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神仙混人間

第153章 錢花的不冤

第一百五十三章 錢花的不冤

此時那商務車也猛的把‘門’打開,一個黑人一把拉住地上的埃文,拚命往車上一拉,接著把車‘門’一關。

“快走,快走。”

商務車瘋狂發動,所有黑蛇成員逃命似的離開車場。

他們車子開出去一百多米,回頭看看,停車場上一片火光,薑紳已經不見身影。

遠處,警車的聲音也正向這邊過來。

今天是慘敗啊。

埃文躺在車上,第一次後悔沒有退錢。

“我現在終於明白了,為什麽密斯朗要退錢,不想退付這個華國人。”埃文終於明白了。

這華國人,根本就不是人,根本就無法用現代武器來對付。

他是魔鬼,他一定是地獄裏出來的惡魔。

太可怕了。

怎麽辦,後麵怎麽辦?

他腦海中嗖嗖嗖,盤旋著剛才的一切。

“埃文,那華國人,要我們賠二千萬啊。”

“先回去再說,他有沒有追來?”

“沒看到他。”

“大家都小心一點,在外麵轉幾圈看看有沒有人跟蹤。”

“是。”

“蒂伯他們怎麽辦,他們中了刀,不能動彈。”

“電話給茱麗,叫她們去天台接應一下,要當心警察。”

埃文躺在車上,一條條的命令發布下去。

專業的就是專業,雖然慘敗,依然有條不紊。

他們很小心,在外麵轉了半個小時,確定沒有人跟蹤之後,五輛汽車分別開向巴黎效外的某處農場。

這裏有個黑蛇的據點,訓練場。

一下汽車,埃文慢慢站了起來。

被薑紳打了一拳,以他的體質,過了半不時才能活動。

他已經驚歎薑紳的力量,若是知道薑紳這一拳連千分之一的力量都沒有,恐怕要活活嚇死。

“我聯係頭了,馬上退錢,把二百萬退給密斯朗。”

“埃文,但是那華國人,要二千萬?”

“要退錢的是密斯朗,密斯朗又沒說二千萬,先退二百萬。”

“是。”

十幾人垂頭喪氣進入農場裏麵的一排平房。

這裏的房間一間一間,有點像部隊的軍營。

埃文帶著五個人進入其中一個全是各種地圖的房中,像是一個指揮室一樣。

“開視頻,我要聯係密斯朗。”埃文想請密斯朗說說。

但是他的話音剛落,砰,大‘門’開了。

薑紳笑眯眯走了進來。

“這是你們基地啊,人不少麽,五十二個?我說的對嗎。”薑紳的出現,嚇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卡,卡,卡,所有槍都對著薑紳。

太可怕了,他什麽時候跟過來的。

我們農場這麽多攝像頭,竟然沒有拍到他?

埃文心中湧起一陣不好的預感。

“別開槍,別‘浪’費子彈。”薑紳大刀金馬走到一張椅子上:“我們還是談談賠錢的事,你們又是炸‘藥’,又是導彈,嚇的我小心肝撲咚撲咚的,怎麽說吧。”

“二千萬,我做不了主。”埃文隻好放下槍。

導彈都沒用,槍有個屁用。

他苦笑:“我們認栽了,但是你要的二千萬,真是太多,這個要聯係我們頭。”

“不多,你要在國內就知道了,國內得罪我的人,都是二億二億的賠。”薑紳的話,要活活嚇死他們。

你他嗎比黑社會還黑啊,沒見過這麽勒索的。

“我坐著,你打電話給你們頭,二千萬歐元,換你們五十二條命,值的。”

薑紳這話一出頭,對麵幾個臉都變了。

“你太狠了。”

“真是殘忍。”

我們這,還有家屬呢。

五十二條命,你眼都不眨一下?

“狠個‘毛’,你們殺我的時候,想過我的報複沒有?我要是普通人,在你們眼中,連條狗都不如,隨便可以殺死的小人物,快打電話,我在法國,真沒多少時間了,別‘逼’我屠了黑蛇再走。”

嘶,薑紳這最後一句,真是很霸氣,很震憾。

“一千萬行不行?”埃文還想還價。

“行啊,我殺一半,五十二個,你挑二十六個。”薑紳淡淡的表情,好像殺的是二十六隻豬。

埃文也想哭了,堂堂世界有名的肩傭軍,今天被人欺負到這個份上。

你這人太沒素質了,魔鬼就和魔鬼玩嘛,幹嘛和我們人玩,你下地獄都好,好多人陪你玩。

“給我們時間,二千萬歐元,我們需要時間。”

“我還有十個小時就走,速度點。”

“行。”埃文咬著牙應了下來。

不過他眼珠在轉,你十個小時就走是吧,我們馬上就搬,五十二個人,各奔東西。

但是薑紳那裏會看不出他的心思。

伸手一指邊上一個黑人:“說,你們黑蛇總部在那,有幾個老板?”

