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再生之地獄遊戲

第3章 疑犯

第三章 疑犯

客流量多了,人員也就複雜了,林子大了什麽鳥都有。形形色色的人看著唐他們一行,心中充滿了疑問,這到底幹什麽的?難道抓住了?可是沒有看見銀手鐲啊。這群阿貓阿狗長的也太寒磣了。一看都不是好人。沒安好心的竊竊私語。

他們在討論什麽呢?引起了大飛的好奇。然後裝作和藹可親的樣子道:“小妹妹,你們在說什麽啊?”自認為很**。頓時,那名小女生‘哇哇’大哭。招引來了周圍觀眾的鄙視,這個人渣竟然欺負小女生,人家才10歲啊。

大飛連忙後退著,發現這群觀眾也太強烈了吧,那眼神太凶惡了。一群刁民。好漢不跟你們一般見識,爺走人。

嘭~~~撞擊到了一人身上。慌忙道:“什麽這麽軟。”使勁的抓了抓。

“哎呀,討厭,不要這麽著急嗎?晚點到你的房間裏去啊。”然後悄聲的在大飛的耳邊輕聲細語道。

定眼一瞧,頓時瀑布汗,沒錯就是如花。撒腿就跑,掃帚頭鄙視道:“瞎跑什麽啊?趕緊掏錢。”

大飛緊張道:“沒,沒什麽?”然後回頭一看,如花正好對準大飛擠眉弄眼,閃閃放在十萬伏特,特地的將自己的胸部往上激流湧進。大飛緊張的咽了口唾沫道:“此乃大凶之罩。三十六計走位上計。”

打開車門,準備跳出去。嘭~~~,摔在地上。“哎呀~~~,我的屁股。”大飛捂著屁股。嘭~~~的一聲,就將車門關閉了。“怎麽想逃。”一個很重的聲音。

大飛抬頭看見一個穿風衣的,胡子拉碴,身材魁梧的老男人,俯視著自己。麵色不善,眼睛凶惡。他趕緊說:“我隻是覺得悶,所以想瞧瞧車外的風景。”

靠~~~,這裏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大晚上的看什麽風景啊。誰信啊,肯定心裏有鬼,然後冷眼一瞧:“是嗎?”對方一把將大飛像領小雞一樣,提溜起來。右手扭著大飛的胳膊,左手的胳臂頂在大飛的後脖頸上,反壓在牆壁上。大飛努力的掙紮著,心裏想著:這到底這麽一回事啊。

“小子,把身份證交出來。”大漢彪悍的說。

“你這樣扭著,我怎麽拿啊。”大飛怎麽又查看啊。不是剛查過嗎?對方的手一放鬆。大飛一個右轉身,速度很快,麵對著大漢,推出左手。掐住對方的脖子。對方反應過來,但是已經晚了,隻好也掐著大飛的脖子。兩眼互相爆瞪著。臉色漲紅。

兩人的打鬥吸引了眾人,從車廂的另一頭出來道:“你們搞什麽?不就是補張票嗎?至於搞得這樣嗎?”說話的是掃帚頭。

“怎麽了?怎麽了?”胖子一夥人也出現了車廂與車廂之間。大聲道:“嗨~~~,劉易斯,你搞什麽?他不是你要找的人。”

那個叫劉易斯的鬆開了手,瞪著對方。大飛也鬆開了,同樣的眼神瞪著對方。唐在旁邊似乎聽到,胖子話裏有話,感覺他們在找人?外麵的人群切切私語。到底怎麽回事。好奇的心理催促著他問道:“這裏有什麽事情發生嗎?似乎發生了不平常的事情?”

“呃~~~,沒什麽?小事。”胖子錯愕一愣道。

“小事?外麵似乎都傳開了?”唐不肖道。然後特意的瞅了瞅車廂裏麵。人群更加的沸沸揚揚。

“那裏有啊,沒有的事情。你多想了。”胖子狡辯道。

“你在不說,我就問其他人去了。”唐越是聽他這麽說,越覺得有事情。事情越可疑。

“別......”胖子詭異的看了看四周,已經引起了好奇觀眾,好幾雙眼睛盯在這裏。然後道:“這裏人多。找一個方便的地方說說。先把票補上。”

“掃帚頭,付錢。”唐嚷嚷道。掃帚頭一萬個不情願,怎麽又是我啊。唐心裏想著:我沒錢。大飛又是一個鐵公雞,那隻有你這個老實了。

“為什麽受傷的總是我啊。”掃帚頭呼喊道。

眾人跟隨著胖子來到了他的休息室裏。隔壁的車廂裏,好似關押了很多人。唐從百葉窗看過去。奇怪的問道:“裏麵到底犯了什麽?一個個愁眉苦臉的。”

