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兵王

第481章 深夜長談

第481章 深夜長談

陸飛也好,黑劫也罷,再加上白禽。這幾人,都是才智非凡之輩。一般的計謀,對他們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這一次,陸飛和黑劫為了讓白禽中計,兩人故意聯手演出了這一番計中計。隻是,到現在為止,他們並無法確定,白禽是否已經上當,是否已經進入了他們布置好的圈套之中。

如果看不清楚白禽動向的話,陸飛等人接下來的行動,將變得有些毫無頭緒。

畢竟,白禽什麽反應,他們根本不清楚。

“這麽說,你也無法確定,白禽是否相信了你說的話?”沉默了半晌之後,陸飛問了一句。

黑劫望了他一眼,淡淡問道,“你猜出來的?”

陸飛搖了搖頭,道,“是猜出來的,不過,不是從從白禽那裏猜的,而是從你的反應表現猜出來的。”

“哦?”黑劫微微訝然,打量著陸飛,不由笑了一聲,“怪不得,白禽說你是個最棘手的心腹大患,看來,他的擔憂,並沒有錯。”

陸飛淡淡一笑,道,“我隻不過是他明處的敵人罷了,而真正可怕的,是那些潛伏在暗處的敵人,這些人,不管對誰,都是最致命的!”

黑劫望著陸飛,笑道,“你是在說我?”

“你可以這麽認為。”陸飛神色漠然。

黑劫微微歎了口氣,道,“陸飛,現在這種局麵,你說出這種侮辱我的話,可不是個好兆頭啊。”

“的確不是個好兆頭,可這卻是實話!”陸飛說道,“你也應該明白,我向來喜歡說實話。”

聽著陸飛這話,黑劫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苦笑,“這麽說來,我似乎並不應該和你生氣,相反,還得自信的聆聽你的教誨。”

“那就嚴重了。”陸飛淡淡一笑,道,“我們見麵的時間不多,說說吧,白禽究竟是怎麽樣的反應。”

聞言,黑劫搖了搖頭,道,“你知道我剛才為什麽會歎息麽?”

陸飛一怔,望著黑劫麵無表情的臉龐,心中不好的預感,終究是驗證了,“連你也無法看穿,白禽的想法?”

黑劫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道,“不錯,白禽這個老狐狸,隱藏的的確很深,和他交談的時候,我可是沒說你一句好話,不管換做是誰,都應該相信才是,可惜的是,白禽這個老狐狸,並沒有我想象總的那麽表現。”

陸飛眉頭緊鎖,如果真如黑劫所說,那這可真不是個好的兆頭。現在,無論如何,他們都必須要讓白禽中計。如果無法保證這一步成功的話,那麽對後的個,將會產生極大的影響。

一時間,陸飛和黑劫兩人都是沉默了下來。兩人心中,都在想著同一件事情。那就是白禽對於黑劫今天說的話,究竟信了多少。

海風,迎麵吹來。輕微的波浪,拍打著船身,發出了很有節奏的聲響。

遠處的賭場,隱約的還能傳來歡呼聲,不知,又是誰,成為了今晚最大的贏家。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黑劫才是開口,打破了沉默。他望了陸飛一眼,皺眉問道,“陸飛,現在我們無法確定白禽的想法,依你看,接下來該怎麽辦?”

陸飛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從你決定去找白禽開始,我們就沒有回頭的路了。”

聞言,黑劫聳了聳肩,笑道,“這麽說,我倒是踏上你們的黑船了,現在就是想下來,也沒機會了。”

陸飛淡淡一笑,道,“可以這麽說,現在,我們就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隻有掙斷了這條繩子,我們才有機會逃生,不然的話,隻能任人宰割!”

“道理我自然明白。”黑劫目光望向了遠方黑暗下的大海,緩緩道,“雖然我們是生死仇敵,可是現在,卻也要聯手對付共同的敵人,坦白說,雖然我恨不得可以親手殺了你,可是現在,我卻不得不控製自己。”

“陸飛,我希望這一次過去之後,你還能活著。”黑劫的眼中,露出了一絲殘酷的笑意,“這樣的話,我就還有機會親手殺你。”

陸飛不以為意的笑了笑,道,“放心,我肯定還會活著,倒是你,應該好好的珍惜一下自己的性命!”

“我也死不了。”黑劫笑了笑,“就是我想死,也沒容易的。”

說著,兩人對視了一眼,都是各懷心思的笑了起來。

不久之後,陸飛從船上離開,徑直返回了自己的住處。他和黑劫是秘密見麵的,任何人,都不能知道。否則的話,他們將再也沒有和白禽鬥下去的資格!

