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漂亮女上司

第624章 宿命之戰

第624章 宿命之戰

就在這個時候,所有唐門殺手都準備向這個黑袍男子動手,現在是戰爭不是什麽生死鬥,所以根本不用在意什麽規矩,就算對方死於亂刀中,也是活該。

可是黑袍男子似乎壓根就不怕被包圍,也不怕被圍攻,那鎮定自若的模樣,讓唐小白非常的不爽,雖然他是麵癱,但不是腦殘。

唐小白眉頭一皺,就要上去和黑袍男子動手,可是這個時候,邊上卻突然傳來陣陣聲響,這個聲響,一聽就是衣服快速穿過空氣發出的聲響。

“敵人來了。”唐小白一轉頭,果然,視野中出現了起碼有二十多人的隊伍在逼近過來,每個人手中都握著一把大刀,上麵刻著血紅色的特殊標記。

“宮偉的血刀眾,不過就憑這麽點人,也敢和我抗衡?”唐不亦笑了笑,不可否認血刀隊的確是非常恐怖的一支戰鬥力,但在四個小隊的唐門殺手麵前,還算不了什麽。

“B隊C隊D隊,你們去迎敵,一個不留,全部殺光。”唐不亦好留情的下令道。

頓時,三個小隊的唐門殺手紛紛衝向宮偉的血刀隊,手中的各色各樣的暗器早就準備就緒,在人數的絕對優勢麵前,就算是血刀眾,也得被打成馬蜂窩。

然而,三小隊的唐門殺手剛剛攻出去,另外一邊又傳來了響動,唐不亦眉頭一皺,轉頭看去,卻是一波他非常熟悉的敵人。

看上去少說有三十到四十個人,每個人身上都披著厚重的黑色袍子,從頭蓋到腳,幾乎什麽都看不到,身上彌漫著令人發顫的氣息,他們的氣勢,仿佛本來就不屬於這個世界。

“怎麽會是他們!”唐不亦失聲驚呼,因為這些人是不可能出現在花都的,也不會出現在這裏,可是事與願違,他們就在唐不亦的麵前。

“天夜叉,他們是刑天的部下。”唐小白道出了這幫陰森森的人的身份。

“不錯。”黑袍男子答了一句,然後再次攻向唐小白。

唐不亦的唐門部隊,一下子被包夾了,而且在人數上,他們也已經處於劣勢。

戰局,急轉直下。

此刻的唐不亦,也沒法繼續鎮定自若下去了,因為之前他依仗的,就是絕對性的戰力優勢,然而現在這種優勢已經蕩然無存了,反倒落入了下風。

“少主,我們被包圍了。”一個唐門殺手沉聲道,雖然情況非常危險,但是從他們的臉上,卻看不到任何驚慌的神色,似乎隨時都可以為唐門捐出自己的性命。

“我看到了。”唐不亦眉頭緊鎖,司徒家的天夜叉居然會在這種時候出現,實在是太巧了。而且更加要命的是,天夜叉的出現根本沒有任何的情報,這都是拜羅旭所賜。

到了這種時候,唐不亦也隻能強作鎮定,然後努力的想出解決對策,倘若和宮家一個家族對抗,那唐不亦是有絕對的信心,可是現在不同了,司徒家也參合進來了。

“唐不亦,我們又見麵了,隻是沒想到,再見麵的時候,會是送你去閻王。”宮偉慢慢出現在了唐不亦的視野中,此刻,宮偉的臉上,都是笑意。

唐不亦也笑了,隻見他大笑道:“宮偉,可以啊,連我都被你擺了一道,不過你以為就憑你的血刀眾還有司徒家的天夜叉,就可以在這裏剿滅我?”

“不然你以為我犧牲了那麽多手下的命,就是為了和你聊天?”宮偉收起笑容,眼中劃過一道厲色,還有濃濃的殺機。

“嗬嗬,就憑你也想要我的命,除非司徒少白在這,你還太嫩了。”唐不亦果斷玩起了心理戰,在這種寡不敵眾的情況下,唯有先動搖對方主帥的信念。

“你說我不如司徒少白?”宮偉臉色一沉,他好歹也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少主,可是現在卻在這麽多人麵前,被唐不亦說成不如人家的廢物,怎可能不生氣。

