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漂亮女上司

第844章 真假難辨

第844章 真假難辨

在羅旭看來,這件事實在有太多的可疑之處,其實就這件事的本身,就是一件不符合邏輯的事情,本質上就不應該發生。

這裏奧和鬼醫同為唐吉坷德四大最高幹部之一,即使有矛盾,也絕對不會在這種緊張的時刻兵刃相向,如果他們連這點腦子也沒有,又怎會做到今天這個地位。

再者說,如果這鬼醫的身份當真有問題,出手暗算了裏奧,那就應該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才會動手,就羅旭的觀察,他覺得醫生絕不像那種莽撞又不計後果的人,要知道羅旭可是被那變態的老家夥算計了好幾次,這樣的人又怎會不是心思縝密的家夥呢?

所以所有的這一切現象都讓羅旭心生疑慮,他絕對不相信事情僅僅隻是表麵上看起來的這麽簡單,在這背後一定還有更加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現在裏奧雖然情況有所好轉,但是離蘇醒還不知道有多久,至少唐吉坷德家族的那些醫師無法預測出來,可能是明天,可能是在未來的某一天,隻有老天爺才知道。

當事人一個昏迷一個幾乎瀕死,這無疑是死無對證的局麵,可是在這種時候發生這樣的事情,就預示著還會有更大的風暴會隨之發生,至於是怎樣的風暴,羅旭不敢多想,這也已經不是他這個剛剛名義上加入唐吉坷德家族的人可以想的事情了。

巴蒂斯特臉色非常難看,這也許是他接管唐吉坷德家族以來麵臨的最嚴重的危機,四大最高幹部死了一個,昏了一個,半死不活一個,隻剩下維克多一個戰鬥狂人,還有羅旭這個半路出家的半吊子幹部,戰力可以算是史無前例的低穀。

如果這個時候有敵對的家族發難,那唐吉坷德家族的麻煩可就大了,而且最近的法國可是相當不太平,唐吉坷德家族最大的敵人,正在暗中不斷的計劃著搞大動作,可謂是多事之秋。

氣氛已經非常凝重了,這治療室裏幾乎人人自危,生怕被巴蒂斯特的怒氣波及到,當然維克多幾人是不會有什麽反應的,就算巴蒂斯特發再大的火,也不會拿他們怎樣。

巴蒂斯特臉色陰晴不定了好一會,這才長長的歎了口氣,仿佛在這個瞬間,他已經蒼老了至少十歲,作為一個領袖,他肩膀的擔子比誰都要沉重。

“罷了,你們將即時情報全都匯報給我,盡力吧。”巴蒂斯特說這話的時候心裏也沒什麽底氣,鬼醫的傷已經嚴重到最多也隻能勉強保住生命活動而已。

“家主大人,我可不可以暫時留在這裏?”羅旭還不想急著離開,可能留下來的話,還能獲得一些新的情報。

“哦,可以,如果有其他發現,第一時間告訴我。”巴蒂斯特顯得有些疲憊,在維克多的保護下離開了,在這種時候,就算是在家裏,巴蒂斯特的身邊也需要一位保鏢。

羅旭獨自留下,他的存在讓這些醫師們非常忐忑,他們已經得知了羅旭這位新任梅花位最高幹部的身份,所以顯得非常恭敬,生怕羅旭也是個翻臉比翻書快的人。

“你們不要這麽緊張,該做什麽就做什麽,我不會打擾你們的。”羅旭站在容器邊上,仔細打量著鬼醫的身體,雖然這具身體實在沒有什麽可看的地方。

“我說,你們有沒有對他的身體做過全麵檢查?包括血型之類的?”羅旭指了指躺在容器裏幾乎是大半個死人的鬼醫問道。

幾個醫師雖然不明白羅旭這麽說是圖什麽,但是礙於羅旭現在的地位,也隻能正兒八經的回答道:“這個我們的確沒有做過,但是這個很重要嗎?”

羅旭笑了笑,他自己都覺得現在有些神經過敏了,他怎麽會想到這麽古怪的猜測。但既然已經問出口了,索性便把這個問題繼續下去。

“這個可能會很重要,可能也並不重要,我隻是隨口一問,如果你們有閑暇的話,我倒是希望你們可以給我一份這樣的報告,越詳細越好。”羅旭回答道。

醫師們有些發愣,他們完全無法理解羅旭要這種東西有什麽用,但是誰讓羅旭現在身為梅花位的最高幹部,他的一句話,已經變成命令了。

“遵命,羅旭大人!”這幫醫師畢恭畢敬的向著羅旭鞠了一躬,態度相當的恭敬。

羅旭一下子都有些接受不了,這麽大的轉變,讓他這個半路出家的幹部實在有些難以適應,他習慣在唐門時的自由自在,也習慣了冷不丁因為一句話可能要挨唐小白的飛刀,可現在突然卻變成了領導幹部,這可不是誰都能一下子適應過來的。

“額,你們不要這麽叫我,叫我羅旭先生就可以了,大人這種稱呼我不適應。”羅旭撓了撓頭發,他果然暫時還沒辦法做這種所謂的幹部領導啊。

醫師們麵麵相覷,顯然這種情況在唐吉坷德家族幾乎沒有先例,他們這些下層家族成員在見到最高幹部的時候,都是這樣恭恭敬敬的,又不是沒有發生過因為不敬被殺的案例,曾經的四位最高幹部,在其他人眼中,就算沒有神靈那麽嚇人,但也差不多了。