“事情談的怎麽樣了?”就在陸飛準備起身進船艙的時候,道森忽然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進去再說吧。”陸飛四周環顧了一眼。現在,島上的每一個角落,幾乎都有白禽眼線的分布。陸飛等人行動,也不得不謹慎小心。

進入船艙之後,陸飛將他和黑劫的談話,簡單的說了一遍。待到聽罷之後,道森不由苦笑,“看來,這個白禽,當真狡猾的厲害,不好對付啊。”

陸飛點頭“嗯”了一聲,道,“的確是難對付的很,不然的話,我們也就不必這麽發愁了。”

“陸飛……”沉默了片刻之後,道森皺眉道,“現在黑劫看似和我們合作,可是你別忘了,以前我們和他可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我擔心,他會在背後對我們不利。”

陸飛笑了笑,道,“你的意思,是擔心黑劫做雙麵間諜?”

道森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道,“不錯,我的確是有些擔心,他會做雙麵間諜,要真是那樣的話,我們可就被人當猴一樣耍了,危險的很。”

陸飛搖頭笑道,“這個你放心好了,之前我也曾有過這樣的疑慮,不過今天晚上我和黑劫見過一麵之後,卻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會這麽做的。”

聞言,道森忍不住問道,“這麽肯定,說說理由。”

陸飛笑道,“道森,你別忘了,黑劫是太陽神宮的十二宮主,這裏就是再好,終究是個不毛之地,而他要想離開這裏,就必須依靠我們,如果他敢和白禽聯手對付我們,那麽他這一輩子,可就沒有希望離開了,如果換做是你,你還會和白禽合作嗎?”

聽到陸飛這麽一說,道森也是明白了過來,不由展眉一笑,“要是黑劫這邊的顧慮消除了,那我們可就輕鬆多了,不然的話,又要提放黑劫,又要對付白禽,累也能把我們累死。“

“話雖這樣說,我們可萬萬不可大意。”陸飛說道,“白禽不僅身手過人,為人更是狡猾無比,我們要想讓他上當,可沒那麽容易。”

“萬事開頭難,既然少黑劫這麽一個敵人,我們終究不是想象中的那麽累。”

“但願……”

這一夜,在安靜中度過。

接下來的幾天,陸飛幾乎每日都和林穎在一起。外人看來,他已經被林穎的美貌纏住,實則上,陸飛和林穎在一起,隻是商量起義的具體行動。

林穎雖然隻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但是她卻頗有頭腦,而且領導才能也不一般。有她在底層社會做動員,陸飛倒是可以省不少的心。

而通過這幾天的相處,林穎的心中,也越發的喜歡陸飛。她不得不承認,陸飛的確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她也很慶幸,自己能夠將最寶貴的東西,交給陸飛。

“陸飛,我們什麽時候就可以徹底的離開這個地方了?”船艙內,林穎躺在陸飛的懷裏,輕聲問道。

陸飛微微一笑,道,“放心好了,時機一到,我們自然會離開這裏的。”

這幾天下來,陸飛所挑選的那艘軍艦,已經修複的差不多。仔細算來,用不了多長時間,陸飛就可以徹底的出手,大幹一場了。

就在陸飛和林穎兩人你請我儂的時候,外麵忽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陸飛聽到後,眉頭一皺,也不知道是誰,竟然在這個時候來打擾他。

當下,兩人從**坐了起來。很快,王龍飛便跑了進來,“老大,不好了,出事了!”

“怎麽了?”陸飛皺眉問道,“發生什麽事情了?”

“蘇秦在水牢那邊,和白禽手下的人打起來了!”王龍飛神色慌張的說道,“而且據我們所知,白禽似乎要處決水牢裏的人……”

聞言,陸飛臉色微微一變,“什麽!”這一番的變化,可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雖然他早就想到,白禽會提前對莫清風等人下手,但是卻沒想到,是這個時候!

當下,陸飛微一沉吟,心中很快便拿定了主意,“穎兒,你現在馬上回去,告訴大家,等我的信號,隨時準備動手,一旦我發出信號,就占領囤積食物和淡水的倉庫,而且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所有倉庫中的食物和淡水,搬運到你們的住處!”

“不需要搬運到船上嗎?”林穎忍不住問道。

陸飛搖了搖頭,道,“暫時不行,那艘軍艦還不能航行,如果搬運到上麵,到時候打起來,隻會延誤我們離開的時間!”

交代完這些,陸飛便隨著王龍飛,朝著水牢那邊趕去。

此時,水牢這邊,已經亂成一團。驚雷和蘇秦戰在一起,趙金凱幾人,則是和吳老七幾人鬥的不可開交。

整個場麵,混戰不堪。陸飛趕到的時候,白禽也正好聞訊趕來。看到這般場景,白禽不由皺眉道,“發生什麽事情了,都給我住手!”

驚雷等人不敢違背他的命令,隻能向後退去。

陸飛也下令,讓手下的人暫時住手。

“白老大,陸飛手下的人劫持我們水牢中的囚犯!”驚雷說道。

聞言,白禽眉頭一皺,目光望向了陸飛,冷冷道,“陸老弟,這事,你總應該給我們一個說法才是。”

陸飛神色漠然,淡淡道,“白老哥,水牢中的人,是我們的朋友,我的手下一時衝動,也是情理之中。”說到這裏,陸飛又道,“既然水牢中的人是我們的朋友,那白老哥不妨給我個麵子,現在就放了他們,也免得我們大家鬧的不歡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