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5歲契約嬌妻

第210章 難消受美人恩

第210章 難消受美人恩

舒妍可能真的很喜歡這首歌,林天發現車載音響裏是在來來回回重複著這首《情深緣淺》,聽到後來,林天實在聽不進去了,索性關了音樂專心開車。

然而,天公不作美。

下了高速後剛剛開上顛簸的山路,就下起了綿綿細雨,路況一下變得更差了,林天隻好放慢速度,以四五十碼的車速緩緩前進,沒辦法,坑多,路滑。

而林大官人此刻的心情也和外麵那天氣一樣,濕嗒嗒的,他現在真恨不得掄起拳頭砸自己的小兄弟兩下,你說怎麽就管不住衝動搗進去了呢?難道就為了證明自己不是軟蛋,可為什麽不想想帶來的後果……

這一刻,他覺得很對不起禦姐,不知道該怎麽跟她說。

說了,恐怕又是一個沉重的打擊,隻能先瞞著了。

當然,也對不起她。

“轟隆——”

“滋滋滋——”

林天祈禱雨勢可以停下來,但偏偏越下越大,車速都已經變成了龜速,可是更讓他鬱悶的是,大眾車居然在距離曬月穀還有五六公裏的路上拋錨了。

“我靠!”

林天重重拍了一下方向盤,等他撐著一把原本就放在車上的雨傘,打開引擎蓋檢查了一下後發現,這故障根本不是他一個中醫加設計師能解決的,而等到他回車上的時候,半邊身體都已經濕了。

“車壞了,怎麽辦?”林天看看後麵的舒妍問道。

她手裏拿著手機,剛剛一直在給舒婕打電話,但無一不是提示關機。

隨著時間的推移,舒妍對妹妹的擔心上升到了一種高度,她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天,遲疑了三秒鍾,竟然拉開車門就這麽下去了,“呯”一聲關上車門,邁著有些艱難的步子一往無前。

大雨一下淋濕了她的衣服,從頭到腳,變成了一隻落湯雞。

林天真是要暈了,連忙撐起雨傘追了上去,心裏一個勁叫苦不迭,這姑奶奶的神經質又犯了,脾氣也太倔了吧!

“你幹嘛,不要命了?下這麽大雨,前麵還有五公裏路呢!”林天用雨傘擋住舒妍的頭頂,大聲喊道,一邊抱怨這傘她媽也太小了,眨眼間他也濕透了。

“我找我妹妹,你不想負責,可以舒舒服服坐在車裏。”舒妍頭也不抬,一邊往前走一邊說,冰冷的語氣讓林天一陣頭發發麻,特別是這不想負責四個字,令他有種被踩著尾巴的感覺。

“我什麽時候說不負責了,我的意思是,可以先等雨小一點,你這樣會感冒的!”林天輕易跟著她,她現在下麵疼的很,根本就走不快。

“不用你管。”

“舒妍,你發什麽神經,你知道曬月穀怎麽走嗎,你找得到我家嗎?你根本就沒去過,一會凍死在路上,迷了路也沒人知道。”

“你可以冷眼旁觀,讓我們兩姐妹自生自滅。”舒妍倔強得一塌糊塗。

此時此刻,林天真是想罵娘啊,這姑奶奶簡直就是個神仙奶奶,怎麽就被他給撞上了呢!林天一臉悲憤的仰天長歎,可是一點辦法都額米有,最後一把拉住她:“上來,我背你,這總行了吧!”

舒妍偏著腦袋看了他很久,正當林天以為她倔強的想要自己走到曬月穀的時候,她麵無表情的說了一句:“蹲下。”

…………

泥濘的山石路,磅礴的大雨,時間還是傍晚7點,天已經有點黑了。

林天背著舒妍這一百多斤,走了兩公裏就有些吃不消,呼哧呼哧喘氣,這時候別說是會太極拳了,會九陰真經都沒用,實打實的體力活。

他吐著舌頭熱得冒白氣,可背上的舒妍似乎在簌簌發抖,本來就因為剛剛**身體不適,現在身上的衣服全都濕透了,帶著雨水的山風一吹,哪裏會不冷。

這麽一來,她趴在林天背上自然而然就摟緊了他的脖子。

“冷嗎?”

林天把她放下來休息,看到她牙齒打架,問了個白癡的問題,隨後把自己的外套給脫了下來,披在她的身上,雖然他的衣服基本上也全濕了,而且隻是一件很薄的休閑衫,可總比沒有強,隻是這樣一來,他身上就隻有一件背心了。

“不用你假好心。”舒妍看了眼他,把衣服扔還給他。

“我說你這人怎麽就不知好歹?”林天瞪著她說。

“你第一天認識我嗎?嘚嘚嘚……”後麵是牙齒打架的聲音。

林天跟她眼對眼互瞪,最後近乎野蠻的一把將她抱住,貼著一處山崖暫時休息,嘴裏說道:“你要是凍出什麽好歹來,什麽半身不遂,全身癱瘓,腦炎,到時候受苦的是我,休息五分鍾,你不準動。”

