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漂亮女上司

第265章 他們在眉目傳情

第265章 他們在眉目傳情

偉叔天不怕地不怕,見了警察也不怕,偏偏就怕這個唐玲玲。

在警局檔案室,偉叔的案底是最高的一個,是跟警察關係不錯偉叔才能在外麵活蹦亂跳。

要是唐玲玲鐵了心要抓偉叔,以她的手段偉叔就沒跑了,直接洗幹淨屁股準備蹲大牢吧。

“你丫的再囂張,我就讓唐玲玲抓你,金剛侏儒何偉光!”羅旭的眼神是這個意思。

偉叔一下子就萎了,趕忙舉手投降,你丫的狠,老子服了!

看著兩人擠眉弄眼的喜感模樣,唐玲玲捂嘴輕笑,這一幕真是太逗了。

“你們在幹什麽?”唐玲玲捂著肚子問道。

為什麽捂著肚子,因為肚子笑的疼了,不捂著就抽筋啦。

“我知道!”羅風是個老實孩子,舉手之後才發言:“他們在眉目傳情!”

老實孩子說話聲音很大,如同響雷一般,偉叔與羅旭眉目傳情這件事立刻就被茶館內所有人給知道了。

一邊感慨著世風日下,一邊又吐槽有美女不搞非得玩斷背,羅旭與偉叔的身上立刻被射了好幾十道鄙視的眼神。

“羅風,從現在開始你給我閉嘴,我不讓你說話打死你也不能說!”偉叔和羅旭陰著臉說道。

羅風還不知道自己闖了什麽貨,木納的點點頭,捂住了嘴巴。

已經被披上了斷背山的外套,對於羅旭與偉叔來說這裏就成了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結賬之後,四人又找了個星巴克,繼續討論之前的話題。

“其實我前麵說的都是在逗你,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是知道,不過不是通過早餐店的大媽。”唐玲玲笑著說出了實話。

作為警察,而且是地位人緣都不錯的警察,花都發生的一切都逃不出唐玲玲的眼睛。

就算湊巧唐玲玲沒看見,也會有同事告訴她詳細經過,就像昨天晚上在金碧輝煌。

司徒玲出現在花都之後,警局就派人開始監控這個女人,花都人民警察必須為人民負責。

在金碧輝煌的宴會,如果真的來說那屬於非法集會,司徒玲能召集一百多個毫無瓜葛的人來慶生,這裏麵肯定有貓膩。

在昨夜,一百多客人之中,有警察派進去的臥底,公安廳副廳長的公子常樂。

常樂一直就在內廳,不曾與任何人交談,他將宴會期間所發生的一切都給看到了,包括最後那個被一招秒殺的富二代。

唐玲玲的完全版就是從常樂那邊聽來的,可以說她知道的版本是最真實的版本,而且唐玲玲也知道後麵發生的故事。

“在你們都走後,警察趕到了現場,驗屍之後給出了突然猝死的死亡報告。”唐玲玲說道。

這就是之後發生的故事,當所有富二代和青年才俊離開後,警察這才趕到現場。

至於那個猝死的死亡報告,裏麵有沒有水分很清晰明了,羅旭對這個沒什麽興趣,自己又不認識那倒黴蛋,死就死了。

“我當時也看了看傷口,是一把大概三寸的小刀透體而過,創口很平滑,很難想象那把飛刀打出來時候的力道有多大。”唐玲玲唏噓不已。

在警校的時候,唐玲玲對驗屍這方麵頗有興趣,自學了不少內容。

昨天在驗屍官未到之前,唐玲玲先看了看傷口,皮膚上的創口很平滑,好像是被紮紙刀整齊的切開了一樣。

但傷口又窄又小,顯然是小匕首所致,警察也在現場找到了一把帶著血的匕首。

匕首就釘在柱子上,嵌進去很深,用入木三分來形容都不為過,兩個警察使出吃奶的勁才拔出來。

比劃一下,凶器就是這把匕首了,唐玲玲根本不敢相信用這樣的匕首能把人的身體給打穿。

要知道,這個原理和子彈出膛是差不多的,理論上來講必須要讓匕首拋射出去的速度達到子彈出膛的速度才有可能。

女人的感覺很敏銳,唐玲玲立刻就想到了一個人,聯係一下當時在場其他人的身份,唐玲玲敢肯定這是出自唐小白的手筆。

人比人氣死人,大家都姓唐,看起來年紀也相仿,怎麽唐小白出手就這麽厲害呢?

