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少主

第427章 蒙赦的怒火

第四百二十七章 蒙赦的怒火

唐宋一個土鱉逆襲了戰力逆天的少年天才蒙天的事情,帶給大蒙帝都的震撼,仿佛十八級地震一般,所有的人都被震懵了,這尼瑪到底是怎麽回事?一個青州過來的土鱉,年紀比蒙天小,修為比蒙天弱,居然把蒙天給打爆,這尼瑪不科學!

蒙天在大蒙帝都名氣很大,也是一個戰力逆天,越階戰鬥對於他來說也是家常便飯的存在。可是現在,他居然被一個下品州上來的少年給打敗了。

更讓他們無法接受的是,蒙天敗得莫名其妙,人們看得稀裏糊塗。甚至不少人都在議論,唐宋最後時刻之所以能夠翻盤,肯定是使了什麽妖術。

雖然這種議論很荒唐,畢竟大蒙帝都可是四品大帝國的首都,這裏強者如雲,如果唐宋真的施展了什麽強大的妖術,肯定會被那些大能發現。可是為了給自己的心裏找個安慰,他們不得不這樣想。

當然,最受震動的還是那些老一輩的強者,屌絲的逆襲給他們提了一個醒,那就是下品州,也能夠出人才。以前是不是太過忽略這個問題了?

甚至於有些豪門家族已經迅速的作出了反應,準備派人前往青州招攬人才。相信以他們靈州的名頭,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大統領府,蒙天在最短的時間內被送了回來,大統領蒙赦下令給他請來了皇宮禦醫,檢查一番之後,告訴大統領,大公子的身體沒有什麽大礙,隻要修養一段時間就能夠恢複如初了。

蒙赦長得非常的魁梧,身高兩米五以上,臉上橫肉彪悍,非常的粗獷。聲若洪鍾,震得人隔膜生疼,“他是被什麽元氣所傷?”

禦醫回答道:“大統領,大公子是被雷霆之力給震傷了經脈,而且存積在大公子的體內,所以大公子一直無法清醒過來和自我恢複,剛剛我已經將他體力的雷霆之力給清除了,相信很快大公子就可以醒過來了。”

其實他是不知道,唐宋的雷霆之力並不是被他清除,而是自我在蒙天的穴道之中隱藏了起來。這麽好的機會,唐宋是不可能放過的。

來自地球華夏的神奇點穴之術,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完全就是一個未知的領悟。這個世界人體開發最發達的地方,就是經脈,丹田。對於他們來說,穴道還是一個新興的事物,甚至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人體結構。

蒙赦聽了之後,長輸了口氣,雖然這一次敗了,可是最起碼自己的兒子並沒有留下什麽後遺症,要不然的話,蒙赦真的要忍不住親自動手,然後將那個唐宋給廢了。

吩咐下人把禦醫送走了之後,蒙天又將蒙恬招了進來。

蒙恬深得蒙赦看重,而且加以栽培,想要讓他打破大蒙帝都突破到武王之境的年紀記錄。而蒙恬一直以來都做得很好,讓蒙赦很滿意,所以深為寵愛,以至於養成了蒙恬對蒙赦沒有多少顧忌。

“父親,那個唐宋實在是太過分了,你一定要出手教訓教訓他!”蒙恬一進來,便嚷嚷開了。

蒙赦陰沉著臉,厲聲訓斥道:“放肆,你是不是覺得我們統領府丟的人還不夠?蒙山那個老匹夫,都恨不得抓住我的痛腳,你現在是要我送上門去給他羞辱嗎?”

蒙恬被訓得低下了高傲的頭顱,他看出來了,蒙赦這是真的發火了,雙眼之中跳躍著的都是無邊的怒火。這個時候招惹他,實在是不智,隻得低聲道:“那現在怎麽辦?難道就任由他這麽囂張嗎?”

蒙赦哼了一聲,道:“這一次唐宋樹大招風,雖然有蒙山那個老匹夫庇護於他,可是他得罪太多人了,所以我們先不急。”

蒙恬急忙道:“可是父親,大哥的霸王刀還在他的手裏,他親口說的,會把他交到拍賣場去拍賣的。”

“什麽?”蒙赦一直都在關注著蒙天的傷勢問題,所以還是第一次聽說,立即被驚到了。“怎麽回事?你大哥的霸王刀怎麽會被他給拿走,你們都是幹什麽吃的?”

蒙恬冷汗直冒,當初唐宋提出要賭戰蒙天的霸王刀,他可是出言慫恿了,要是蒙天真的追究起來,他也逃不了責任。當然,這個時候,他也不敢撒謊,畢竟這種事情,蒙赦隨便找個下人來問一下就知道了。

“父親,我們也是沒辦法,那個唐宋實在是太陰險了,他居然也有寶器劍,而且提出要跟大哥賭戰霸王刀。當時我們都認為他不可能贏,所以大哥就答應了!”

“混賬東西,你們實在是太愚蠢了,這個唐宋明顯就是一步一步把你們誘入他的陷阱之中,你們居然一點都沒有察覺。”蒙赦幾乎是在咆哮了。蒙天失敗他可以容忍,但是霸王刀如果真的被拿出去拍賣,那他蒙赦在帝都就真的抬不起頭來了。

誰都知道,霸王刀配合大霸王刀法可以發揮出超品級的戰力,沒有了霸王刀的大霸王刀法,簡直就像是沒有了牙齒的老虎一樣。所以蒙赦是絕對不容許他落到別人的手裏,而且他也丟不起這個人。

所以剛剛還決定先靜觀其變的蒙赦,立即改變了主意,必須把霸王刀從唐宋的手裏拿回來。想到這裏,蒙赦高聲道:“來人!”

一個下人應聲而入,道:“大統領,有什麽吩咐?”

蒙赦沉聲問道:“你們有沒有追蹤到唐宋,現在已經到了哪裏?”

下人回答道:“大統領,剛剛探子回來稟報過一趟,現在唐宋離開了萬寶齋,正向左丞相主府而去,估計這會已經快到丞相府了。”

蒙恬見成功的挑起了父親的怒火,趕緊加把油,道:“父親,那個唐宋實在是太狂妄了。當初我就提出能不能看在父親的麵子上,折算成其他的賭注,可是他絲毫沒有把父親放在眼裏,嘴裏反複隻有一句話,說我們丞相府是不是想耍賴,現場幾萬雙眼睛盯著,我們也沒有辦法,隻得先把霸王刀給他。”

“砰!”一張桌子應聲而碎,蒙赦怒而起身,咆哮道:“小兒豎子,簡直是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