的二貨蘇!”

蘇沐瞅著皇少爺惱了,得瑟的一撩額前發絲,揚起下巴,撇撇嘴:“炸毛皇!”

皇天野險些跟這小子急眼:“你個二貨說誰炸毛呢?”

“誰應少爺說誰。”蘇沐漂亮的桃花眼裏那個得意啊,仿佛一個始終處在食物鏈底的騷年今日終於翻身了一樣。

慕輕風一把攔著惱羞成怒的皇少爺,把快溢出來的笑意憋回去,輕咳兩聲找回自己嚴肅的表情:“二貨蘇……啊呸,蘇沐,是不能下海還是不能碰海水?”

蘇沐得意的神情消失,撓了撓後腦勺,幹巴巴道:“以前學遊水的時候不小心在海裏睡著,險些睡死過去……後來就不太敢下水了。”

眾人愣住,隨後就對著某個尷尬的騷年磨牙了,就連雲夙夜眼角也抽了下。

學遊泳的時候都能在海裏睡著,這小子的腦子裏都裝的是漿糊嗎!

慕輕風嚴肅的表情有了一絲龜裂,半晌才重重拍了下蘇沐的肩膀:“蘇沐啊,恭喜你榮獲二貨蘇的稱號。”

“哈哈哈哈,騷年,你就承認自己的二吧,放心,哥幾個不會笑話你的。”皇天野覺得自從和這夥人組成隊伍之後,他的肚子每天都是被笑疼的節奏……

“炸毛皇,你比少爺也強不到哪裏去!”蘇沐眼皮子跳跳,咱能先把自己過分的大笑收起來再說不笑話兄弟麽!

眼看著這倆人又要鬥嘴,慕輕風按了按眉心,取出一瓶黑色藥劑丟給蘇沐:“二貨蘇,這是海水隔幕藥劑,喝下之後就不用擔心會接觸到海水。不過你這個心理障礙必須趁早剔除,這個弱點若是被敵人抓住,你小子是想死嗎?”

蘇沐漂亮的臉上滿是驚奇,連慕輕風後麵的話都沒聽清楚,滿腦子都是這瓶神奇的藥劑,居然還有海水隔幕藥劑?藥劑師果然是個神奇的職業!

皇天野幾人也是好奇的看著那瓶黑色藥劑,第一次聽說還有這種作用的藥劑。

慕輕風笑道:“當時閻王爺送的見麵禮之一,還有幾瓶藥劑的作用和成分沒搞清楚,不過肯定是稀奇的好貨。”

“這藥劑應該不會這麽雞肋吧?”田璐挑高眉梢,要是隻能阻隔海水作用也並不大吧,但凡修煉到一定地步在海底也能如履平地。

“當然。”慕輕風嘿嘿一笑,狡黠無比,“這藥劑裏麵有海龍王的血液,服下後可以在海底召喚一定的海妖獸進行作戰。”

“我勒個去……”蘇沐瞪圓了桃花眼,“這也忒牛了吧?”

“所以蘇沐,外圍今天可就靠你了。”慕輕風收起笑容,定定看著蘇沐,眼底一閃而逝的陰狠之色,“一個都不準放出去!”

不用慕輕風說,他們也不會放過這群人。

正是這群人,搞得現在的大陸烏煙瘴氣,他們不是什麽善良之輩,但敢招惹到他們手上,就要做好被他們一網打盡的準備!

雲夙夜淡淡一笑,對即將下水的七人道:“我不跟你們下去,也不會出手。當然,要是有人不小心下地獄了,哥會去把從地獄十八層給……扯回來的。”

最後被加重音量的四個字使得幾人同時一個哆嗦,命就這一次,丟了一次就算活過來也是丟了!

所以,就算死,一定死的是對方!

慕輕風露出一個不羈的張狂笑容,沒有再多說什麽,七人對視一眼,屏住呼吸從甲板上跳下水!

喝了藥劑的蘇沐則是在猶豫的一瞬間被雲大少給踹了下去,然後震驚的發現海水居然真的繞著他走了,而且竟然有一種莫名的歸屬感在血液中流轉。

已經在海底的慕輕風六人看著這一幕,同時嘖了一聲,不愧是從閻王殿裏出來的藥劑。

“對手很強,今天千萬不能大意,注意保護自己。”慕輕風壓低聲音,眾人如幾隻悄無聲息的魚兒般屏息朝前遊去,前所未有的高度緊張第一次出現在這幾個天之驕子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