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兵王

第132章 暗藏的殺機

第131 132章暗藏的殺機

聽了門主的話,柳清風自然是不敢多問了,連連點頭說道:“我知道了門主,我會保守這個秘密的。

趙威又道:“還有就是要動用一切力量得到魔雲藤的消息,可以從我們天明宗上麵的信息網之中獲得,這個就交給你了,一有消息馬上就告訴我。”

柳清風又是連連點頭,趙威說完興奮的一把挽住他的肩膀笑道:“走,今天我高興,請你喝一杯,我那裏平時都舍不得喝的美酒今天就拿出來跟你喝了。”

一聽這話,柳清風的口水都流出來了,趙威說的美酒可不是一般般的美酒,而是他們門中唯一的一名一品煉丹師煉製出來的藥酒,具有提升自己體質的功效,對於他們來說絕對是萬分的誘惑。

柳清風也不知道今天門主是為什麽如此高興,居然大方的拿出這樣的美酒跟他分享,不過他也不去多想了,起碼他現在有美酒喝了。

陸飛返回上官婉兒公司,正在半路之上,突然就接到了宋芳的電話,宋芳在電話裏非常著急的說道:“小飛哥,不好了,婉兒姐被人抓走了。”

陸飛頓時一驚,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婉兒唯獨在這短短的時間有可能被綁架,可是結果就是如此,陸飛趕忙問道:“到底是怎麽回事?是誰下的手?”

宋芳在電話裏忙道:“我也不清楚,來人實力很強,我根本就不是對手,被他用一招就將我控製住,根本就沒有反抗的餘地,幾分鍾之內就將婉兒姐帶走了。”

陸飛馬上就想到了一個人,昨天晚上神秘出現的人物,那個殺手的能力絕對能在一招之內將宋芳製服,如果是那個殺手,那上官婉兒的生命就有危險了。

陸飛趕忙問道:“他有沒有留下什麽線索?”

陸飛本以為按照殺手的實力,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的行蹤的,可是宋芳卻忙道:“小飛哥,那個人走之前留下了個地址,我不知道是什麽意思?”

“地址?”陸飛頓時就明白了,他不是來對付上官婉兒的,起碼不是來對付她一個人的,而是要加上自己,對手留下地址就是要讓他去,這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

“快將地址傳給我,我馬上就過去。”陸飛說道。

宋芳趕忙將上麵的地址告訴了陸飛,陸飛看了看地址,並非很遠,看來對方並沒有故意轉移視線的想法,陸飛趕忙驅車前往,過了有半個小時的時間,陸飛按照地址來到了一處廢棄的工地。

這裏周圍都是雜草眾生,周圍都沒有人煙,隻有一棟孤零零的幾層廢棄小樓在這裏,裏麵也是黑漆漆的什麽都看不到,陸飛下車之後,直接就走進了這棟廢棄工地。

當他剛剛進去,黑暗之中就傳來了一陣啼哭之聲,陸飛聽的出來,正是上官婉兒的聲音,可是他同時能夠感覺到,在上官婉兒的身邊,還潛伏著一個高手。

這個高手的氣息很弱,可是氣息越是弱,陸飛就越是知道他的實力很強,能夠隱藏的這麽好,絕非普通武者,他緩步向前走去,雖然是在黑暗之中,他還是能夠看到前方,前方並沒有上官婉兒,因為上官婉兒是隱藏在前方的一個房間之內。

現在他就要去這個房間,這也是那名殺手希望他做的事情,陸飛很清楚這一點,但是他還是大膽的向前。

走了大概十幾米之後,那個房間終於出現了,房門是一塊很普通的木板門,而啼哭之聲就從裏麵傳來,陸飛再次查探那股氣息,一個隱藏的武者立刻被他捕捉。

前方十米,房頂之內,一個實力很強的殺手隱藏在內,隻要他跨進房間,殺手必然出手。

對於這樣的陷阱,陸飛既然知道,本可以直接攻擊上方,可是他並沒有這樣做,不但沒有這樣做,他居然還直接朝前麵走去,直到走到了房門口,他輕輕的一推房門,瞬間一道黑影激射而下,幾道寒芒射向陸飛的頭頂,幾乎是在眨眼之間,幾米的距離,根本就不算是距離,殺機已經到來。

陸飛頭也沒抬,似乎也沒有留給他抬頭的時間,但是他還是做出了反應,腳尖一點,身體急速漂移,也就是在同時,他的腳尖之處,留下了幾道黑色的鋼針,鋼針有六寸,深入地麵已經有一半,這如果是射中陸飛的頭頂,那就是當場斃命。

而這隻是第一波攻擊,黑影同時到達,在黑影到達之時,白光頓現,一片白光襲向陸飛的頸部,這是一道寶刀劈出的光芒,直接而犀利,甚至有暗器一樣的速度。

如果能躲開第一次的偷襲已經算是高手了,要是躲開第二道攻擊的話,那就更加的困難,這一擊也是這個殺手的必殺技,一出必殺,絕無二手。

可是這一次他出現了意外,在絕殺麵前,陸飛居然又一次神奇的躲避了,這一次他的身體變化更快,幾乎是在殺手的眼前消失,殺手一直都瞪大了眼睛盯著陸飛,可是陸飛就是在這樣的緊盯之下消失了。

