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漂亮女上司

第470章 求你饒我一命吧!

第470章 求你饒我一命吧!

原來失憶之後還會有這麽多的副作用,人體真是奇妙的構造。

“王醫生,這次真是對不住了,讓你出診還負傷,這些就當是賠償了。”羅旭也不知道錢包裏有多少現金,反正都拿了出來,應該得有好幾千吧。

不過,王宏卻拒絕了羅旭的好意,把錢又還給了羅旭。

“這?”羅旭很不明白,為什麽王宏拒絕了他的賠償。

“羅旭先生,這屬於我工作範圍內正常的意外,所以我隻會收取你的出診費,其他的賠償就不需要支付了。”王宏很認真的說道。

看王宏這麽認真的拒絕,羅旭也不能再堅持,畢竟這是人家的職業操守。對此,羅旭不禁對王宏肅然起敬,在這個被物質充斥的體無完膚的社會中,還能找到一個這麽有職業操守的醫生,當真不容易了。

因為在王宏的辦公室裏,羅旭已經把他辦理的月卡費用和這次的出診費用一起都支付了,所以王宏連一分多餘的錢都沒有拿。

“要說抱歉的是我,我沒能幫到唐玲玲小姐,不過依我的經驗來看,唐玲玲小姐可能是得了嚴重的自閉症和人格分裂,完全變成了她想象中的另外一個人,所以,羅旭先生,可能把她送入療養院會更好,否則你也可能有危險。”王宏一本正經的說道。

可是,羅旭卻搖了搖頭,就算再危險,羅旭也不可能把唐玲玲送進療養院,否則非但對不起唐玲玲的舍生相救,更是對不起唐母的囑托。

“沒事,我的命硬,足夠活到她康複了。”羅旭樂觀的笑道。

見到羅旭如此堅持,王宏也不好再說什麽,又叮囑了幾句之後,就起身告別了。

送走王宏,羅旭回到唐玲玲的房間裏,看著躺在**好像已經睡著了的唐玲玲,羅旭剩下的也隻有無可奈何了,也許真的要等奇跡,才能讓她康複吧。

接下來,羅旭還有不少事情要做,比如回家拿些換洗的衣服,還有一件最艱難的大事,那就怎麽和曹娜解釋要暫時搬出去。

依照羅旭對曹娜的了解,要是曹娜知道羅旭搬出去是和別的女人同居,那羅旭肯定沒命活著離開家門的,不是被亂刀砍死就是被亂刀砍死。

要說羅旭打心眼裏害怕的女人,那也就隻有曹娜了,這女人軟硬不吃,著實難對付。

為了防止唐玲玲離家出走,羅旭在離開的時候把大門給反鎖了,沒有鑰匙是打不開的,所以他也沒有給唐玲玲留下鑰匙。

一路上,羅旭都在組織語言,平時一張嘴能說會道,嘴皮子可以翻來覆去把死的都給忽悠活了,可是曹娜一直是羅旭不能攻克的老大難問題。

老天爺,求你饒我一命吧!

羅旭感覺,他要是早死的話,壽命一定是被這些個女人給折磨掉的。

一路上,羅旭費盡心思的在組織語言,奈何想破了腦子也沒想出個能百分之百糊弄過去的完美借口,誰讓曹娜就是人精,外加人肉測謊儀呢。

忐忑不安的回到家裏,這個點正直歐洲人喝下午茶的時間,不過曹娜當然沒那個習慣,一般她閑在家裏沒事幹,就會來個翻天徹地的大掃除。

果不其然,羅旭回到家的時候,曹娜正穿著一件睡裙風風火火的忙著,一點都沒注意領口下垂的時候,有兩團白花花的大肉在晃蕩著。

羅旭這一進門就傻眼了,這真是滿園春色擋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的節奏啊。而且,曹娜被羅旭那麽一滋潤,女人味更濃了,如果以前的曹娜是個潑辣的老處女,那現在就是個有了女人味的潑辣女漢子。

“你小子怎麽這麽早就下班了,該不會是逃班吧。”曹娜直起腰,擦了把汗,長發隨意的盤在頭上,臉上布滿了汗珠,別有一番韻味在其中。

羅旭咽了口唾沫,這組織了半天的鬼話一下子全都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傻傻的站在門口,就像一尊石獅子似的。

