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人生

第573章 耗資五十億的電影

“媽的,你牛,我讓你牛,牛……”

“啊……劍哥好……”

**哥見孫劍怒氣衝衝的過來,頓時臉都綠了,一臉諂笑著討好孫劍,可惜,孫劍根本不給他機會,一巴掌就扇到了腦袋上,繞是**哥閃避動作神速無比,還是被扇了個正著,差點被扇一跟頭,手上的筷子也掉地上了,狼狽無比,那裏還有開始的神勇張狂,看得餐廳裏麵的一幹人目瞪口呆。

惡人自有惡人磨!

幾乎是每一個都泛起了這種想法,這個時候的孫劍,形象可是大大翻了一個身,現在,他就是正義的化身,祖國的棟梁!畢竟,這個**是個外國人,他跑到中國來撒野是每一個中國人不願意看到的,何況,那高書記一句話已經把和**的矛盾推到了國家榮譽上麵,現在孫劍教訓**,自然是大快人心。

“過來!”孫劍一臉邪氣的笑容,看得人不寒而栗。

“不過來……”**哥退後一步,一臉恐懼,孫劍的手段他已經見識過了。

“到底過不過來?是不是又想開飛機炸俺家?”孫劍搓著手怪笑。

“沒沒想……劍哥,可以打個商量不?”看著孫劍的怪笑,**哥一哆嗦,討好道。

“恩?”

“我自己走過去……啊……”**哥走到孫劍的身邊點頭哈腰的巴結道。

“那裏有你這麽囉嗦的,奶奶的,還看四大名著,我草,梁山好漢有你這麽熊的……”

孫劍一手就抄起**哥,那兩百多斤的身體就像一根稻草一般輕巧,嚇得**哥哇哇隻叫,而那四個肌肉男隻能哭喪著臉跟隨在孫劍後麵。

“啪啪……”

“啪啪……”

……

一陣熱烈的掌聲,顯然,剛才**哥的囂張已經激起了公憤,現在見孫劍真的把**哥提走,一個個頓時拍掌替孫劍叫好,就是高書記也矜持的拍了幾下掌,當**哥和孫劍糾纏的時候,高書記已經知道了這個渾身肌肉的外國人的身份。

實際上,**哥進入中國境內後就一直被處於監視狀態,**哥的家族在所有的國家都被列於為極度危險人物,而**哥在家族中的地位更是如曰中天,進入中國後,理所當然的被一些特殊部門監視,當高書記知道**哥身份後,可是身上嚇出了一身冷汗,**哥這樣的人物,沒有那一個國家願意得罪這種瘋狂的犯罪家族,隻要不在中國鬧事,可以說是放之任之。

很多普通人不明白為什麽一些國家的犯罪團夥在國外能夠逃脫追捕,實際上,並不是所在國家無能,而是很多國家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畢竟,那些犯罪團夥和家族他們都有著龐大的資源和深厚的背景,打擊一人很可能捅了馬蜂窩,而一般的情況下,這些具備國際背景的犯罪家族和團夥去另外一個國家躲災的時候,大多會選擇一個意態形勢不一樣的國家,或者幹脆選擇一個和祖國敵對的國家,這也是關鍵原因之一。

就像中國的貪官,恐怖組織頭目[***],還有那邪惡的輪子功,他們大多會避走美國等西方國家,難道偌大一個美國政斧就不知道那些人是貪官,是恐怖組織和邪教組織?

毫無疑問,他們知道!

包庇中國政斧的貪官和邪教組織無疑是對中國政權和經濟的一種打擊,試問,美國政斧又怎麽會輕易放棄打擊一個[***]的國家機會?

可以肯定的說,無論是中國政斧還是其它國家的政斧對**哥這樣的人一般不會輕易得罪,得罪這樣的犯罪家族所付出的代價是相當可怕的,用得不償失來形容毫不為過。

“啪!”的一聲,**哥被孫劍重重的放在椅子上,還算孫劍對這個家夥不錯,沒有直接摔在地上,給足了麵子。

“來幾份扣肉,要肥多瘦少的那種。”王豪輕輕的一招,對一個服務員道。

“扣肉?”**哥狐疑的看著王豪,他感覺那裏有點不妥,但是又找不出原因。

“你不是說要大塊吃肉的嗎?我給你叫了幾份,等會要吃光。”王豪淡淡笑道。

“啊……”**頓時睜大眼睛看著王豪,似乎想到了扣肉是什麽東西,一臉恐懼道:“豪哥,你就放過我吧,我我……我可是好人拉……”**哥顯然對肥膘油膩的東西不感興趣。

“嗬嗬,你不是說,在你眼裏沒有什麽法律嗎?你不也說過,在這餐廳裏麵很多人不受法律約束嗎?不錯,我正是其中一個,所以,沒有人能夠約束我讓你吃肉。”王豪微笑著為**哥倒上一杯醇香的米酒道:“來,我給你介紹一位朋友,這位是越南的阮先生,這位是**哥,德埃克家族的**哥。”

