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漂亮女上司

第683章 魔獸

第683章 魔獸

四麵八方蜂擁而至的各式各樣的情感,就像是要往一個水桶裏硬塞進十個水桶才能裝的下的東西,一瞬間,羅旭感覺自己的大腦就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羅旭痛苦的呻吟了一聲,這比肉體上的痛苦更加讓人無法承受,因為這是精神層麵的打擊,羅旭還是頭一次飽受這樣的折磨。

宮偉以為這是羅旭挨打之後求饒的呻吟,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大聲道:“給我狠狠的打,打到他隻剩一口氣再結果了他,讓他知道和我作對是什麽後果!”

雖然宮偉對於羅旭還是有點惜才的心理,但是一想到他回到唐不亦身邊會對宮家造成多大的危害時,還是把心給一橫,畢竟梁子已經結下了,想要修複這種破裂,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宮家殺手打的更加起勁了,每一拳每一腳都用出了全力,他們沒有使用武器,因為他們怕一下子把羅旭給打死了,那就沒意思了。

此時此刻,羅旭正經曆著也許是他這輩子最痛苦的時刻,暴怒,失落,絕望,痛苦之類所有的情緒,就像潮水似的衝擊著他的精神。

大腦已經變成了一個特大號的垃圾桶,而羅旭腦中那台高清LED屏幕上,正以一個恐怖的速度飛快的播放著各種各樣的臉孔,好像這輩子經曆過的所有事情還有見過的所有事物都在這一刻全部在大腦裏過一遍。

哪怕是羅旭這樣的腦容量,都已經有些承受不起了,大腦中傳來海風般呼嘯而過的錯覺聲,那台高清LED就像是要過載爆炸了一般。

羅旭痛苦的哀嚎了一聲,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身體還要承受宮家殺手的狂轟猛打。在承受著這種內外雙重的痛苦,羅旭感覺自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如果可以有重新選擇的機會,羅旭是絕對不會選擇去突破那條縫隙的,比起承受這種痛苦,還不如讓欲望和憤怒繼續支配他的身體。曾經承受的痛苦,在此刻仿佛又被放大了十倍有餘,特別是幾次生離死別,那種被放大十倍的痛苦,轟擊著他已經支離破碎的精神。

羅旭有著錯覺,這次真的要死了,如果肉體的死亡隻是精神的升華,那精神的死亡就是一種真正的死亡,精神死了,肉體也會隨之腐朽。

“我要堅持下去,我要堅持下去!我羅旭怎麽會輸給自己!”麵對大腦中飛速放過的曾經,羅旭痛苦的流下了兩行熱淚,因為他看到了他的童年,那個孤獨無助的時候。

原來,每個人最大的敵人不是高不可攀的對手,而是自己。當重新省視自己過往的時候,能有多少人可以撐過來?何況現在這種感覺已經被放大了十倍。

“被打哭了?哈哈哈,羅旭,你堂堂一個男子漢竟然會被打哭嗎?哈哈哈。”宮偉歇斯底裏的狂笑了起來,好像以前所有在羅旭身上吃的虧都在這一刻全部發泄了出來。

宮偉如此失態,誰敢直視?畢竟他們隻是下屬,隻能立刻從大腦中刪除出去。

羅旭哪裏還能聽到宮偉狂妄的嘲笑聲,光是要對抗自己腦中的情感就讓他用盡了渾身的力氣,十倍的孤獨感,讓他有如墮入冰窟一般。

原來,自己一直都是孤獨的?

這種無邊無際的孤獨感,比噩夢還要可怕,在這幾分鍾裏,羅旭就像是足足做了好幾天的噩夢那樣,整個人都仿佛被陰雲給籠罩著。

羅旭渾身打著顫,身體雖然繼續在挨打,但精神意識仿佛已經回到了童年時的孤兒院。那個令人感覺冰冷的地方,沒有父母的關愛,沒有家庭的溫暖,就像是一個孤魂野鬼一樣活了十幾年。

