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禦戒

第【040】章 封號暴君(上)

當許澤沒有等待所謂的更高級人員來陪伴就直接踏入拍賣大廳的那一刻,立即就引起一陣波瀾,原因無他,全都是因為上頭那幾個貴賓包廂裏忽然從五六米高就跳出來幾個人。

跳出來的家夥團團圍住許澤,眼神中有興奮、有警惕也有明晃晃的殺意。

許澤本人倒是被這幾個家夥搞懵了,他這不是還沒有開始計劃嗎?怎麽忽然就有人跳出來要對付他?神諭的人?

四顧一掃,許澤立馬就否決了,這不可能是神諭的人,這些年輕人都很強,如果是神諭的人,有他們保護這先知,當時沒有成長的他恐怕很難殺了先知,甚至可能吧自己都交代在那裏。

“這些家夥到底是什麽人?”許澤有些不解的,但當他看到上頭一個包廂裏露出文萊諾爾和奧利希爾這兩張熟悉麵孔的時候,他就醒悟過來,這些人都是各國特殊實力的年輕一輩強者。

沒錯,自己今天來就是要招惹所有的年輕一輩強者以完成自己的計劃,但是……這不還沒招惹的嗎?許澤鬱悶而惱火的看著將自己圍住的六個人用英文問道:“你們是誰?為什麽要圍著我?”

“帥哥,我叫東條音這是我妹妹東條玲。我們是J國天皇殿的人。咯咯,有沒有興趣跟我們姐妹玩一次雙飛。”

額……

許澤看著一臉**的兩個J國看似少女神情有些鬱鬱,倒是不是因為別的,隻因為別人操著一口流利的中文,自己卻傻乎乎的用英文:“你們呢?你們也會說中文吧?”

“印度帝釋天秘殿修*甘地(羅*甘地),有禮了。”兩個阿三哥沒有東條姐妹來的流利,但是總是還聽得明白。

“有禮?哼哼,有你個屁。”許澤問過之後一如之前飛快的將其忽視,讓甘地兄弟與東條姐妹的臉色都變得很是難堪,完全不把她們放在眼裏嘛。

“你們也報上名來吧。”許澤的態度平靜裏卻透著囂張,一種似乎很盲目的囂張,跟二世祖、紈絝子弟似的,讓有識之士很鄙視,但是……也有察覺出一些問題來的,比如……阿拉貢、辛巴、雅典娜以及那兩個愛斯基摩地宮的神秘人。

“我叫賈西奇,小子你慘了。”其實許澤不知道,特殊人類中有個慣例那就是通用最強勢力語言,現在最強的是華夏龍魂,所以這些強者們聚會的時候都要說中文。

中文對於一般的外國人來說可能非常的難學,但是強到一定程度,學習語言也變得容易起來。

最後一個饒有興致看著許澤眼中閃爍著仇恨卻也有莫民感激的艾薇兒清純而嫵媚的笑著,並不說話。

而偏偏在圍著自己的六個人中許澤最感興趣的或者說唯一讓他感覺有強大威脅的,卻就是這個艾薇兒:“美女,能有幸知道你的芳名嗎?”

“艾薇兒。”丁香小舌舔過性感的紅唇,其中魅惑在大廳裏引起一陣頓吞咽口水的聲音。

“唔,你們是來找我麻煩的嗎?”

“有人要你的命,雖然不知道你為何知道我們聯手出手,但是……如果你失去戰鬥力後還能活著,我們姐妹倒是能讓你做個風流鬼。咯咯。”

許澤冷冷地看了一眼東條姐妹:“我對婊*子沒有興趣。”

“你……哼,動手。”東條姐妹輕嗬一聲,分別掏出一些紙片,拋灑的漫天都是,然後……一些隔得近的希望看熱鬧的富翁或政要,忽然渾身飆血。躺倒在地。

驚叫和恐懼在大廳被渲染,普通人忙不失迭的往外跑去,或者口裏高喊著自己保鏢的名字,隻可惜,這裏頭不允許帶保鏢進來。

“式神鬼蛇75%。”

“式神鬼作75%。”

一條似乎被放大的數十倍的黑巴曼與一匹渾身透著黑煙馬很突兀的在一陣紙片紛灑後出現在大廳中,凡是被它們碰過的桌椅都飛快的被腐蝕。

式神?什麽鬼東西?許澤心中一驚但並不慌亂,對付這樣邪惡氣息的東西動用赤火和黃火是最好的,可是……就在他準備動手的時候,雙臂忽然各自被一雙手鎖住。

甘地兄弟趁機偷襲動手用瑜伽術將許澤的雙臂鎖的死死。

都是10000戰鬥力左右的高手啊。

許澤也敢大意了,氣運玉璽全部爆發,身體素質增幅4000%,戰鬥力提升到10000。

然後腳下猛地一用力,帶著甘地兄弟,往外一跳,躲開了襲來的詭異黑蛇和詭異黑馬。

但是在跳開四五米落地的時候許澤卻猛地腳下一麻,差點跌倒。

“這兩個阿三纏著我居然能透出一股氣勁封鎖我的血液流通和打擊關節穴道?真是麻煩。”許澤在得出這個結論的時候。兩個阿三哥也得出了對許澤試探的結論。

“他是力量異能者,被我們控製住了,用式神殺他,他躲不了多久的。”

“力量異能者……是嗎?”許澤冷冷一笑,雙臂上忽然蔓延開火焰。

左臂是能燒燼一切的赤火與黃火,被猛然燒灼的修*甘地慘叫一聲,飛快的鬆開許澤,但是這一下來的太突然,他放開太遲右臂也跟著被燒燃了起來。

本來在一邊用輕蔑的眼神看戲的賈西奇挑了挑嘴,居然說出了一句中國俗語:“班門弄斧。”說罷便跳到修*甘地的麵前,想要將燃燒其手臂的火給收取。但是……

賈西奇一接觸許澤的赤火和黃火,就臉色大變猛地跳開,一連串的火團從他的手裏跳出轟擊在地麵上,將地麵炸的跟小型轟炸機犁過似的。

聲勢浩大,其實卻隻是為了把吸進自己身體的赤火和黃火逼出來的無奈之舉。

修*甘地看到這種狀況心中慘然,一次大意就陷入如此境地,他想保命就隻能壯士斷腕,他倒也是果決,直接將自己燃燒的手臂給撕開,丟在了地上。

其實算起來他的下場還是最好的,向他的弟弟羅*甘地,被青焰燒灼後,半點燃燒的痕跡都沒有但是……立時就到底昏迷不醒,生死不知。

而東條姐妹的式神,則被許澤在眾目睽睽之下揮起帶著黃火和赤火的全都,轟的粉碎。沒有式神的東條姐妹就是把了牙的老虎。沒有威脅了。

瞬間、電光火石,兩廢、一昏、一傷、一退。雖然有出其不意之處,畢竟按照異能定律,一個異能者隻能擁有一種異能,而許澤驟然出現兩種甚至三種異能現象實在讓人猝不及防,但能做到這個地步卻也是罕見的強大。

在上頭有看戲嫌疑的其他勢力高手也忍不住跳了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