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人生

第254章 一千隻鴨子

燕小霞似乎也察覺到有人看著她,微微抬頭一看,頓時羞紅從臉上迅速紅到脖子,雖然她經常是一副太妹模樣出現在別人麵前,但是不管太妹的形象多麽惡劣,肯定沒有現在這麽狼狽,特別是在王豪麵前,而且還有一個“死敵”……燕小霞不愧是燕小霞,迅速鎮靜下來,首先站了起來,那惡劣的下蹲動作沒有了,本準備把手上的幾串東西丟掉,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舍不得而沒丟,隻是把那塑料碗給放在那個燒烤架子上。

“看什麽看,沒看過美女嗎?”燕小霞一手拿著幾串食物,一手叉在腰裏盛氣淩人道。

看到燕小霞,齊冰冰頓時有點慌張,王豪感覺到她手掌心居然有汗水。

“豪哥……我們換個地方吃吧……”齊冰冰強裝著正常道。

“嗬嗬……這地方很好,不需要換了!”

王豪用另外一隻手輕輕的拍了拍齊冰冰的手背,今天,他要幫她解除心魔。

走到燕小霞的麵前,王豪看著這張紅暈健康的臉,可能是吃太多辣椒的原因,燕小霞那嬌小卻挺拔的鼻子上有一層密密麻麻的汗水,汗水仿佛是鍍了一層光線一般,晶瑩透亮……“看什麽?”燕小霞被王豪盯得心裏直發毛。

“恩,你臉上有油……”王豪淡淡笑著,從西裝袋裏麵抽出一條雪白的手帕遞到燕小霞的麵前。

“啊……啊……真的真的……”燕小霞頓時沒了開始的那盛氣淩人,慌慌張張的接過手帕在臉上胡亂擦了起來。

“還有嗎?”

“沒了!”

“真的沒有了嗎?”

“恩!”

“你不會騙我吧!!”

“……”

“錢叔,我的包……”

“小姐!”

那司機像幽靈一般突然出現在燕小霞的麵前,看了一眼王豪後把燕小霞的包遞給了她。

王豪突然有一種奇異的感覺,這錢叔,劉青山,張彪,張悍,馬叔……這些人都很相似,這種感覺很特別,好像他們的習慣和行為方式都差不多,剛才這個錢叔隱藏在人群裏麵早就被王豪察覺,隻是讓王豪誤以為是劉青山派的手下,那知道居然是燕小霞的司機加保鏢錢叔……燕小霞接過包,連忙打開這百寶囊,掏出鏡子仔細查看起來!

女人愛美是天姓是不可理喻的!

王豪盯著燕小霞不停的左瞄右瞄,上瞄下瞄,頭頓時大了。

終於!

臉部改造工程結束了,燕小霞把口紅眉筆等物一股腦的塞到了百寶囊裏麵……“豪哥,什麽時候回來的,怎麽不給我打電話?”燕小霞抓著王豪的手臂親熱道。

“昨天回來的,冰冰請我吃東西,一起嗎?”

“……”

“不吃?”王豪淡淡笑著把齊冰冰的手牽在手中。

“吃,我為什麽不吃?”

看到王豪當著她的麵牽著齊冰冰的手,燕小霞突然心裏像被什麽堵著一般很難受。

幾個人呆呆的等著一群小學生讓出了一張桌子,如果不是五大三粗的老板娘主動幫忙,他們就是等待一天也等不到位置,那種麻辣燙形式的桌子走了又來,來了又走,根本不可能騰出地方。

果然不錯!

王豪細細品味著這些小吃,這地方這麽偏僻居然有如此火爆的生意,看來也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正在埋頭吃間,王豪突然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抬頭一看,隻見齊冰冰和燕小霞根本沒吃東西,都在瞪大眼睛看著他,偶爾二雙眼睛互相敵視一眼又轉移目標……“為什麽不吃?”

“……”

“……”

“燕小姐,還記得我們的承諾嗎?”王豪突然盯著燕小霞的眼睛道。

“承諾?”

“忘記了?”王豪淡淡道。

“……沒……忘……記……”燕小霞惡狠狠的一字一頓道。

低頭在腿上的百寶囊裏麵翻找了一會,拿出一個精致的小木盒子,燕小霞先是呆了一會,終究還是打開那盒子對齊冰冰緩緩道:“你搶我的東西豪哥已經幫你還了!”

“真的……”

齊冰冰一臉呆滯的看著那木盒子裏麵的棒棒糖,聲音哽咽著……慢慢的,一顆晶瑩透亮的淚花掉了下來……一顆!

二顆!

三顆!

