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兵王

第484章 無情

第484章無情

此時,道森已經和林穎等人會合在一起。在他的指揮下,眾人將幾個倉庫裏麵的食物和淡水,先後轉移到了貧民窟這一邊。

由於這裏的地形不錯,如果打起來,他們可以居高臨下的守著。這也是當初陸飛決定將這裏作為基地的一個原因。

就在此時,趙金凱幾人神色狼狽的跑了回來。林穎看到後,急道,“大家快點出去迎接,他們回來了!”

幾名精狀的漢子,連忙出來迎接,將趙金凱等人扶了回來。

林穎也跑了過來,掃視了一眼,卻是沒有發現陸飛的蹤跡。

“陸飛呢?你們的老大陸飛呢?”林穎急的問了一句。

趙金凱神色一黯,低頭歎了口氣,一言不發。其他人的臉色也都十分難看,均都是垂頭喪氣的樣子。

看到他們這般模樣,就是連道森也不由的有些焦急,“老趙,陸飛怎麽沒有和你們一起回來?”

趙金凱歎了口氣,道:“老大他掉海裏去了……”

聞言,林穎急的叫了起來,“那後來呢,他有沒有上來?”

趙金凱愣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好像是沒有上來,當時的情況太亂,我們自顧不暇,我隻是看到老大掉進去,一直沒有上來……”

聽到這話,林穎頓時癱坐在那裏,一顆心,沉了下去。

道森和蘇秦兩人也都是眉頭緊鎖,一言不發。

此時,諸天國度的一人淡淡道,“你們放心好了,如果陸飛隻是掉進海裏,以他的身手,不會那麽輕易死的。”

“可是……”王龍飛臉色難看,道,“當時老大受了重傷,我擔心……”說到這,再也說不下去。明顯,他也不希望,會出現自己所想的那個結果。

一時間,在場的人都是沉默了下來。陸飛是領導這一次起義的領袖。各方麵的計劃,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可唯獨陸飛,卻在這個時候掉進了大海,生死不明。這讓眾人如何能夠安心?

“媽的,老子的命是陸小子救得,現在既然他有難,我當然要出去幫他了!”揚老六掙紮的站了起來,就要朝著外麵走去。

莫清風喝道:“揚師弟,站住!”

“師兄,難道我們要眼睜睜的看著陸飛死嗎?”揚老六叫道。

莫清風歎了口氣,道,“現在我們的實力還沒有恢複,就算是出去,也隻能是白白送死。”

蘇秦也是勸道,“揚師叔,你們先在這裏好好養傷,至於陸飛那邊,由我們後輩去找就行了。”

揚老六長歎了口氣,道,“總之,無論如何,絕不能讓姓陸的這小子出什麽意外,不然的話,老子可不想欠他這個人情!”

說著,揚老六瞪了諸天國度的眾人一眼,道,“巴特,你們的命也都是陸飛救的,怎麽,到了現在,怎麽變得啞巴了?”

巴特正是這一次諸天國度行動的領導人,聽到這話後,隻是淡淡一笑,道,“這個你們大可放心,我向來恩怨分明,既然這一次我們的命是陸飛救的,我自然也會想辦法報答他。”說到這裏,巴特故意望了揚老六一眼,嘴角帶著一絲的嘲弄,“但是我不會魯莽行事,因為這樣不僅救不了陸飛,反而隻能給他添亂!”

揚老六有些不服氣,冷哼了一聲,道,“巴特,希望你說到做到!”

場麵,暫時安靜了下來。

可沒過了多長時間,外麵就已經傳來了一陣殺喊聲。守在外麵的幾個人看到後,連忙跑了過來,急的叫道,“不好了,白禽親自帶人,殺過來了!”

聞言,在場的眾人,臉色急變。現在陸飛生死不明,黑劫也不知道去了哪裏。憑著他們這些人,怎麽會是白禽的對手?

眾人的內心,幾乎都提到了嗓子眼。如果再想不出一個好的辦法,那這一次的起義,可就要以失敗而告終了!

就在眾人焦急不堪的時候,一直沉默的林穎,忽然站了起來,“我去會會他!”

“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出去能頂什麽用?”趙金凱叫道,“老大囑咐我們要保護好你,你不能去!”

林穎搖了搖頭,道,“陸飛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你們放心,我出去,不是送死,而是要和白禽談判!”

“談判?”趙金凱和其他人都是目光好奇的望著林穎,不知道她有什麽籌碼,能夠和白禽談判。

而林穎也沒有解釋,隻是催促道,“快點讓開,不然的話,待會兒白禽殺進來,我們就沒有機會了!”

