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痞少

第111章 李家劫到

第111章李家劫到

那年輕人還沒緩過神來,似乎沒想到跟趙宸會這麽神奇的偶遇。聽到趙宸的話隻是麻木的點頭。

趙宸看了眼空落落的吧台,提著衣服就闊步朝著樓上房間走去。

剛到走廊就看見鬼鬼祟祟的吧台色男正在徘徊不定。趙宸也不說話,徑直走到那色男身後,問道:“你在幹什麽?”

“沒,沒什麽!”那男人沒想到趙宸這麽快回來,臉色一變,結巴著說道。

“滾!”趙宸懶得多說一個字。

這男人頓時如蒙大赦,飛快跑開了。

趙宸提著衣服走到房間門口敲了敲門,可接著就尷尬的想道:楊媚兒不會裸奔著來開門吧?

想了想,幹脆手下微微用力,直接震斷了門鎖,推門而入。在他想來,楊媚兒洗完澡應該是縮在被子裏的,他敲門到現在不到一分鍾的時間,楊媚兒應該沒有從**跳下來開門吧?

隻是開門,眼前的情景讓臉皮厚如城牆的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楊媚兒的眼神中,他看到了驚詫,更多的是噴火。

節操碎了一地啊!

百口莫辯啊!

形象盡毀啊!

“那個,我不是故意的!”趙宸覺得這解釋他自己都不相信。

“咯咯……你就是故意的吧?看見就看見,又不會少塊肉!”楊媚兒隻是瞬間氣惱,很快就恢複了本色。

“……”

“那你看看姐姐身材到底如何呢?”

“……”

趙宸很無語,楊媚兒這女人瘋瘋癲癲喜怒無常的樣子,還真是讓他頭疼又哭笑不得。

根本無法判斷她那句話是真,那句話是假。

趙宸更傾向於楊媚兒噴火的眼神才是真實的。

“呃……”趙宸的眼神在楊媚兒身上沒有任何停留,將手裏的衣服丟在**,立馬退了出來。

若說楊媚兒的嬌軀不動人是假的,趙宸喉嚨處的滾熱做不了假。隻是動人歸動人,趙宸還是知道分寸的。

他又不是原始叢林跑出來的野蠻人,見了異性隻有本能的衝上前去進去圈圈叉叉的原是動作。

當然,不是禽獸就是禽獸不如,已經退回走廊的趙宸覺得自己是標準的禽獸不如。

煩躁得摸摸褲兜想要點支煙,卻發現褲子濕漉漉的,香煙早就泡成“水煙”了。

慢悠悠的朝著樓下走去,內勁氣在體內流轉,散發出一陣陣炙熱的氣息,慢慢開始烘幹衣物。

掏出身上最後的幾塊錢零錢買了一包香煙,重重抽了幾口。

娘的,死就死吧。反正那死女人總是有意無意的勾引。

像楊媚兒那種又漂亮,又能幹型的女人,趙宸要說不喜歡那是假的。

一陣蹬蹬的腳步,趙宸又出現在了房間門口,再一次推門而入。

“姐姐貌美如花,你個傻小子竟然跑了?人老珠黃,沒有魅力了!”楊媚兒衣服已經穿好,可蒼白的臉頰眉目間有種病態的嬌媚,這與平日裏風風火火的楊媚兒不同。

可嘴巴依舊犀利得像是鑲了兩把鋒利的刀子。

趙宸心跳加速,老臉微微一紅。說道:“剛才是個誤會!”

楊媚兒點到為止,嗬嗬笑了笑,也再提剛才的事情。正準備出聲讓趙宸也去洗個熱水澡,就發現趙宸的衣服基本都快幹了。前後才這麽點時間,能擰出水來的衣服就幹了……

癟癟嘴,暗自心裏稱奇,潛意識又覺得趙宸這種怪物身上發生什麽事情都不奇怪。

“打個電話讓人來接我們吧!”趙宸說道。

“哦!為什麽不是你叫人?”楊媚兒是今天才發現趙宸也有可愛的一麵。原以為油嘴滑舌,可他也會軸軸的用反複強調的語氣說話,甚至還有一點不解風情。

此時的趙宸在他眼裏比那個油嘴滑舌的家夥可愛多了。

“我電話開不了機了。號碼我都不記得!”趙宸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趙宸沒有記電話號碼的習慣。除了那幾個國外常用的號碼,其他的號碼他都不記得。

“好吧!”楊媚兒看了眼趙宸,在床頭拿起賓館的固定電話撥了出去。

在安排好後,兩人似乎有些相對無言的味道,各自坐在床的一邊,也不說話。

“你準備安排哪支操盤隊伍完成對昆朗的收購?”楊媚兒率先打破了這種尷尬的沉默。

“嗯,我會讓國外的朋友安排操盤!”趙宸回答道。

“哦!”楊媚兒看著趙宸棱角分明的臉頰,不自覺想到從墜河到趙宸背她來賓館的所有事情,不自禁就麵紅耳赤。

身上的衣物十分合身,合身得就像是她本人去試穿過一樣。她微微感動趙宸的細心。

“那個……”

“那個……”

兩人同時開口,又同時打住。

楊媚兒忍不住放聲大笑,“你一個大老爺們,怎麽像個小娘們似的?”

