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漂亮女上司

第430章 我叫李狗剩

第430章 我叫李狗剩

吃完晚餐,羅旭就像一隻死狗一樣躺在家裏的沙發上,兩條腿簡直已經不屬於自己了。

做男人難,做好男人更難啊。

這一覺,質量注定會很好,連春夢都沒做,睜開眼就是天亮。

結果,剛到公司,還沒來得及和胡航吹幾句牛逼,就被頂頭上司使用大召喚術召喚了過去。

可羅旭屁顛屁顛跑過去的時候,迎接他的卻是一張冷臉和一份報紙。

羅旭拿起報紙一看,冷汗立刻就冒了出來。

頭條不就是自己陪梁笑婧的新聞嘛,從在舒適逸的親密接觸,再到一起在街上的甜蜜模樣,都被拍了個清清楚楚。

羅旭突然發現,現在自己怎麽就這麽出名了?

“說吧。”林嫣然顯然是生氣了。

等於是被抓奸在床,羅旭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了,索性直接把報紙一方,雙手一伸,表示投降,我輸了。

“沒什麽想說的?”林嫣然眯起美眸,盯著羅旭看。

羅旭被這眼神看的有點起毛,這個時候的林嫣然是最可怕的。

“這個……我不知道說什麽啊。”羅旭尷尬的回答道。

林嫣然把冷臉一收,幽幽的歎了口氣,道:“其實你沒必要騙我,你和她的事情,難道還是秘密嗎?”

羅旭一愣,雖然林嫣然的語氣中有些醋意,不過卻沒有聽出半點生氣的味道。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羅旭心裏也很不是滋味。

林嫣然又歎了口氣,搖搖頭道:“以後不要再這樣騙我了,下不為例。”

羅旭點點頭,他又何嚐想騙林嫣然,隻是有時候都是迫不得已的。

又寒暄了幾句後,羅旭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灰溜溜的逃回自己的辦公室,殊不知冷汗已經染濕了脊梁。

鬆了幾口氣之後,羅旭給梁笑婧發了一條簡訊,被宮偉和花郎擺了一道,怎麽能不把這場子給找回來?

安排好很簡單的計劃後,羅旭抽了根煙,愜意的哼起了小調子,正妻都鬆口了,對於男人來說還能有什麽是更加值得愉快的事情?

沒多久,羅旭還沒來得及把一根煙給抽完,居然來了個快遞。

送快遞的是個小夥子,可是卻滿頭大汗,顯得很累的模樣,手裏不過是個小包裹,卻像在搬塊大石頭一樣的累。

“羅總,您的快遞。”小夥子放下快遞之後,好像鬆了口大氣的模樣。

“嗯,辛苦你了。”羅旭對這種基層工作人員,還是很尊敬的,人家是付出體力的在勞動,賺的都是辛苦錢。

小夥子走了之後,羅旭開始拆包裹,可是當他拿起來的時候,也微微的一愣,他什麽時候買過這麽沉的東西了?沉的好像裝了塊大石頭似的。

拆開包裹,裏麵的東西讓羅旭嚇了一跳,居然是一塊銀灰色看似還真像塊磚頭。

包裹裏還有一張紙條,上麵的字讓羅旭知道了答案:“承諾達成,三日之內。”

原來是南宮家定做的超級折凳,這個禮物來的實在是太過及時了,正好今天要用的到。

仔細了研究一番,南宮家的手藝真的沒話說,還很貼心的做成折疊型,而材料卻讓羅旭捉摸不透,什麽金屬能有這麽沉的?

研究無果之後,羅旭幹脆也就不管了,把蹬腿放下來,坐起來還真挺舒服的,南宮家的手藝的確是一絕。

今天真是一個奇妙的日子,羅旭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迎接夜晚的來臨了。

少有的在公司度過整整一天,下了班之後,羅旭馬不停蹄的奔到舒適逸,梁笑婧已經在等他了。

看到羅旭來,梁笑婧第一句話就有些猶豫的問道:“羅旭,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

看的出來,梁笑婧還有一點顧慮。

“沒事,這是一報還一報,你不用自責,不想看的話就早些回去吧,我有分寸的。”羅旭安慰道。

梁笑婧咬了咬唇,最後還是決定先下班。

不過分寸對羅旭而言是什麽?麵對敵人還需要分寸嗎?我想現在隻要用兩個字形容就足夠了吧。

嗬嗬。

梁笑婧走後,羅旭把其他員工也得招呼走了,然後偉叔和羅風帶著幾號人來了,假裝成舒適逸的員工,還真有模有樣。

“偉叔,等會那貨來了,就說婧姐在辦公室,把他叫進去就可以了。”羅旭安排道。

偉叔點點頭,忽悠人什麽的,偉叔可是這方麵的強者。

羅旭走進梁笑婧的辦公室,從兜裏掏出一件神奇的道具,一條肉色絲襪,還是帶著香味的肉色絲襪。

這自然是從林嫣然那裏偷偷拿來的,除了折凳以外,這也是今晚的重要道具之一。

沒多久,花郎來了,開著他的敞篷豪車,後座上擺滿了玫瑰花,穿著也十分正式,顯然是用足了心思的。

“歡迎歡迎,請坐。”偉叔嬉皮笑臉的迎了上去。

如果花郎今天不是來泡妞的,怎麽可能看不出偉叔這麽猥瑣的小矮子,會是舒適逸的服務生,怎麽看都沒半點像的味道啊。

“我是來找你們老板娘的。”花郎有些不耐煩的回道。

偉叔眼珠子一轉,立馬恭恭敬敬的回道:“哦哦,原來如此,我們老板娘在辦公室裏忙呢,她關照過要是有人來找她,就去辦公室。”

