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兵王

第245章 刀疤臉

第245章 刀疤臉

???“你叫他什麽?”就在周芷剛剛叫完的時候,刀疤臉回頭問了一句。

周芷看到他那張令人恐怖的麵孔時,嚇得不敢再說一句話,連忙閉上了雙眼。她沒有勇氣再看那張噩夢般的麵孔。

刀疤臉也沒有計較周芷,隻是**笑了一聲,目光又望向了陸飛,“小子,你叫什麽名字?”

陸飛神色漠然,淡淡道,“陸飛!”

“陸飛?”至此,刀疤臉眉頭皺起,目光打量著陸飛,問道,“飛雲宗的陸飛?”

聞言,陸飛心中一凜,沒想到對方這麽了解自己的底細,“不錯,如何?”

“哈哈哈!”刀疤臉放聲大笑了起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巧了,竟然能夠在這裏遇到你,倒是省了我不少的麻煩!”

陸飛聽的卻是越發的好奇,自己什麽時候認識了這麽一個人?仔細的回想了一番,自己好像也沒有和這樣的人結下梁子?

“你到底是誰?”陸飛沉聲問道。

刀疤臉冷笑了一聲,道,“小美人兒,先不要著急,等我殺了陸飛這小子,再來好好的疼你!”言罷,向前踏出一步。頓時,一股山嶽般的氣勢,如潮水般,朝著陸飛湧來。

陸飛首當其衝,清晰的感覺到了這股氣息的淩厲。這刀疤臉,究竟是什麽人!身上的氣場,竟然如此強烈。

陸飛的眼力雖然極佳,可是他卻看不出這刀疤臉的修為。或許,隻能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深不可測!

“陸飛,我看你還是別掙紮了,快點讓我殺了你!”刀疤臉獰笑了一聲,朝著陸飛走近,“也省的浪費我和小美人兒的時間!”

陸飛輕笑了一聲,道,“好大的口氣,我陸飛的命就放在這裏,想要拿的話,盡管來!”

雖然隻是簡單的一句話,可是這番話,說的卻極有氣勢。即便是連擔驚受怕的周芷,在聽到之後,也不由望向了陸飛,目光中,充滿了敬佩。

刀疤臉聽到後,冷笑了一聲,道,“好,那我就給你個痛快!”言罷,身如急電,徑直朝著陸飛奔了過來。

陸飛吃了一驚,表麵上看這家夥三大五粗的,沒想到身手竟然也如此的矯健。當下,也來不及多想什麽,身子連忙一側,準備避開刀疤臉。

可讓陸飛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就在他身子剛剛一側的瞬間,刀疤臉的速度驀地加快。其時間之短,就是連陸飛都沒有反應過來。

還不等他穩住身子的時候,刀疤臉就像是一頭犀牛,結結實實的撞在了他的懷裏。而且餘勢不減,徑直朝著身後的牆壁撞去。

轟一聲!

身後的牆壁,轟然倒塌。一時間,煙塵四起,碎石亂飛。陸飛整個人,也幾乎被碎石掩埋。而那名刀疤臉卻直挺挺的站著,似乎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

周芷驚恐的望著這一幕,幾乎忘了逃跑,也忘了陸飛之前所交代她的話。她現在隻是擔心陸飛的生死。雖然她和陸飛隻是短短的見過兩麵,可是不知為何,她這一生中,從未為一個人如此的擔心過。

眼下,如果陸飛真的死了,她無法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麽!

就在周芷心中擔憂不已的時候,一陣碎石,再起擊飛。刀疤臉連著向後退了幾步,趁著這麽一瞬間,陸飛從碎石中衝了出去,一腳踢向了刀疤臉的下盤。

這一次突襲,陸飛心中有著足夠的把握。這一腳,足以讓刀疤臉受傷!

可是讓陸飛吃驚的是,這一腳,同樣受到了極大的反彈。陸飛隻感覺,這所用的九成力量,幾乎全部施加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時間,就是連陸飛也痛的不由直皺眉頭。至於刀疤臉,則是連著向後退了幾步,看樣子,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

“哈哈,陸飛,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刀疤臉桀桀怪笑道,“我這一身荊棘反甲,無懼任何力量的招數,今天,你難逃一死了!”

言罷,刀疤臉再次朝著陸飛走去,“是時候解決掉你了,你已經浪費了我太多的時間!”

笑聲未歇,刀疤臉雙手將陸飛舉了起來,猛地一扯,陸衝整個人頓時被拉直。他就是想用力,也抵不過刀疤臉的力量。

周芷望著這一幕,幾乎失聲叫了出來。那種場景,再清楚不過,刀疤臉明顯就是要將陸飛撕成兩半!