說完她就後悔了。

因為回答整個問題的是一個霸道的親吻。

趙宸霸道地將楊媚兒的臻首固定在眼前,毫無征兆就狠狠吻了下去。楊媚兒的唇冰冰涼涼,卻滑膩爽口。

趙宸就像是找到了好吃的,貪婪的吮吸,性感的花唇被他反複的舔咬。

楊媚兒心顫了一下,竟然沒有反抗趙宸的動作。

直到趙宸那隻不老實的鹹豬手朝著某座高峰上伸去,楊媚兒突然一個激靈,拍掉了趙宸做壞的手,狠狠將他推開。

“對不起!”楊媚兒轉身疾步走進了衛生間。

趙宸聽著衛生間關門的響聲,苦笑了下。

楊媚兒打開洗漱台上的水龍頭,嘩嘩的水聲掩飾著她的心慌。

盯著鏡子,楊媚兒暗暗鄙夷自己。

“楊媚兒,你準備好了嗎?”楊媚兒看著鏡中的自己,低聲問道。

趙宸等了半響也不見楊媚兒出來,難道受不了強吻的刺激,在裏麵玩自殘?

就在這時候,楊媚兒從衛生間出來了,臉上帶上了慣有的微笑。

隻是趙宸從那笑臉中看到了一絲冷意。

好在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是楊媚兒叫來的車子。

車子是百媚公司的文秘開來的,這文秘跟了楊媚兒也有幾年了,看到趙宸跟楊媚兒一起從賓館走出來,臉上詫異一閃。

特別是楊媚兒身上那身與其品味完全不符的衣著,讓這文秘對趙宸更是多看了幾眼。

“走吧,回公司!”楊媚兒上車後說道。

“好的!”這文秘知道楊媚兒的性格,她看得出來楊總心情似乎不愉快。難道這男人是個“銀槍頭臘槍杆”中看不中用?

文秘在心裏腹誹了句,暗暗在後視鏡打量了趙宸幾眼。

隻是在半路,趙宸就下車了。

楊媚兒知道,趙宸是去五味酒吧了。心裏突然湧出太多想法,想到最多的是何貝薇。如果是她先認識趙宸,今天這個吻會不會繼續?

趙宸回到五味酒吧時有些興趣索然。

一進門,那鼻青臉腫的年輕人就一邊敷著冰袋,一邊急急忙忙的跟了過來。

“趙哥,求你救救南哥吧!”這年輕人說著就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坐好說話!”趙宸指了指酒吧的沙發說道。說著自己也坐在了沙發另一邊。

“是,是趙哥!”年輕人顯然對趙宸也有些懼怕,說是這麽說,可屁股卻隻沾了一點沙發邊兒。

“你叫什麽名字?”趙宸摸了摸鼻子問道。

“三刀!他們都叫我三刀。”三刀有些緊張,他來到五味酒吧後,報上趙宸的名字就有人拿出了傷藥給他,讓他在這裏休息。可三刀是什麽人?是孟邦寨南信幫的頭目,他自然一眼就辨出了五味酒吧裏的人都是些滾刀子的家夥。也推斷出趙宸恐怕是個厲害人物。

這裏的人提到趙宸無不是一臉尊崇有加的神色。

“三刀!好吧,你說說吧,那方南怎麽了!”趙宸答應過替方南出手一次,隻是沒想到這家夥這麽快就找上來了。

“南哥被千龍會的人給打傷了。我們南信幫也被千龍會打散了!”三刀哀嚎著說道。

趙宸皺了皺眉,問道:“我走的時候,千龍會不是已經被你們搞垮了嗎?”

“你走的第二天,千龍會就來了七八個高手,將被打散的人重組。然後就殺到了南信幫,那些人身手奇高,簡直是以一敵百啊,出手就殺人,就像是收割人命的機器!”三刀似乎還有些心有餘悸。

趙宸似乎想到了些什麽,說道:“你在這裏休息,我這邊還有些事情,處理後我會去一趟孟邦寨的!”

三刀哪裏敢有異議,聽到趙宸答應就慶幸得很了。

趙宸不自覺就聯想到了黑暗裁判所。如果真是黑暗裁判所,他真想知道,這組織到底是想做什麽。

突然想到寧靜寧冰姐妹倆,張了張嘴,卻沒問出口來。

趙宸換了新手機,是先鋒貢獻的。搗鼓了幾下覺得還不錯,特別是那個叫天天愛消除的遊戲,他玩得不亦樂乎。

“我說親愛的,你能不玩連連看那種小兒科的遊戲嗎?”白離翻了翻白眼,無奈的說道。

“沒玩連連看。是天天愛消除,高智商遊戲!”趙宸咧嘴笑道。

“那也是連連看……”白離無語。

“……”趙宸沒來及作答白離,王婉清的電話就打了過來,說是資金已經到位。

讚歎了句這女人動作快後,趙宸覺得可以行動了。

趙宸看了看漆黑的天空,對白離說道:“今晚我要出去!”

“李家完了嗎?”白離眼神有些迷離。

趙宸笑了笑,沒有說話。拿出電話打給了蔡國江。隻是簡單的表達了他很樂意去尋回那丟失的佛頭,並且會在這兩三日內動身。其他倒什麽也沒說就掛斷了電話。

“你真是越來越鬼精了!”白離點了點趙宸的額頭。

趙宸打這通電話就等於是在告訴蔡國江,要讓他趙宸去找佛頭,就得幫他擦屁股。當然,他不說破,他相信蔡國江會明白。

如果龍勤要阻攔,就讓他們去李家阻攔,他趙宸不介意在李家大發神威,殺光抹盡。

趙宸伸了個懶腰,為自己換了一身黑色緊身勁裝。兩把軍刺被他放進了衣服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