“這個……羅旭大人,不好吧,我們都是下層家族成員,這是規矩,我們不敢壞了規矩,若是被家主大人知道,我們就死定了!”醫師有些膽怯的說道。

“這麽嚴格嗎?好吧,隨便你們了。”羅旭摸了摸下巴,這唐吉坷德家族的規矩可比唐門還要森嚴啊,就算是在唐門,也就稱呼個少主而已,可沒人會叫唐不亦少主大人。

“羅旭大人,我們這就準備一份鬼醫大人現在最新完成的報告給您,還請您先喝杯咖啡。”一位醫師已經為羅旭泡好了一壺咖啡端了上來。

羅旭可是頭一次被人這麽伺候著,還真是非常的不習慣,但是誰讓他現在是位列梅花位的最高幹部呢?就算不習慣,也隻能硬著頭皮強行習慣下去吧。

羅旭點了點頭,拿起杯子品嚐起這唐吉坷德家族的咖啡,這一嚐還真是嚐出了不同的味道,這可比大多數咖啡廳裏的東西要醇香多了,而且這還是醫師們喝的,如果是那些專門為家族高層準備的咖啡,估計味道會更加醇香吧。

“羅旭大人,我們這裏的咖啡豆可比不上您平時喝的,還請不要見怪。”那位給羅旭端來咖啡的醫師說道。

羅旭笑了笑沒有說話,他平時喝的什麽咖啡?如果羅旭的腦子沒有出現混亂的話,他平時喝都是速溶咖啡,那種超市裏幾十塊錢就能買一大盒的玩意。

沒多久的功夫,一份差不多十頁紙的身體概況報告就已經放在了羅旭的麵前,這上麵涉及到了方方麵麵的問題,幾乎隻有你想不到的,沒有這上麵沒有的。

“羅旭大人,這是最全麵的報告了,內容繁多,大人不妨等到回去之後再慢慢看。”這位醫師微笑著提議道。

“不著急,這點東西我幾分鍾就可以看完了,對了,你們這裏可還有鬼醫他以前的身體報告,比如體檢報告之類的。”羅旭想了想之後問道。

這位醫師根本沒去聽羅旭的後半句話,就那前半句的信息量就足夠他愣上好一會的了,足足十頁紙的報告,而且都是數據一類的信息,隻要幾分鍾就可以看完並且記住?除非羅旭的腦子是複印機,否則怎麽可能這麽快?

這位醫師傻乎乎的看著羅旭,滿眼的不可思議,可是誰讓羅旭的身份是最高幹部,地位崇高,就算這醫師再怎麽不相信,那也隻能憋在心裏。

與此同時,周圍的幾個醫師也聽到了這段對話,紛紛笑了笑,顯然也不相信羅旭的這句話,可能在心裏都嘲笑起羅旭的狂妄了。

“嗯?怎麽了?難道鬼醫以前從來沒有體檢過嗎?”羅旭有些鬱悶的追問了一句。

這位醫師這才回過神來,尷尬的笑道:“抱歉大人,剛才我走神了,不知可否再說一遍?”

羅旭無奈,隻能再重複了一次同樣的問題,心裏已經開始懷疑這醫師是不是有些精神不正常了,這麽近距離說的話還能聽不到?

“哦哦,這就讓我們為難了,鬼醫大人本身就擅長醫術,所以他從不會來這裏檢查身體,而且家族高層人員的身體健康大部分也由鬼醫大人直接負責。”醫師答道。

“還有這種事情?”羅旭一愣,他是沒想到鬼醫除了最高幹部的身份以外,竟然還是唐吉坷德家族的高層禦用大夫,這可真是出乎羅旭的預料了。

“難道一點點信息都沒有留下嗎?你們幫我找找吧,這個對我有大用處。”羅旭心中的懷疑不由得更深了,就算本身醫術高明,但華夏有句俗話,叫做醫者難自醫,這個道理難道鬼醫不懂?羅旭可不相信鬼醫會不懂這個道理。

“那我們盡力為大人尋找,但可能性並不會太大。”這位醫師也搞不懂羅旭的想法,隻能點頭答應下來。我們為難了,鬼醫大人本身就擅長醫術,所以他從不會來這裏檢查身體,而且家族高層人員的身體健康大部分也由鬼醫大人直接負責。”醫師答道。

“還有這種事情?”羅旭一愣,他是沒想到鬼醫除了最高幹部的身份以外,竟然還是唐吉坷德家族的高層禦用大夫,這可真是出乎羅旭的預料了。

“難道一點點信息都沒有留下嗎?你們幫我找找吧,這個對我有大用處。”羅旭心中的懷疑不由得更深了,就算本身醫術高明,但華夏有句俗話,叫做醫者難自醫,這個道理難道鬼醫不懂?羅旭可不相信鬼醫會不懂這個道理。

“那我們盡力為大人尋找,但可能性並不會太大。”這位醫師也搞不懂羅旭的想法,隻能點頭答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