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漂亮女上司

第560章 前線告急

第560章 前線告急

羅旭長長的歎了口氣,這都是什麽事啊,本來不好的事現在變得更加惡劣,本來好好的,現在也變得惡劣起來了,簡直不能看。

“好了,別在老娘麵前唉聲歎氣的,晦氣,想去現在就去吧。”曹娜很不爽的說道。

“這樣不好吧,難得回來,要多陪陪娜姐啊。”雖然羅旭現在是心急如焚的想要去見梁書豪一麵,但是為了其他女人把曹娜拋下,這種事情羅旭幹不出來。

“少來少來,你當老娘是那些年少無知的女大學生?還要你陪著呢?”曹娜又一次給了羅旭一個狠狠的白眼。

羅旭尷尬的笑了笑,曹娜果然是大姐姐級別的女性,不需要人多陪的,既然曹娜都這麽說了,那羅旭也就過了自己這一關,可以理直氣壯的走了。

休息了一會之後,體力也恢複的差不多了,羅旭把自己收拾好就和曹娜告別了。

羅旭走後,曹娜獨自在房間裏,看著一片狼藉的床單,不禁幽幽的歎了口氣。

其實,無論是什麽年齡階段的女人,都是希望心愛的男人可以多陪伴在身旁的,隻是有些人卻過不了自己嘴上這麽一關罷了。

顯然,曹娜就屬於後者。

要不是曹娜這般大無畏,羅旭絕對不好意思在剛剛那什麽之後就拍拍屁股走人,這感覺就像找小姐似的,不過羅旭絕不可能把曹娜當做是小姐。

路上給梁書豪打了個電話,幸好花都的這位父母官現在有時間能見麵,要是碰上運氣糟糕,梁書豪正在忙公務的話,那羅旭也隻能幹瞪眼了。

用最快的速度趕到政府大樓,羅旭其實打心眼裏不想來這裏,因為他骨子裏就不喜歡和官員打交道,但梁書豪是個例外,畢竟他和梁書豪的關係還是有些特殊的。

至於為什麽羅旭不喜歡和官員打交道,那就是一種感覺的問題了,就像羅旭天生就不喜歡和警察走的太近一樣。和官員打交道,總要把話說的拐彎抹角,總不能正大光明的說出來。

僅僅是這樣的話,羅旭還能稍微忍受一下,可偏偏又不僅僅是如此,和那些商業大亨打交道,即使是宮偉這種四大家族的少主,那都是打開天窗說亮話,隻要利益能夠掛鉤一切都不是問題,出錢出力,各自出力。

但是和官員打交道就完全不是一個概念了,這類人非常的麻煩,明明是給他帶來好處的,卻還要弄的像你去求他似的,態度不誠懇的話,估計還要被拒絕幾次。

明明隻是合作關係,卻搞得像是求人幫助,還要費盡心思的送些禮物才能過關。這種有了點權利就覺得高人好幾等的存在,羅旭向來都嗤之以鼻。

隻是有些時候,在這個官商一體的年代,他不得不為了自己的目的去拜托這些白眼狼。

幸好梁書豪這個官,是個無可厚非的好官,為政清廉,做人也很坦蕩,這是唯一一個讓羅旭覺得,打起交道沒那麽費勁的官員。

來到梁書豪的辦公室,羅旭也不是第一次來了,也不像頭一次那樣畏首畏尾,生怕梁書豪一口把他給吃了似的,而且現在的羅旭也不是曾經的那個羅旭了。

雖然時間不長,但經曆的事情卻數不勝數,即便是再不成熟的人,到了這個時候,也會被逼著成熟起來吧,這就是社會這個大學校給人上的課程,比學校裏教的要實用得多。

見到羅旭來了,梁書豪微笑道:“小羅,我猜到你會來找我,其實即使你不來找我,我也已經打算要約你見一麵了。”

羅旭笑了笑,心裏卻不太相信,要是你梁書豪真是要找我說事,還會拖到現在?而且羅旭也肯定了曹娜的說法,梁書豪是一定知道什麽了。

羅旭不動聲色的坐了下來,即使心裏有很多的不滿,那也不能說出來,誰讓這位準嶽父大人向來就是這般模樣,而且花都的父母官,肯定也有忙不完的事情在等他吧。

“梁叔叔說笑了,您這麽忙,當然是我這個晚輩來約您了,否則太不成體統了。”客套話羅旭現在是說的越來越爐火純青了,這都是現學現用的。

梁書豪笑了笑,他做官做了這麽多年,怎麽可能聽不出羅旭語氣中的客套,雖然這種客套並沒有什麽不對的地方,隻是放在羅旭和梁書豪之間就顯得不是那麽正常了。

“小羅啊,記得你第一次來見我的時候,還是個嫩小夥,現在都學會和梁叔叔說台麵話了,哎。”梁書豪也是心生感慨。

羅旭這心裏特別不是滋味,說的好像他幹了什麽似的,客套一下難道還有錯?

