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套傳奇

第102章 毛蛋的鉛筆

第102章 毛蛋的鉛筆

徐浩跟著沈導往攝影棚走去,一股被驚喜籠罩的快樂,傳遞給全身充足的力量,現在他就恨不得能大展拳腳一番,爆發自己的小宇宙,用精湛的演技去打動導演。

導演劉健魁是一位老導演了,拍過不少電視劇和電影,隻不過出名的沒幾部,電影一部也沒在院線規模上映過,屬於那種資曆很深,關係網龐大,但是業績為零的老派導演。

劉健魁的脾氣不是很好,在劇組動輒罵人,兩個女主角,劉鑫和趙兆,幾乎每天都被罵,所以徐浩見到他的時候,立刻就小心翼翼起來,恭敬的問好:“導演好。”

“你叫什麽?”對待群眾演員,劉健魁還算溫和。

“徐浩。”

“徐浩對吧,我這裏有個角色,我想給你試試,看看你能不能挑起來。”

“謝謝導演,我一定努力演好,請導演讓我試鏡!”徐浩立刻開始拍胸脯做保證,克服自己的怯場,展現旺盛的表演欲。

劉健魁就點點頭,安排助理讓徐浩試鏡。

試鏡很簡單,就是遞給徐浩一張手寫的劇本,讓徐浩按照劇本上的要求,來演。劇本很潦草,還塗塗改改了許多地方,看上去就像是剛剛添加的故事。

大體上是說,紅軍小⑦∟,戰士“毛蛋”,特別喜歡畫畫,但是因為長征路上沒有筆和紙,隻能用手在地上塗塗抹抹。結果被趙兆飾演的海歸女主角程亞楠知道了,程亞楠送給他一支筆頭和一個小本子,於是毛蛋一路上就喜歡拿著鉛筆畫畫。

長征路上千辛萬苦,毛蛋就靠著畫畫支撐自己,當鉛筆從一整隻,變成一截鉛筆頭時候,紅軍遭遇了國明黨的追兵,發生一場戰鬥,毛蛋就在這場戰鬥中犧牲了,臨死前,還死死的握著自己的鉛筆頭。

徐浩要試鏡的是幾句對話。

程亞楠:“毛蛋,你喜歡畫畫,姐姐送給你一支鉛筆。”

毛蛋:“鉛筆?送給我?”

程亞楠:“是的,你那麽喜歡畫畫,應該有一支自己的鉛筆。”

毛蛋:“姐姐,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程亞楠:“送給你了你就拿著吧,好好畫畫,最好能幫姐姐畫一張肖像。”

毛蛋:“嗯。”

和徐浩搭戲的是導演助理,紮著馬尾辮的年輕女生,長的還不錯:“你準備好了嗎?”

徐浩的大腦瘋狂轉動,開始思索這個毛蛋該怎麽樣演。

毛蛋,一個有名字,有不少台詞的角色。

這是徐浩的演藝生涯,一次不容錯失的機會,一旦拿下這個角色,絕對會是質的突破。導演都喜歡用有經驗的演員,隻要徐浩演過了毛蛋這個角色,有了這份資曆,絕對能夠接到更多的機會。

“但是,毛蛋該怎麽演?”

“給我的時間不多,不能細致的揣摩這個角色了。”

“不過毛蛋是一個喜歡畫畫的年輕人,我也是喜歡畫畫,這一點我們是共通的。”

“他收到了寶貴的鉛筆,這種感覺,應該像當初我第一次拿到畫板的時候。”

“虔誠、興奮、激動,想要拒絕又舍不得!”

“加點動作吧,顫抖。”

“眼神要炙熱,笑容要虔誠!”

他的腦子轉動了無數的念頭,最終明確了自己應該怎麽演毛蛋,然後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對女助理點點頭:“我準備好了,開始吧。”

女助理用一種小學生念課文的方式說:“毛蛋,你喜歡畫畫,姐姐送給你一支鉛筆。”然後把一隻中性筆遞了過來

徐浩雙手顫抖著接過中性筆,眼神一刻也離不開這支中性筆,口中仿佛虔誠的朝拜:“鉛筆?送給我?”配合上他現在妝容打扮,活靈活現一個小紅軍。

不過,瞬間,氣氛就被女助理的念書聲給破壞了:“是的,你那麽喜歡畫畫,應該有一支自己的鉛筆。”

徐浩沒有被女助理死板的聲音打擾,既然盡心盡力的表演著,糾結的眉頭,渴望的眼神,毅然決絕的話語:“姐姐,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把中性筆給遞了回去。

女助理:“送給你了你就拿著吧,好好畫畫,最好能幫姐姐畫一張肖像。”

徐浩猶豫一會,看了看手中的中性筆,一時間,仿佛做下來重大的決定,在自己的心中立下誓言,將中性筆緊緊握住,鄭重的點頭:“嗯。”

試鏡結束。

啪啪啪!

執行導演沈導,拍了拍手,轉身對劉健魁說:“導演,你覺得怎麽樣?”

