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少主

第117章 天融石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天融石

杜峰明白李湖澤打的是什麽主意,便道:“是啊,可惜幽冥狼實在是太少了,我們找了兩個月也沒有找到幽冥狼的蹤跡。本來想要求購一顆幽冥狼的妖核,可是走遍天穹國,也沒有碰到哪裏有幽冥狼的妖核出售。”

李湖澤聽他這麽說,心裏頓時一鬆,心裏暗自道,幽冥狼極其稀少,怎麽可能那麽容易讓你們給碰上?真是笑話!

他心裏絲毫沒有懷疑,杜峰這是在騙,實在是幽冥狼的數量太稀少了。

而且據他所知,這一次杜峰是和杜山還有杜靈兒三人一起出去尋找幽冥狼的,以他對幽冥狼的了解,這三人是絕對不可能獲得幽冥狼的妖核的。

所以李湖澤很放心,他心裏認定了可以拿捏恒陽派的人,隻要杜恒陽的毒沒有解,恒陽派就得聽他的。隻等杜恒陽徹底的陷入沉睡之中,杜峰他們肯定會妥協的。

“杜峰,我還是那句話,隻要你們拿出天融石,消魂散的解藥我們立馬送上。”李湖澤一副吃定了杜峰的表情道。

杜峰淡淡的道:“不用了,師父說過,就算是死,也不能拿天融石給他換解藥。”

李湖澤變色道:“杜峰,難道你們就真的眼看著你們師父魂飛魄散嗎?你們這些當徒弟的,還真是有孝心啊!”

杜峰麵不改色的道:“師父的話對於我們來說,就是聖旨。所以他的話我們是一定不會違背的,他說了不能換就不能換,不然他會死不瞑目!”為了拖延時間,杜峰也不得不說些對師父大不敬的話了。

李湖澤氣得差點吐血,這個杜恒陽還真是茅坑裏的石頭,又臭又硬。死到臨頭了,居然還如此嘴硬。一顆天融石,居然看得比性命還要重要。

沒辦法,李湖澤隻得道:“杜峰,你們可要想清楚了,就算杜恒陽死了,你們也保不住天融石。”

杜山忍不住道:“怎麽,李家主這要是明搶了?”

李湖澤道:“實話告訴你們,天融石並不是我們李家要的,而是另外有人看中的。如果你們獻出來,恒陽派還可以得到一點好處。如果你們再冥頑不靈,那就別怪我李湖澤把事情做絕了。”

杜峰和杜山兩人都是心裏一驚,原本他們以為這一切事情都是李家搞出來的。可是現在聽李湖澤這話的意思,在他們的身後,似乎還有更大的勢力發話。

李湖澤見杜峰和杜山兩人的表情,心裏一喜,繼續道:“說實話,天融石雖然神奇,可是我們李家卻用不著。我也不知道這個消息那位前輩是怎麽知道的,他已經發話了,天融石他誌在必得,所以你們明智一點吧!”

天融石具體有什麽特別的功效,其實李湖澤他們也不清楚,隻知道這種神奇的靈石是從秘境之中得到的,有非常神奇的作用。但是很顯然,以他們的身份以及見識,還不足以了解這種靈石的用處。

杜峰沉吟了一會,才道:“這件事情我們作不了主,得經過師父的同意。”

李湖澤鬱悶得想吐血,可是他也知道杜恒陽在恒陽派那就是皇帝般的存在,沒有人敢忤逆他的話。隻得扔下一句,“給你們兩天時間,兩天之後,如果拿不到天融石,那你們恒陽派就等著滅亡吧!”

李湖澤扔下狠話之後,帶著人走了。

見李家的人走了,杜峰和杜山都鬆了口氣,最起碼,他們還有兩天寬餘的時間。

兩人剛回到後殿,杜靈兒便馬上找上他們,問道:“怎麽樣?李家的人來幹什麽?”

杜峰道:“還不是為了天融石,不過我們今天才知道,原來這李家並不是為他們自己要天融石,要這天融石的另有其人。”

杜靈兒不解的道:“什麽意思?如果是別人要的,為什麽要通過李家,直接找上我們不就好了。”

杜峰心裏也是一陣疑惑,按照李湖澤的話來說,這位想要天融石的前輩身份不一般。可是他要天融石為什麽不直接找師父,非得通過李家拿到天融石呢?

師兄弟幾個想了大半天也想不通為什麽,隻能說高人的世界他們不懂了。

快吃晚飯的時候,杜山去了唐宋休息的院子。

“唐兄弟,休息得怎麽樣?”一進院子,就看到唐宋正在院子裏打坐。那頭青牛則是趴在牆腳下,看樣子已經睡著了。

唐宋站了起來,道:“杜山大哥,你來了,我休息得很好,對了,杜前輩的傷沒事了吧?”

