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兵王

第21章 一不小心出名了

第001章 陷害

周元寶拿了人家十公斤黃金,帶著紫幫的兄弟,開著車一路向玫瑰駛來。

“大家都聽好了,今晚都他娘的給老子放機靈點,陸飛可是高手中的高手,我們要把他一舉幹掉,不然大家就分不到錢啦!”周元寶用對講機給兄弟們做戰前動員。

二十多個小弟一聽,興奮的不得了,都是一群沒有老婆的亡命之徒,平時不打打殺殺閑的蛋疼,等了好久終於來了一筆大生意,做掉陸飛,回去把錢一分,美女要幾個有幾個!

快要到玫瑰了,坐在周元寶身邊的一個小弟眼尖,遠遠的就看到一個人拿槍指著另一個人,從拿槍那個人的外貌來看,和老大描述陸飛的相貌剛吻合,“以為戴頂帽子,我就認不出你啦!”小弟心想,立頭功的機會來啦!

“大哥,看,陸飛在打劫那個公子哥!”小弟手指前方,大呼小叫的說。

啪!周元寶當場給了小弟一巴掌:“他奶奶滴,說過多少遍了,注意素質,素質!懂嗎?”周大寶是個英明的老大,平時對小弟總是嚴加管束,在道上混,就得有混混的樣了,形象最重要,即使做不到知書達禮,最起碼也要舉止穩重吧!

訓了一句小弟,周元寶抬眼向前方看去,此時的陸飛身穿皮爾,怎麽看都不像一個保安,明明就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富家公子,“我艸,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陸飛這小子膽持槍打劫,奶奶滴真想不到,我們紫幫也有路見不平除強扶弱的機會!”

“奶奶滴,停車!大展身手的時候到了!”周元寶一聲令下,七輛現代齊刷刷的停了下來。

就在這時,陸飛對宋芳大叫一聲:“我的救兵來啦!”

宋芳真心沒有想到,自己這麽小心,最終還是中了陸飛了奸計,“我先結果了你!”宋芳說著,又要扣動扳機。

大腹便便的周元寶從車上下來,手指宋芳說:“畜牲,放開那位公子,我們紫幫來啦!”

紫幫的二十多人,一下湧了上來,個個手裏握著明晃晃的砍刀,氣勢洶洶,眼露寒光!在這群亡命徒的眼中,目標的性命就是紅通通的鈔票!

“果然沒錯,陸飛不是一般人,身為一個保安,竟然能調動紫幫!”宋芳心裏暗想。

而周元寶心中則想:“陸飛果然是高手,看他握槍那架勢就知道了!”

不管是宋芳,還是周元寶,都是衝著陸飛來的,而真正的陸飛就在眼前,他們卻不再關注陸飛。

陸飛剛才那一聲大叫,目的是為了分散宋芳的注意力,沒有想到還真有一群人來救自己了!此時的陸飛,隻能默默的說:“我隻是打醬油的!”將車門拉開,讓秦蘭從車上下來,握著秦蘭冰涼發抖的小手,退到周元寶這邊。

“大哥,你們真是華南市的英雄!”陸飛恭維的說。

周元寶一聽,更加得意,在道上混了這麽久,還是第一次有人說自己是英雄,“年輕人,不要怕,我們來對付陸飛,你和這位小姐,躲的遠一點,刀槍無眼,別傷到你們了!”

秦蘭和陸飛驚呆了,這群貨原來也是來找自己的,陸飛對周元寶說:“大哥,那我就先謝了!”

麵對二十多個紫幫的人,宋芳也沒有害怕,因為她手裏有槍。

陸飛早就看明白了,宋芳手裏那把裝了消音器的手槍,是最新的AC10型,這種手槍的彈容是24發,有效躲程800米,而且後座力極小,擊出一發子彈後,可以迅速瞄準下一個目標,除了不能連發之外,這種新型號的手槍和微衝的性能差不多。

“兄弟們,給我上!”周大寶仗著人多,大手一揮吼叫道。

紫幫的兄弟,個個奮勇向前,不畏生死,手舉砍刀衝向宋芳。

宋芳是個出色的殺手,就連王鬆華都對她忌憚三分,當然有她的過人之處,隻見她平端手槍,對準衝在最前麵的一個人,猛的扣動扳機。

一道炙熱的光線,劃破夜色精準無誤的擊中了那個人的額頭,那個人連聲呻吟都沒有發出來,借著前衝的力道,重重的摔倒在地,再也站不起來。

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

宋芳的槍法發揮到了極致,就連陸飛都不得不在心裏給她點了讚,小妮子雖然傻乎乎的,可是槍法卻是一流。

雙腿微分,目光如炬,每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宋芳大開殺戒,但見一道道彈痕劃過的軌跡,紛飛如蝶,一個又一個紫幫的兄弟倒了下來。

陸飛有點看下去,他想衝過去,讓紫幫的人住手,他們根本不是那個女煞星的對手,這樣下去,不出兩分鍾,他們就全完蛋了。

可是,秦蘭卻一把拽住了陸飛,她小聲說:“不要過去,紫幫不是什麽好東西,在華南,紫幫無惡不做……”秦蘭在這個圈子裏混的久了,當然知道紫幫的種種惡行,如今遇到對手,正好解決了他們。

陸飛聽到秦蘭這樣說,當即坦然下來,既然是壞人,自己就絕逼不能出手的。不出手是替天行道,出手就是為虎做倀!