那黑人愣了下,眼光有點‘迷’離。

“不好,催眠術?”埃文又驚又懼,尖叫道:“通納--”

黑人被他一叫,眼神就清靜了。

果然是特種兵,有意誌力。

薑紳試了下,不過,這樣就有用。

隻見薑紳伸手一招,那黑人整個身體向前飛去,撲通一聲跪到了薑紳的麵前。

“黑蛇總部在那,有幾個老板。”

埃文等人又想衝上去,又不敢動。

“我不知道。”黑人搖頭,以他們的訓練水平,就算落到警察和特警手中,也未必審的出來。

卡察,薑紳抓起他的手,用力一折。

啊,黑人慘叫,整隻手軟軟的搭了下來。

嘶,眾人一看,這是手被折了。

“草你。”一個隊員看不下去,拿起一把刀就衝了上來。

薑紳反手一奪,那刀就到了薑紳手上,一腳把那隊員踢飛了出去。

接著往下一‘插’,撲哧,那刀‘插’進了黑人的心髒。

“啊---”黑人感覺到自己好像要死了,整個人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

“黑蛇總部在那,有幾個老板。”

薑紳找的這個人是副隊長,僅次於埃文的領導。

他意誌力很堅定,但是被薑紳連續折手,‘插’心,已經處於死亡的邊緣,終於承受不住薑紳的神念意人。

“總部在馬賽-----”

他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幾個老板,有的老板家住那裏,幾個孩子都說的清清楚楚。

“埃文老婆是誰,孩子在那上學。”薑紳繼續問:“你家裏還有什麽人,都住那。”

薑紳一個個的問,當著眾人的麵,還點著名字。

“那小子,剛被我踢走的,家住那,家裏有什麽人”

黑人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但知道的還是多,一會功夫,說了許多。

他每說一個,埃文他們臉上就白一片。

魔鬼,這是真正的魔鬼,不但殺不了他,還會催眠,真是無敵的可怕。

“你別折磨他了,我保證,二千萬一分錢都不會少,最多五小時,一定‘交’到你手上。”埃文終於承受不了。

最後的念頭也消失一空。

麵對這樣的對手,埃文隻想說,以後我們再也別見。

“早說不就行了,非要讓他受苦。”薑紳一把拔出黑人心髒的刀,神念仙氣同時發動,慢慢治理著黑人的傷。

很快,黑人的臉‘色’越來越好,聲音也越來越大,眼神越來越明亮。

我拷,不會吧,這下法國佬們又看的清清楚楚。

這魔鬼不但會殺人,還會救人。

不過薑紳可不想讓他誤會,別以為我人小不敢殺人。

“我們國內有句話,叫和氣生財,暫時他是死不了,但是五小時後我要收不到錢的話,嘿嘿,我可以向你保證,不管你這裏五十二人逃到那裏,一個都活不了。”

“不會不會,我們一定最快的速度把錢湊出來。”埃文那裏敢說個不字。

“我很講道理吧。”薑紳笑嘻嘻的:“我小弟住帝威斯酒店506,錢準備好了直接送來就行。”

你***還算講道理?你要講道理,這世上沒有不講理的人了。如果有核彈的話,埃文真想送他一枚核彈。

埃文想了想,這個不對勁啊,要虧大本的啊,提著膽子,小心翼翼的道:“我們都退給密斯朗兩百萬了。”

“那是你們的事,你可是答應我兩千萬的,做人要講信義是不?”薑紳好像很講道理。

“是,是。”埃文淚流滿臉,你這不是來退錢的啊,你就是來敲詐勒索的,我們堂堂世界級雇傭軍組織,竟然被人敲詐勒索,你有本事去敲詐勒索法國國防部啊。

薑紳不知道他的心意,要是知道的話,肯定要來一句,法國國防部惹了我,我一樣敢去要錢。

他本來轉身就要走了,一看埃文那臉,好像死了‘奶’‘奶’似的,連忙表示安慰一下。

“別哭喪著臉,你們幹這一行的,也許將來有事還要求到我,隻要出的起錢,這世上,沒有什麽事是我做不到的。”薑紳輕笑著拍拍埃文的肩膀。

埃文聞言,刷,眼睛突然變的大亮。

是啊,這小子簡直就是超人、鋼鐵俠、綠巨人、雷神的合體,來去如風,刀槍不入,也許將來真有事要找他幫忙。

“薑先生是吧,能不能留個聯係方式。”埃文低下了高傲的頭,收起了悲痛的心,滿臉笑容向薑紳請教。

薑紳隨口說說的,沒想到埃文到順杆上了。

他鬱悶了一會,想了想,留了一個郵箱給他。

“我價錢很貴的,太簡單的事也別找我,你懂的。”

“明白,明白。”埃文頭點的和小‘雞’吃米似的。

幾個人送薑紳出‘門’,就見薑紳朝他們微微一笑,嗖,向後一躍,直接消失在他們麵前。

“草。”那幾個人看見薑紳走了,終於大爆粗口。

“真是一個魔鬼。”

“他比魔鬼還可怕。”

“最好不要和這種人有來往。”

“未必。”埃文卻搖搖頭:“也許將來,我們真有事要請他幫忙,這兩千萬,‘花’的不冤。”