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漂亮女上司

第285章 沒有說出口的愛

第285章 沒有說出口的愛

舒適逸西餐店,梁笑婧的辦公室。

辦公桌前,梁笑婧正在哭泣,淚流滿麵的她在笑,笑容中帶著祝福,也帶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她並不是在看韓劇,韓劇裏那些老套劇情根本不可能讓梁笑婧落淚,這個女人與林嫣然一樣的自強,梁笑婧的記憶中好像這是媽媽去世之後自己第一次哭。

麵前電腦的屏幕上,是實況轉播畫麵,她正在看傾國美品的新聞發布會。

聽到林嫣然這一番話,梁笑婧毫不吝嗇自己的眼淚,痛痛快快的哭了出來。

不知道自己為什麽哭,或許是在欣慰林嫣然找到了最好的歸宿,也可能是其他的。

抽出一張麵巾紙,擦掉臉頰的眼淚,可下一秒又是滿麵淚痕。

將已經濕掉的麵巾紙揉成團丟進垃圾桶裏,白色的一層都是用過的紙巾,那盒紙抽裏麵已經不剩幾張了。

現場的畫麵一直在轉,從林嫣然轉到羅旭,再轉到林長國,最後攝影師不知怎麽回事又把畫麵轉到了一個角落。

在那個角落裏,靜靜的坐著一個人,正在輕輕鼓掌肯定著林嫣然與羅旭的愛情。

看到那張熟悉的臉,梁笑婧終於忍不住,趴在桌上哭的更凶了。

……

人民醫院,加護病房內。

王洋靜靜的坐在床邊,手裏拿著水果刀和一個已經削了一半的蘋果,那雙不知握過多少次手術刀的手,在削蘋果的時候還是那麽穩。

這並不是出於職業本能,全因為這個蘋果是為唐玲玲削的,所以王洋十分的用心。

掛在牆上的電視,播放的也是傾國美品新聞發布會的直播,在林嫣然開始說話後,王洋突然停住了手裏的動作。

看著這個容貌不遜於唐玲玲的女人,聽著那悅耳的聲音說出一段段催人淚下的話,王洋並沒有流淚,而是無奈。

“羅旭,你有了林嫣然,為什麽還要爭玲玲?”

“而且,你爭到了玲玲,為什麽不好好保護她呢?”

王洋這自言自語是在欺騙自己,當日是他親自為唐玲玲動的手術,從後腦的傷口來看,王洋也能想到當時的情況。

傷口很特別,是一個半圓形,作為醫生的王洋一下子就猜到了,這並不是羅旭保護不周。

在看到羅旭纏著紗布的兩根手指,王洋更加肯定,羅旭當時一定是想保護好唐玲玲,這隻是一場意外。

可王洋不能相信這個事實,因為唐玲玲還躺在**,到現在都沒有醒來過,王洋隻能把責任推給羅旭,這樣他才能勉強接受這個事實。

林嫣然的話已經說完了,攝影師將畫麵轉來轉去,最後定在了羅旭身上。

羅旭拿著話筒,先是對著林嫣然一笑,然後又看向了鏡頭。

“我在這裏發誓,我會陪著她到最後,我會盡全力保護我的親人和愛人們……”