“你要是比的上司徒少白一半,也就不會被我壓製了這麽久,不過你也有你厲害的地方。”唐不亦突然話鋒一轉,意味深長的說道。

“什麽。”宮偉鐵青著臉,他被唐不亦堂而皇之的如此吐槽,麵子有點掛不住。

“就是你的臉皮夠厚,竟然舔著臉去求司徒少白合作,哎,有時候果然臉皮厚點是有好處的。”唐不亦攤了攤手,很無奈的說道。

“你!”宮偉的臉色難看的嚇人,脖子上脹出來一根根的青筋,顯然是正中了唐不亦的激將法,心神失控了。

“動手。”唐不亦突然對著唐小白做了一個眼神,唐小白立馬心領神會,點了點頭。

就在宮偉氣的三屍神暴走的時候,唐小白卻突然出手了,一把飛刀準確無誤的奔向宮偉的心窩,這種出其不意的偷襲,是唐小白最為擅長的暗殺。

就連一直盯著唐小白一舉一動的黑袍男子都沒想到唐小白居然會這麽果斷就出手偷襲宮偉,就慢了這麽一拍,黑袍男子也無力阻止這把飛刀了,而且看他的模樣,甚至都不想動。

宮偉大驚失色,這個時候他想要躲閃都來不及了,唐小白的飛刀快而準,直奔心口而來,眼看著宮偉的小命就要交代在這了,可宮偉身旁卻突然閃出一個身影。

唐小白眉頭一皺,因為他已經知道,這次的偷襲失敗了,而且這個人影他太熟悉了,就是之前救走風暴的那個女人,沒想到這次她又成功阻止了自己的偷襲。

“你似乎不想救你家少主。”唐小白把頭一轉,對著身旁不遠處壓根沒動的黑袍男子道。

黑袍男子隻是冷笑了一聲,沒有回答唐小白的話,可這陰森森的笑容,卻讓唐不亦一愣,看向黑袍男子的眼神,都不禁有些狐疑,似乎想到了一個人,卻又不確定。

“嚇死我了,差點就交代在這了。”宮偉冷汗直冒,然後拍著胸口歎道。

救了宮偉一命的女人沒有說其他,隻是站在宮偉的身後,就像一個保鏢一樣,提防唐小白有可能發動的第二次偷襲。

唐小白見此,知道偷襲宮偉已經沒有任何可行性了,雖然暫時不知道這個神秘女人的身手如何,但防禦他的飛刀偷襲,還是可以的。

“唐不亦,差點就被你忽悠了,不過在我絕對的戰力優勢麵前,你也就隻有和我動動嘴皮子了。所有人聽我命令,總攻!把唐門的人殺個幹淨,一個不留!”宮偉大聲喝道。

宮偉一聲令下,血刀眾和天夜叉終於動了,從兩邊包夾唐門,而唐門的殺手們,多擅長暗殺,這樣正麵的死磕,他們並不占優勢。

但是宮偉的血刀眾,還有司徒家的天夜叉就不同了,暫且不說天夜叉,就這些殺氣騰騰的血刀眾,一個個看起來就知道是拚起刺刀不要命的主,而血刀眾這個名字的來由,就是他們每個人的武器都是一把刀,而每次出刀,都必然見血。

這是一幫絕對是死士,可以因為宮偉的一個命令,而肝腦塗地,毫不猶豫。再看司徒家的天夜叉,他們的武器就非常特殊了,除了每人佩戴一把匕首以為,手裏用的居然都是一根根特製的鋼索。

何為天夜叉,傳說天夜叉是可以在天空中自由飛翔的夜叉,夜叉本來就可怕了,再加上可以飛,那簡直就是如虎添翼。不過他們自然不是真的可以飛,他們的名號,就是傑出的團隊合作能力,可以輕易的將敵人用鐵索綁住,而被捆住的野獸,隻有被屠宰的命運。

唐門的殺手們見對手來勢洶洶,紛紛用暗器餘地,可是這種正麵的暗器襲殺,威力大打折扣,雖然虐菜時威力巨大,可是和同等的對手較量,就沒有那麽盡如人意了。

血刀眾快速突襲,試圖衝破唐門殺手的防禦,他們手中的長刀,此刻宛如一道天然的屏障一般,揮舞間,就把如麻的暗器給格擋開去。

麵對這樣毫不講理的正麵突襲,唐門殺手們真是束手無措,隻能且戰且退。但是容他們後退的空間並不多,很快就被血刀眾給衝的背靠背了。

如果血刀眾還好對付一點,隻要擊中火力就可以讓他們暫時老實點,可是另一邊的天夜叉可就是個棘手的敵人了,他們的配合能力,簡直天衣無縫。

別看是三四十號人,但分工非常明確,三三兩兩編成一個小隊,每個小隊都會互相照應,然後他們手中的特製鋼索漫天飛舞,別說被砸到就是重傷,隻要沾到鋼索的邊,那就完蛋了。

此刻,一個唐門殺手脫離的大部隊,被四個天夜叉團團圍住,當他想要縱身離開的時候,卻被兩根特製鋼索纏住了腳和脖子。

這個唐門殺手掙紮幾下,甚至發不出求救的呼喊聲,一是因為鋼索捆著他的脖子,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還沒有發出聲音來,就被跟上的天夜叉一刀割斷了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