“進屋換鞋子,敢把老娘辛辛苦苦拖幹淨的地板踩髒了,今晚就拿你做飯。”曹娜威脅道。

羅旭一愣,這才緩過神來,換掉腳上的皮鞋,穿著幹淨的拖鞋走進屋裏,坐在沙發上,一動都不敢亂動,就看著眼前不斷有兩團白花花的乳肉在晃動。

這滿園的春色,看的羅旭眼睛都花了,要不是害怕再被曹娜推倒,羅旭骨子裏色狼的本性又要跳出來作祟了。

“腳讓開,和死人似的賴在這幹嘛,走開走開。”曹娜開始嫌棄羅旭了。

“娜姐,你先別忙了,坐下來休息休息嘛。”看曹娜的心情好像不太好,羅旭哪敢提要搬出去的事情,被砍死了都不知道出了什麽事情。

不過,想想也是真的,哪有人在幹了半天家務活之後還能有啥好心情的?能不罵街已經不錯了,雖然曹娜每說一句話和罵街的性質也差不了多少。

“休息?你幫我拖地啊,再廢話晚飯自己燒。”曹娜瞪了羅旭一眼。

羅旭在曹娜麵前就像個小媳婦一樣,曹娜說一羅旭不敢說二,果然不管是什麽年代,實力還是決定了權利,曹娜的一把菜刀就主宰了家裏的地位。

羅旭訕訕的笑了笑,然後老老實實的坐在沙發上,連屁股都不敢多動一下,發脾氣中的女人,雞蛋裏挑骨頭就是家常便飯。

根據羅旭這些年的經驗推斷,要是不想死,就好好的待在原地別動,不然少不了一頓打。

曹娜又忙活了大概半個小時,才滿意的看著地板點了點頭,這地板都被曹娜拖的閃亮閃亮的,看看都不舍得踩,就快能當鏡子來使了。

“說吧,你小子又有什麽屁要放。”曹娜坐到沙發上,身上香汗淋漓,但卻聞不到汗臭味,反而是一陣陣的幽香。

不得不感歎老天爺的偏心,男人出汗那是汗味,女人出汗卻是香味,難怪男人被統稱為臭男人。

“那個娜姐,辛苦了吧,我去給你泡杯茶。”在進入主題之前,羅旭得先討好太好曹娜。

“別動,踩髒了我的地板我弄死你。”曹娜喝止了剛想起身的羅旭,這可都是曹娜的勞動成果。

“是是,不動不動。”羅旭擦了把汗,天知道剛才要是他一腳踩下去,會是什麽後果。

“有屁快放,我還要燒晚飯給你這白眼狼吃,對了,這個月的生活費怎麽說!啊!別以為老娘離開一段時間就把這事給忘了。”曹娜瞪眼道。

生活費?羅旭一愣,但感受到曹娜盛氣淩人的眼神,立馬就軟了下去,什麽生活費啊,羅旭怎麽以前沒有聽說過家裏還有這個規矩?

不過羅旭還是老老實實從錢包裏把所有的現金給拿了出來,本來這是準備給王宏的賠償費,還以為能省下來,沒想到最後還是和他沒緣分。

“你小子,現在發達了,現金都帶帶這麽多,啊!”曹娜毫不客氣把足有好幾千的現金拿了過去,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

“哪敢,這不是專門為了孝敬娜姐專門取的嘛。”羅旭幹笑了一聲,心裏已經在滴血了。

“喲,白吃白喝了老娘這麽多年,終於有良心了啊,那好,以後每個月上交三千,老娘也不黑你。”曹娜順著羅旭的話鋒繼續道。

啥玩意?三千?吃的是黃金啊!

羅旭剛想說什麽,奈何曹娜的**威太逼人,把羅旭的滿腔怨言都給逼了回去。

“不對,不對,不對,你小子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大方了,說,到底想幹什麽,你一撅屁股老娘就知道你要拉什麽屎,到底要求我什麽。”曹娜敏銳的女性神經細胞,很快察覺到羅旭的圖謀不軌,顯然是有求於她了。

顯然,羅旭小氣吧啦的鐵公雞性格,曹娜是了解的在清楚不過了。

“那什麽,娜姐,這話說的就太難聽了,孝敬你那是必須的,怎麽會有什麽目的那。”羅旭冷汗直冒,曹娜果然還是那個曹娜。

“放你娘的狗臭屁,是不是要老娘給你點顏色看看才老實啊!”曹娜不知道從哪裏把菜刀又抄了出來,就像變戲法一樣。

羅旭看到曹娜的大菜刀,立刻就跪了,這不是坑爹嘛。

“額,其實也不是什麽大事情,就是明天公司派我外出公幹,而且是長期的,所以今天回來收拾幾件衣服嘛。”羅旭信手拈來一段屁話。

“外出公幹?那要求我幹什麽,你小子腦子挨驢踢了吧。”曹娜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羅旭。

羅旭心裏一鬆,看來應該是瞞過去了,貌似也沒有他想象的那麽難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