先不說她敢不敢看著這驚恐的一幕,單單是為陸飛的擔憂,就已經占據了周芷的心頭。

“陸飛……”她忍不住叫了一聲,可是卻無法改變這眼前的困境。

刀疤臉雙臂灌滿了力量,他要將陸飛活活撕成兩半。陸飛身在半空,也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刀疤臉的雙臂,就像是鐵鉗一般,死死的鉗住了他的手腕和腳腕。無論陸飛如何的掙紮,就是掙脫不開對方的束縛。

眼看著刀疤臉的力量漸漸占據了上風,陸飛心中暗暗地告誡自己。如果再這麽下去,自己必死無疑!到時候,所有的一切,全都化為泡沫。

他不辭辛苦的潛入華南市,是為了尋找千年摩雲藤救人,如果就死在這裏的話,未免也太窩囊了些。

更何況,一旦陸飛死了,那個人,恐怕這一生都要凍結在寒冰之中了。

想到這裏,陸飛體內的熱血,如岩漿一般,沸騰了起來。他猛然間斷喝一聲,雙臂猛地一震,硬是掙脫了刀疤臉的束縛。不僅如此,不等刀疤臉反應過來的時候,陸飛閃在了刀疤臉的身後,與他背對背。

“躺下吧!”又一聲斷喝,刀疤臉整個人翻了過去,被陸飛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原本以為,這一次可以占據優勢,逆轉局麵。可是刀疤臉卻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就在他身子剛剛落地的瞬間,雙手就已經握住了陸飛的手臂。

緊接著,刀疤臉怪笑了一聲,身子一翻,便將陸飛壓在了身底。一時間,兩大高手,就像是地痞無賴般打架,翻來翻去。

一邊的周芷看到這一幕,想要上去幫忙,可是身上又被繩索緊緊的裹住。一時間,隻能焦急的看著局勢的發展。

陸飛好刀疤臉來回翻滾了不知道多少圈,陸飛在力氣上,終究是差了一截。而且每當他用力進攻刀疤臉的時候,自己就會受到同樣力量的反噬。

因此,幾招下來,刀疤臉安然無恙,倒是陸飛自己受了不少的內傷。兩人激戰了約有數十招後,刀疤臉終於將陸飛壓製。

陸飛的五髒六腑,像是被人硬生生擠在一起,十分的難受。胸口更是被力量的反噬,折磨的難以呼吸。

可是更糟糕的還在後麵,刀疤臉的鐵拳,宛如雨點一般,落在了陸飛的身上。不到片刻的時間,陸飛就已經倒在了坍塌的牆壁邊,身上,也被一堆碎石所掩埋。

刀疤臉站了起來,看到陸飛奄奄一息的時候,氣喘籲籲的笑了起來,“陸飛,讓你浪費了我這麽長時間,給你些教訓也是應該的,不過,你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陸飛靜靜的躺在地上,想要將身上的碎石挪開,可是身上卻提不起絲毫的力氣。如今,他全身上下,也隻有一雙眼睛,能夠勉強的動彈。

他清楚的看到,刀疤臉一步一步的朝著周芷走了過去。周芷那驚恐的眼神,像是烙印一般,死死的烙在了陸飛的心裏。

周芷,會遭遇怎樣的噩夢呢?

陸飛心頭在滴血,雖然他和周芷隻有幾麵之緣。可是當想到如花朵般的她,將要落在刀疤臉這個惡魔的手中時,陸飛的心中,有些難受。

他雖然想再次的阻攔刀疤臉,可是這一刻,他再也沒有力氣了。生命,已經隨著時間在流逝。陸飛甚至都可以感覺到,自己漸漸變弱的心跳。

刀疤臉一把將周芷抱在了懷裏,朝著臥室走去。周芷雖然發出了一聲的尖叫,可惜的是,沒有人能夠幫她。

嗤啦一聲,陸飛聽到了一陣衣服撕裂的聲音。他隱約的看到,周芷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刀疤臉撕裂。他甚至可以感覺到,周芷那驚恐到極點的內心。

可惡!陸飛,你起來,起來戰鬥啊!

難道你就這麽倒下了麽?

一個聲音,回蕩在陸飛的腦海中。體內的氣血,在不知不覺中,像是受到了一股神秘力量的牽引,開始順著周身脈絡運行。

陸飛想起了那半部《周天運氣大法》,原本上麵有許多生澀難懂的地方,陸飛根本就看不明白。可是這一刻,他內心卻如一麵明鏡,之前所看不懂的地方,現在也都體悟的淋漓盡致。

原來如此!鳳凰涅槃,向死而生!

驀然間,一個念頭,浮上了陸飛的心頭。

此時,周芷已經到了最絕望的地步。刀疤臉的力氣奇大無比,即便是陸飛,也比不過。更不要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周芷了。

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刀疤臉撕碎。周芷隻剩下了貼身的內衣,刀疤臉看到那窈窕的身姿時,一雙眼睛,透出了貪婪的神色。

他垂涎的望著周芷,**笑道,“小美人兒,陸飛那個麻煩已經被我解決掉了,現在也該我們兩個好好的戰鬥了。”

說完這話,刀疤臉如一頭餓狼,撲在了周芷的身上,將她壓在了**。他胡亂的親吻著周芷的玉頸,一雙大手,也開始胡亂的遊走。

周芷雖然不停的掙紮,可是卻無法逃出這惡魔般的利爪。

就在此時,一陣冷笑聲,傳到了耳邊。刀疤臉一怔,不由停住了動作,回頭望了一眼。

“嗯?”一道人影,一閃而過,饒是刀疤臉,也沒有看清那道身影。可是剛才陸飛躺著的地方,卻是空空如也!

“好小子,你的命可真夠大的!”刀疤臉很快就知道,那道身影,正是陸飛,“想不到你還沒死!既然如此,那我就再殺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