“哦……”**哥愁眉苦臉的自己先把酒給幹了,似乎對這位阮先生不感興趣,的確,整個越南也沒有幾個他們家族看得上眼的。

阮文山也隻是矜持的微微舉杯,對這個囂張跋扈的西方人他也不抱好感,在他眼裏,**哥就是一個暴發戶,沒有真正的勢力背景,像**哥這樣的家族,隻要他阮文山願意,幾天的時間就可以讓他灰飛煙滅,在阮文山這種強者的眼裏,可以輕易做到。

而且,阮文山根本不怕報複,阮文山的家族和傑姆斯家族不一樣,阮文山的家族勢力都在越南,並且根深蒂固,如果**哥想要報複,無異於天方夜譚,隻怕是人才剛進越南就已經死於非命了。

這就是生意小有小的好處,傑姆斯家族的勢力比阮文山家族大得多,但是他們對付**哥就得考慮後果,一端不能一次徹底的消滅**哥的家族勢力,其後果不堪設想,畢竟,傑姆斯家族的生意遍布全球,並且緊鄰**哥的勢力,甚至於,很多生意和**哥的家族生意犬牙交錯,其中所要考慮的後果理所當然要比阮文山多。

其實,說穿了,傑姆斯家族就是投鼠忌器,而阮文山家族則是無器可忌,自然可以痛下殺手。

王豪也懶得說話,自顧自的慢慢喝著醇香的米酒,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根本對餐廳裏麵的其他人視而不見,阮文山和**哥互相不對眼,也就自顧吃喝起來,不過,**哥的表情明顯很滿足,能夠坐到這桌子上已經是一種勝利了。

“**,阮先生正在和我合作,你加入嗎?”酒過半餉,王豪突然說道。

“他?”

“他?”

幾乎是馬上,阮文山和**哥異口同聲道,顯然,他們都互相看不起對方,一個是看不起對方的武力,一個是看不起對方的財力。

兩人同時住嘴,陷入了思考之中,顯然,王豪的計劃打破了他們的計劃,在和王豪結盟的計劃中,從來沒有過參與第三者的想法,特別是阮文山這種眼高於頂之人,他如果想要尋找**哥這樣的合作夥伴,可以說有太多的選擇,何必要找一個聲名狼藉的犯罪家族。

而**哥根本不知道阮文山的家族背景,在他眼裏,越南就是一個落後到沒救的國家,從來沒有聽說過什麽具有影響力的大家族和大財團。

沉思良久,兩人又同時說話了。

“豪哥說怎麽樣就怎麽樣。”**哥來得直接,幹脆把事情王豪身上一推,從這裏也看出其想法之深遠,他也想得到,既然是一個和王豪坐一張桌子吃飯的人,其身份自然是不簡單,合作不合作最後還是得看王豪的決定,何必不光棍點。

“既然是王先生決定的事情,阮某那敢不從。”阮文山就含蓄得多,擺明了是給王豪麵子。

“好好好!以後就多多親熱,我想,這世界夠大的,容下我們足足有餘。”王豪舉杯大笑道。

而**和阮文山也皮笑肉不笑的舉杯慶祝,他們還沒有體會到合作夥伴的感覺,他們不知道,正是王豪的這一句話,讓他們形成了一個真正的鐵三角,而這鐵三角裏麵得益最大的是**家族。有了阮文山家族的強者加入,他們的忌憚可就少得多了,倒是阮文山沒有從**哥那裏得到多少好處,當然,阮文山在越南的發展得到了白雲集團的大力支持,這多少讓阮文山家族平衡一點。

合作的兩方沒有什麽感覺,而就坐在隔壁的老人卻是渾身一震,他自然是看出了王豪這簡簡單單一句話裏麵包含的意義,也就是說,這一句話已經把世界上的權利和財富格局從新劃分了一塊出來,隻是不知道誰倒黴而已,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墨西哥和美國將要遇到一個強勁的鐵三角的對手,他們的力量無疑將會遭到削弱。

老人臉上的表情依然,但是身體卻明顯變化了,有點坐立不安的感覺,一個看起來毫不經意的,卻將影響著他們家族發展的結盟居然在他眼皮地下完成,這是一種恥辱,他完全可以破壞這次結盟,甚至於也可以加入,而自己沒有采取任何行動的就看著這次結盟成功了,老人臉上慢慢泛起了一絲焦慮……

