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兵王

第239章 功虧一簣

第239章 功虧一簣

得到了陸飛的通知,黃婷玉第一時間,便召集了警隊的人。當然按照陸飛的吩咐,她也沒有急著行動,而是做好準備,等待陸飛的命令。

接連的幾次行動,陸飛在警方眼中也都樹立了極強的威信。眼下,警局的人知道這一次陸飛會出手相助的時候,都是熱血沸騰,恨不得可以隨著這位傳奇般的人物一起並肩奮鬥!

而此時,陸飛也召集了飛雲宗的兄弟。王龍飛和四大金剛等人,也都自告奮勇的要參加今天晚上的行動。

正是晚上十點左右的光景,陸飛約莫了一下時間,便帶著飛雲宗的眾人,和黃婷玉等人會合。

當雙方的人見麵之後,陸飛清點了一下,算上他們的人,雙方加起來也有幾十人的隊伍。去碼頭圍剿林龍商會,綽綽有餘了。

“師父,好久不見,想死你了!”剛一見麵,黃婷玉便一把撲進了陸飛的懷裏,也不顧及旁邊的人,雙腿纏在了陸飛的腰上。

這個瘋丫頭!陸飛心中苦笑不已。一邊的趙金凱等人都是看的羨慕不已,紛紛道,“黃警官,我們也好久不見了,要不要也來個擁抱啊?”

“擁抱你大爺!”黃婷玉瞪了他一眼,開玩笑道,“再胡說八道,小心待會兒我都把你們帶回去!”

“額……”

一聽這話,趙金凱等人頓時焉兒了下去。這個美女警官雖然在陸飛的麵前像個孩子,可是在外行事的時候,還是雷厲風行。他們可不敢輕易的招惹。

“師父,我們什麽時候行動?”聊了幾分鍾後,黃婷玉迫不及待的問道。

陸飛看了下時間,馬上就是淩晨,想必,現在那批貨物已經到達碼頭。最好的出手時機,就是那貨物運下一半的時候。這樣的話,陸飛等人出手,林龍商會的人肯定沒辦法隱藏。

到時候,抓個現行,林龍商會的人就是長一百張嘴,恐怕也沒的辯解了。

“出發!”陸飛喝了一聲,七八兩車子,悄無聲息的朝著碼頭飛奔而去。由於這批貨物是林龍商會秘密運進碼頭的,因此警戒十分的嚴格。

陸飛為了防止驚動對方,車子距離碼頭很遠的時候,就命令眾人停下來。接著,陸飛便打算自己先進去,探個究竟,一旦有消息的話,再給眾人發出信號,讓他們衝進來。

得知陸飛單槍匹馬,黃婷玉也叫嚷著要去。陸飛無奈,隻能帶著這個甩也甩不掉的牛皮糖。

當下,兩道人影,趁著夜色的的掩護,朝著碼頭前去。至於剩下的人,則是留在原地待命。

今晚的夜色格外的漆黑,漆黑的夜穹,隻有天際掛著的一鉤殘月,勉強的發出一絲光暈。除此之外,再無其他的亮光。

碼頭上的探照燈,來回的轉動,似乎是在搜查每一個可能靠近的敵人。一艘貨運船,也停泊在港口。

此時,楊清親自帶隊,命令眾人,將貨運船上的貨物搬運進倉庫。

陸飛和黃婷玉兩人,也穿過了一道道的防線,悄無聲息的靠近了碼頭。當藏身到集裝箱後麵的時候,陸飛清楚的看到,楊清正負手站在前方,指揮著眾人搬運貨物。

“師父,要不要動手?”黃婷玉激動的問道。

陸飛瞪了她一眼,笑道,“臭丫頭,就我們兩個人,現在動手就等於是找死!”

黃婷玉不以為意的撇了撇嘴,道,“那怕什麽,有你在這裏,我可沒什麽好怕的。”

聽到這話,陸飛不由苦笑。他的實力,的確是可以碾壓在場的每一個人。可要知道,在四周放哨的人,手中可都有槍!四周的高地,幾乎都被他們幾人占領。一旦陸飛現身,就是有天大的本事,恐怕也無法避開這密集的槍火網。

因此,陸飛可不敢輕舉妄動,“婷玉,馬上通知你們的人,可以行動了!”

約莫過了一炷香的時間,陸飛看到貨船上的貨物差不多被搬運了一半的時候,黃婷玉說道。

黃婷玉也不遲疑,立刻通知了手下的人。而造就原地待命的眾人,得到命令後,更不遲疑,紛紛朝著這邊趕來。

此時,楊清正在指揮著眾人搬運,猛然間聽到外麵傳來的警笛聲時,眉頭一沉。好家夥,果然還是來了!

“堂主,條子來了!”一名手下,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楊清眼中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冷色,淡淡道,“怕什麽?告訴我們的人,把家夥都給我收起來,別沒逮著狐狸,最後惹了一身的騷!”

不到片刻的時間,警車就已經開了進來。林龍商會的人雖然是地頭蛇,可是和警方還不敢硬來,當下,都是讓出了一條道路。

楊清臉色無懼,朝著警車走了過去。而此時,陸飛和黃婷玉兩人,也悄無聲息的出來。

“你們船上裝著什麽?”剛一現身,黃婷玉便冷冷的問道。陸飛也沒有隱藏,站在黃婷玉的身側。

楊清倒是沒聽到黃婷玉的話,而是被陸飛吸引,眼中閃過一絲的殺意,“真沒想到,陸先生竟然也在這裏。”

陸飛微微一笑,道,“楊堂主意外了吧?”

