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漂亮女上司

第666章 一箭雙雕的唐不亦2

第666章 一箭雙雕的唐不亦2

不過男人這種生物吧,看到全luo美女或許是有點反應,但要是這個美女的身上再多那麽幾塊布的話,這激發shou欲的效果,可好比在春yao裏加了一把胡椒粉似的效果。

羅旭咽了口唾沫,這邪火已經壓製不住了,雖然雍和是他不共戴天的大敵,但是對付這個敵人,就算殺了她,對她來說也沒什麽大不了的,隻有徹底擊潰她的心理防線,讓她感覺到屈辱,這才是真正的報仇。

而羅旭的大腦,現在唯一可以想到讓雍和感到屈辱的方法就隻有一個,就是剛才做過的事情,隻要再重複來一次就好了。

“既然你喜歡扮玲玲,又赤身**的在我麵前賣弄**,那我就不客氣了!”羅旭粗魯的將雍和又一次推倒在**。

不等雍和掙紮著站起來,羅旭就壓了上去,這次用完那個特異功能,在短暫的饑餓之後,欲望不知為何突然高漲了起來,就像是一口填不滿的深井似的。

“你這個畜生!喪心病狂的畜生!”雍和對著羅旭破口大罵,不過這絲毫改變不了事情的發展,如果罵人有用,那還要警察幹什麽。

沒多久的功夫,痛苦到無法言表的神色再次攀上雍和的暴怒的俏臉,但是她又無法阻止在她身上為所欲為的羅旭,那種參雜著無助與迷茫的眼神,更是讓羅旭心中陰暗的報複心理,徹底暴露了出來。

羅旭使出了渾身解數來淩辱這個毫無經驗的女殺手,而雍和為了不發出羞恥的聲音,連嘴唇都咬破見血了,硬是沒有屈服。

雍和越是如此,羅旭的幹勁就越是足。一邊揮汗如雨的耕耘,一邊嘲諷:“你不是在玲兒的屍體邊上留下那張字條麽,你不是看不起她麽,可你現在比玲兒更廉價,大爺我心情好就給你個幾百塊錢,心情不好老子連個子都不給你!”

雍和臉色蒼白,嘴唇不斷的冒著血,強忍著那種恨不得要噴火的憤怒,因為現在隻要她一失神,就是著了羅旭的道,就是羅旭贏了。

見雍和還在強撐,羅旭繼續道:“司徒少白那個小白臉對老子真是好,怕我沒那麽多閑錢去找小姐,所以專門把你送過來給我享用,你們家族把你訓練出來的目的是不是就是為了這個?什麽絕對音感,拿來調情倒是很好用啊。”

大床在羅旭的摧殘下,已經不斷的發出不堪重負的慘叫聲,但羅旭的進攻還在繼續,欲望每每得到一點宣泄,他身上的疲憊感好像就也跟著宣泄掉一分,所以說,就像是磕了藥似的,越戰越勇,像頭累不死的老黃牛。

這印證了一句話,大力出奇跡!

這下,雍和在羅旭的雙重夾擊下,心理防線的最後一重終於被羅旭撕開了一條口子,接著攻勢有如破竹一般,傾瀉而下。

讓雍和恥辱到無法直視的聲音還是從她的齒縫間蹦了出來,這一刻,羅旭在雍和的眼裏看到了絕望的神采,他知道,這個仇,已經報了。

一番激戰後,羅旭心滿意足的又點上一根事後煙。事後一支煙,賽過活神仙。

雍和木訥的看著天花板,這次她沒有過激的行為,情緒低落的仿佛是一個植物人一般。

有時候要打垮一個人,僅僅用暴力是不夠的,心理上的崩潰才是真正的崩潰,就像現在的雍和一樣,即使用武力把她打到隻剩一口氣在,她還是會嘴硬,但現在不同了,雍和的心理防線,已經被羅旭徹底擊潰,已經是個行屍走肉,現在不殺她,比殺了她,更加能夠讓她痛不欲生。

“雍和,雖然血債要血償,不過比起把你折磨個一年半載,我覺得後者比較劃算,你說是不是?”羅旭殘忍的笑著,在雍和的心口又捅上了一刀。

雍和沒有回話,還是像一具死屍一樣躺在**,狼狽不堪的身體上,四處都有羅旭留下的痕跡,這每一道痕跡,都是她心頭上的一道傷口,血淋淋的傷口。

羅旭指尖的煙逐漸燃盡,他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頓時感覺神清氣爽,這些日子以來,一直壓在他心口的這塊石頭,終於被他掀掉了。