“蘭姐,這還是王鬆華的手段,隻是我弄不明白,那個女孩是哪邊的!”陸飛說。

秦蘭說:“那個女孩口口聲聲要為她姐姐報仇,可能那邊的都不是,隻是誤聽謠言,才錯把你當成了報仇的目標!她姐姐就是宋燕!”

“我去,這小妮子長的倒是挺順眼,身才也不錯,就是太凶了,不然一親芳……哎呀!”陸飛的話沒有說完,突然感到胳膊上傳來一陣刺痛。

“蘭姐,你擰我幹嘛!”陸飛揉著胳膊叫道。

前麵是血腥的殺戮,而陸飛此時還不忘惦記那個女孩,自己這麽一個大美女,就不能讓他收一下自己的心嗎?秦蘭生氣,秦蘭惱怒,不擰他擰誰!

“你……你無能!”秦蘭突然迸發出這樣一句,差點讓陸飛的下巴掉在地上。

“蘭姐,咱說話可得講良心,你可不能平白無故的抵毀男人的尊嚴,我怎麽就無能了?好人就是不能做!”陸飛萬心苦逼的說,但他的眼光始終沒有離開殺戮的場麵。

周元寶看著兄弟們一個個倒下來,眼睛都紅了,他雖有一個大肚子,可是身手也不算低,能當上紫幫的老大,也不是靠嘴吹出來的。

“陸飛,我要你的命!”在最後一個兄弟倒在腳前時,周元寶大叫一聲,彎腰撿起地上的一把砍刀向宋芳衝過來。

宋芳手槍中的子彈用完了,她扔掉手槍,隨手抽出三刃刀,同時也向周元寶刺了過來。

這一招,兩敗俱傷!

周元寶的砍刀劈中了宋芳的左肩,而宋芳的三刃刀也刺進了周元寶的胸口。

“我不是陸飛!他才是!”宋芳無力抽回自己的三刃刀,軟軟的倒在地上,但她指著陸飛叫了一聲。

周元寶兩隻手緊緊的抓住沒入胸口的刀柄,難以置信的回過頭,“你、你是陸飛!”

“有事說事,不要激動!”陸飛笑著說。

“奶奶滴,我死不瞑目!”周元寶吐出一口老血,倒地斃命。

陸飛走過來,伸手試了試周元寶的鼻息,“完蛋啦!傻妞,你殺了這麽多人,你完蛋啦!”

陣陣巨痛從肩頭傳遍全身,宋芳感到眼前的一切都開始旋轉起來,她不能手刃陸飛,反而被砍成重傷,她不甘心的掙紮了一下,但肩膀上的痛楚卻不允許她逞強。

陸飛伸手伸將宋芳抱了起來,就像秦蘭所說的那樣,這是個誤會!隻要澄清誤會,就撥得雲開見日出了。

“我沒有殺你姐姐,現在我要救你!”

“你、你放開我!”

突然被抱了起來,一種別樣的感覺衝撞著宋芳的心,迷亂摻雜著仇恨攪在一起,肩上的痛越來越重,宋芳暈了過去。

……

第二天,紫幫突然全體覆滅的消息就傳遍了華南市!

陸飛隻身一人消滅紫幫,為民除害大快人心!

但這隻是道上眾口相傳的小道消息,真正的官方說法是,紫幫內部不合,為奪幫主之位進行了一場大火拚,雙方同歸於盡,與任何人都沒有關係。

官方說法不足以取信於人,人們更願意相信是陸飛一人做掉了紫幫,這種說法有傳奇色彩。

華南市百樂區的混混一夜之時都知道了陸飛大名。

“聽說陸飛是玫瑰的保安!”

“是啊,以後可不能去玫瑰找麻煩了!”

“要是遇到陸飛,十條命也不夠送的!”

“陸飛真牛逼!”

“……”

“這算什麽!就連王耀威都被他弄進‘號子’裏了!”

“王鬆華現在連個屁都不敢放!”

“我看陸飛早晚會成為我們百樂區的老大!”

道上的混的人,用這樣的口氣,暗中表達了對陸的敬意!敢對抗紫幫,又能全身毫先無傷全身而退,當然讓膜拜了!

外麵傳的沸沸揚揚,陸飛還全然不知!回到秦蘭的別墅內,他將懷裏的宋芳放在**,此時他不再是那個嘻皮笑臉的人,哧的一聲撕開宋芳肩膀上的衣服!傷口足在一寸深,幸好沒有傷到骨頭。

殷紅的鮮血還在向外冒個不停。

白皙的肩膀,紅色的鮮色,對比之下形成一種讓人心疼的妖豔美感!

“家用急救箱!”陸飛低低的叫了一聲。

秦蘭火急火燎的把急救箱拿過來,陸飛先用棉紗蘸著酒精為宋芳清洗了傷口,然後撒上止血藥。

接下來要縫合傷口,沒有麻醉藥,隻能讓她忍著了!

第一針下去,宋芳就在另一種疼痛中醒了過來,她尖叫:“王八蛋,你在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