老人家族的輝煌不是靠運氣,而是憑著過人的戰略目光獲得成功,一個成功的家族和短期的暴發戶不一樣,他們的眼光看得更長遠,利益看得更透徹。這次老人親自趕到中國就是從這裏麵嗅到了一種威脅,而現在,這種威脅還是在他眼皮地下結成同盟。

終於,老人還是坐不住了,這個時候,矜持隻會失去更多,家族利益至上的老人已經對個人榮譽看得淡了。

在這次的博弈中,唯一沒有想到靠武力解決的就隻有老人,而大部分的強者都是想的如何格殺王豪這新興起的勢力,就是阮文山一開始來中國的時候都是想的殺死王豪後奪取王豪在曰本的地盤,隻是被王豪一次伏擊後,雄心早就煙消雲逝,能夠不成為王豪的敵人已經讓他滿足得食欲大增,王豪在這餐廳的威勢更是加重了自己的看法。

很多時候,武力並不可怕,真正可怕是智慧,當你的武功還沒有到天下無敵的時候,智慧就顯得尤為重要,王豪無論是武力還是智慧都讓阮文山深深忌憚。

“王先生!”老人放下矜持,酒杯在空中遙遙一舉,這是一種示好。老人非常明白,沒有人可以拒絕他的加盟,王豪也不能,這隻是一個主動權的問題,現在,老人放棄了主動權,他為了主動權已經失去了太多。

“幹!”

王豪舉杯,的確,老人無論是財力還是背景,或者是掌握的資源都不是王豪能夠拒絕的,這個世界上,沒有永久的敵人,當然,也沒有永遠的朋友。

一飲而盡,王豪放下杯子嘴角泛起一絲無法察覺的笑容,始終,這個老人才是他真正的目的,至於**哥,純粹是一個利用的工具,一個製約老人的工具,而阮文山一開始就是計劃內的合作夥伴,因為,阮文山將是撕裂強者世界的一個突破口!

看到空中舉起的杯子,老人終於鬆了一口氣,無論這個長發年輕人的成敗如何,他都再次獲得洗牌的機會,強者的世界他非常明白,一個小小的力量很可能改變整個世界,老人對王豪能不能改變強者世界的格局還不清楚,但是,老人的家族蔓延了數百年,自然明白不能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麵的道理,這次強者之間的博弈,他隻要和王豪達成協議,至於以後誰勝誰負對他已經不重要了,無論是誰贏,他都不會有任何損失!

當然,這也是老人一直猶豫和王豪到底合作不合作的問題,如果一端合作,他必須要付出很多,他很想再觀望一段時間,看王豪到底有沒有洗牌的實力,可惜,**和那越南強者的出現打破了他的計劃……

老人非常自然的走了過去坐了下來,惹得**眼皮直往上翻。

“明天讓你那印度人和我的下屬決鬥吧!”王豪緊盯著老人的眼睛。

“明天?”老人一愣,時間太緊迫了,這等於是把他和王豪放到了對抗的第一線,這是他不想看到的,漁翁得利的道理他非常明白。

“是的,我沒有時間,我還有一個非常大的投資計劃希望傑姆斯先生和我合作。”

“合作計劃?”老人的眼睛一亮,幾乎是同時,**和越南人的眼睛也是一亮。

“對,我要投資一步電影,計劃投資五十億美金,希望傑姆斯先生能夠融資,當然,德埃克家族和阮氏家族都可以參與!”王豪淡淡道。

“五十億美金?”

幾人幾乎同時都站了起來,五十億美金對於傑姆斯家族來說不多,但是對於德埃克家族和阮氏家族無異於天文數字,特別是阮氏家族家族,如果他的家族能夠拿出五十億的三分之一,他們家族也不會如此狼狽,當然,不能說他們家族就沒有這麽多的資產,一個家族的固定資產都是不能計算在流動資金上麵,哪怕就是傑姆斯這種巨無霸的家族想要一次拿出五十億的現金也是相當困難的。

這也是很多普通人對一些有錢人的誤解,生活中,很多人聽說某某人擁有幾百萬的資產,但是又拿不出多少現金深為不解,其實,這是一個很容易解釋的問題,實際上,越是有錢人越缺錢,他們的每一分錢都投資到商業上,沒有人會愚蠢得把幾百億現金扔在銀行裏麵。

是一部怎麽樣的電影需要五十億美金?

幾乎是每一個人的腦袋裏麵都在想這個問題,五十億是一個怎麽樣的概念,五十億幾乎可以建立一個小型國家,哪怕是現在美國那些耗資巨大的大片也隻是十幾億美金,能夠上二億美金的投資已經算是大片了,而投資五十億是無法想象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