……齊冰冰雙手捂住臉頰無聲的哭泣著,肩膀劇烈的聳動……燕小霞想不到齊冰冰的反應這麽大,大到讓她都有點不知所措,看來,這顆棒棒糖對她的打擊很大,沒來由的,燕小霞心裏一陣惶惶然,從來沒有想過齊冰冰會如此重視這個棒棒糖!

自己是不是錯了?

“冰冰,我……我……請你吃……”燕小霞小心翼翼的把木盒子遞到齊冰冰的麵前,滿臉期待的望著掩麵默默哭泣的齊冰冰。

肩膀還在**,齊冰冰那梨花帶雨的麵容抬起了頭,眼睛裏麵含著一層霧氣看了一眼燕小霞,又低頭看了一眼木盒中的棒棒糖,這棒棒糖已經不是那塊棒棒糖,但是,裏麵包含的意義沒有人能夠理解。

手有點顫抖,輕輕的接過那木盒,從木盒裏麵拿出棒棒糖緩緩的放在心口,眼睛瞬間明亮起來,王豪心裏猛的一跳,他感覺到齊冰冰氣質的改變,這就像魚躍龍門一般的改變……齊冰冰的心魔已經徹底除掉了!

齊冰冰的眩暈真氣發生了質的改變!

“對不起!”燕小霞嚅嚅道。

“謝謝你!”齊冰冰甜甜的一笑。

仿佛間,這破爛的小木屋因為齊冰冰這一笑而改變了,仿佛間,春天提前來臨百花盛開,仿佛間,世界充滿了陽光……一種奇妙的感覺充滿了這個小木屋,所有的人心情突然沒有理由的愉快,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一副滿足的笑容!

“送給你!”齊冰冰微笑著把棒棒糖放在木盒子裏麵遞給燕小霞。

“……”

“留著做個紀念吧!”

齊冰冰輕輕的把木盒子放在燕小霞的腿上,這個棒棒糖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心裏的陰影!

“別後悔哦!”燕小霞狡黠的一笑。

“不會,就當我一輩子欠你的!”齊冰冰也是輕輕一笑。

“……”

燕小霞突然有一絲失意,齊冰冰現在給她的感覺已經完全改變,這種改變讓她無法理解,很多時候和齊冰冰在一起,她都是強勢,而現在,這種強勢被齊冰冰那輕柔的微笑化為無形。

“我們還是朋友嗎?”齊冰冰輕輕道。

“我們還是朋友!”燕小霞下意識的肯定回答道,她無法拒絕,馬上,燕小霞低頭羞澀道:“冰冰,對不起,我不知道你這麽重視……”

“我重視的是我們的友誼!”

齊冰冰像天山下來的聖女,純潔得任何人都無法麵對,王豪看著齊冰冰一點一點變化,現在的齊冰冰就像蛇蛻皮一般,一個讓任何人心動的齊冰冰出現了,這種心動不分男女老少……突然!

齊冰冰轉頭溫柔的看著王豪,如同秋水般的眼睛深情的望著王豪,輕輕道:“豪哥,我愛你!”

輕輕的三個字,卻包含著一種讓人肯定的力量,王豪神智突然有點迷糊,九陽神功自動的運行了幾個周天……果然厲害……還沒等王豪說話,齊冰冰又羞澀道:“豪哥,我想和蝦米說說話……”

王豪差點暈倒,這待遇的改變實在也是太大了!

這不是過河拆橋嗎?

剛才還溫溫柔柔說愛他,馬上又要讓他回避二個女兒家的說悄悄話,世界變了……王豪歎了一口氣往錢叔那裏走去。

人才走去不遠,背後就傳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不得了了,一個女人是五百隻鴨子,二個女人是一千隻鴨子,現在有一千隻鴨子在一起,不知道情況如何……當然,王豪不知道,馬上還有五百隻鴨子會趕到……“你認識劉青山?”王豪直接對錢叔問道。

“恩!”

“張彪呢?”

“恩!”錢叔歎了一口氣,一臉落寞道:“可惜他死了……”

……一陣沉默。

“他的死亡會有人付出代價的!”王豪淡淡道。

“代價……嗬嗬……我們一起有一百多人,現在活著的已經沒有幾個了,誰沒有付出過代價?”錢叔那堅毅的臉上透露出一股人世滄桑。

“死了就死了,有必要難過嗎?死的人已經死了,活著的人還得活著,等你真正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你就不是司機了!”王豪緩緩道。

“對,就是因為想不開,看到了太多的死亡,所以我才隱姓埋名給人當司機當保鏢!”錢叔自嘲道。

“你現在的位置好像也不安全!”王豪皺眉道,他感覺到,這個身手和青山有得一比的男人已經失去了作為一個保鏢應該有的活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