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再生之地獄遊戲

第27章 生命之泉

第二十七章 生命之泉

‘砰~~~’一聲巨響,四處散落的冰雪,雪堆處露出一個洞。跳出一個人影。身材高大,八尺高。強壯的臂膀。‘嗚嗚’的聲音從嘴裏發出。繼續在挖洞的馬克,聽見聲響。低著頭看著兩隻毛茸茸的大腳爪子。口水流下來的聲音。滴在雪上,融化出幾排小洞。馬克緊張的咽了咽唾沫。還有一隻沒有死啊。心裏想著,這可怎麽辦啊。沒有找出唐,自己也搭進去了。過了一會兒,怎麽狼人還不動手呢?

馬克抬起頭,麵對現實,其實想看看到底怎麽回事?這麽久狼人都不動手。狼人直愣愣的看著對麵。沒有理會離他更近的自己。順著狼人的眼觀看了過去。一隻爪子從雪堆裏伸出。馬克心裏驚呼著:他們不會都沒有死吧。這麽厲害的雪崩,既然還活著,也太強悍了,難道這家夥想等著同伴過來,飽餐一頓嗎?

“呼~~~”一團火從哪隻爪子上冒出火焰來。雪受到高溫,融化著。“啊~~~”一聲大叫。轟隆~~~,周圍的雪倒飛起來。強烈的氣息。這到底是什麽東東啊。狼人的真正實力?馬克不敢想象道。

當整個人站在馬克麵前的時候。馬克驚呼了。那個不是別人,正是唐。可是怎麽變成這幅模樣了,以前隻是右眼變色了,怎麽現在。右手比之間大多了。臉上的符文也多了。半邊臉更不像人了,獠牙露出。一隻耳朵纖細。整根右臂很強壯。

馬克驚呼著跑到唐身邊大叫道:“我就知道你沒有死,我就知道,你小子是小強的生命體。這回艾文和老約翰都錯了。這個兩個不給力的家夥。還不相信我的話。”一個人圍著唐喋喋不休的說著。

唐沒有理會他,也直愣愣的看著前麵的狼人。狼人感覺的有點兒恐懼,麵前這個人類,怎麽變成這副模樣了,變模樣又不可怕,自己的狼頭才可怕呢?關鍵這小子的力量突然間猛增。這到底怎麽回事啊?難道這小子也和他們祖上一樣。將靈魂獻祭了。

原來正在狼人從雪崩裏衝出撲向唐。撞擊唐,噴出一口血。滾入了雪崩中。在那一刹那。唐的右眼睜開,變成惡魔之眼。將自己的魔法盾裹著自己。雖然沒有受到什麽傷害,但是震的頭有點暈。

正在這個時候,周圍的雪堆也有異常的動機。‘砰~~~’剛才活埋的狼人都跳了出來。一二三四五馬克心裏數著,一個都沒有少。這些狼人真是生命力強啊。不過其餘的四個多多少少的受了點傷。四個狼人站在比較強壯的狼人後麵,錐形陣形。

“你到底是什麽人?”強壯的狼人凝視著唐。

唐似乎並沒有理會,推到馬克,徑直前進。與五隻狼人相距三步之遠。他們幾個人備受壓力。這種氣勢已經超越了他們中最強的一個了。

‘啊~~~’唐一聲大叫,張開的嘴巴吼著。額頭上青筋暴露。手臂上的肌肉也繃緊。全身冒著紫黑的光。好像是真氣,在外麵四處的亂竄。一股風,強勢的風吹著雪亂飛。馬克在後麵睜不開眼睛。吹到地上。馬克趴在雪堆裏。

5隻狼人。用手抵擋住。除了前麵強壯的狼人,其他的人。恐懼已經表露形態上。嘶嘶~~~風勁在對方的身體上劃著。頓時流出血。強壯的狼人咬牙堅持著。不能示弱,一但示弱,就會完蛋了。

氣勢放完,唐冷眼看著對方道:“這句話,應該我來問你們?”風過後,馬克從雪堆裏爬出來道:“唐,你製造的風也太大了。”唐沒有擺馬克。倒是無趣。也學著唐的眼神,看著對麵的狼人。

四個狼人睜開了眼睛,看著強壯狼人道:“卡拉大人。你沒有事情吧。”卡拉身上到處都是傷口,滲出血水,好在不是很深的傷口。

在狼人強大的恢複麵前,還是小KISS的。雖然不能跟吸血鬼那種變態相比,但是還是很強的體質的。被唐凝視的他們,敢怒不敢言。

卡拉一揮手。其他四人退回去了。然後道:“他們都叫我卡拉。我們來自銀針森林。這次出來的目的,曆練。”

“你們所謂的曆練就是指襲擊人類?”唐冷哼道。後麵的四個狼人有點蠢蠢欲動,竟然這麽對他們的頭這麽說話。

卡拉製止住手下,慢慢的道:“我們出來的目的就是曆練,隻不過對象不是人類,如果人類不傷害我們,我們也懶得攻擊。我們聽說,吸血鬼準備在紐約舉行盛大的吸血鬼盛宴。各路吸血鬼都去,我們就埋伏在一個周圍,覺察到有沒有吸血鬼,如果對方的實力不強,我們就上去做了他們.本來我們追逐著蝙蝠的,不過那小子跑了。被你用法術導致雪崩。使得我們不得不放棄。和你們戰鬥起來,看到你們當中有牧師。哈哈~~~我們就一起殺掉你們,沒想到你這麽強大。失算,”