這種連靈魂都感覺到冰冷刺骨的感覺,讓羅旭牙關直打顫,意識精神幾經崩潰。

宮家打手打得越來越狠,幾乎將羅旭當做沙袋似的狂轟猛打,羅旭身上幾乎每塊地方都有傷,如果丟在路邊,絕對會被當成一個落魄的乞丐。

可這些皮外傷對於現在的羅旭來說已經算不上什麽傷痛了,頭痛欲裂的感覺,讓他恨不得直接撞牆死了拉倒。

所有的情緒將羅旭的意識團團包圍在其中,無形中仿佛聽到了無數的鬼哭狼嚎在咆哮,試圖要熄滅羅旭那已經脆弱不堪的意識。

此時此刻,已經沒有任何外在的力量能夠支持羅旭堅持下去,隻有一個信念在心中,那就是不願意死和不屈的信念,他絕對不想死。

羅旭咬著牙苦苦支持,這種感覺好比發燒到四十多度,整個大腦就像是裝了水的水杯似的,每每晃動一下,裏麵的水就會哐當哐當的搖晃起來。

無窮無盡的情緒繼續衝擊著羅旭,那鬼哭狼嚎般的咆哮聲猛地更加恐怖,仿佛已經化作了一張鬼臉,張開那陰森森的血盆大口,撲向了羅旭脆弱的意識。

“來!”羅旭的意識大喊了一聲,死撐著迎了上去,這有如置身於鬼魂的海洋的滋味,想必也隻有羅旭自己一個人才會了解。

但是,這似乎是最後一波的狂攻,羅旭那已經搖搖欲墜的意識有如狂風暴雨中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會熄滅。

這個時候,圍毆羅旭的宮家殺手們也打累了,他們一波換一波的輪番上陣,可是當他們連手都打酸了的時候,羅旭卻一點反應都沒有,臉上總是露出一些非常詭異的表情,怎麽看都不像是被打之後的痛苦。

“這家夥真的打不死嗎?”有人不禁問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因為隻要是個正常的人類,被這麽多人圍毆了這麽久,不死也是殘廢了吧,可羅旭看起來卻還有一口氣在。

但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留在了羅旭的臉上,沒人注意到羅旭腹部最嚴重的槍傷已經悄無聲息的愈合了不少,血已經止住了,倘若他們發現了,肯定會大呼見鬼了。

“你們在看什麽?死了沒有。”宮偉皺著眉頭過來一看究竟,打了這麽久,應該死了吧。

但是宮偉一看羅旭的模樣,頓時大驚,因為宮偉看的比較仔細,他一眼就看到了羅旭腹部的槍傷竟然已經止血了,而且明顯還活著。

“怎麽回事!你們這麽多人連一個人都解決不了?”宮偉非常憤怒,也非常驚駭。

“少主,不是您說要折磨他一頓後再解決掉他嗎?”一個戰鬥部殺手有些納悶的答道。

宮偉不由分說的回了一記耳光,那個殺手再也不敢吭聲,這也就是宮偉可以隨意抽他們耳光,要換成別人,怎麽可能不拚命。

“不要浪費時間,給我解決掉他!”宮偉已經不想在看到羅旭這種怪物般的臉孔。

可是,當宮偉的命令剛剛下達,羅旭的身子卻突然一顫,頭也抬了起來,原本是血紅的眸子,血色竟然已經褪去了大半,其中已經露出了理智的神色。

“啊!”一陣怒吼聲驀地從羅旭口中傳出,這怒吼聲將所有人都震得腳下一軟,宮偉這種身體相對薄弱的,則是險些摔倒過去,幸好被下屬給扶住。

“保護少主!”羅旭突然的異動讓所有宮家殺手都大為緊張,因為他們已經見識到了羅旭怪物的一麵,如果再發生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也不會覺得特別驚訝了。

宮偉被下屬們團團保護好,一幫訓練有素的宮家殺手布好了陣型,一個個嚴陣以待的模樣就像是即將迎戰一場硬仗似的,可他們麵對的卻隻是一個人而已。

一聲仰天咆哮之後,羅旭的意識重新回到了大腦之中,渾身大汗淋漓,混雜著鮮血發出一股非常難聞的味道。

但是,羅旭現在卻感覺非常的奇妙,雖然渾身上下每一處地方,甚至每一寸皮膚都疼的鑽心,特別是雙肋和腹部,那疼痛感好比是在油鍋裏滾似的。

可身體卻和以往不同了,體內的熱度就像所有血液都被加熱過一般,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血液的流動速度幾乎是正常人的三倍,隻要一張口,一股熱氣就會冒出來。