楊清淡淡一笑,道,“的確是有些意外了。”

“那麽多廢話做什麽?”黃婷玉有些慍怒,“難道沒聽到我問你什麽?”

楊清歉然一笑,道,“抱歉了,黃警官,船上不過裝了一些普通的貨物罷了,不值得引起你們這麽大的注意吧?”

“普通的貨物?”黃婷玉冷笑了一聲,道,“半夜三更的搬運一些普通的貨物嗎?真是笑話!”

楊清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笑了笑,道,“黃警官,這種事情我怎麽敢說謊?而且還是對一個美女警官,我姓楊的向來都是憐香惜玉之人,怎麽會對黃警官說謊呢?”

說這話的同時,楊清目光大膽,猥褻的盯著黃婷玉,絲毫不掩飾眼中的貪婪。他這麽做,當然也是在向陸飛挑戰。

陸飛眉頭一沉,淡淡笑道,“楊堂主,你要是不想變成瞎子的話,我勸你還是把眼睛移開吧。”

“哦?”楊清不以為意的笑了笑,道,“是麽?”

“廢話少說,給我搜!”黃婷玉氣的叫道。

手下的人也不遲疑,紛紛朝著貨船走去。楊清卻是擋在眾人麵前,“搜船可以,不過有證件麽?”

這一次黃婷玉是秘密行動,知道的本不多。因此根本就來不及辦理什麽證件。眼下,楊清這個時候開口要證件,明顯就是不想讓搜。

黃婷玉可不是一般的警察,墨守成規,可不是她的作風,“證件?等搜完貨船,就用不著證件了!”

說著,黃婷玉不顧楊清的阻攔,徑直朝著貨船走去。

陸飛也怕這個冒失的丫頭有什麽閃失,連忙跟了上去。與此同時,他心中卻泛起了一絲的疑惑。

從他們行動的開始,似乎哪裏就有些不對勁兒。可短時間內,陸飛也想不明白,究竟是哪兒不對勁兒,隻是心中隱約的感覺到,事情似乎遠沒有那麽簡單。

很快,眾人就登上了貨船,毫不客氣的搜查了起來。可是當打開一箱箱貨物的時候,在場的人,都不由傻了眼。

箱子裏麵裝的竟然是一些日常用品的貨物,根本就不是什麽違禁品。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黃婷玉望著陸飛,低聲問道,“師父,怎麽回事?”

陸飛眉頭緊鎖,也是想不明白,事情怎麽會變成這個樣子。他之前心中的那一絲不祥的預感,也終於在這一刻擴散。果然,他們肯定是上當了!

究竟是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陸飛一時間也想不明白。現在最重要的是,是該怎麽處理眼前的局麵。

看到他們搜查完整艘貨船的時候,楊清走了過來,故意提高了聲音,“黃警官,搜到什麽了嗎?”

黃婷玉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氣的說不出話來。

楊清卻是得意的笑了笑,道,“你們沒有任何的證件,就私自來搜查我的貨船,我姓楊的就是再不懂法,也知道這是違法的!”

說到這裏的時候,楊清笑了笑,道,“怎麽樣,黃警官,你說這事怎麽解決吧?”

黃婷玉惡狠狠的瞪了楊清一眼,怒道,“姓楊的,少在這裏裝好人!事情是怎麽回事,你心知肚明!”

楊清笑了笑,道,“是啊,不錯,事實就是你們沒有任何的證件,來搜查我的貨船,濫用權力,公報私仇,我的確是心知肚明啊!”

楊清可是風裏來,浪裏去的老油條。黃婷玉年紀輕輕,哪裏會是他的對手。這一次,就是連陸飛,也栽在了他手中。

“該怎麽辦就怎麽辦,姓楊的,我不是被嚇大的!”黃婷玉脾氣也不小,怒罵了一句後,便帶著離開。

陸飛臨走的時候,楊清故意笑道,“陸先生,真是讓我感到遺憾,你們興師動眾,白白跑了一趟,而且回去之後還要受到投訴,我也替那丫頭擔心呐。”

“是麽?”陸飛輕笑了一聲,道,“楊堂主,我勸你還是少替別人擔心吧,自己可能已經是大難臨頭了。”

“哦?”楊清依舊是一臉的笑意,“陸先生,還沒有開始角逐,又怎麽會知道鹿死誰手呢?”

說到這裏,兩人的目光,各自望向了對方。彼此淩厲的目光,像是雷鳴電閃一般。

緊接著,陸飛也不猶豫,帶著眾人離開。

從碼頭出來後,黃婷玉情緒很是低落。這一次又完蛋了,原本想要抓住販運走私的楊清,立個大功。可沒想到的是,竟然被楊清給耍了。最可恨的是,直到現在為止,黃婷玉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陸飛心中有些慚愧,這一次是他的失誤,才導致了現在的這般結局。憑著楊清那人的性子,這件事情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說不準,不到天亮,就會投訴黃婷玉。

想到這裏,陸飛心中默默的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