“你們從那裏知道這件事情的。”唐問道,他雖然從艾文那裏知道一點兒,這些狼人與吸血鬼是很不友好的。和教會的人也是不很好。攻擊吸血鬼也是正常的,但是,這些狼人一般都生活在銀針森林,怎麽跑到這裏了。不很人類交往的,他是怎麽知道的。即使吸血鬼盛宴還是從吸血鬼吉米哪裏知道的。而唐他們所知道的僅僅推理說,吸血鬼準備在紐約開壇祭祀,利用九個純陰體,從虛空中召喚出該隱。

“有一個帶鬥篷的人來到我們部落。和我們的首領交談,說吸血鬼準備開吸血鬼盛宴。這個是攻擊他們的好幾回。讓我們半路上去絞殺這些吸血鬼。”卡拉回憶的說道。

寧靜的銀針森林裏,雖然充滿了危機,但是這裏是狼人的地盤。穿著黑色的鬥篷的陌生人闖入了。狼人開始騷擾的攻擊,但是都被對方的魔法所阻擋。看不輕對方的臉色。連氣勢都判斷不出,對方到底是人還是別的東西,會用魔法?很多種族都會。不好判斷。對方很強大。知道首領來到這裏才阻止了陌生人的前進的腳步。

首領哼道:“你到底是什麽人?來騷擾我的地盤。看在你還是一個強者的麵子上,從哪裏來就回哪裏去。”其實首領心裏知道,如果真打起來也會拚的重傷。現在穆圖幾千年了還沒有好,可不想這個時候壞了大事。隱隱吧。自己的主要的任務就是不讓人打擾穆圖的療傷。

陌生人詭異的笑道:“這個你不需要知道。你隻需知道我來這裏給你傳達一個好消息就是了。”

“什麽好消息。你難道不怕我們嗎?”首領奇怪的問道。

“我為什麽要怕你們。難道你們還能留下我嗎?”對方詭異的笑道。還真如對方說的,如果這個人想離開,真的沒有人能攔住,就憑剛才那幾手絕活。速度很快,連他們敏捷著稱的狼人都有點兒招架不住。

陌生人頓了頓道:“12月12日,你們的死對頭吸血鬼準備在紐約召開吸血鬼盛宴。”

“吸血鬼盛宴?”首領喃喃的說:“雖然吸血鬼跟我們是死對頭,但是,這種盛宴,和我們沒有關係吧。”

陌生人看著這個單純的狼人笑哈哈道:“笨蛋。”

“你~~~”誰被叫笨蛋,心裏都不爽。狼人頓時暴豆。

“別著急,聽我慢慢說。”陌生人趕緊解釋道:“到時候,各路吸血鬼諸侯都會參加,這個時候是分散消滅他們的最好機會,因為他們的目的都是衝向紐約的,因此。就看你們能否做到。”

“什麽?如果他們到最後聯合起來,搞個反狼同盟。我們狼人可受不了。”首領並不是笨蛋道。是的,那些吸血鬼很會偽裝的,一旦大量的殺死吸血鬼低級別的戰士。相比就會真的惹怒。到時候煽動一下人類,那可就倒黴了。

“這個我可以保證,隻要你襲擊從美國本土的吸血鬼就行,從國外來臨的不傷害,完全可以。因為,美國的吸血鬼和國外的吸血鬼不是一個陣營的。他們是不會組成什麽聯盟的。”陌生人解釋道。

看著狼人還在猶豫不決,就下猛藥道:“你們的穆圖是不是還受到重傷?”

“你怎麽知道穆圖還活著?”首領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捂著嘴。

“哈哈~~~不用緊張,隻不過剛才,在那個深處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氣息。所以除了穆圖還真不知道有誰?”陌生人哈哈笑道,然後從自己的戒指裏掏出一件東西?是一個試管,裏麵透明的**。笑道:“知道這是什麽嗎?”

“什麽?”首領奇怪的問道。

“生命之泉的泉水”陌生人看著綠色的**說道。

“什麽生命之泉?給我。”首領貪婪的要到。但是心想這小子要是騙我怎麽辦啊,如果對方手裏的不是生命之泉而是毒藥呢?

“我想這個是你們那個穆圖很需要的吧。”陌生人,瞧了瞧那股氣息,更甚了。首領也感覺到了穆圖強烈的要求。

陌生人用滴管吸出一點點滴在了小草,小草猛然的張大。像大樹一樣。然後陌生人道:“怎麽樣?相信了吧。”

“你是怎麽得到的?”首領驚奇的問道,據說生命之泉已經N千年沒有在地球上出現過了,他是怎麽得的到的。這麽神器的東西,自己不留著保命。怎麽會送給別人呢?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隻要知道我們剛剛達成了協議就行。”陌生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