等他殺機落空,身體落到地麵,他這才發現,那個房門已經打開,陸飛已經出現在了房間之內。

陸飛不但已經出現在房間之內,而且已經來到了上官婉兒的身邊,上官婉兒被綁在一把椅子上,動彈不得,看到陸飛之後,雙眼驚喜萬分,瞬間就留下了驚喜的眼淚。

“陸飛,你真的來了?我還以為這一次我肯定是逃不出去了。”上官婉兒激動的落淚道。

陸飛卻是微笑道:“這一次是我不好,如果我沒有離開你的話,今天的事情也就不會發生了,幸好我來的還不算太晚,否則的話我怎麽向柳叔交代。”

上官婉兒卻道:“難道你就隻是為了柳叔嗎?你心裏就沒想過我嗎?”

問了這個話之後,上官婉兒也感覺自己說的有點不妥,激動的臉色又是有些紅了,陸飛嗬嗬笑道:“當然,如果你有事情,我也會內疚的。”

上官婉兒聽到這個話心裏也是一陣羞澀,而就在同時,那對麵的殺手卻是冷笑道:“你們就不要在這裏談情說愛了吧,待會有的時間讓你們談情說愛。”

陸飛看了看麵前的殺手,他身上穿的是一身黑衣,臉上蒙著黑紗,看不出什麽模樣,隻是從他的氣息上,陸飛可以判定,這是一個後天中期高手,實力在後天之中已經算是不錯了,陸飛點點頭道:“你說才不錯,我們有的是時間打情罵俏,不過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我想知道,請你的人給你報了多少酬勞?”

“這你就不用多問了,當然是在合理的價格之內,我隻是在完成一個普通的任務而已。”殺手冷笑道。

“是嗎?我隻是一片好心,怕你要的價格太低了,上一次那個殺手要價隻是區區五百萬,我告訴他,他起碼應該要五千萬才對,所以我想知道你這一次有沒有要價這麽高,如果是沒有的話,那你就虧大了,還有一點就是,如果你沒有跟雇主討要辛苦費,也就是不管你有沒有完成任務都要付錢給你的話,那你就更虧大了,因為你不但得不到錢,還會被我揍一頓,可以說是得不償失。”

被陸飛這樣一說,殺手也是有些忍不住了,怒道:“陸飛,你以為你的本事就這麽厲害嗎?你說的對,上一次的那個殺手的確是要價太低,可是這一次我並不是像他那樣級別的殺手,對付你還是綽綽有餘。”

陸飛卻冷笑道:“是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你也不會這樣千方百計的將我帶來這裏,你會在別墅的時候就已經動手了,正是因為你擔心不是我的對手,才想出這樣一個辦法來偷襲我,可惜還是沒有成功,你能說這是綽綽有餘嗎?”

被陸飛點破了,殺手的臉色更難看,不過有黑紗遮住,也看不到他憤怒的表情,殺手寶刀一舉道:“是不是綽綽有餘很快就知道,我之所以這樣做,隻是我這個人一向都喜歡做有把握的事情,可惜這一次算是失策了,現在我就來親自討教你你真實實力。”

殺手刀法一動,白光橫行,如同匹練一般鋪開,頓時就將陸飛的影子給遮住了,這一種刀法攻擊範圍非常之大,讓陸飛很難有逃脫的地方,當然,攻擊範圍大自然也有一定的弱點,那就是漏洞自然也多了起來。

這樣的漏洞如果換著一般的武者是根本看不出來了,可是對於陸飛這樣的頂尖高手,那就是一眼就能看出,所以即使這匹練一般的刀光閃動之時,陸飛也不會擔心,他甚至是沒有躲避,而是雙手在匹練之中翻飛,以之力來和武器抗衡。

如此的對決,用身體的一方肯定是要吃大虧的,就算是練了金鍾罩之類的硬氣功,也絕對是無法和真正的兵器攻擊抗衡,而眼前的這個殺手,實力卻已經達到了後天中期,他的武器自然更是厲害,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陸飛居然能夠以單手和他力敵。

因為陸飛的手掌翻飛之時,居然每一次都能碰到他的刀背,不管他的刀鋒有多快,對於陸飛來說都沒有任何的用處,因為根本就傷不到他的身體,而陸飛的手卻已經在他的刀背之上碰撞了多次,改變了他的攻擊路線,化解了他很多殺機。

十幾個回合下來,陸飛已經破壞了他十幾次的必殺機會,殺手的表情已經是非常難看了,他當然知道,陸飛是用手將他的刀打偏的,這才是真正的空手套白狼的感覺,白狼再厲害,也咬不到陸飛這個真正的獵手。

讓殺手感覺恐怖的是,陸飛好像是在玩似的,每一次擊飛他的攻擊,卻並沒有繼續趁機發動攻擊,而是等他緩過神來繼續,這完全就是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