司徒玲和羅風的仇,他終於是親手報了,還是用這樣痛快的方式。隻是羅旭的心裏卻找不到半點的喜悅,死者不能複生,如果折磨雍和可以換來兩人的重生,當然,沒有如果。

“背負司徒家之命,榮譽即吾命。羅旭,我在黃泉路上等著你!”一聲幾乎是嘶吼的聲音回蕩在這個臥室裏。

羅旭剛剛轉身,就看到雍和的嘴裏冒出來源源不斷的鮮血,瞬間將她身下白色的鋪蓋染紅,一具絕美的女性身體,躺在沾滿了血紅色的白色床單上,看起來格外的妖冶。

羅旭靜靜的看著雍和自殺,他沒有去阻止,也沒有緊急救治,因為這是他預料到的結局,因為像雍和這樣一個殺手,怎麽可能真的被羅旭淩辱個一年半載,就這麽一次,還是羅旭鑽了空子,否則他哪有本事把雍和給馴服了。

雍和咬舌自盡了,羅旭也算是給了九泉之下的司徒玲和羅風一個交代,他曾經發誓要手刃凶手,現在他終於做到了。

隻是,當目標達成的那一刻,心中卻沒有絲毫的滿足感。羅旭頹然的坐在了地上,為了報仇,他一度迷失自我,一度被人利用,一度成為敵人的笑柄。他失去了太多寶貴的東西,甚至連最愛的女人,此刻都與他恩斷義絕,不知身在何處。

羅旭不禁開始問自己這麽一個問題,這麽做究竟值不值得?雍和的死,必然會觸怒司徒家,讓他和司徒家的關係徹底冰冷,不可能再有回轉的餘地。

這一刻,羅旭心裏潘然醒悟,因為他終於在最後才看懂了這件事。偉叔如果看出了唐玲玲是假的,唐不亦必然知道,但唐不亦卻始終沒有下手,卻等到現在讓自己親自動手,傻一點的人會以為這是唐不亦故意送的人情,讓羅旭親手幹掉這個仇人。

實則不然,因為這樣一來,唐不亦不必動用一兵一卒,甚至任何代價,就把羅旭直接推到了司徒家的對立麵,既可以除掉司徒家的一大高手,又可以拉攏羅旭,實在是一箭雙雕,妙哉,妙哉。

“唐不亦啊,你這家夥。”羅旭點了根煙,無奈的苦笑了一聲,他終於還是被唐不亦擺了一道。

對一個男人來說最無奈的事情是什麽?莫過於沒的選擇。

羅旭看著**的屍體,呆了很久,才感覺到這血腥味有些刺鼻,這才退出了房間。

但問題就更著來了,一具屍體擺在這,總不能一把火給燒了吧,畢竟這裏是酒店,又不是什麽荒郊野外的,到時候要是被發現了,豈不是又要惹禍上身?

左思右想之後,羅旭還是打電話求助唐不亦,這種事情,還是讓唐不亦派人來解決比較好。

果然,沒多久之後,一個人影用非常規的方法闖進了羅旭的套房裏,這個人還是羅旭的老相識了,唐小白。

羅旭頓覺好笑,這唐不亦該謹慎的時候不謹慎,不該謹慎的時候又開始瞎操心了,居然把唐小白給派來了,不就是處理一具屍體麽,需要派出王牌?

“有個門你不走,偏偏要爬窗戶,你還真有做小偷的天賦啊。”羅旭哭笑不得的看著唐小白,這裏又不是龍潭虎穴,有什麽不能光明正大走進來的?

唐小白用非常鄙視的看白癡的眼神瞥了羅旭一眼,然後麵無表情的回答道:“你住在皇朝旗下的酒店裏,還要我坐電梯進來?”

“是麽?有麽?”羅旭驚呼了一聲,他壓根就沒記得有這麽一回事,不過現在想來,他的確是住在了皇朝旗下的酒店裏,就當時的情況,把冒牌貨安置在皇朝旗下的酒店裏看起來最安全妥當,不過現在看來,也就是個大笑話而已。

唐小白又投來一抹非常鄙視的眼神,然後看向了不斷有血腥味傳來了臥室,道:“我去處理屍體,過來打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