劉健魁沉吟了幾秒鍾:“我看可以了,有戲。”

然後轉頭對女助理說:“你回頭給小君編劇說一聲,讓他按照我說的這個內容,加幾場戲。”

接著又說:“跟姚導說,給徐浩安排一下,把場次和錢談好,就定一個大特好了。”

……

從攝影棚出來,徐浩忍不住緊握住了拳頭,然後暗暗的做了一個握拳下壓的勝利動作。

憋屈了好長時間的憤懣情緒,全都爆發在了這場試鏡之中,感覺自己的演技瞬間就是大爆炸,成功的征服了導演,拿到了毛蛋這個角色。

這是他第一次拿到有名字的角色,還是一個大特!

人生的峰回路轉、跌宕起伏,在這短短兩天時間裏,赤果果的上演了,並完美落幕。

在女助理的帶領下,找到了演員副導姚導,女助理把導演的話交代下去,就離開了。姚導認識徐浩,畢竟徐浩是帶隊群演的小領隊。

“行啊,你小子,怎麽打動導演了,親自給你加戲?”

“我也不知道,我在休息,沈導就過來說,導演要我試鏡,然後我試鏡了,就讓我演了。”徐浩實話實說。

不過姚導有點不相信:“你該不會跟沈導沾親帶故吧?不然好端端找上你。”

姚導半信半疑,徐浩這時候隻要曖.昧的笑笑,起到的效果就會很不錯,能讓姚導誤以為他真的跟沈導有點關係,給好處。不過,徐浩還是圖樣圖森破,直接搖頭:“我跟沈導不認識。”

“那跟導演認識?”

“也不認識。”

姚導笑笑:“有什麽不好意思說的,那行,導演交代了大特,我就算給你一千一天吧。這個價格在大特裏麵算很不錯了。”

“謝謝。”

因為徐浩這個毛蛋角色是新加入的,很細戲份都還沒真正的構思好,所以今天是拍不成了,剩下半天時間,他還是得把群特演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試鏡成功,給他帶來了無限**,下午的拍攝,徐浩演戲的時候,變得很活躍。

他們在拍攝追擊與反擊的戰場,別的群特都是導演讓怎麽做就怎麽做,讓趴著就絕不站著,讓躺著就絕不仰著,讓開槍就端起來比劃一下。但是徐浩除了照做這些動作,還加了一些別的,譬如臥倒時的匍匐前進,開槍時的躲避,等等。

他覺得這樣才是真正的戰場行為。

特別是鏡頭給過來的時候,徐浩的動作就停不下來了。

作為群眾演員,沒人會給你加戲,你唯有自己給自己加戲。彎個腰,撿張紙,都是一種戲,你不做別人永遠看不到你有戲,你做了,別人才有可能知道你會來戲。

徐浩又想到,今天這個大特是怎麽來的,肯定是導演看到了自己在畫畫,突然來了靈感,要把這個靈感拍進電影裏。如果徐浩學別人一樣,躺著休息,那麽根本就沒這個機會了。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此話當真不假。

一時間,徐浩對自己的表演事業,產生了更深一層的明悟。

群眾演員不是活道具,群眾演員也是在扮演另一種人生,既然是人生,就有被漠視的時候,但人生還是需要繼續,不能停下來,總有一天,你的人生會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著最閃的衫扮十分感慨。”

“有人來拍照要記住插袋。”

下午四點收工的時候,徐浩一邊點名字,一邊哼哼唧唧的唱著《浮誇》:“……做大娛樂家。”

……

回到出租屋後不久,李玉凱、楊晨、季翔和閆磊也收工了,收工回來就聚集在了徐浩的出租屋。

“徐浩,今天怎麽你沒去《希望使命》劇組跑特約?昨天你不是試鏡通過了嗎?”李玉凱問。

徐浩不想提那段惡心的往事,岔開話題說:“那個王勉,你們小心點,不是好人,黑得很。我現在帶《狙擊》劇組,順便在《狙擊》劇組找點機會,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的特約就要來了,今天剛剛試鏡通過。”

楊晨驚訝說:“你又拿到特約了?”

徐浩點頭:“嗯,導演臨時想加個人物,就讓我試鏡,通過了,現在正在讓編劇修改本子,還不知道什麽時候能拿到劇本。”

楊晨就酸著表情不說話了。

李玉凱誇張的說:“為你一個人修改劇本,你牛叉了啊!”

徐浩謙虛的說:“就是加幾場戲,不算什麽。隻要你們長得像我一樣帥,接到這種機會很容易的。”

前半句還在謙虛,後半句就吹了起來。

大家都羨慕嫉妒恨的表示恭喜,隻有楊晨,有點不相信的說:“導演專門為了你修改劇本,你在吹牛吧,你又不是什麽角色,導演能看上你?”

這話說的,徐浩聽了就一肚子火,他本來就對楊晨越來越不爽了,自己每次幫他報群特的戲,不知道感激也就罷了,盡說一些怪裏怪氣的話。

不過,還沒等徐浩發火,剛加入小團隊的閆磊,就看不慣的站起來,說:“你這話什麽意思,導演怎麽就看不上徐浩了,你以為徐浩跟你一樣啊,爛人一個。”

“你說什麽!”楊晨也站起來,衝著閆磊吼。

場麵頓時熱鬧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