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5歲契約嬌妻

第298章 簡單粗暴張天貞

第二百九十八章 簡單粗暴張天貞

蔣大偉一說出這麽一句話來,當即把剛剛還在嘲諷林天的醫生們全都震驚了一下。

蔣大偉是心血管科的副主任醫生,但他醫術高超,身份還有些特殊,老爹是月城市衛生局的二把手,而且聽說有望更進一步,就連院長陳泓錕有時候都要小小的巴結巴結,聯絡聯絡感情。

“可是,蔣副主任怎麽會對這個新來的醫生評價如此之高?”

“這小子不是剛剛來上班的嗎?還是個實習醫生,難道搞錯了?”

醫生們腦子裏都紛紛閃過這樣的念頭,此刻再看向林天的眼神就變的怪異起來;實際上林天那時候接替謝文煥給衛長勝動手術,在場還是有幾位醫生在觀摩室看到了的,隻是林天那時候穿了手術服,戴了口罩,別人根本就認不出他的樣子。

而姚青這個女醫生,更加感覺到吃驚了,她自問醫術還算不錯,可是跟蔣大偉比起來,還是要差了一大截,而林天被蔣大偉如此推崇,自然不會是空穴來風,暗想:“難道是看走眼了,這家夥真是很牛叉的人物?是院長安排進來的?”

齊波作為蔣大偉的上司,自然要說上兩句:“大偉回來了,辛苦了,這位林天醫生剛來上班,你認識他?”

蔣大偉對林天笑了笑說:“當然認識,這位林老弟的醫術我可是相當佩服,恨不能拜他為師才好,以後同在一個醫院,那偷師的機會可句多了,林老弟,你不會見怪吧?”

說完發現邊上的同仁一個個麵色古怪,就問:“你們怎麽了?難道不認識小林醫生?”

很多人在心裏說:“我一定要認識他嗎?”

被打了兩個耳光的匡天恒這時候就心裏忐忑起來了,蔣主任直接熱情的叫林天為林老弟,還極為推崇,那剛剛齊主任說的話估計是要打折扣了,勸退估計不可能了,就是不知道還會不會留在這個科室。

正在這個時候,張天貞帶著兩手下趕到了。

暴力女警憋了一肚子的氣,一半是來自混混的,一半就是那個造謠的家夥,進門後在一群人臉上掃過,眼神冷冽,麵色一看就知道來者不善。

匡天恒可是見過張天貞扯著衣服從治療室出來的,自然認得出來,心裏馬上一突,感覺大事不妙,果然,張天貞馬上開口:“這裏誰姓匡,給我站出來?”

她已經從嶽美馨嘴裏了解到一些信息,嶽美馨早就從護士嘴裏打聽來了,正是匡天恒說出去的。

幾個醫生一聽,馬上將視線投向匡天恒,這幾乎是一種本能,反正跟他們沒有關係。

張天貞目光注視到匡天恒的臉上,朝身後的兩手下揮揮手:“帶走!”

小山和皮蛋馬上聽從所長的指令,二話不說掏出手銬,就要抓匡天恒。

匡天恒出身平凡,哪裏見過這種陣仗,當即快要嚇尿了,驚慌失措的叫道:“憑什麽,你們憑什麽抓我?我又沒犯法,是你們自己做了傷風敗得的齷蹉事情,我隻是隨便說了兩句,你就公報私仇要陷害我……”

他叫的時候,兩名警察已經抓住了他的胳膊。

匡天恒力氣沒有警察大,掙也掙脫不了,最後隻好向姚青求救:“師姐,救我,師姐……”

姚青果然站了出來,清冷傲嬌的語氣說道:“住手,你們怎麽可以隨便抓人,他犯了什麽罪了?你們有拘捕令嗎?”

張天貞冷著臉說:“誰跟你說一定要拘捕令才可以抓人的?我帶回去協助調查不行?犯了什麽罪,你不清楚啊,造謠誹謗,損害他人名譽,情節嚴重的,坐兩年以上有期徒刑……,你有沒有份,要不也跟我們走一趟?”

姚青一聽要瘋了,在醫院裏被警察戴著手銬押出去,沒事也變有事了,為了自己的名節著想,姚青隻能歉意的看了看匡天恒,說:“我沒份,我當時在巡房!”

蔣大偉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而齊波開口說道:“這位警官,我看這事是有什麽誤會,就算是協助調查,也沒必要把人戴上手銬帶走吧?”

張天貞看看他,根本就不鳥他,翻翻白眼道:“你沒看到他剛才拘捕不肯合作嗎?他在不清楚事實真相的情況下,惡意造謠中傷我的名節,媽蛋,我不抓他抓誰?你是什麽人,是不是他同黨,你們一起團夥合作造謠生事?一起帶走!”

林天見她一副咄咄逼人蠻不講理的樣子,頭一次感覺原來也是可以這麽可愛的。

張天貞隱晦的朝林天眨眨眼,她這次到這裏來,就是來出氣的,順便幫林天出氣,那是抓誰咬誰,簡直像母瘋狗。

幾個醫生都被她這種雷厲風行甚至是霸氣側漏的行為震撼到了,哪裏敢接半句話,到時候她說你也有份一起帶走,那可怎麽辦?

齊波畢竟是科室主任,還是有些威嚴的,皺眉說道:“你這個警察也太不講理了,這是蠻力辦案,就不怕我去投訴你?”

張天貞最不怕的就是投訴,聞言當即說:“去啊,你盡管去……小山,把這個也帶上,回去協助調查。”

齊波年紀都快五十了,哪裏碰到過這麽憋屈的事情,可碰到張天貞這樣的極品暴力女,他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說不清了。

可張天貞這時候卻又換上一副比較溫柔的表情,朝林天說道:“林天,你有沒有事,這些家夥沒有為難你吧?”

“沒有!”

林天笑了笑說,然後想了想,又道,“貞貞,你過來我跟你單獨說兩句,暫時就不用先帶著他們去警局協助調查了,你看醫院也挺忙的,他們要是走了,人手不夠可不行,耽誤病人的病情。”

張天貞目光掃了一遍:“行!”

走到辦公室外麵某個轉角,張天貞問道:“怎麽樣,我夠意思吧,一聽說消息馬上過來救駕,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

“你也有份的啊!好了,我是想跟你說,這件事不宜鬧大,鬧大了對你我的名聲都不好,而且還要被人抓到把柄。”

“那你想要怎麽處理,我都配合你就是,你想讓我幹什麽我就幹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