“梁叔叔,我們也不要說這些有用沒用的了,我想您也知道我這次約您見麵的意圖吧。”羅旭看著梁書豪,其實他恨不得立馬問出來,那樣多爽快。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了,哎,小羅,其實這件事,叔叔要負一定的責任。”梁書豪早就知道羅旭此行的目的了,隻是似乎他也有難言之隱。

羅旭就快憋死了,天大的事也能直接說吧,這樣吞吞吐吐,拐彎抹角的,不是羅旭的風格,羅旭也十分討厭這樣的交流。

“梁叔叔為什麽這麽說,我們也不要再賣關子了,您知道,發生這種事情,我比誰都要著急,我不知道她為什麽突然就這樣了。”羅旭有些不耐煩了。

梁書豪點點頭,然後歎了口氣,但沒有立刻說話,顯然他似乎是在想些什麽問題。

羅旭知道,現在就算他著急瘋了也沒用,如果梁書豪不想說,難道他還能把他的嘴巴給撬開來不成?那即使撬開來了,也不見得能知道他想知道的答案吧。

良久,羅旭就快要受不了了,果然當官的就是有著一樣的通病,做什麽事都要衡量其中的利弊關係,可是這有那麽多的利弊關係需要衡量嗎?

羅旭又耐著性子等了一會,梁書豪終於開金口了,羅旭估計自己已經再等超不過五分鍾。

“小婧她知道你在幫我修複父女關係,我以為隻要掩飾的好,她就不會這麽快察覺,但我還是低估了小婧的洞察力啊。”梁書豪緩緩說道。

羅旭一愣,憋了半天就整出來這麽一句話?這一點羅旭早就想到了,這種紙包不住火的事情羅旭早就做好了被知道的心理準備,但就算如此,也不至於這樣吧,羅旭這麽做也算是好心,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梁笑婧和梁書豪的父女關係繼續破裂下去吧。

如果僅僅是因為這個,使得梁笑婧決心和羅旭分手,那也太過離奇了一些吧。

“梁叔叔,我知道這早晚會被婧姐知道,但也不至於為了這點事要和我劃清界限吧。”羅旭有些苦惱了,難道梁書豪就知道這些?

梁書豪聞言,卻是突然苦笑了一聲,笑的很是莫名其妙,現在還能笑的出來?

“小羅啊,你有一點和我很像,就是從來都摸不清女人的心思,是要吃大虧的。”梁書豪哪壺不開提哪壺的說道。

羅旭都被說蒙了,這都是什麽亂七八糟的理論,反正他是沒有聽明白,就算羅旭再怎麽不明白女孩子的心思,那也不至於如此吧。

“梁叔叔,我實在不懂您說的意思,能不能直接一點?”羅旭無奈的問道。

“直接一點?”梁書豪一愣,他這才發現,原來羅旭在這類問題上比他還要遲鈍。

梁書豪苦笑了一聲,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隻有這樣的女婿才能適應這樣的嶽丈。

“小婧知道你在幫我,難免會誤會你的初衷,而且如果我沒想錯的話,你的女朋友,似乎也不隻有小婧一個吧。”梁書豪說到這裏,表情不免有些憤慨。

羅旭一愣,然後尷尬的摸了摸頭,被準嶽丈這麽說,他的臉皮就算再厚也要不好意思了,的確他是有好幾個女朋友,說出去雖然好像很牛逼,可卻不能被長輩知道啊。

腳踏兩條船的人就讓會讓長輩不滿意了,更何況是羅旭這種明目張膽的腳踏好幾條船,要是換做一般人的家長,估計早就讓羅旭滾蛋了。

這是羅旭百口莫辯的問題,誰讓他的確是幹了這種十分可惡的事情,難道說梁笑婧的態度也和這個有關係?

不過想想也應該正常,不是每個女人都有曹娜那樣的度量可以容忍羅旭拈花惹草的吧。

“梁叔叔,我不知道該要怎麽解釋了,這的確是我不厚道的地方,婧姐那麽好,我還……”羅旭不知道怎麽說下去了,無論怎麽說,他其實都沒什麽理。

“年輕人,特別像你這樣有為的年輕人,難免會這樣,梁叔叔是過來人,不會怪你什麽,我之所以遲遲沒有找你,就是因為這一點,希望你可以諒解。”梁書豪說道。

羅旭點點頭,這也怨不得梁書豪,無論是誰知道女兒的男朋友還有其他女人的時候都會猶豫吧,隻是羅旭不知道現在梁書豪是什麽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