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禦戒

第【066】章 囂張的人到處都有!

古德娛樂業,蘭鑽世家無疑是巨頭!今天許輕輕的生日宴就被莫慧蘭安排在了蘭鑽世家二樓的KTV包房裏。

人不是很多,也就許輕輕三個同寢的姐妹兼閨蜜,以及許澤和莫慧蘭六個人。之前還以為許輕輕會邀請多一些同學的莫慧蘭卻特意定了一個豪華大包,現在看起來卻是空曠的很。

當然空曠是許澤個人的理解,輕輕和她的三個好友倒是玩兒的不亦樂乎。蘭鑽世家對小女孩的吸引力還是巨大的,在這裏玩兒她們都覺得很盡興。

“蘭姐,真有親和力呀!”許澤默默的端著一杯紅酒,慢慢的品著,看著四個小姑娘圍著莫慧蘭的樣子,心中有些感歎、也有些驕傲,這個美麗到驚人的女人曾經一度刻板嚴肅,但卻被自己開發得親善溫柔。作為一個男人怎麽能不驕傲。

不過……對於輕輕跟莫慧蘭之間那種簡直要膩到一起的感情,許澤還是有些不理解的,記得不久前輕輕對莫慧蘭還是很敵視的吧?怎麽現在…搞得跟母女似的。

“哥哥!”玩兒的微微冒汗的輕輕的帶著一陣香風坐到許澤是身邊,毫不避諱的緊緊靠著許澤,讓許澤感覺到她發育的良好甚至完善。

“玩得開心嗎?”許澤看到輕輕洋娃娃一般的純純的笑容,心頭有些軟軟的也有些酸酸的。

“開心,有哥哥陪著就開心。”

“真是個惹人疼的姑娘。”情*欲指數被提高的許澤唯獨在與輕輕做一些細微的親密接觸是不會有太多紛亂桃色的想法。

“嘻嘻,有哥哥疼就好。哥哥能抱抱我嗎?”輕輕這姑娘自從對許澤表白後,在許澤麵前的膽子一天大,什麽話都敢說。

今天是輕輕的生日,許澤也不忍拂她的意,張開雙臂把她攬進懷裏,輕輕當然不客氣輕笑一聲就一頭紮了進去。

一分鍾…三分鍾…五分鍾……

當那邊輕輕的幾個好朋友都投來詫異目光後,許澤實在覺得有些尷尬,坐在沙發這樣抱著輕輕,好像情侶之間的擁抱:“輕輕,看看哥哥給你準備的禮物好嗎?”

“哥哥的懷抱,就是輕輕最好的禮物。”

許澤覺得輕輕的聲音有些不對,就將她的臉輕輕的捧起來,卻看到她的臉上已經掛滿了淚珠:“輕輕,你…是想爸爸媽媽了?”

輕輕是個看似很堅強其實卻是有些柔弱的女孩子:“唔,有點!哥哥,輕輕害怕!爸爸媽媽不要我了,輕輕怕哥哥也不要我了。”

許澤自責的撓撓頭,他當然明白自己對輕輕的關心很少,其中甚至有一些刻意的成分,但是他卻沒有考慮到時機的問題,現在的輕輕心裏有多麽的沒有安全感:“輕輕,哥哥錯了。哥哥以後一定多陪你好不好?嗯…哥哥保證,盡量放學就回家…哦不!哥哥去接你放學,然後一起回家。好不好?”

輕輕委屈的癟癟嘴:“哼,我還以為哥哥不想讓輕輕住家裏呢。”

汗一個:“你以為哥哥不喜歡你住家裏,才找借口說跟朋友聚一聚,住校的?”

輕輕點點頭。

哎!輕輕的歎了一口氣,許澤愛憐的摸了摸輕輕的頭發,這個姑娘看似很外向很樂觀,卻喜歡把什麽事兒都憋在心理不說。

就在許澤不知有些不知道怎麽安慰輕輕的時候,包廂的門澎的一聲被人一腳踢開。緊接著就走進來十多個神色十分囂張的男子,他們身後還跟著不少穿著暴露的女人。

“MD!五六個人占一個大包,有病啊!麻利點,隔壁小包給你開好了,消費全包算是對得起你們了,把這地兒給關董事長挪出來。”一個中年人囂張至極的叫囂道。

“誒!”一個大腹便便一臉精明的中年人卻拍拍那囂張中年人的肩膀,似乎一臉和善的道:“小周,不要這麽大脾氣嘛!我們是實業家不是黑社會,怎麽能強迫別人走呢?”

那個囂張中年人在這精明中年人麵前想一條哈巴狗一般諂媚:“董事長教誨的是,我不對,跟不上領導的精神境界啊!”

“噗嗤!”少女總是不喜歡掩飾自己的情緒,輕輕的一個朋友就看著兩個人拙劣的表演,就忍不住笑起來。

那關董事長也不生氣,而是緩緩走到冷顏莫慧蘭麵前豪爽的笑道:“這位女士,你這些小孩子的長輩吧,跟你打個商量如何?”