“今天晚上,就在剛才,發生了一件命案。明白嗎?”胖子掏出香煙,吸了一口道。

說到命案,唐頓時感覺有點意思,揚了揚下巴道:“到底出了什麽事情?”胖子錯愕了一會兒,這小子怎麽對案件這麽感興趣啊。反正也是閑著,對方也有人是軍人,說不定能幫上忙?然後開始講述:

今天大概晚上7點左右,上來了一波人。其中一個用衣服遮擋著手。你也知道,這代表的是什麽?兩名警察,外麵那個和你朋友鬧翻的大塊頭就是其中一個。他們押送著一名嫌疑犯,什麽案件我就不說了。是一個很重要的人。但是在火車上被人殺了。

起初並沒有什麽?可以說一切都很平安。可以說相當的安靜,人們幾乎見慣了這種場景,對此也沒有表示什麽?見怪了太多的是是非非。押送犯人的事情多著呢。但是,到了深夜,不知道怎麽了,一向是安靜的疑犯突然要去吃飯。

疑犯大喊道:“我肚子餓了,我要去餐廳吃飯?”

“在忍忍吧。沒有那個必要。很快就到了。”劉易斯看著報紙說道。

“TM的我有權利去吃飯,小心我去聯邦法院起訴你們,虐待犯人。”疑犯惡狠狠的說道。使得劉易斯很不舒服。畢竟是疑犯,沒有法院的審判是不能剝奪對方的權利的,何況現在很多人已經被這邊吸引了。如果能不好,真的告了還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劉易斯合上了報紙很不情願道:“好吧,好吧,我們去吃飯。斯蒂夫,把他的手銬打開,帶他去吃飯。”

“哼~~~。”疑犯哼道。‘哢哢’斯蒂夫打開了疑犯的手銬。

沒有辦法,然後來到餐廳,等到了餐廳後,也不知道為什麽。餐廳的人有多人吃飯。好似是聚會。大半夜的不好好的休息,竟然跑來吃飯。其實他自己都還不是被人拉來一起吃。

服務員過來道:“你麽要吃什麽?”

“一份牛排,三成熟,再來瓶威士忌,你們呢?”疑犯高興的問道。當看到兩人瞪著牛眼一樣看著疑犯。疑犯笑著道:“反正是聯邦政府給錢,不吃白不吃。”

想想也是那麽一回事,兩人點了點頭,也覺得肚子有點兒餓,晚上要熬夜的,還是吃點兒的好。於是每人叫一份牛排。

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疑犯的牛排先到了。是這樣的,因為有人點了三份牛排。結果最後廚師多上了一份,還正好是三成熟。就給了疑犯。疑犯在慢慢的吃著津津有味。突然間,疑犯痛苦不已,掐著脖子,口吐白沫,臉色發青。最後,不知道是不是暈過去了,還是真的死了。餐廳裏的人,聽到響聲紛紛的回頭看著,引起了**,驚恐中著。死人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親身經曆過,大呼小叫的。頓時,兩名警察迅速的掏出槍警惕的周圍。然後阻擋了其他人離開。

劉易斯掏出槍對準其他人道:“我是警察,我們的疑犯中毒了,請大家保持冷靜,為了配合期間,希望大家不準離開房間半步,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冷冷的掃視了眾人。‘砰砰’兩聲,對準天花板射擊了兩下。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

起初眾人不把他們當回事,但是,隨著槍聲,眾人都老實了,槍杆子裏出政權啊,這句話就是真理。劉易斯大喊道:“你們這裏誰有醫生?”

一個老頭舉手道:“我來看看,我是獸醫。”

“司馬當活馬醫治吧。”劉易斯皺了皺眉頭。

“其實,人和動物是一樣的。”獸醫很自豪的說。然後看到兩人鄙視的眼神道:“呃,基本上都是一個樣子。”

獸醫用手摸著對方的頸脈道:“看他的臉上,應該是中毒,對方還有脈相,需要趕快治療。要不然這小子真的掛了。”

“什麽?你能知道對方中了什麽毒?”斯蒂夫將門都關閉後回來問道。

“火車上應該有急救箱的,或許能夠找到血清。”獸醫說道。

“斯蒂夫,你守著在這裏,我去找列車員和車警”劉易斯帶有命令的口氣道:“獸醫,來打把手,找好有沒有急救箱。”

“事情就是這樣。”胖子說完,煙也吸完了。然後將煙頭掐滅,吐出最後一口煙後問道:“你們是幹什麽的?除了那麽上校和那個叫大飛的家夥身上有股槍油的味道,而且一股煞氣,可以看出是軍人。你是幹什麽的?”

“哈,我嗎?是洛杉磯警察局的顧問。你叫我唐就好了,你可以讓人查查。”唐笑著道。

“顧問?怪不得對案件這麽感興趣啊,原來算是半個同行。怎麽樣,你對這個有什麽想法?”胖子打哈哈道。

唐心想著,對案情的了解基本上都是你講的,哪有那麽神啊,聽一個故事就知道結果的。

唐剛要說什麽?突然間,有人大喊道:“不好了,又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