花郎點點頭,想了想就相信了,然後從兜裏掏出一張紅爺爺塞到偉叔手裏,算是小費了。

偉叔一愣,打架還給小費?這是意思他等會打輕點麽?用看白癡的眼神目送著花郎走向辦公室,偉叔歎了口氣,小夥子還是年輕啊。

花郎得意洋洋的抱著一束玫瑰花走到梁笑婧的辦公室前,整了整衣服,然後敲了敲門,卻沒聽到回應,索性就直接推門進去。

在花郎看來,梁笑婧主動約他見麵,肯定是有了回頭的意思。

所以說女人的話千萬不能信,越漂亮的越是如此。

花郎推開門的瞬間,見到辦公室裏的情景,整個人都呆了呆,因為他看到的不是魅力不可方物的梁笑婧,而是個坐在折凳上,頭上套著肉色絲襪的詭異男子。

這個詭異男子當然就是羅旭了。

“你是誰?”花郎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想跑出去,可是偉叔是何等老辣的流氓,早就候在了門邊,看準了機會把辦公室的門給頂住。

辦公室大門打不開了,花郎這才知道中套了,有些恐懼的看著戴著絲襪的男人。

“你問我是誰?問的好!我就是想當年拳打南山敬老院,腳踢北海幼兒園的李狗剩!”羅旭嚷嚷道。

啥?

花郎傻眼了,這個自我介紹讓他差點吐口老血。什麽敬老院幼兒園,什麽李狗剩。

“梁笑婧在哪裏,你把她怎麽樣了!”花郎傻傻的以為羅旭是個搶劫犯。

“我靠,你丫是真傻還是裝傻。”羅旭心裏已經忍不住想要吐槽了。

“王八蛋,知道我是誰嗎?連我女人的店也敢搶,活膩了吧!”花郎把手裏的玫瑰花砸向了羅旭。

你女人?你當我死了嗎?

這句話,完全把羅旭的火氣給激了上來,抄起屁股下麵的折凳就招呼了上去。

折凳就是這點好,隱蔽係數高到爆表,殺人越貨的必備品。

花郎的身手怎麽可能能和羅旭相比,還沒反應過來,特質折凳就結結實實的砸在花郎的身手,力道之大,讓花郎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我靠!這麽猛,好東西!羅旭忍不住在心裏讚歎道。

可憐的花郎,今晚泡妞沒泡到,卻注定是要變成羅旭祭凳的可憐蟲了。

花郎撞在櫃子上,嘴角見紅,這折凳的威力隻有感同身受的他自己才最清楚。

“哎喲,怎麽這麽不經打撒,來來,你女人就在我手裏,不弄死我,晚上我們哥們可就不客氣了。”羅旭故意刺激道。

果然,心高氣傲的花郎哪裏受的了這種刺激,脫了外套,齜牙咧嘴咆哮著就衝了上來,別說花郎還是有肌肉的,不過那都是用來泡妞用的養眼肌肉,除了好看也就沒其他作用了。

激怒了花郎,羅旭心裏樂開了花,這樣揍他才有趣。

“老子李狗剩今天就把你打服氣了,晚上讓你看著我怎麽快活。”

婧姐對不起啦,這都是為了刺激花郎。

羅旭抄起折凳又是一記,可憐的花郎再次被打趴,慘叫聲比屠宰場裏的還要刺耳。

花郎還沒起身,羅旭的折凳又到了,不過羅旭沒打頭,打死了可不太好,畢竟這裏是梁笑婧的辦公室,打個半死就差不多了。

慘叫聲不絕於耳,羅旭越打越起勁,這折凳拍起人來有種莫名的快感,就和打狗一樣,左一下右一下,絕對是發泄怒氣的最佳方法。

花郎那是一個慘字當頭,吐了一地的唾沫和血,被打的都蜷縮在了地上。

聽著辦公室的慘叫聲,偉叔扣了扣耳朵:“一對二。”

他們居然湊了幾個人在打牌。

最後,花郎被羅旭折磨的出氣多進氣少,一開始還有點呻吟,最後居然直接昏死了過去。

羅旭眼珠子一轉,一個歪點子湧上心頭。一不做二不休,找來一支黑色水筆,扯開花郎的襯衫,還真別說,花郎的皮膚好的讓女人都快羨慕了。

“槍支麻藥,磨剪子嗆菜刀,電話:138xxxxxxxx。”

完工,羅旭拍了拍手,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傑作,然後打開了辦公室的大門,看到偉叔幾個居然在打牌,徹底無語了。

“偉叔,找幾個弟兄,把他拉到人多的地方去,再找幾個狗仔來拍照。”羅旭說道。

看了一眼羅旭那**蕩的眼神,偉叔立刻就明白了,這種事情,他最樂意幹,還需要什麽弟兄,他自己就屁顛屁顛的上去了。

明天,花都各家報社的頭版新聞,注定是要被花郎給占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