關董事長那種似乎豪爽的表現,莫慧蘭再熟悉不過了,之前吳德想要得到她身體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偽善,冷冷一笑:“關董事長是吧!商量就不用了,這間包廂讓給你們,我們也玩兒夠了。”

“欸!這怎麽行呢?我們的冒昧,讓……”

“我說胖子,你能不能滾出去。”許澤坐在沙發上摟著輕輕的動作都沒有變一下,但是言辭卻肆無忌憚起來,他可不是看著自己女人受欺負還要裝逼,最後反裝逼找爽的人。

“我操,你他媽小比找死不?”許澤的話就捅了馬蜂窩了,一夥子關董事長的跟班,就朝許澤圍過去。

莫慧蘭神色一緊,勉強對關董事長露出一個笑臉:“關董事長,您小孩子不懂事……”

“哈哈哈!都跟我住手!哈哈,這位女士瞧您說的,我還能跟一個小孩子計較不成,不過……嘿嘿!女士看在關某誠懇的份上,你們是否願意留下來……”

“哼!一個小小峽山房產的老總,就敢在我蘭姐麵前這麽囂張?”許澤不耐煩的打斷了關董事長的話,這個關董事長他可是認識,在許政給他的U盤裏,跟吳德錢權交易的峽山房產的老總就是這個人。

許澤再一次輕蔑關董事長,那囂張的中年人忍不住撲上去就是一腳。不過……一個被酒色掏空身子的中年人能是許澤的對手?

哢嚓!

許澤踢過一個茶幾架住,那人踢過來的腳,然後一酒瓶子就砸在他的膝蓋上,接著…那中年人的腳從膝蓋處往前彎成V字形。

受到這樣的重創,那中年人甚至都沒有叫一聲就暈了過去。

許澤的狠辣手段也讓所有人都為之一呆。

“你…好啊!膽子真夠大的,敢在蘭鑽世家鬧事,這次看你死不死。”一個怨毒中帶著興奮的聲音從人群裏傳出。

許澤抬眼一眼,原來是先前進來送酒送果盤的服務生,他是誰?他怎麽……嗯?是他?

許澤忽然想起那個在藍調咖啡廳碰到過的狗眼看人低的服務生:“原來是你,你叫…成誌對吧?原來這夥人是你這個煞*筆引來的。”

成誌拿著一個對講機尖銳的笑了幾聲:“罵我煞*筆,好、好!我馬上讓你哭都哭不出。經理…經理,我是小成,有人在009號包房鬧事,嗯!膽子大得很呢,根本不聽我的勸阻,就把一個客人的腳給打斷了。”

關閉對講機,成誌一臉小人得誌:“嘿嘿,這次看你怎麽死,煞*筆!藍調的人給你麵子,給你紫金卡,蘭鑽世家的人還會跟你麵子,哈哈……”

別人什麽都不懂,但關董事長卻是知道些上層社會的事,藍調的紫金卡可是不比蘭鑽世家金卡差的東西啊!貌似…這一次提到鐵板了?

關董事長咳嗽兩聲,忽然對他的手下道:“去把小周扶起來,帶他去醫院,那個…嗯,今天我們是有些不對了,嗯,我們還是走吧!”

關董事長的話不僅讓成誌呆了,他的手下也呆了。而莫慧蘭跟許澤兩個則是對視一眼後,各自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以他們的智慧不難看出,關董事長的態度改變,是因為藍調的紫金卡。之前無論是許澤還是莫慧蘭對藍調的紫金卡都沒有太重視,現在看來他們似乎有些無知了。

就在這個時候,管理KTV的經理已經匆匆跑來,身邊還帶著三個凶神惡煞的保安,看到關董事長就跟看見了親爹似的,不問緣由一個勁兒的道歉:“關董事長啊,真是抱歉抱歉!讓您這樣的銀卡貴賓受委屈,您放心,不管什麽委屈,我都一定幫您找回來。”

說吧那經理還沒來得及聽關董事長說什麽就帶著幾個保安闖了進去。

輕輕的幾個同學早已經嚇得臉色發白,輕輕和莫慧蘭倒是沉得住氣。輕輕是因為她親眼見過許澤從黑幫老大的手裏把她輕鬆救出,而不擔心許澤吃虧。至於莫慧蘭則是隱約曉得許澤背景雄厚,之前隻是有些擔心打起來許澤吃了眼前虧,但看了他對付那囂張中年人的手段,她就知道自己多慮了,那一手眼力、技巧、力量都一流,即便打起來自己和許澤配合一般的人也隻有倒下的份兒。

“小子,傷人的就是你?”KTV經理就像個黑社會老大,惡狠狠的看著許澤。

許澤冷冷一笑,把手伸進兜裏,從瘋狂禦戒裏翻出陳倩送的蘭鑽金卡丟到桌子上:“看來一個銀卡貴賓很尊貴嘛,那我這個算什麽呢?”

關董事長看到蘭鑽金卡,二話不說,帶著人掉頭就走。

而成誌則是一臉蒼白的站在包廂的門口,至於KTV經理都快哭了!

這叫怎麽回事啊,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家夥居然隨手從褲袋裏丟出一張蘭鑽金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