王洋已經沒有心思去聽羅旭說話了,他想要找到放在床頭的遙控器去關掉電視,然後靜靜的削完還剩一半的蘋果。

可剛剛轉過身,王洋卻看到了這樣一幕。

躺在**,一動不動麵無血色的唐玲玲,在羅旭說出這句話之後,小拇指突然輕輕的顫動了一下。

隻是一下,王洋卻無比的激動,本來已經被定為植物人的唐玲玲動了,這證明她很快就能醒來。

苦澀的笑了笑,王洋不知道這該慶幸還是該悲哀,唐玲玲是動了,但卻是聽到羅旭說話之後動的。

這說明,不管是她的心裏還是她的潛意識中,羅旭一直是那個最重要的人。

站在十字路口,遠遠地看著舒適逸,如果換做平時他一定會走進去,但今天他遲疑了。

手裏的一份報紙,頭版封麵的照片上是羅旭和林嫣然,背景是文化宮會場,舞台下麵兩人站的很近。

林嫣然輕輕攬著羅旭的胳膊,動作很輕很柔,眉目之間卻透露著無比的信賴與依靠。

羅旭輕輕握著林嫣然的手,雖然畫麵是死的,但一眼就可以看出那無限湧出的真情。

這樣一張,已經不能算是照片了,說這是藝術品都不為過,而且照片的作者還給這張起了個很好聽的名字。

“第一次的心動”,雖然是借用了某本小說的名字,但在這裏卻很貼切。

有第一種心動的那種感覺,那種奇妙無法言喻的美好,這張照片不是死的。

羅旭的遲疑,也是因為這張照片。花都日報每天銷量都有幾十萬份,羅旭敢保證梁笑婧也一定看過了。

說實話,當時和林嫣然在一起的時候,羅旭根本沒有想到其他的事情。

跟林嫣然在一起,心無旁騖,羅旭根本想不到其他的事情,也沒想到事後要怎麽跟其他人解釋。

羅旭到現在不敢去看唐玲玲,因為他怕唐玲玲醒來,同時也怕唐玲玲醒不來。

“算了,死就死了!婧姐這麽溫柔,肯定不會打我的。”羅旭打定主意,朝舒適逸走了過去。

舒適逸的生意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在羅旭忙著跟魏明他們鬥爭的時候,舒適逸已經開了第八家分店了。

八家分店錯落在花都各區,形成一張粗狂的大網,牢牢地網住了花都吃貨們的心。

厚厚的隔音玻璃雖然擋住了裏麵的聲音,羅旭站在門口也能感覺得到,現在餐廳裏肯定是人聲鼎沸吧。

這就是舒適逸西餐店的高明所在,西餐結合快餐,中午的時候喧鬧的好像快餐店。

而到了晚上,這裏又分外的寧靜,配合著優美鋼琴聲,簡直比正規西餐店還要有氛圍。

“羅哥,你怎麽來了!”王傑眼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羅旭,驚叫著將羅旭拉了進來。

羅旭本來還在籌措,被王傑這麽一拉也就放開了,人生自古誰無死!

進門之後,羅旭一眼就看的了櫃台裏的梁笑婧,微微一笑算是打過招呼了。

這微微一笑有些生分,羅旭之前都不會這麽跟梁笑婧打招呼的,羅旭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

當局者迷,羅旭突然生分的打招呼,是因為太在意梁笑婧的想法了,他怕梁笑婧會因為報紙上的照片故意遠離自己。

“羅旭,你終於來了。”梁笑婧長舒口氣,顯得特別輕鬆。

看到梁笑婧這個反應,羅旭也是長舒口氣,無比的輕鬆。

還不等羅旭吐完一口氣,就被梁笑婧拉近了櫃台裏麵,羅旭回過神的時候懷裏已經多了一本厚厚的賬本。

“這是你不在時候的賬目,算一算吧。”梁笑婧吃吃一笑。

“不用了吧,你算過就好了。”羅旭笑著將賬本還了回去。

他覺得自己跟梁笑婧沒必要弄這麽正規,羅旭根本不會懷疑賬目的問題。

甚至那張每星期都有分紅打進去的卡,羅旭一次也沒有查過,他很信任梁笑婧。

“就是我沒算過,才讓你算的。”梁笑婧捂著嘴偷笑起來。

羅旭立刻就傻臉了,原來是這麽回事,還要兼職做會計,這麽一算羅旭就有五份工作了。

舒適逸高級顧問,舒適逸會計,傾國美品總經理,傾國美品企劃經理,還有唐不亦的特邀嘉賓。

“好吧,我算。”羅旭無奈的點點頭,會計也沒什麽不好的,至少能數錢數到手抽筋。

羅旭也沒有拿計算器,當即就找了紙筆開始算賬,梁笑婧笑著給羅旭倒了杯茶,就坐在旁邊拖著下巴緊盯著羅旭。

這灼人的眼神看的羅旭渾身不自在,幾次羅旭都想要坦白自己腳踏N條船的惡劣行徑,可一看到梁笑婧的笑臉羅旭又把到嘴邊的話壓了回去。

“羅旭。”

“嗯?”

“為什麽你不用計算器呢?”

“因為我心算比計算器快。”

“……”

羅旭說的沒錯,他的心算能力比計算器要更快,通常是看一眼數字,下一秒羅旭在心裏已經算出來了。

計算器還得按鍵,麻煩又浪費時間。

看著羅旭唰唰在紙上寫出一個個數字,梁笑婧驚得捂住嘴巴,這個賬目她之前算過,與羅旭寫出的數字一模一樣。

之所以撒謊說自己沒算過,是梁笑婧想找個理由多留羅旭一會兒,她覺得算賬是個時間工作。

可現在看來,自己的願望又要落空了,以羅旭的速度,不出五分鍾這厚厚的賬本就能算完。

“羅旭,有沒有人跟你說過。”梁笑婧故意把話說到一半,蔥白玉指托著羅旭的下巴,將羅旭的臉轉了過來。

“嗯?”羅旭雖然是看著梁笑婧,但手裏的筆還在紙上寫畫著。

“你認真的樣子很帥。”梁笑婧笑的很甜,一臉的陶醉。

完全是欣賞愛慕的眼神,羅旭很明顯受不住這一套,居然臉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