如今,眾人都是一籌莫展。雖然不知道林穎究竟想做什麽,但是到了眼前這個地步,他們也沒得選擇,隻能死馬當活馬醫。

當下,在道森和蘇秦幾人的陪同下,林穎幾人一起出去。

此時,白禽已經帶人殺了過來,正站在一艘破舊船艦的甲板上。看到蘇秦和道森幾人出來,白禽嘴角揚起一絲冷笑,“陸飛已經死了,黑劫也完蛋了,你們這些殘兵敗將,趁早還是投降吧,也免得大家再流血犧牲!”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趙金凱罵道。

白禽也不生氣,隻是淡淡笑道,“好,繼續罵,趁你現在還有力氣罵,不妨多說幾句,要不然,以後可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聞言,趙金凱一怔,到了嘴巴的話,也說不出去。

“白禽!”就在此時,林穎忽然開口,“我想和你談判!”

“和我談判?”白禽啞然失笑,“我很想問問,憑你們現在的樣子,有什麽資格和我談判?”頓了頓,他打量了林穎幾眼,道,“何況,你又是什麽東西?”

“我是林穎,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女人。”她緩緩的說道,“但等你說完的時候,你自然就會知道,我有沒有資格和你談判了!”

“你就是林穎?”白禽打量了幾眼,不由笑了起來,“怪不得能夠將陸飛也迷住,看來,你的確是有幾分魅力,待會兒打起來的時候,我保證生擒你,然後用你,好好犒勞我的兄弟們!”

聽到這話,白禽的手下,都是歡呼了起來。其中有不少的人,早就看上了林穎的姿色,隻是礙於陸飛的麵前,才不敢動手。現在陸飛已死,白禽又放出了這樣的話,眾人如何能不開心?

“白禽,現在整個島上的食物和淡水,有三分之二都在我們這裏。”林穎沒有理會對方放肆的笑聲,而是不緩不慢的說道,“如果你現在就進攻的話,的確是有可能將我們打敗,但我也想告訴你,一旦你進攻,我就下令,放火將食物燒掉,將淡水倒了,到時候,就算是這座沉船島依舊是你,沒有了食物和淡水,你還能堅持多長時間?”

果然,林穎這話,說中了白禽的心思。他臉色微微一變,心中卻是吃了一驚。因為林穎說的沒錯,如果沒有了食物和淡水,他們的確是堅持不了多長時間。這倒是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而蘇秦等人,也忽然間明白了陸飛將食物和淡水聚在一起的原因,心中不得不暗暗的佩服他。

可惜的是,現在陸飛卻不知身在何處!

想到這裏,在場的人,心中都是一陣的黯然。但不管怎麽樣,他們都沒有放棄。畢竟,這一切,都是陸飛為他們爭取來的。

“白禽,現在,我有資格和你談判了嗎?”此時,林穎又問了一句。

白禽笑了笑,毫不掩飾神色中的陰狠,“不錯,現在你的確是有這個資格談判!”

“好,那我的要求很簡單,你現在帶著你的人離開,不然的話,我立馬就毀掉這些食物和淡水!”林穎冷冷道。

“臭娘們兒,你不想活了?”驚雷怒道,說著就要動手。

白禽卻是一把攔住了他,冷喝道,“退下,不得無禮!”

“老大!”驚雷忍不住叫道,“難道我們要被一個娘們兒威脅?”

“我讓你退下,難道你聽不懂?”白禽麵色冷漠,語氣不容置疑。

驚雷不敢違背他的命令,隻能將心中的惡氣,暫時咽了下去。

“白禽,這個條件,你答應不答應?”林穎問道。

白禽淡淡道,“我可以答應,不過,你也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麽條件?”林穎問道。

“把水牢中的那些人都交給我,任由我處置!”白禽不緩不慢的說道,“不然的話,大不了大家魚死網破!”

“白禽,你做夢去吧!”蘇秦怒罵了一聲,“想要人,先經過我的同意!”

“哦?”白禽輕笑,目光斜視著蘇秦,“我倒想看看,你有資格!”

蘇秦一怒,忍不住想要動手,道森卻死死的將他攔住。這個時候要是動手的話,就完全上了白禽的當!

蘇秦明白這個道理,狠狠的盯著白禽,忍著心中的衝動。

“林小姐,我這個條件,你要不要答應?”白禽又問了一遍。

林穎心中複雜,她很清楚,自己絕對不能答應這個條件。可如果不答應的話,白禽又會動手。一時間,她猶豫不決。

“白禽,不如這樣,我們彼此冷靜三天,三天之後,再談判,如何?”此時,一直沉默的道森忽然開口。

林穎也是靈機一動,道,“不錯,我們的確應該好好的冷靜一下,三天之後,我們再給你答複,不然的話,大家就拚你個你死我活,反正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聞言,白禽眉頭微微蹙起,三天的時間,那些人的實力是不可能恢複的。雖然島上大部分的食物和淡水都被他們控製起來,但是其他東西零散的食物和淡水,也足夠支撐他們三天。

想到這裏,白禽笑了笑,道,“好,那我就給你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後,如果你們再不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休要怪我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