也許是真的冷,又或者是看出林天真的關心,即便透著野蠻霸道,可這一次她果然沒有動彈,任由他抱著感受他的體溫和心跳。

五分鍾後,繼續上路。

常年練習太極拳,林天的體力還是可以的,恢複速度也過得去,後麵差不多三公裏的路,休息了三次,終於看到了曬月穀的村口。

隻不過此時的天空,已經完全黑漆漆一片,隻能靠著手機裏麵微弱的燈光才能看清眼前的路況,在林天一不小心拌了拌差點摔倒之後,舒妍終於說要自己走了。

“啪嗒,啪嗒……”

曬月穀本來就沒幾個人,現在大下雨的全都早早躲屋裏了,更是連個鬼影子都見不著,唯獨幾隻草狗時不時吠兩聲,等開始上山的時候更是連個蟲子的聲音都聽不見,隻有兩個人走路的聲音,合著嘩嘩嘩的雨聲。

天空中劈下的閃電偶爾能照亮整個曬月穀的環境,舒妍從來沒跑到過這麽荒涼古老的山村,周圍破舊的村屋和奇奇怪怪的建築,讓她有種新奇感的同時,禁不住又有些害怕,走著走著,手就伸出來抓住了林天的手。

這並不代表什麽,隻是本能。

林天微微一愣,偷偷看了眼她,也就當不知道一般。

“嘀嘀嘀——”

手機傳出輕微的叫聲,然後前麵的燈光一暗,沒電了。

這已經是第二隻手機,也是最後一隻。

舒妍抓著林天的手一緊,站住不動了,語氣抱怨的說:“還有多遠啊?”

林天說:“快了,馬上就到。”

隨後,林天幾乎是摟著她前行,憑著腳感往半山上走;此刻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舒女王走路小心翼翼膽戰心驚的,這時候也顧不得矜持,想想都被他**了,你保護一下弱女子也應該吧,於是大半個身體都依偎到他懷裏了。

估摸著馬上就要到半山的林家老宅了,忽然一個聲音從上麵傳來,“啪嗒”,過了好久又是一聲“啪嗒”,像是腳步聲,一步一步,從上往下,很是均勻。

可是這大雨天大晚上的山裏,誰還能這麽走路?

“什麽東西,鬼?”

舒妍心裏一慌,整個人都掛到林天身上去了。

正在這時,一道閃電劃過,借著這道光,兩人看到了一個披頭散發渾身濕漉漉的人影,仿佛沒有靈魂,行屍走肉一樣在一步一步往下走,身上穿的赫然就是紫羅蘭中學的校服。

“舒婕?!”

“妹妹?!”

兩人同時叫出聲來,雖然那人走在雨中,沒有絲毫生氣,濕漉漉的頭發遮住了大半張臉,但兩人還是馬上認了出來。

舒婕似乎還沒反應過來,舒妍馬上瘋了一樣衝上去,途中看不清路腳下一絆似乎還摔了一下,不過終於還是抱住了舒婕。

“你幹什麽啊,一個人跑到這裏來,你嚇死我了,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嗬斥完,後麵是嚶嚶淒淒的哭聲。

“姐,嗚嗚嗚……”

此刻突然閃電密集,林天清楚的看到小妮子臉上的蒼白和身上的狼狽。

這個丫頭,這個丫頭……,竟然真的一個人跑到了這裏,半夜裏,像沒了靈魂一樣在雨中遊蕩。

林天趕緊跑上去,把手裏的雨傘遮擋在這對姐妹的頭頂,他覺得臉上濕濕的,分不清是風吹雨打濕,還是控製不住落下的男兒淚,如果他到現在還不明白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他都可以直接從這半山腰跳下去了。

隻是最難消受美人恩,他該如何去回報這份深情?

…………

舒妍和舒婕都病了。

就在這曬月穀半山腰的林家老宅。

山裏夜寒,舒婕一個人行屍走肉的在這大雨中不知道呆了多久,等到林天拉著她們進屋的時候,她就開始發起了高燒,而緊隨其後的就是舒妍,同樣是發燒。

這可把林天忙壞了。

在這老宅裏條件簡陋,根本別指望有什麽空調,所幸電還是通的,他找到了一個多年沒用的吹風機。

功率並不大,要吹幹衣服肯定不可能,他去把能夠用來的保暖的被子舊衣服等物全都找來了,對兩人說道:“快把濕衣服脫了,用這塊毛巾擦擦幹,躲進被子裏。”

可他悲哀的發現,兩個女人都燒得有些過分,連連打噴嚏不說,連脫個衣服都仿佛沒了力氣;舒妍還好辦,反正都撕破過褲子連最後的身體防線都攻破了,稍一猶豫直接動手幫忙,片刻後就剩下了裏麵的紅色的內衣和紅色內褲,紅色果然是她的偏愛。

期間,舒妍隻是抬頭看了他一眼,不吭聲。

裏麵的衣服自然不需要勞動林大官人,也就是因為衣服濕漉漉的貼在身上脫起來比較麻煩,等到兩女都躲進了被窩,林天才有時間收拾自己,然後燒水,給她們針灸。

可是,舒婕的高燒比較嚴重,一個小時後竟然陷入了昏迷,隨後迷迷糊糊中反複喊著“哥哥”兩字,林天眼眶一酸,對舒妍道:“你先看著她點,我去找藥,盡快回來。”

說完,提著一個氣死風燈,打著一把小雨傘,冒著風雨出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