“唐門第一高手,名不虛傳。”羅旭也是唏噓不已。

昨夜,匕首射出來隻是一瞬間,羅旭勉強捕捉到了匕首在空中的軌跡,卻無法推算出匕首是從哪裏射出來的。

一般情況下,正常人的腕力根本達不到這種水平,將匕首扔到子彈出膛的速度,這在理論上是絕對不可能的。

要計算風的阻力,要計算風向和不可抗因素,扔匕首還是靠的巧勁,這隨意的一手已經將唐小白的驚人實力體現了出來。

“什麽唐門?”唐玲玲有些疑惑。

她總覺得自己在什麽時候聽過唐門二字,不過具體是在哪裏就忘記了。

“沒,沒什麽,繼續說吧。”偉叔哈哈笑著,千萬不能讓唐門的消息泄露出去。

好在唐玲玲也沒有追問關於唐門的問題,唐門的秘密這才得以掩藏,偉叔也鬆了口氣。

“根據本推理專家的推理,接下來羅旭你要麵對很多很多厲害的敵人,每一秒都很危險,所以我自告奮勇來當你的貼身保鏢!”唐玲玲稍微賣弄一番,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

她是個警察,天職是要保護人民,但站在女人的角度上,保護自己的男人比什麽都重要。

“不要。”羅旭很果斷的拒絕了。

羅旭看過不少網絡小說,好像貼身保鏢都是男人給美女做的,久而久之的就日久生情了,好令人向往的故事啊。

拒絕唐玲玲做自己貼身保鏢的原因有二。

第一,唐玲玲這麽漂亮,身材又這麽好,走在大街上就是萬眾矚目的那種,羅旭跟她在一塊是往自己身上畫了個靶子。

到時候羅旭想要低調都不行了,這不是自己找死麽。

第二,貼身保鏢顧名思義,是要貼著身來保護,羅旭不想跟唐玲玲貼身。

雖然有時候腦袋中會產生跟唐玲玲一起滾床單的念頭,但羅旭內心深處還是想躲著這個女人,不能越陷越深啊!

綜上所述,羅旭絕對不能讓唐玲玲來做貼身保鏢,如果是曹娜還可以考慮。

是啊,怎麽就忘記娜姐了,那菜刀刀法舞的剛中有柔,軟中帶硬,這要是拉過來當貼身保鏢該多美妙啊。

又能用又能玩……

“為什麽不要?你知道麽,前幾天還有人出月薪十萬來雇傭本姑娘當保鏢呢。”唐玲玲美滋滋的說道。

雖然這月薪十萬目的不純,但這也是炫耀的資本啊。

“因為你在我身邊,我還得保護你。”羅旭說的這是實話。

絕對的大實話,偉叔與羅風聽了都在點頭。

以現在羅旭的實力,就是對上當初的旋風腿(也就是羅風),也不逞多讓。

雖然現在已經不打黑拳了,但羅旭抽空還是會鍛煉一下,身上肌肉不是很明顯,卻也有不俗的實力。

“啊啊,氣死我了!”唐玲玲握著粉拳,這是對她實力的侮辱。

本姑娘可是人民警察哎,當初在警校還是搏擊亞軍,你居然敢說我身手不如你!

當即,唐玲玲就坐不住了,食指指著羅旭,輕輕的一勾,做出個挑戰的手勢來。

“來,我們過幾招?”唐玲玲對羅旭發出了挑戰。

羅旭沒有打女人的習慣,更何況是幫助過自己好多次的唐玲玲,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羅旭拒絕了。

唐玲玲雖然氣憤,卻也沒辦法,羅旭堅持不打她有什麽辦法。

“不管怎麽樣,我就要當你的貼身保鏢。”唐玲玲咬著嘴唇:“月薪也不要太多,給我十萬就行。”

正在喝咖啡的偉叔與羅風做出了同樣的動作,璞的一聲將嘴裏的東西給噴了出來。

不過兩人都有點悲催,因為他們是麵對麵的,所以現在兩人滿臉都是灰黑色的**,看起來滑稽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