杜山神色凝重的道:“情況不是太好,雖然幽冥狼的妖核已經服下去了,可是師父中毒時間太長了,所以有沒有效果還不好說。”

唐宋想了想,開口道:“杜山大哥,如果可以的話,我能不能去看看杜前輩?”他修煉的雷霆之力正是毒藥的克星,不過沒有試過,他也不敢肯定,所以便想先去看看再說。

杜山詫異的道:“唐兄弟,你這是?”

唐宋道:“杜山大哥,我想去看看,有沒有幫得上忙的地方。”

杜山驚喜的道:“唐兄弟,你會解毒?”

唐宋遲疑著道:“會一點,不過杜前輩中的毒,我不知道能不能解,所以隻能先看看。”

杜山大喜的道:“唐兄弟,不管能不能幫師父解毒,我都代恒陽派上下謝謝你,真是太感謝你了。”

唐宋擺手道:“我現在什麽都還沒做,你這謝的是不是太早了一些。再說了,我還沒有看過杜前輩的傷,還不一定能治呢。”

杜山一把拉住唐宋的手,道:“走,唐兄弟,不管如何,總歸有一絲希望。”如果說之前杜山還對唐宋有些小瞧的話,聽了杜峰的解釋之後,就再也不敢小看唐宋了。

在杜山的帶領下,兩人很快就到了後殿,來到杜恒陽修養的地方。杜峰見杜山把唐宋帶來,皺眉道:“杜山,你怎麽回事?你怎麽把唐兄弟帶到這裏來了?”

杜山忙道:“大師兄,唐兄弟說他可能有辦法幫師父治傷,所以我帶他過來給師父看看。”

杜峰大喜,看著唐宋,道:“唐兄弟,你會解消魂散的毒?”

唐宋道:“我不敢保證,不過我會盡力而為。”

“等等!”杜靈兒阻止道,“大師兄,二師兄,父親已經服下了幽冥狼的妖核,相信很快就可以把毒解了,就不用麻煩唐公子了吧?”

她是不相信唐宋,看唐宋的年紀,比她還要小一兩歲,怎麽可能解得了消魂散的毒?她現在嚴重懷疑唐宋混入恒陽派有什麽其他的目的。

隻是當著唐宋的麵,她沒有將心裏的懷疑說出來而已。

唐宋就有些膩歪,要不是看在杜峰和杜山的麵子上,他根本就懶得管這件事情。隻是杜峰和杜山很對他的脾氣,所以唐宋還打算能幫就幫一把。唐宋就是這樣一個人,看得上眼的,當成朋友的,幫忙什麽的那絕對是沒話說的。可是沒想到這杜靈兒居然不領情。

所以唐宋很幹脆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辭了。對了,杜峰大哥,杜山大哥,我還趕著去神風帝國參加國家論品,所以就不多作停留了。”

杜峰大急,道:“唐兄弟,你別生氣,小師妹也隻是擔心師父的毒而已,並不是有意針對你的。小師妹,還不向唐兄弟道歉!”

杜靈兒噘起了嘴,滿心不樂意的道:“對不起,是我不對。”

唐宋正想要離開,不料胸口一陣溫熱,一直都沒有反應的玉佩世界,居然在這一刻給了唐宋一些暗示。這大半年來,這玉佩世界還是第一次給唐宋反應。

雖然唐宋不知道為什麽會這樣,但是他可以肯定,這一定跟這房間裏的某一樣東西有關。靈識擴散開去,唐宋想要確定,是什麽東西引起了玉佩世界的反應。

杜靈兒見唐宋不理他,反而發起了呆,不由生氣的道:“你這人怎麽這樣,我都已經道歉了,你還想怎麽樣?”

很快,唐宋便已經確定了引起玉佩世界反應的是什麽,居然是一顆石頭,確切的說,是一塊黑黝黝的石頭。

那塊石頭拳頭大小,黑黝黝的,看上去實在是太平常不過了。如果不是玉佩世界發出溫熱,這樣的石頭,就算走在足上踢到,唐宋也不會多看一眼,隻會當成是普通的石頭給一腳踢飛。

可是現在,唐宋卻是不敢將這塊石頭當成普通的石頭。

杜峰和杜山見唐宋發愣,還以為唐宋還在生氣,趕緊道:“唐兄弟,小師妹隻是心急口快,沒有惡意,你別在意。”

唐宋回過神來,指著石頭存放的地方,道:“那塊石頭是什麽東西?”

杜峰和杜山愕然回過神來,看向唐宋所指的方向,頓時臉色大變。那裏,正是放置天融石的地方。沒想到唐宋一進來,就看上了天融石,難不成他真的是奔著天融石來的?

這一刻,他們兩個的信心動搖,如果唐宋真的是為了天融石來的,那麽他與李家是什麽關係?又與李家背後的那個前輩,是什麽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