而且更加讓羅旭感覺不可思議的是,在他眼中,所有人的動作就像慢動作一樣,連張嘴唇的過程都看得無比清晰,幾乎可以剖析成幾十個小片段。

羅旭想要動一動身子,可是手卻無法動彈,轉頭一看,發現自己的雙手就像耶穌似的被釘在牆麵上,鮮血早就流了一地。難怪一直感覺掌心很痛,這樣能不疼嗎?

“宮偉,你想把我當成耶穌一樣燒死嗎?你對我還真不錯呢。”羅旭冷笑著說道。

羅旭居然開口說話了,宮偉大驚,其他宮家殺手也大為驚訝,要知道羅旭在這個狀態的時候,可是一直都沒有開口說半個字的,最多就像野獸一樣吼幾聲,可是現在居然說話了,說明羅旭現在是有人的意識的。

一個近乎妖怪般的身體,再加上超凡的大腦,這樣的組合隻能用一個詞語形容,那就是無敵魔獸。

宮偉已經驚得無言以對,甚至已經動了撤退的念頭,因為羅旭在他的眼中,已經不再是那個盡耍心計的智將,搖身一變,成了一員最可怕的戰將。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羅旭臉色一沉,然後猛地一用力,將被釘在牆麵上的手拉了下來,因為還有匕首插在掌心裏,所以鮮血頓時流了出來。

可是這種疼痛對於現在的羅旭來說,真的已經算不上多麽可怕了,剛剛經曆了一次超越人類極限的折磨,連羅旭自己都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挺過來的。

連那種痛苦都熬過來了,還有什麽能夠算得上是疼痛?身體仿佛已經有了抵抗力一般,這點皮肉疼痛,就像是小孩子小打小鬧,羅旭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

所有人都看傻了,他們見證了一個怪物朝著魔獸進化的全過程,要知道十指連心啊,這種事情無論誰來做,即便能夠忍下來,那也會疼的眉頭緊皺,可是他們眼前的這個魔獸,甚至連眉毛都不曾皺一下,就做到了,怎會不震驚。

羅旭丟到了兩把匕首,然後又深吸一口氣,將貫穿雙肋的那兩把長刀給抽了出來。

“好刀!”羅旭不禁讚歎了一聲,因為刀刃沾血之後,一般都會黏在上麵,但是這兩把刀不同,鮮血順著刀刃就滴落了下去,連一絲都沒沾上。

讓宮家殺手吃驚的不是這兩把刀的好壞,而是羅旭幹了這麽可怕的一件事之後,竟然還有心思去評價刀的好壞,這還他媽是不是人啊?

還沒開打,在心理上宮家的所有殺手都已經虛了,因為他們要麵對的已經不是一個人類了,甚至連怪物都算不上,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魔獸。

就在這個時候,狙擊手按捺不下去了,他們從瞄準鏡裏看到了全過程,他們的驚訝絕對不會比其他人少,但是他們的地點非常安全,可以肆無忌憚的發動攻擊。

槍聲一響,羅旭就做出了反應,他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聽覺竟然可以敏銳到如此可怕的程度,直到他做出動作之後,槍聲在他耳朵裏都沒有結束。

四顆子彈都是朝著羅旭打來的,羅旭雙手持刀,做出一個非常瀟灑的回旋斬的姿勢,四顆子彈被他一下子切成了兩半,瞬間變成了八份。

但是羅旭要做的事情還沒有完,雖然他看不到這幾個狙擊手埋伏的地點確切在哪裏,但是從槍聲的方向足夠讓他做出判斷。

在這八塊子彈碎片還沒有落地的時候,羅旭一揮刀刃,用刀麵猛地拍擊子彈碎片,就像是打球一樣,將子彈碎片給打了回去。

這子彈飛行的速度絲毫不必從槍口裏飛出來的慢,朝著狙擊手埋伏的地方飛了過去,一連串動作幾乎一氣嗬成,而且相當的瀟灑,讓宮家的殺手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這種動作可不是他們能夠做的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